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奔驰S500驶入了这场无边的暴雨夜不是意外。
徘徊于滨海城市的神祇从雨流卷地的那一天起便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任何的资格者踏入祂的领域都会被盛情款待。
尼伯龙根的歌剧永不停息。
觐见祂神面的人儿也将得到永生。
死人之国再起一位新的君主。
大雨一直下,只要端坐天上的神祇伫立在桥上,那么这场雨将会下到世界的尽头。
金发女孩踏着红毯而来,高架路两侧的黑影们匍匐着为她的美艳羞愧,路上照亮天际的黄金瞳一座座熄灭,整个高架桥只剩下了独眸的神祇和金发的女孩,祂们远隔百米站定了脚步,隔绝着他们之间的不仅是大雨,还有一段怎么也无法逾越的距离。
“现在找上我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死鬼经 腹饥子
金发女孩站在了林年身旁的路中间,在她踏出轿车的第一刻,这场歌剧的真正主演终于出现了,聚光灯似的黄金瞳落在她的身上,将她每一分神秘和美丽都照得纤毫毕现。
“你的奴仆冲撞向了神的御座。”
“出车祸很正常,毕竟他没有驾照,就算有,上路也得需要人陪驾,我充其量就算个陪驾,他撞了你你找他啊,找我算什么意思?”金发女孩问。
她站在路中间风吹得她衣衫飞舞,却没人敢窥伺里面的美好景色,脸上直视神祇没有任何惧意,反倒是意外地有些蛮不讲理。
“踏上封神之路的东西,根据议会新历——”
“别跟我提什么议会和新历,现在什么年代了,谁听得懂那些东西?”女孩说,“我们说一些大家都关心的,比如说你找我的目的?”
“…你的奴仆踏上了错误的进化。”
“兴师问罪?错误的进化,能错误到哪里去?”金发女孩冷笑一声,“他能进化成丧尸暴龙兽吗?我又没有数码暴龙机。”
忽如其来的现代梗让尊驾上的奥丁沉默了下去,就连林年都忍不住为之侧目,他原以为自己在唇枪舌战上已经是难得的好手了,但没想到一直藏在自己脑袋里的金发女孩也能有如此犀利的话术。
“错误的东西该被纠正,何况是扭曲的残渣。”奥丁说。
林年很清楚地感受到,这句话的话锋是朝向他的,王域扩张到了他们的面前,但却被一堵无形的墙顶住了,硬生生地将这位神祇的威严给推了回去。
抗衡王域的毫无疑问正是暴雨里的金发女孩,她凝视着神祇说:“残渣有残渣的宿命,我知道你来的目的,但我很明确地可以告诉你,你找错人了,今天你不该出现在这里,我的男孩也不该提前那么多时候见到你。”
“你的时间不多了。”奥丁的声音缥缈在了雨中,斯莱普尼尔扬蹄踩在高架路上挖出石坑,吐出的雷屑炸在地上焦黑一片。
“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们本质上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为什么你会来挡我的路?是觉得现在我没你好欺负吗?”金发女孩冷冷地问。
“现在你的面前有第二个的选择,神给你的选择。”奥丁说。
“戴上你那张不知道多少年没洗过的铁面?”金发女孩叹息,“为什么不换别人找?你应该留下过不少烙印。”
“我将许诺你和你奴仆永远的生命。”
“也仅仅是在尼伯龙根里。”金发女孩看了一眼周围的黑影后怜悯地望向奥丁,“其实你也只是一个被困在彼岸的可怜虫罢了。”
斯莱普尼尔发出雷啸声扬起六足,座上奥丁震怒地抬起神枪,雷霆落在枪尖上为他的流星增添光芒,祂瞄准了金发女孩,命运的线锁定了她的心脏。
谈判即将破裂。
“最后的仁慈。”奥丁低沉的声音在雷鸣中滚滚而来。
“也就是最后的警告了是吧?”看着神怒之威的一幕,金发女孩点了点头转首看向高架路边一直沉默着的林年说,“还记得你欠我半天时间的事儿吗?”
“那是你自己浪费的。”林年说。
“别嘴贫了。”金发女孩叹息,“乖,过来。”
林年咧了咧嘴,悄然间退去了即将迈入二度的暴血,浑身体温骤降着走到了金发女孩的身边,在道路的两侧鸦群们已经随着神的怒火开始躁动起来了,只是碍于女孩那与生俱来的压制力将他们按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又长个子了,蹲下一些。”金发女孩站在林年的身后,嘟哝着搭上了他的肩膀,在这一刻,那锁定她心脏的命运之线也连接到了林年身上。
搭着林年的肩膀,金发女孩抬头看向持枪欲掷的奥丁淡淡地说:“规矩大家都懂的,不该伸手的时候伸了手是要被剁掉的,无论是王也好,龙也好——哪怕神也好!”
傻小子成帝记
斯莱普尼尔人立而起,奥丁张开的双臂就像拉开的硬弓,身后蓝色的大氅在暴风里猎猎作响,无与伦比的力量感从这位神祇的身上满溢了出来!
昆古尼尔的周边一切都开始腐朽了,地上的高架路开始枯黄泛出裂痕,雨水干涸渗进土黄的地面中。
命运的线从枪尖上射出瞄准着金发女孩的心脏。
“今天祂是来找我的,而不是找你,所以你其实是受了无妄之灾。”大雨雷鸣中金发女孩说。
“祂是什么?为什么会找上你。”
我們都是壹個人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知道我们得逃了,跟这个家伙打上交道准没什么好事。”
“这里已经不是现实世界了。”
“记好,接下来我说是教科书上不会教你的冷知识。这里是尼伯龙根,死人之国,一个龙王才能创建的领域,我们要做的就是从这里逃出去。”
“所以祂是龙王?”
“差不多接近的东西,现在的你想砍祂还太早了,不过我答应你,迟早有一天我们能把他剁成臊子。”
“好。”
“听好了。”金发女孩在林年的耳边小声说,“这把枪代表着什么你也知道,他瞄准的东西没有任何人可以躲开。”
“昆古尼尔,必中的神枪。”
“唯一在它的手中存活下来的方法就是中而不死,但很明显现在的我们没有这样的资格。”
“是我没有这个资格。”林年轻声说。
金发女孩听后揉了揉他的头发笑:“不怪你,昆古尼尔的攻击并非是投掷出去,其实在祂举起神枪时他的攻击就已经结束了。能看见那道线吗?”
“看见了。”在林年眼中雨夜里真的出现了一条线,远远连着昆古尼尔的枪尖和背后金发少女的心脏。
“能看见了,很好,这是命运的线,我被祂锁定了,这就意味着我怎么都躲不掉这一枪。但很幸运的是我并非真实存在于这场雨夜中的,所以祂锁定错了人,祂如果一开始锁定的是你,那么今天我们的故事很可能就在这里结束了。”
“为什么祂能看见你,而其他人不能?”林年问。
“祂找上的是我而不是你,如果只让你挡在前面,我会良心不安的。”金发女孩无奈地说。
我的夫君是吸血魔王
“所以…战胜祂的方法就是千万不能被祂锁定,昆古尼尔虽然很强大,但也有一个很明显的弱点,那就是它一旦无法锁定,就自然无法锁死因果,命运也无法落在我们的身上。”
“今天我们的目的不是杀死面前的东西,而是逃掉,想要砍掉祂的头颅可能还要晚一些。”金发少女闭上了眼睛,双手按在了林年的肩膀上:“既然是要逃,那么接下来我们的速度要快一些…就像以前一样,”
“时间零和刹那也不够快吗?”
“它们很快,但却不够快。”金发女孩说,“做好准备了吗?”
“逃跑的准备吗?随时都可以。”林年说。
“很好,因为这次我们要快到…真正的超越时间!”
她深吸了口气后,眼眸中亮起了不输于神祇独眸的金芒。
乌云密布的天穹上,锁链的清鸣声响起,第四道锁链穿梭雷霆暴雨间落下,铐在了高架路中林年的脖颈上!三条黢黑的铁链拔地而起,从高架路的地下弹出溅起了泥土和石屑,以一个匪夷所思的速度爆射而来铐在了他的左臂、右臂和左腿上。
四道锁链同一时刻绷直,恐怖的力量施加在了林年的身上将他向身后的深渊拉去,在他的身后金发女孩张开了双手拥抱向了倒飞而来的他。
“跟我念。”女孩说,“身心安居平等性智——”
这一刻,昆古尼尔被奥丁掷出了意图打断她的话!
力量尽数灌在了枪身上,它带着完美的抛物线而来,一切的威能都锁在了黑色的世界树枝里,所以这次命运的长击是无声的,就和死亡一样,只带来了荒芜和死寂。
“身心安居平等性智——”林年睁开了眼睛重复了这句话,在他的眼中命运的丝线消失在了空气中,因为它要锁定的女孩也消失在了雨夜里。
昆古尼尔射入了高架路,从刺入的节点开始延后整段千米的高架路在轰鸣中崩塌了,一节节裂成巨大的石块塌陷到了桥下,神枪落空,但余势之威摧毁了近半的高架桥,那辆残破的奔驰S500也随着塌陷的桥面摔入了无敌的黑色深渊中。
可它没有命中自己的敌人,必中的枪落空了。
电闪雷鸣的昆古尼尔刺在桥面上,在不可亵渎的枪身上,男孩轻轻点立足在那里,在他身后是垮塌大桥下的无底深渊。
他踩着这柄必中的神枪远远眺望着神祇,身上的七个孔洞消失不见,浑身上下在大雨的冲刷下宛如白色的石雕一般完美无瑕,看不见哪怕一道划伤。
暴血关闭了,唯独留着时间零与刹那的领域扩张在断裂的桥面上。
现在寄居在男孩身体中的已经是别人了。
四道锁链绷直在了男孩的身上延伸到远方不可视的黑暗中,每一道锁链都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威力,在以前那条没有尽头的长廊中,林年被铁链压在地上难进半寸,可如今在金发女孩掌控的男孩身上,这些铁链轻浮的就像是丝线,没有任何的重量。
暴血关闭了。
男孩身上一切的龙化现象也消失了,他抬起了右手,手指叩在了脖颈上连接着锁链的铁铐上,一步一步走到了昆古尼尔的枪柄巅峰,黄金瞳俯视群鸦与神祇,说出了后半句话。
“——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在佛教中这句话的意指着,人在宇宙中是顶天立地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主宰,决定着自己的命运,而不必听命于任何人或任何超乎人的…神!
锁链信手而断,龙血炙热沸腾。
请妻入瓮 程泠歌
言灵·浮生。
未知的领域高速囊括整个高架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