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多了三个女人,还有一个孩子,出行就被拖延了一下。
三个女人聚齐,皇后雍容华贵,额头还戴了花钿。
但作为最熟悉的陌生人,武媚看了一眼就知道她的用意。
皇后的发际线太高了,为了掩饰这个缺陷,就戴了花钿。
萧淑妃的胭脂抹了不少,整个人看着艳光四射,看向武媚的眼神中带着鄙夷。
武媚只是淡妆,萧淑妃突然冷笑道:“武媚你竟然不肯化妆,以素面示人,这是对陛下不满吗?”
李治刚到,见状就知道要开战了。
武媚淡淡的道:“孩子还小,那些脂粉里含有铅,会让孩子变傻子。”
萧淑妃一怔,李治也看着武媚,“谁说的?”
“平安。”
皇后嗤笑道:“纯属胡言乱语。”
脂粉人人在用,什么傻子,我怎么没看到?
萧淑妃却问道:“可是新学?”
武媚点头。
萧淑妃想擦脸,但却忍住了,回身吩咐道:“明日记得提醒我,少抹些脂粉。”
李治的神色有些古怪,像是吃到了苍蝇般的难受。
王忠良不知这是为何,等和邵鹏一起时就问道:“老邵,陛下为何这般神色?莫非是厌恶了谁?”
邵鹏以前经常出去五香楼,此刻看着也在恶心。
“亲一口……”
他不能说的再多了。
王忠良恍然大悟。
是了,陛下经常和这些嫔妃敦伦,亲一口脸,那岂不是把含着毒物的脂粉给吃进去了?
皇后这才想起最近武媚都是淡妆模样,原来竟然如此吗?
陛下难道喜欢这般素颜的?
至于什么毒,不存在的,若是有毒,陛下为啥这般聪明?
她微微一笑,觉得自己抓到了皇帝的喜好。
到了玄武门,左武卫已经列阵完毕。
“陛下,请上城头。”
玄武门守将薛仁贵顶盔带甲出现,威风凛凛。程知节等人也来了,大概率是来砸场子的。
众人上了城门上方,随行的内侍赶紧把凳子搬了上来。
“朕不坐。”
李治的眉间多了肃然。
这是他的军队,只有站着才能让将士们知晓他的尊重。
几个女人坐下,武媚把孩子抱过来,指着下面低声道:“舅舅在下面。”
李弘奶声奶气的道:“舅……”
边上的皇后冷笑一声。
一个外八路的女人,一个外八路的少年罢了,姐弟……迟早有一日让你们二人变成阶下囚。
有了孩子的萧淑妃和武媚不会善罢甘休,这场争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个觉悟王皇后还是有的。
贾平安就站在梁建方的身侧,见他上前,大声喊道:“陛下,左武卫诸将士列阵以待,请陛下校阅。”
李治微微颔首。
王忠良喊道:“可!”
下方,梁建方回身准备进中军。
我呢?
贾平安心想我可是百骑统领,进去不妥当吧?
妖孽帝妃不要逃 卿墨語
梁建方森然道:“还不进入,是想做逃卒吗?”
老梁……
贾平安担心被他走马活擒,就跟着进了中军。
皇后看到了,就笑道:“陛下,那武阳伯不是百骑统领吗?怎地进了左武卫。”
这是疯狂的挑拨!
不!
武媚看了她一眼。
这是疯狂的挑衅!
贱人!
皇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就微微一笑。
萧淑妃大乐,觉得这两个死对头同归于尽了最好。
李治淡淡的道:“贾平安乃是军功封爵。”
升仙道统 千年老妖sq
皇后瞬间就感觉自己被抽了一巴掌。
武媚微微一笑,“是啊!平安可是军功封爵,梁大将军颇为欣赏他,说是以后能成大唐名将,为陛下效力。”
我的阿弟是名将,你的舅舅却是靠着裙带关系和长孙无忌等人的支持才能为相,两边一比较,高下立判。
皇后的脸冷了一瞬,“他二十不到吧,二十不到说什么名将。”
“是啊!还早。”
武媚微笑着,低头对李弘说道:“五郎,谁是名将?”
“阿耶。”
李治看似在观察着下面的左武卫,可实则在听着这边的争斗,听到这话后不禁一乐。
我的儿,果然是贴心。
武媚也乐了,逗弄道:“阿耶是名将,五郎是什么?”
李弘哪里能知道这些话的意思,阿耶也是随口而出,他蹦跶了一下,猛地……
Tui!
李治正好过来,这一泡口水虽然是吐在了李弘自己的前襟上,但萧淑妃却惊讶的道:“他竟然吐陛下。”
这个苗头可不好啊!
李治却抱起了李弘,举在空中颠了一下,笑道:“五郎长大可想领军厮杀?”
那是将领,宗室将领可不少。陛下这是要安排他以后走武将的路子吗?那可真是兵不血刃就解决了一个夺嫡的对手。
皇后和萧淑妃齐齐面露喜色。
皇后想到的是太子李忠,而萧淑妃想到的是自己的儿子,许王李素节。
武媚抬头看着儿子,觉得这两个女人从未看懂过李治。
李治若是想意味深长的暗示让李弘以后从军,那么他不会当着皇后和萧淑妃的面,而是会和武媚说。
而且李治的性格从不是那等急躁的,李弘才多大?这时候在他的眼中只是个孩子罢了,随口一句调侃而已,这两个女人竟然欢喜非常。
这也说明她们的压力很大。
所谓母凭子贵,现在到了拼儿子的时候了。谁的儿子更得皇帝的欢心,谁就能占据上风。
现在李忠为太子,皇后却依旧如此,可见她压根就没掌握李治的心思。
这是个可悲的女人!
武媚抬头。
下面开始欢呼。
“万岁!万岁!万岁!”
数千军士转向列阵。
阵列的最前方站着稀稀拉拉的一些人,每一人的身后都是按照一、二、七、八、九、十、十一、一,为顺序。
薛仁贵介绍道:“陛下,每一队前方的是队头,身后拿着旗帜的是执旗,其后是副执旗,中间是战锋兵,最后一人是督战的副队头。”
李治饶有兴趣的问道:“队头当先厮杀?”
“是。”薛仁贵骄傲的道:“所以队头从无舞弊或是靠着人脉能做。”
队头率先接敌,一人当先,引领全队将士厮杀。没这个本事偏生去做队头,死了都是白死。
后来的李嗣业便是队头,他手持陌刀站在阵列的前方,所向披靡。
“执旗呢?”李治再问。
薛仁贵说道:“一旦开始厮杀,惨叫声,呼喊声,战马的嘶鸣,各种声音交织,军令难以传递,如此便用旗帜为号令,中军摇旗,诸军应旗领命。”
李治问道:“如此执旗可为紧要之人。”
“陛下英明。”薛仁贵衷心的赞美,“军中有规矩,若是执旗被伤,救得者重赏。但若是执旗乱了旗帜,以至将士惊惶,当斩杀执旗!”
“副队头在最后督战,若是有人违令或是逃窜,斩杀!”
李治点头,“都是忠勇之士。”
下方开始了。
中军旗动,白色和碧色两面旗帜交错。
前方的执旗喊道:“合为一队!”
跳荡、战锋队、驻队开始动作,融合为一队。
“好!”城头上的苏定方赞道:“这动作迅捷,丝毫不乱,若是遇敌堪称是从容。”
“看,中军再度摇旗。”
梁建方所在之处,令旗不断交叉,前方的执旗也不断在应旗呼喝。
整个大军在来回移动,但却丝毫不乱。
随后就是卧旗,诸军开始分散。
这便是操练的最大意义所在。
薛仁贵说道:“陛下,这便是令行禁止,若是号令不明,遇敌便只能凭着一腔血勇拼杀,不堪一击!”
李治点头,“朕明白了。”
这便是令行禁止!
大军遇敌,将领会根据战局随时变化阵型,此刻若是混乱,那就是倾覆之局。
“好一个左武卫!”
程知节骂道:“梁建方这个贱狗奴,往日定然是藏着掖着了!”
这群老东西……李治的脸颊微微一颤。
“列阵了。”
大军列阵。
“竟然不动?”
掌控天書 龍象
“好整齐!”
城头一阵惊呼,三个女人也站起来往下看。
左武卫数千将士站的笔直,萧淑妃惊呼道:“竟然笔直?”
仿佛有无数线条拦住了那些将士,把整个阵列切割的整整齐齐的。
“好!”
李治不禁拍拍城头。
苏定方不失时机的道:“陛下,这等阵列乃是武阳伯操练而来。”
李治点头,“朕记得,当初百骑便是如此,让千牛卫自愧不如。”
千牛卫也跟来护卫,闻言人人黑脸,羞愧难当。
王皇后看了武媚一眼,武媚回以一笑,然后抱着孩子嘀咕。
“看看舅舅好厉害。”
“啊啊啊!”李弘张牙舞爪的叫嚷起来。
“陛下。”薛仁贵说道:“梁大将军今日准备了实战拼杀,请陛下一观。”
“哦!”李治对此也有些猜测,“这如何能用刀枪厮杀?”
薛仁贵解释道:“陛下,都是木刀木枪,披甲厮杀。”
下面,梁建方吩咐道:“两队各三百人,披甲,都用木刀木枪厮杀,要当做是战场厮杀,若是懈怠,重罚!”
众人凛然。
梁建方看看将领们,“罗猛!”
一个虬髯将领昂首,“下官在!”
梁建方再看众人。
这可是在皇帝面前露脸的好机会,人人都想上,于是纷纷抬头,恨不能把梁建方的眼珠子弄在自己的身上。
贾平安第一次领略大军指挥就是在梁建方的麾下,那次是征伐反叛的阿史那贺鲁。
此次他再度看到了大将的各种指挥手段,受益匪浅,正在回忆琢磨。
壹派狐言 四喜湯圓
梁建方目光扫过,“贾平安!”
贾平安抛掉思绪,“在!”
“你二人各领三百人,披甲厮杀。”梁建方再度告诫道:“尽力厮杀,让陛下看看你等的本事。胜者……赏!”
这……
我不是左武卫的人,老梁把这个露脸的机会让给了我,这不妥吧?
但若是拒绝便是矫情,辜负了老梁的厚爱。
“领命!”
罗猛盯着他,“武阳伯……我期待与你交手许久了。”
贾平安笑了一笑,“我领军一千,击败数千敌军,阵斩了朱邪孤注。”
罗猛颔首,“我也曾领军厮杀,战功无数……”
但特娘的却没有贾平安这等出众的战绩,更别提斩杀朱邪孤注这等大头目的战功了。
二人各自去了。
梁建方见诸将若有所思,就说道:“贾平安非倨傲之人,这便是战前先声夺人,压制罗猛。随后罗猛若是气馁,那便是不战而败。”
这便是兵法。
但贾平安却更喜欢叫它心理战。
双方各自领军三百人离开本阵,在靠近城门的两侧列阵。
“陛下,请看。”
这便是左武卫给皇帝陛下准备的大菜。
双方将士皆浑身披甲,罗猛方的甲衣为红色,而贾平安方的甲衣为白色。
“列阵!”
三百人列阵完毕。
罗猛深吸一口气,“出击!”
三百人全体出击。
什么弓箭,什么弩弓,大伙儿都是旗鼓相当,唯一能较量的便是将士的厮杀本事,以及将领的指挥能力。
贾平安站在中间,看着对方倾巢出动。
樊毅便在他这边,此刻握紧木刀,迫不及待的等候命令。
“出击!”
贾平安率军出击。
城头上,萧淑妃问道:“那红方的将领是谁?”
薛仁贵恭谨回答道:“那是左武卫将军罗猛,战功赫赫,胆略过人,深得梁大将军信重。”
萧淑妃得意的看了武媚一眼,“那武阳伯不过出战数次,如何能与这等宿将相比?”
这个贱人!
武媚抱着孩子,默默的看着贾平安在冲杀的路上。
皇后看着她们二人之间的争斗,微微一笑。
身后的蔡艳低声道:“皇后,武媚那阿弟胆大妄为,曾与长孙相公对视。”
皇后轻笑,“那么便是热血之辈,今日若是败北,回头记得……”
蔡艳心领神会,“回头奴婢自然会叫人散播些话,譬如说贾平安是靠着武媚才得了这等功劳。”
贾平安立功时武媚还在感业寺呢!
但这并不妨碍谣言的产生。
皇后心中满意。
下方。
双方不断接近。
贾平安喊道:“左翼分兵一百,从侧翼突击!”
双方相距不过是二十步,白方骤然变阵。
罗猛冷笑,“右翼突击我军?这是想打乱我军的部署,不动,继续突击!”
双方靠近。
“杀!”
木刀奋力砍杀。
贾平安在军中看着左翼的那一百人。
那一百人此刻正在奋力突击,可红方却坚守不动。
右翼坚守,中间突破。
这便是罗猛的算盘。
“贾平安分兵,这是主动送死!”
罗猛狞笑着,双目如电,盯住了白方军中的贾平安。
正面红方有兵力优势,你能挡多久?
城楼上,程知节颔首,“罗猛稳沉,贾平安锐气勃发,且看下一步指挥。”
双方不断拼杀,看似旗鼓相当。
罗猛盯住了贾平安,不断在前进,想寻他厮杀。
大唐将领最擅长的便是斩杀敌将,敌将一死,敌军自然崩溃。
这是欺负我刀法不好?
可你却不知道我刀法的长进速度之快!
重生之国术无双 小妖真人
那么便给你一个惊喜!
贾平安深吸一口气,在人群中往前挤去。
左翼依旧在突击,只要罗猛和他贴身厮杀,将再无做出应对的功夫,左翼……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木刀闪电般的劈砍而来。
贾平安侧身避开,木刀一撩。
这个小阴比!
这一刀有些阴,罗猛后退一步,这才避开。
贾平安猛地大喝一声,木刀挥砍。
罗猛格挡,旋即一脚。
玛德!竟然还玩腿?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一刀往下砍去。
腿部那里可没有甲衣,就算是木刀也能造成伤害。
罗猛收腿,随即双手持刀,当头砍来。
这一刀气势十足。
贾平安格挡。
呯!
木刀竟然被砍进去半截。
这特么的是偷工减料吧?
贾平安知晓,这不是偷工减料,而是罗猛主攻的结果。
“武阳伯危险了!”
城头上有千牛卫分心观战,不禁有些幸灾乐祸。
贾师傅当年曾经踩过千牛卫的场子,所以千牛卫除去李敬业这个憨憨之外,所有人都巴不得贾平安此战扑街。
武媚心中一紧,边上萧淑妃得意的道:“你的阿弟……”
只见贾平安猛地一刀砍去,接着竟然把木刀冲着罗猛一扔,合身扑去,飞起便是一膝。
罗猛刚格挡完毕,木刀飞来,他下意识的挥刀格挡。
随即贾平安飞起一膝。
罗猛两难。
他左手往下拍击,右手持刀格挡。
可这一膝势大力沉,左手挡不住。
罗猛心中暗恨,唯有荡开木刀之后,旋即松手弃刀,右手手臂格挡。
呯!
双方分开,旋即边上有白方军士见罗猛赤手空拳,就扑了过去。
罗猛也不逞英雄,疾退回到了自己人中间。
贾平安也是如此,双方一直在盯着对方。
狗曰的,刀法果然凌厉。
小崽子,刀法不错啊!
左侧,白方士卒在奋力冲击着红方的阵列。
“闪开!”
众人闪开,樊毅猛地冲了上去。
他跃起一刀,当面的红衣军士倒地,旋即他冲了进去。
“杀!”
左右有对手夹击,樊毅大吼一声,竟然不退。
“赶他出去!”
红方有人厉喝。
樊毅连中数刀,脸上也被一头撞的满脸喷血。
“樊毅,退!”
后面的白甲士卒们在呼喊着。
樊毅抬头,已经看不出人脸来了。他突然露齿一笑,顶着一杆木枪就这么冲杀了进去。
右侧木枪当做是长棍,一棍子劈在了他的头盔上。
“死!”
得意的喝声中,樊毅的头猛地震动了一下,双眸茫然。
“杀!”
他猛地摇头,冲过去一拳打翻了对手,接着抢到了木枪,就这么抽打了过去。
侧面一刀砍在了他的小腿上,樊毅单膝跪下,随即用木枪撑起自己,一枪把当前的对手捅倒。
“武阳伯,左翼突破了!”
贾平安已经看到了,敌军右翼大乱。
樊毅愕然。
“杀!”
白方发动了总攻。
城头上,程知节开始介绍情况。
“陛下,贾平安先期分兵一百从左翼突击,这是不想和对方纠缠。罗猛自信能快速击溃贾平安所部,于是便全军冲杀……这是考教两边将领本事的时候。罗猛亲自冲杀,贾平安果断应战,可罗猛却忘记了自己的右翼还有敌军在突袭,不,他是太过自信,觉着能阵斩了贾平安,于是便孤注一掷。”
李治看看武媚,“可他失败了。”
阿弟赢了……武媚缓缓看向皇后和萧淑妃,一缕笑意在嘴角渐渐溢开。
阳光明媚,照在那二人的脸上,全是不敢置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