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書庫 我的書庫

1 8 月, 2020

o1mf5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誰是倖存者笔趣-271讀書-17kc6

Filed under: 其他小說 — 標籤: , , — Jill Marjory @ 2:54 下午

誰是倖存者
小說推薦誰是倖存者
有这样一个传言。当一个人熟睡的时候,如果旁边有个人集中精力和意志注视着他,睡梦中的他将会被自己的第六感官唤醒。
当然麦芽没有醒过来,因为盯着她看的是个几百年前就已入土的女人。
女人披散着头发,像《午夜凶铃》中从电视机里爬出的贞子一样从镜子里爬了出来。你无法看到她的脸,厚厚的长发像堵墙围住了她的面颊。她蠕动着蛆虫窝般的身体缓缓地爬到麦芽的床边,然后慢慢地站起来,再静静地坐起来。
无数的蛆虫沿着她红色纱衣上的窟窿掉了下来,在空中做着自由落体运动。
“她的脸真是太美了。你说,我说的对吗?”她抓起一只落到床上的蛆虫,对着它自言自语。
她像尊雕像似的一动不动地做在床边,即使脸上流下的绿色脓液染湿了红色的纱衣。她久久地凝视麦芽,直到月亮隐去,风起雪落……
寒冷冬日的早晨,阳光明媚。
窗棂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晶,那是昨晚大雪留下的痕迹。
神情恍惚的麦芽漫不经心地梳妆打扮,引起了S的无限关爱。
“麦芽,你怎么一点精神也没有啊?脸色也不好!”
“没什么,只是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什么梦让你如此惊慌啊?”
“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衣女人坐在床前,死死地盯着我。她的脸被厚而密的长发遮住。我使出吃奶的劲儿尽可能地睁大眼睛,试图看到她的眼睛,嘴或鼻子什么的,结果还是看不到。”
“害怕了吧!早告诉你不要把镜子放在那,你偏不听,这回被自己的影子吓到了吧!”
“难道我连是不是自己还分不清吗?”
“好啦,麦芽,不过是场噩梦嘛!”
S上前安慰惊魂未定的麦芽,麦芽却是一脸爱理不理的表情。
“我去姑妈家开几天荤,你去不去?”S拎着一只耐克背包倚在门口,等着麦芽的应答。
不蹭白不蹭,麦芽暗自高兴。借此机会犒劳一下受伤的神经细胞。出去前,她又冲着镜子照了一番。真是个爱美的女孩!
她们没有发觉自己一直被窥视着,被一双躲藏在镜子里长发后面的血淋淋的眼睛凝视着。随着咣啷一声门被上了锁。那个女人又出现了,她的脑袋在镜子里剧烈地摇晃着,头发肆意地扭曲起来……
尽管太阳高挂。寒风照样盛气凌人。皮肤表面被风吹过的地方,像刀子划过一般隐隐作痛。厚厚的积雪踩在脚下咯吱作响,长长的路上留下她们的串串脚印。
幸好姑妈家离这不远,否则非得冻坏两个美丽动人的女孩。
S的姑妈多少受过封建迷信的影响,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在家里祠堂的中央供奉着一尊白玉观音像。它的前面是一鼎三足香炉,烟香不断。
不知怎么搞的,看着熟悉的院墙,熟悉的院门,熟悉的院落,麦芽没有体会到丝毫的亲切感,反而头晕目眩,尤其是观音像。麦芽每次来玩的时候,都会双手合十拜了又拜的。这次她却像老鼠遇见猫,心跳加速,手脚有些颤栗,连正眼看它的勇气都消失了。她不得不放弃这次拜祭,和S的姑妈简单地寒暄几句,便溜进了后面的客房。姑妈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吃过晚饭,麦芽和S早早地入睡了。姑妈坐在祠堂地上的蒲包上,双目紧闭,一遍遍地数着佛珠,念着般若波罗蜜经。
月黑风高,漆黑的小屋里,红衣女人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待门开启的声音。久久地等待惹怒了她。她对着美丽的古镜念起咒语般的话语“麦芽,你快回来;麦芽,你快回来……”
像膝跳反射一样,沉溺在梦魇中的麦芽腾地坐了起来,“我要回去!”
“深更半夜的,你发什么神经?”S揉着睡意朦忪的眼睛。
“我要回去,你管不管!”
麦芽迅速地穿好衣服,面无表情地推开房门。她的眼睛直直的,目光呆呆的。吓得S蜷缩在被窝里。
“麦芽,你到底怎么了?”S的声音在屋内回荡。没有任何回应的麦芽静静地消失在夜色里……
回到小屋的麦芽有些眩晕,不知不觉便睡倒在床上。
血红的月光撒满大地。空气里夹杂着浓浓的怨气与令人作呕的雪腥味。
朦胧中,麦芽睁开眼睛。她看到红红的月亮下面有件木制的梳妆台,梳妆台上有面镜子。她觉得有种亲切感,因为她对它太熟悉了。那是她冒着寒气从拥挤的古玩市场里淘来的。
一个红衣女人正坐在梳妆台前浓妆艳抹,她的脚下是无数血淋淋的尸体,还有一个皮肤上长满肉麻的紫色肉瘤的女人被活活地摘了面皮,她在地上打着滚……
麦芽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当红衣女人转过脸时,她知道了,她就是曾经出现在自己梦境里的那个被厚而密的长发遮住脸的女人。
红衣女人仿佛察觉到她的心思,她撩起头发,露出血肉模糊血管交叉分布的爬满蛆虫的脸。她站起身缓缓地向麦芽走来,手里撰着一把尖刀和一张女人的面皮……
在梦里麦芽醒来又坠入梦中。
麦芽躺在一间古代的厨房里,手脚被粗重的铁链捆绑,嘴里被布条塞满。然而她并不孤单,身边还有一个身着白色纱衣的标致女人,四肢同样无法动弹。
既动弹不得,又发不出求救的麦芽目睹了一场血淋淋的谋杀。
两个粗犷的男人手里握着尖刀和剔骨刀对着女人大声地尖叫着。
“你马上要去见阎王了,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只想知道是谁指使你们的?”白衣女人愤怒地吼道。
“好吧,我们就让你死个明白。这是夫人的意思。”握着尖刀的男人答道。
“哪个夫人?”女人有些疑惑。
“就是租用您做他们家典妻的老爷家的夫人。”撰着剔骨刀的男人说。
“她为什么要我死?我还有个可怜的儿子啊!”一想起儿子她的心里翻江倒海。
男人取下她的面皮和三根肋骨扬长而去。
鲜红的血水染红了她的白色纱衣。
麦芽认出了血肉模糊的她,她就是那个梦境里的红衣女人。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