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北山城堡的前半夜,热闹的地方主要在会客厅,后半夜热闹的那就是客人卧室了。
尤其是苗成云那间房里的声浪,那是此起彼伏,比以往任何一晚都要猛烈。
明天黄昏就要对阿尔忒弥斯执行火刑了,使者团满打满算还能再待今明两个晚上,苗公子最近被女人们“伺候”得很舒服,于是得知道抓紧时间。
这就叫做戏骨,行为得符合情理。
林朔就不用操这份心了,在声浪的掩护下,他又来到了城堡最底下的地牢里。
看守阿尔忒弥斯的两位八阶高手,这会儿对林朔来说已经是老熟人了。
见面先打招呼,然后定魂定住,接着直接打晕。
很粗暴,也不讲什么后果。
因为他知道之后的收尾工作,阿尔忒弥斯自然会替他完成。
毕竟在炼神方面的造诣,这位未来的女公爵还在此刻的林朔之上。
这个女人,在米亚公国里论修行是没什么名气的,而且因为师承十分隐秘,就连她以前的家人都不那么清楚。
当然另外一个原因,是她之前公爵继承人的身份摆在明面上,用不着修行圈的名望给自己加成。
可实际上,她是个高手,据她自己介绍,这套传承叫做念师,以她目前的修为,那是稳稳的封号级。
近距离操弄两个看守的神智,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
只可惜要攫取公爵的权力,控制一两个人的神智是远远不够的,而是需要万众归心。
这就是修行者们在权力领域里的局限了。
而林朔今晚再度过来拜访,意图很简单。
金主委托的事情,他尽力在做,目前进展也还可以。
那么,在明天正式动手之前,是不是应该明确一下,金主允诺的事后报酬是否可靠。
因为这报酬不是实质性的财物,否则就算明天出了什么意外,实质性的东西林朔能搞到手。
可是一个人的下落,这是一条消息,活人能说出口,死人是说不出口的。
一旦意外发生,那自己就真的白忙一场了。
所以林朔此刻站在地牢的栏杆外头,看着里面的阿尔忒弥斯,也不开口说话,就这么愣看着。
毕竟,买卖没做完,就让金主提前支付一部分报酬,这事儿有点不合规矩。
只是这报酬对林朔而言实在太重要了,他必须要得到。
所以他就用目光提醒这位金主,现在事情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明天一战必出结果,自己至少是尽力的。
那么金主是不是也应该稍微识相一些,至少透点母亲的消息给自己。
一世倾城:冰棺里的召唤师
结果林朔就这么看了一会儿,发现事情不太对。
因为阿尔忒弥斯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脸就红了,头低下去了。
林朔心里很警觉,毕竟家里已经有五个夫人了,这情况他太熟悉了。
女人但凡出现这个神色,就两种可能,要么动情了,要么理亏了。
这两种情况对林朔来说都不妙,动情了家里容易乱,理亏了那他等于是被这女人骗了。
于是他憋不住了,直接问道:“我母亲的下落,你到底知不知道?”
林朔这句话问出口,他就发现对面这女人全身似是松了口气,神色也自然了一些,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
“那你现在告诉我。”林朔说道。
“事情没办完,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阿尔忒弥斯抬起了眼,跟林朔对视道。
这个女人作为一个修为精湛的炼神者,是绝不缺乏精神力量的。
之前那副样子,只是心丧若死,如今事情有希望了,她的精气神也就回来了。
这番跟林朔对视,她双目精光湛湛,神色极为强硬。
道理在人家那头,所以林朔也没招儿,只能实话实说道:“我就是个打猎的,你们公国的政务,我其实不在行,做到目前为止,我算是尽力了。
明天这一战,结果难料,我也做好了把命搭上的准备。
那么在此之前,我想知道自己母亲的下落,我想这并不过分。”
穿越特警:無敵狂後駕到
阿尔忒弥斯打量着林朔的神情,缓缓吸了口气,随后颓然说道:“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冷酷的人,无论这件事成与不成,你林朔对我都算是有恩。
只是米亚公国是我父亲一手建立的基业,他临终前嘱咐给我了。
所以一旦涉及到这个事情,我必须要硬起心肠来。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很想相信你,可是我被自己的弟弟妹妹们背叛,我不相信自己看人的能力。
请原谅,这件事情我暂时无法妥协。”
林朔一听这话,心里当然是失望的。
不过人家这么做其实也没什么错,于是他也知道摇摇头,打算离开这里了。
追讨总裁感情债 吃好好
就在林朔转身要走的时候,听到身后的阿尔忒弥斯说道:“不过,你既然是她的儿子,我想我能够相信你。”
一听这话,林朔眼皮一跳,马上转过身来,盯着阿尔忒弥斯。
“她其实……就是我的授业恩师。”阿尔忒弥斯说道,“我一岁的时候,曾经随我父亲路过大西洲中土的一个山谷,遭遇异种袭击,护卫全死了,我父亲也身受重伤,是恩师救了我。她说我天赋不错,所以就留我在她身边修行了十年时间,成为了一名念师。”
林朔听着这番平静的话语,心里那是惊涛骇浪。
他压制着自己激动的情绪,问道:“你今年多大来着?”
“三十七。”阿尔忒弥斯说道。
这个年龄,在大西洲人里算是很年轻的,大致相当于其他地方的二十四五岁,所以她说出来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而林朔也知道她是这个年纪的人,再次去明确,就是觉得事情不太对。
她今年三十七,一岁的时候遇上了恩师,在恩师身边待了十年时间。
也就是说,三十六年前到二十六年前,她的那名恩师在大西洲中土的山谷里待着。
自己今年是二十七,不过西王母那儿还有七年,所以是三十四年前诞生的。
那她这位恩师,哪儿来的时间在华夏大地上跟自己的老爹谈恋爱,并且在三十四年前生下自己的呢?
时间合不上。
于是这就有两种可能,一是这女人的恩师,并不是自己的母亲。
二是大西洲在天师封印起效的时候,时间流逝的规则跟外界不一样,而这是有先例的,西王母那边也是这个情况。
林朔在思忖了一会儿,心里越来越没底,于是接着问道:“那你这位恩师,叫什么名字?”
“她说自己叫云悦心。”阿尔忒弥斯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林朔心里总算是一块大石头落地了。
自己从没在阿尔忒弥斯面前提过母亲的名字,那应该就错不了了。
那看来确实是大西洲之前的时间规则不一样的缘故,也不知道母亲在大西洲实际上已经待了多久了。
而眼前这个女人是自己母亲的弟子,那不就是自己的师姐妹么?
无论是师妹还是师姐都不重要,这就是自己人了。
于是林朔眼皮子一抖,说道:“你是我师姐妹,然后我这个你恩师的儿子要找妈,你却用你恩师我母亲的消息,跟我做起了买卖。”
林朔这会儿是真被气到了。
这女人要是早说这事儿,那根本就没这笔买卖。
她告诉自己母亲的消息,这是天经地义的,而自己帮她夺回自己理应拥有的东西,也是天经地义的。
什么叫自己人?门里人拜入一个师门,这就是自己人。
结果这位师姐妹办事儿还真是厉害,死憋着到现在才说。
地牢栏杆里面的阿尔忒弥斯,这会儿叹了口气,说道:“师弟,你也不要怪我。
留得星辰也曾为花霜末篇 七未瞑
我恩师当年嘱咐过我和我爹,不要对任何人透露她的存在。
我爹把已经这个秘密带到棺材里了,现在我是唯一的知情者。
你这个她的儿子,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我总得观察观察,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她儿子吧。
虽然你跟苗成云眉眼确实有些像她,可这世上相像的人多了,万一你们是其他人假扮,有意害她呢?”
为仙
林朔一听,还真有道理,于是心里的气就消了大半,问道:“那你现在怎么确定了,我就是她儿子?”
物以稀為貴
阿尔忒弥斯苦涩地笑道:“因为我目前的局面,其实就是个死局。
弃妃不侍寝 付丹青
哪怕是有了你之前的方案,机会也是很渺茫的。
不是儿子找妈这样的深情,像你这样的聪明人,怎么会一头撞进这个死局里,一定要救我于水火之中呢?
师弟,我恩师就在中土森林的迷雾峡谷里隐居,你和苗公子去找她吧,你们今晚就走。
米亚公国的事情到此为止,你们不要继续搀和了。”
林朔听着这番话,心里其实并不感动。
作为猎门的总魁首,门里的话术他听多了,煽情到这个程度的很普遍,早适应了。
他只是觉得奇怪。
这个自己母亲的弟子,阿尔忒弥斯,其实就是自己到大西洲之后,第一个进行正常交流的本土人士。
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而母亲自从之前给他托了个梦之后,就再也没消息传给他了。
那阿尔忒弥斯这个人,到底母亲“送”到自己面前的,还是其他人送到自己面前的。
这事儿问当然问不出来,人家肯定也不会说,只是这事情透着古怪,让林朔此时的感觉不太好。
只是阿尔忒弥斯有一点说得没错,儿子找娘,这事儿没得矫情。
当年自己父亲何等英雄,脑子的活络程度还在自己之上,为了找老婆哪怕明知昆仑山可能是火坑,他也二话不说就跳了。
自己不敢跟父亲相比,可在这件事上,他林朔同样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
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的机会,他都要争取,更何况此时的机会看上去无限大。
于是猎门总魁首深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你别急,无论有什么事情,明天我们见个分晓。”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