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書庫 我的書庫

1 8 月, 2020

r721g爱不释手的小說 諸天敗類-714、天地浩然展示-pd4pl

Filed under: 科幻小說 — 標籤: , , — Jill Marjory @ 4:38 下午

諸天敗類
小說推薦諸天敗類
旺财表情有些不妙,道:“他们已经开始投票了,你已经获得三个反对票了,李考官这时就算支持你,也没机会了,他也不可能为了你,去皇帝那里举报,怎么办。”
叶太瘪瘪嘴,道:“还能怎么办?等我上任了,统统免了乌纱帽,文科没有了,不是还有武考吗,我直接被老徐保送殿试,殿试有皇帝看着,我不信连满朝文武都瞎了,到时候把号称玄力第一的槐癸老鬼,拉出来痛扁一顿再说。”
旺财道:“可是你就考不上双状元了诶,按你说的,普通一个官职的气运加持,就算是肱骨大臣,寻常仙佛也能够承担斩杀的代价。”
“所以啊。”
叶太道:“所以我要不仅要成为武状元,更要成为国师,看情况能不能在仙佛反应过来之前,再让皇帝给我补发一个文科状元,另外,咱们不是在天庭和兜率宫里,都留了很多空间印记吗,随时都能暗中摸过去。
龙真君去西牛贺洲之前,先向老君问个好,问他欠我的因果什么时候还,兜率宫是圣人道场,不会有人时刻监控着的,咱们是大罗金仙,藏身之术有空间奥义加持,不算生涩。
到时候一路摸到文曲星君道场,将他拖出来,暴打一顿再说!
我就不信了,三年一次的会考,整个场地都有他的气息,还能真的察觉不到,有考官在阅文塔结党营私?”
旺财:“好,必须爆锤一顿!”
就在此时。
阅文塔。
李考官看着已经投出三张反对票的同僚,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大梁国又有一枚沧海遗珠,要继续蒙尘了。
批阅了这么多试卷,他从未见过,向叶太这般才华横溢之人,结果却沦为了权利斗争的牺牲品,状元之才,却连殿试都进入不了,不出意外的话,会试的成绩都会很低。
这真是贤才之殇,大梁国之憾啊。
偏偏他还不能做什么,为了自己和自己叔叔的乌纱帽,乃至身家性命,他不可能去击那登闻鼓,为一个无亲无故的贤才鸣冤的。
国师,最近爪子越来越长了啊,连事关大梁气运的科举考试,都隐约成为了他的一言堂。
再让他继续下去,这普天之下,还有他之派系以外的贤能,能够走入朝堂吗?
李考官也不投票了,颓然的坐在那里,陷入了深思。
而其他几个考官,也没有再多说了,决定将叶太的试卷,给刷下去,随便给一个低一点儿的排名。
上一层的国士和宰相,主要负责的是对进入殿试的才子排名,后续的排名工作,还是这一层的赵考官他们负责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阅文塔的所有人,突然感到心头一震。
只见阅文塔尖端的文曲星君塑像,大放金光,天地浩然之气汇集于此。
每一个阅文塔的阅卷官,包括国士和宰相,心中都陡然升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
“一入阅文塔,当摒弃私心,公正严明,不可做违心之事,天地浩然聚于此,必有因果循环业报。”
文曲星君的声音?!
这是阅文塔内的考官,在震撼之后,第一个升起的想法。
既然文曲星君都发话了,是否就代表,有人做了违背阅卷规则的事情?
且还是一个旷世贤才,被某位同僚刻意蒙尘了?
不然不可能让文曲星君,都亲自发话,要考官严守本心了。
此刻,国士的声音也随之传来,道:“任何人,要是在阅文塔内,做违心之事,必被严惩不贷,轻者免去官职,重者牵连姓族。”
赵考官等人心头一震,冥冥之中,一种违心必遭严重报应的念头,在他们心中升起。
李考官也反应过来,将本来要刷下去的,属于叶太的试卷,重新拿了出来,摆在桌案上。
李考官道:“既然如此,势必是几位同僚,方才做了违心之事,重新投票吧,给自己,也给真正的贤能之士,一个机会。”
此刻李考官也幸甚,阅文塔事关重要,皇上也是知道的。
所以不管国师怎么蛊惑,皇上也没有选择,让国师派系的国士,前来坐镇阅文塔。
他甚至听说,要不是陆洪荒国士方才入朝,并不熟稔具体事宜,皇上甚至想要让陆国士,亲自前来坐镇。
毕竟只有陆国士,才是唯一没有掺和党争派系,几乎不可能有私心的人。
不过还是被国师以陆国士资历尚浅,没有经验为由,给推了回去。
然后皇上才折中,选了一个无党无派的国士,前来坐镇阅文塔。
而且他还没想到,传说中阅文塔,真有文曲星君在上,时刻关注着此地的一举一动,竟然是真的!
不仅关注着,而且看到真正的贤能,被考官的私心埋没,还会降下真言警告!
看着桌上属于叶太的试卷,几个考官脸色十分不好看。
不过神明在上,既然都显灵了,那他们自然没有继续迫害贤能的道理。
一个考官看着优哉游哉的李考官,道:“既然如此,老李,就由你起头,开始重新投票吧。”
李考官却在心中冷笑,你们不想被国师派系的人记住、针对,就像将火力,推到我这一边?
我大力维护叶太,将他的试卷抽出来,让你们重新投票,都已经算是得罪了派系的人。
还让我牵头,第一个投票,是不是最终还能说成,是我大斥你们结党营私,才吸引文曲星君降下真言警告。
然后是我第一个给叶太投通过票,并不断拿着文曲星君的真言,对你软硬皆施,所以你们才被迫投通过票的?
不是李考官被迫害妄想症,而是有时候党派之争,就是如此,官场上,一件事情没做好,势必会有人站出来背锅的。
这一点从古到今,再到人类灭绝的前一秒,都会是亘古不变的。
同样的事情,李考官见多了,国师如今的势力,正在几乎不可阻挡的膨胀着,就算是为了“杀鸡儆猴”、“以儆效尤”,那么也根本不介意,拿他这个党派之外的人开刀的。
我可不做背锅侠。
我不仅不背锅,我连锅都不沾了,我能做的,已经为叶太做了,怎样都不算违心了。
李考官看着纷纷讨论,举荐自己投出第一票,还似乎希冀着,自己重新拿出文曲星君真言,来“恐吓”他们。
心中冷笑,李考官风轻云淡道:“我觉得叶太确实有大才,但是现在仔细一想,他对于社稷形式,对于道佛神明的剖析,还是有些偏差,乃至大不敬了,我怕呈上去,会让皇上盛怒……
恩,我投反对票,反对庸才叶太,进入殿试,污了皇上和国师的眼睛。”
义正言辞!
乃至此刻的天地浩然正气,都分出一缕,向着李考官聚集!
连观察到了这点的国士,都诧异的隔空,向李考官投来目光。
没错。
天地浩然之气,都聚集过来了,就说明李考官,完全没有违心!
他说的,就是十分符合本心的!
不过,这得绕一个圈子才能解释。
首先,李考官确实投出反对票了。
但是在他心中,几乎已经笃定,叶太有状元之才,而赵考官为首的同僚,有了文曲星君的警告,势必不会再敢投反对票了。
所以,不管自己投什么,叶太都是晋级的!
况且,即便这几个鳖孙儿,真的还不知悔改,投出了一个二比二的结局,自己这一票,也是可以更改的嘛!
是的,反对票,在结果确定之前,随时都能够更改的。
前面也提到了,第六层的考官,是吵的最厉害的,经常脸红脖子粗,甚至爆粗口。
就是为了说服其他考官,认同自己的观点,和自己投一样的票。
经常也有原本投反对票的考官,被同僚一语点醒,仔细一看试卷,这位考生原来还暗喻了这件事情,方才我还没注意到,这么看来,那确实是有才的,然后,反对票,更正成了赞同票。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明哲保身之余,行天地浩然之事,这才是天地浩气,被李考官牵引,加持在他身上的原因。
天地法理,天道气运,看的可不是你的嘴皮子说什么,而是看的你真实想法,你的真实行为在做什么。
就像抗日时期的一个汉奸,给人家当狗,大骂自己人是支那猪,就该被亡国,取得了敌军的信任,被提拔起来了。
他反过来,直接深入敌军,炸了敌军总部的军火库,一人之力,歼灭的敌军,比一个装甲师还多。
他虽然名义上是“汉奸”,但是若有华夏神明在上,势必天地浩然之气加身,死后余荫子孙万代。
这就是,所谓的浩然和气运。
李考官此刻,就是这种状态。
而其他考官们,看到老李直接不玩了,也不坚持了,就“顺应本心”的,投了反对票,也都懵逼了。
还能这么玩?
并且他们也能够看出,李考官没有和自己等人一样,被冥冥之中,即将涌来的业报缠身,反而一副容光焕发,正气凛然的样子。
他们就知道了,这家伙,没有说违心的话,
他就是想投反对票!
那能怎么办?
赵考官等人退到一旁,商议良久。
最终商议出了一个狗屁办法,那就是数一二三,大家一起说,想要投什么票。
多么让人无语的举措啊。
但是从这一点,也就足以看出,国师的淫威有多么浩荡了。
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叶太以四比一的大票数,进入了殿试了。
却没想到有这么荒诞的结局,原本一比四,现在四比一,投票的人完全反了过来。
而李考官也因为这一次的浩然之气加身,势必会为他死后的世界,积蓄一大笔阴德,并且活着的时候,鬼神不侵。
毕竟是在天地浩然之气,汇聚阅文塔的时候,被浩气加身,这自古以来,也没有发生过几次。
远处,画舫上。
随着叶太的试卷,被呈上了阅文塔头层,叶太的头顶之上,骤然出现了一团青气,模模糊糊,隐约是花骨朵的形状。
这是开启了天眼,才能够看到的画面。
青气,代表着个人的气运。
叶太当初身为道济和龙真君的时候,头顶的气运,便是三十六瓣炼化气运,三界都少有与之媲美者,代表不管什么人,都不能轻易打杀了他的性命,而且奇遇连连。
如今,叶太二次穿越进入这个世界,实则一点儿气运也没有,当然,同样没有因果业力。
这才是他谢天谢地的地方,毕竟上次自己在离开之前,气运花瓣,差不多都完全凋谢了。
就这还没有抵消,自己吸纳了十大上古天庭,金乌太子的真火核心,所吸引的天地业力呢。
要不是大道气运和业力都“刷新”了,如今的他,在仙佛们眼里,那就是个大太阳。
人间都承载不了这样磅礴的因果。
他根本就不可能还隐匿天地主角,气运浓盛盘桓人间,而不被察觉到,就像是深夜里的三百万瓦灯泡,早就被注意到,开始逃亡之旅了,说不定现在,还窝在兜率宫八卦炉里呢。
这也算是天道无形中,又对气运之子人类的恩宠吧,因果,代表大乱,大乱代表毁灭,但是稍大一点儿的因果,在人间,根本很难藏匿。
其他地方就不一样了,只要不动自己亲儿子,不管藏在南瞻部洲以外的任何地方,天道不会刻意暴露你,也不会刻意针对你,爱咋咋地。
这就是亲儿子的待遇。
而气运花瓣,也确实难以成型,叶太文考武考,双双进入殿试,自己也有解元秀才的功名在身,这次之后,最坏的结果,也势必是一方官员。
可如今的气运花朵,距离花骨朵成型,都还差一步呢。
叶太从自己头顶收回目光,啧啧道:“文曲星君,我看换个称呼吧。”
旺财诧异道:“什么称呼?”
叶太:“顺风耳吧。”
旺财:“为啥?”
叶太:“耳朵灵啊,原本我的试卷,都已经被刷下去了,结果听到龙真君要去揍他,就显圣了。”
旺财:“歪理也。”

尚無留言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L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