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ul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霸衛》-第六百十四章 準備婚禮展示-p0y7q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没了捣乱的人,似乎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可同时,卫扬也觉得越来越忙,他现在毕竟是齐国的准女婿,若不给岳父留下一个好印象,吕购又怎会放心地把宝贝女儿托付给他呢。
现在齐国之事,都是卫扬一人亲力亲为,一方面,是为报答齐侯救命之恩,另一方面,便是为了留得一个好印象,之前擅作主张离开齐国,吕购虽然不说,但心里自然是有些不高兴的,在宝贝女儿即将成婚之际,身为准新郎的卫扬竟然离开齐国。
若是传出去,天下人还会以为身为卫世子的卫扬是打算逃婚,可不会听他解释原因。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结束二王并立的局面,卫扬可是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才从携地逃出来,他也见识到了虢公翰的实力,不愧是能与晋侯姬仇分庭抗礼之人。
再说了,以晋国的实力,真的能打败虢公翰么,就算打败了,恐怕晋国也会元气大伤,但在此之后,晋国将称霸天下,可就无人能与之相抗衡了,一想到这儿,卫扬不免得担忧起来。

“公主!”小香欢快地从集市里赶回来,这些天公主殿下的婚礼之事,都由卫世子卫扬一行人在处理,平时都由她负责的小香,最近几天也变得没那么忙了。
这不,刚刚从集市挑了支喜欢的发簪,正开心地往公主府方向走去,心里嘀咕着:‘公主如果看到这支发簪,定会喜欢的。’
“公主。”
小香一把推开屋门,却未见到庄姜的身影,于是她赶忙跑到府外,向府外的侍卫们问道:“公主呢!”
那两名侍卫低着头,闷声不发,等过了会后,才微微抬起头,嘴巴里蹦出几个字:“公主不让我们说。”
“你们几个,胆儿都肥了,现在是什么时候,公主与卫世子即将成婚的时候,公主竟然不在府中好好待着,倘若出了什么事,你们看君上饶不饶的了你们。”
“说!”小香厉声一喝,斥责他们道,君上与大公子可是吩咐过她,让她照顾好公主,切不可让公主殿下随意乱跑。
可那两名侍卫装作不知道一般,就是不肯回答小香的问题。
“不说是吧,不说我就去向君上告状。”语罢,小香便大摇大摆地朝着齐侯府的方向走去。
这两名侍卫见小香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连忙拦住她道:“小香姑娘,您就饶了我俩兄弟吧,您若是将这件事告诉君上,我们两个吃不了兜着走。”
“那你们就告诉我公主在哪里。”小香摆摆手道,“早点告诉我,或许我还可以不向君上禀告。”
“这…”这两名侍卫互相望了对方一眼,有些犹豫,推搡着让对方先说。
“你先说。”
“你先说。”
“公主殿下是跟你说的。”
“不,公主殿下是跟你说的。”
见这两个人在不停地推诿扯皮,小香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她感觉得出来,这两人就纯粹是在拖延时间。
只听见她大喊一声:“别吵吵了,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公主殿下在哪里,你们给我等着,看我不在君上面前狠狠地告你们一状。”
说完,小香便径直向府外走去,这两名侍卫见她动真格的,争抢着说道:“公主殿下去看望卫世子了。”
听到这句话,小香扶着额头,叹了叹气:“公主啊公主,您还没嫁过去呢,心就向着夫家那边了,将来,您还会记得小香么。”
“小香姑娘,您看,我们两兄弟都将这个消息告诉您了,您可否不要将我们放走公主一事告知君上,否则,若君上怪罪下来,我们两兄弟可承担不起。”这两名侍卫笑着说道。
小香阔步向前,只留下一句:“我考虑考虑。”
留着那两名侍卫一脸懵圈地停在原地。

庄姜身为齐国公主,一般从府邸出来,都会有贴身丫鬟跟随,也就是小香会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只是今天,趁着小香去集市买些东西的间隙,庄姜便偷偷溜了出来。
府外守着的侍卫不过是臣子罢了,刚刚拦住庄姜,便被这位任性的公主给斥责了一顿。
而这位公主的目的地,便是前往大殿,去看望正在准备婚事的卫世子卫扬。
自从她与卫扬订婚以来,两人见面次数便越发地少,而且,听说卫扬正在用心准备他们两人的婚事,庄姜便想着来看望自己的夫君。
而且,她也想知道一下,卫扬对这场婚礼有多么重视,只是父侯太过古板,总是跟她说,现在她与卫扬已经成婚,不可随意从公主府跑出来,若被旁人议论纷纷可就不好了。
所以庄姜乔装打扮了番,尽量不让旁人认出她的真实身份。
“呼。”忙了一天,汗流浃背,卫扬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对一旁的石碏先生说道:“石碏先生,辛苦您了。”
“这可是世子殿下的大喜事,石碏能帮助世子殿下,真是三生有幸。”
“卫扬,你怎么不感谢感谢你二哥,要知道,你二哥我可是也很用心地在帮忙。”一旁的得臣见状,颇为不满地抱怨道。
“多谢二哥了。”卫扬清楚得臣的脾气,这里还是不要与他争论为好,一旦争论起来,今天的任务又没办法完成了。
“卫扬,你跟二哥说说,从携地回来后,你怎么变得这么勤快了,要知道,之前这些事,可都是小妹一人在负责。”得臣觉得有些不解,便这么问道。
同一时间,庄姜也认真地听着他们几人之间的对话,心里也泛着疑问,携地?之前没看到卫扬,原来是他前去携地了,不过,他前去携地,是有什么事吗?
而且,从携地回来后,卫扬的确变了样,不仅主动向齐侯请求来帮忙,人也变得沉稳了不少。
“只是把我这个当二哥的也给拽来了。”
卫扬苦笑道:“二哥,这您可不能怪我,这可是齐侯…”
“诶,还在喊齐侯,卫扬,该改口了。”得臣责怪道。
说实话,现在让卫扬改口,他还有些不习惯,“这可是君父特别吩咐的,我与庄姜的婚礼,可不能怠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