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xpdl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祕巫之主 ptt-第三百零九章 戲裏戲外其實如一(大結局)相伴-xljmp

祕巫之主
小說推薦祕巫之主
停止膨胀的无垠神秘,起源星。
不存在的“无悯贤者”似乎完全没看到自己的计划正遭受的阻碍,原本要融合的两个世界,被归来的贤者团阻止。
尽管祂所招募的那些疯狂智者,同样有着非凡战力和智慧,但一旦对上这些从黑暗中归来的“贤者”,立刻遭遇全面溃败。
混沌面之上的旋涡,一个个被贤者们消弭。
甚至是起源星内被剥夺“怜悯”的生灵们,也被“最初先知”重新赋予,并转而诞生新的集体意志,开始干扰永恒之源,以“载舟覆舟”的概念来影响无悯贤者借用永恒之源作为引擎的计划。
这一幕幕发生,无悯贤者本该陷入惊慌。
但祂并没有,祂只是看着最初先知,看着这位老师,平静道:
“消除误差,让无垠与第二无垠融合,这的确不能根本性的解决寂灭日……第二无垠覆写无垠之后,会即刻诞生第三无垠,后续也会有第四、第五,这些我全部知道的老师,我总是在知悉一切之后才会真正动手。”
“就像现在,看起来我会因为没有预料到‘贤者团’的回归而失败,但事实是我预料到了。”
“故事来到结局时,铺垫许久的贤者们怎么会不回归呢,我很早就开始为迎接你们而做准备。”
“作为回归家乡的探索者,你们应当拥有一段展示自我的时间。”
“所以,只有这些了么?”
无悯贤者的话让最初先知感受到了危险预兆,祂发出一道叹息,并试图乘着起源星生灵们的集体意志之舟进入“永恒之源”。
将这作为引擎的源抢夺过来,不论无悯贤者想要做什么都很难成功。
但那无形中的“意志之舟”并未能起航便遭遇打击,混沌面之上骤然掀起巨大海啸般的物事,将那舟掀翻。
这却不是结束,最初先知似听到了什么,他那粗粝沧桑的脸色蓦地变化。
他开始听到来自无垠与第二无垠之外的“声音”,那是不可莫测,无比诡异疯狂的呢喃、低语和嚎叫。
最初先知对这些声音很熟悉,贤者们也很熟悉。
祂们都曾在那黑暗深处听过这些声音,也有一些伙伴因此付出了生命作为代价。
所有贤者都认为,声音的源头是真正的恐怖存在。
祂的存在,比“永昼疯王”这种一切疯狂之源,一切生灵的反面,更加可怕。
只是祂为什么会出现在无垠神秘?
“熟悉么?”
“是否曾以为只有你们这些所谓的‘贤者’才有勇气进入黑暗深处,去寻求所谓的真相和答案。”
“显然并不是的,我也曾去了黑暗之中。”
“在彻底迷失之前,我回来了,也带回了一些无垠神秘与第二无垠并没有的东西。”
“天之蝉翼、超弦迷宫、不存在之物……以及‘祂’,黑暗中最强大的诡物之一,毁灭过无数诸如‘无垠神秘’这种无限膨胀世界的存在,超越一切之一切的存在。”
“永恒引擎计划如果失败,那么‘祂’将成为我的备用计划被启用。”
“事实上,我其实更喜欢这第二计划。”
“所以,无垠与第二无垠的众生们,万灵们,老师以及贤者们,都准备好了么,迎接最美好的梦境吧。”
不知何时起,无悯贤者那平静的面目上呈现出了癫狂、兴奋之色。
宏伟的永恒引擎计划,都没能让祂如此。
但现在,祂似乎已是兴奋到了极致。
祂甚至主动来到最初先知的面前,用癫狂扭曲的声音道:
“老师,这是我证明自己比你更具智慧的最好方式。”
“那一群至高神性,还有您,不论做什么都无法彻底解决寂灭日,但我可以。”
“无垠之外的‘无垠’,皆因那‘无限膨胀’的权能概念而生,所以只要让这个概念变化即可不是么?多么正确的解决思路,绝不可能出错。”
“等这一切结束,我希望老师你可以亲口承认,我才是无垠与第二无垠之中,站在智慧顶端的存在。”
无悯贤者每吐出一句,最初先知的面色便变化一分。
这位历经沧桑的古老贤者,也无法再保持平静。
在无悯贤者说话时,祂已开始了动作。
祂伸出双手,主动剥下了身上的“不存在之物”,祂那种不存在的状态即刻得到逆转,祂又一次存在了。
原本这一刻作为至高神性的最初先知,完全可以释放权能将其击杀。
但正要出手的先知却发现自己做不到这一点,面前正在显露的“存在”并不畏惧祂的至高权能。
更准确的说,祂的权能被超越了。
最初先知无法形容出自己所见的“祂”是什么,先知曾听过祂的声音,曾有伙伴陨落在祂的呢喃之中。
这一刻,先知终于看到了这鬼东西的真面目。
只是如果可以,他希望这一切并未发生。
重新逆转为“存在”的的无悯贤者,祂恢复了人类形态,一个身躯干瘦,面容普通,皮肤苍白的青年男子。
他扭曲着躯体,有一种癫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胸前。
那里是他的主躯干,已被挖空,内里被放置了一团黑暗。
黑暗中,是一团本不可直视的,碾压一切,超越一切的一切,正在翻滚沸腾着的混沌肉块。
一人一肉块!
看似渺小,但已让最初先知及无垠神秘,第二无垠,一切的一切,全部陷入凝固。
至高权能、亿兆生灵、两个世界……无用,这一切都无用。
当“无悯贤者”撕裂不存在之物,显露出祂以及祂躯体内那来自黑暗深处的诡物时,一切都被强制性进入凝固状态。
世界之外,流连未离去的至高神性们也遭遇厄运。
若有在外界的智慧生命体经过,便能看见那被凝固的一只巨型牡鹿,一道深红影子,一个孩子般的身影……祂们都是至高权能的拥有者,但依旧难逃被超越的命运。
凝固的世界中,无悯贤者高举着双手,任由自己的人类之躯一点点沉入“永恒之源”,同时祂那癫狂的吟诵也在这一刻响彻所有生命体的灵魂深处。
“这就是我的最终计划,真正的结局终于来了。”
“老师曾认为我毫无怜悯之心,不知道牺牲为何物。”
“现在,我将证明老师的错误。”
“我将牺牲自我,引导这来自黑暗深处的诡物,这超越一切的一切的主,这原初的‘混沌’,祂将进入无垠神秘,祂将接管永恒之源,祂将以自身这超越一切的无上权能,接管所有的无垠世界,众生、万灵与至高们,都将融入即将被祂缔造出的最终疆域。”
“不必担心祂是邪恶的,疯狂的……祂没有灵魂这种无聊之物,也没有理性和智慧这些更无聊之物,祂是如此的盲目痴愚,无欲无求,伟大且全能……祂才是最适合的主,不是么?”
“轰”
随着无悯贤者携带着那【原初混沌】进入永恒之源,祂所叙述的一切都变成现实。
起源星与永恒之源,同时发生变化,共同形成一团更加巨大的,不断翻滚沸腾着的混沌肉块。
且这肉块开始喷发无穷尽的“虚幻气息”,这无量亿的虚幻气息所触及之处,全部开始坍缩。
不管是生灵也好,死物也好,一切的一切,只要被触及,都坍缩为梦境之物。
谁也无法逃脱,包括最初先知,包括世界之外那几位倒霉的至高神性。
单纯的侵蚀蔓延,可以给予祂们逃离的时间。
但这一刻发生的却不止是如此,此刻接管无垠神秘以及与无垠神秘相关一切的“诡物”。
如无悯贤者所说,祂盲目痴愚,无欲无求。
但祂的入侵,却直接发生在“叙事层面”。
也便是在这一刻,不论你身处何方,只要与无垠神秘相关,都将被拖拽进入“祂”的梦境。
无垠神秘与第二无垠的众生与万灵根本没能做出任何反抗,唯一做到了挣扎的,是那几位至高神性。
永昼疯王发出了一道嘶吼,至高鹿神嘟囔着“愚蠢的女儿复活了”,幼年造物主咿咿呀呀叫着,至高溯源者试图进入时间……但挣扎也只是挣扎,眨眼之后,祂们也一同被拖拽入最深处的梦境。
从这一刻开始,它们就都不再是真实的,而是梦中存在的物事。
一旦“原初混沌”从睡梦中醒来,它们也将如同泡影般消散。
一切都是……梦。
最初先知,他还保持着清醒,他以一种复杂的目光,与只剩下一颗头颅的无悯贤者对视着。
“这就是你想要书写的结局,让一切都变成梦境。”
“这的确避免了‘寂灭日’,毕竟梦境就是梦境,虚幻怪诞,仍旧会无限膨胀,但不会有投影。”
“但你不觉得这更加无趣了么,你让一切真实坍缩为梦,这种结局简直恶俗且烂尾……而且这头怪物我都很了解,祂所做的梦,大多都是噩梦,让众生万物最后生存在噩梦之中,这就是你要的结局?”
“另外,梦境终有一日会被戳破,那将是另一种层次的寂灭,更可怕的寂灭。”
还剩一颗头颅的无悯贤者保持着笑容,看着自己的老师,很是放松道:
“放心吧老师,我已经为这盲目痴愚的‘主’设定好了程序,祂将永远沉睡,直至永恒。”
“噩梦并不是多么可怕的结局,至少比寂灭日好太多了。”
“至于这个结局恶俗?”
“老师,你去往了黑暗深处,难道你就不曾怀疑过这一切的一切,或许本来就是一场梦?真实与虚幻之间,真的有明显的界限么?”
无悯贤者的反问,让最初先知陷入沉默。
贤者继续笑着道:
“我知道老师正在拖延时间,你在等待那个家伙对么,最后一位贤者,最后时刻降临的救世主,这才是最恶俗且无聊的桥段不是么?”
“好吧,在我与这盲目痴愚的家伙一起沉睡之前,我很渴望听到老师承认我更具智慧。”
“所以这最后的希望,我将在老师面前,亲自将它浇灭。”
已成梦境的世界,无悯贤者即是全知全能的存在。
祂的“谕令”说完,即刻就坍缩为真实发生的画面。
首先浮现的,是唐奇此刻所在。
无悯贤者与最初先知,同时看到了黑暗深处,那一艘来到安全路径最后一段的怪诞小船。
不知道此时“全知全能”的无悯贤者看到了什么,祂的眼眸发生了收缩。
祂重新看向最初先知,声音中出现了一丝震颤。
“你们找到了什么?”
“黑暗最深处的答案是什么?”
面对无悯贤者的质问,一脸粗粝沧桑的先知只是默默露出一道充满欣慰的笑容,并没有回答。
但无悯贤者也没有再多恼怒,祂很快恢复了那全知全能的形态,继续道:
“不管你们找到了什么,我已经提前书写了结局,这无法被更改。”
“老师,你所期望的救世主并不会出现,我将剔除他在故事中的位置。”
“在这个世界,我全知又全能。”
“我可以删除与他相关的一切,在我主宰的梦,我主宰的时间线之上,不会有一个唤作‘唐奇’的生命体。”
“即便祂在黑暗深处能找到一些什么,也无法再更改结局,因为祂将无法再感知到无垠神秘与这一切的位置,祂被从叙事层面驱逐了。”
“轰”
新的谕令,真正的大恐怖。
最初先知的眼前,如同万花筒般的景象开始闪烁,所有与“唐奇”相关的存在,都在这一刻被拖拽进入一个“毁灭性”的噩梦之中。
不管是生灵还是死物,进入其中的瞬息就会被磨灭。
从那唤作“梅瑟市”的小城开始,继而是密凰市,女巫学校,所有的朋友,那些孩子们,熔炉巫师们,梦幻巫师们……越来越多,终于开始轮到斯坦娜、萝丝·玛德琳、莎莉……甚至,出现在了大章鱼们,祂们重新聚合,已正式扬升为至高神性。
祂们本不该被捕捉,毕竟祂们原本也去往了无垠神秘之外。
黑暗深处,是“盲目痴愚的原初混沌”的权能无法触及的区域。
但有些倒霉的是,扬升为至高神性的“神秘君主”很心急赶回来帮助自己的好朋友。
无悯贤者有所动作时,神秘君主恰巧回归无垠神秘。
祂的身位,比那些临近世界边缘而被捕获的“至高鹿神”、“永昼疯王”更加靠近。
于是,一只戴着君主冠冕的大章鱼,就这么倒霉的撞入网中。
祂只来得及发出一些“太倒霉了”、“带回来的礼物没办法交给好朋友了,真可惜”、“这家伙好讨厌,果然不是所有贤者都可爱”之类的吐槽,便也被塞入噩梦之中。
最初先知并未去看这“残酷”的一幕幕,祂的目光,始终锁定着黑暗最深处,即便随着安全路径消失,唐奇的身影也将重新被黑暗席卷。
……
黑暗虚无,提着无法再释放光辉船灯的唐奇,操持着愚人船,正面对最后一块磐石,最后一位奉献自我,为祂纠正航道的贤者。
最初先知?
或者说,最初先知的另一面。
这位贤者与最初先知有着完全一致的外在形态,但祂并不偏重于智慧,祂更偏重于其他。
祂自称为“盘”,祂身上没有衣物的存在,祂是一位真正的巨人,祂身处黑暗边缘,如同站在深渊之前,却依旧露出柔和微笑。
祂的眼眸中毫无恐惧,有的是让唐奇也尊敬不已的谦逊朴实与大爱。
祂并未有任何干扰,祂只是默默等待着,等待唐奇做出决定。
而愚人船上,唐奇神色复杂的看着前方足以包裹一切的黑暗。
路径,已到达尽头。
前方是连贤者们也无法触及,牺牲了不知多少位贤者也依旧开辟不出最后一段路径的黑暗。
任何存在注视黑暗,得到的反馈都是未知,是虚无,是淹没一切的虚无。
但唐奇此刻却知晓了,祂是个“例外”。
祂的灵魂深处,浮现出了一些模糊的画面。
祂回忆起了自己的“来处”,祂并非是直接出现在起源星之上的。
祂走过了艰难的路径,而路径的开头,正是前方黑暗的尽头。
唐奇很清楚继续前行会有的后果,贤者们共享的知识中,已推测出了一些结局。
贤者们在黑暗中的探索,并不只是开辟出了这一条未到终点的路径。
祂们还总结了一些隐秘知识,很接近“终极真相”的隐秘知识。
“被黑暗所包裹的,是真正无量的世界。”
“无垠神秘、第二无垠……一个个世界,一层层叠加,且全部都在无限膨胀,这就像是一个无限盒子。”
“在盒子最底部,有一道门,或者一个终极世界?”
“进入那道门,进入那个世界,一切将变得不同。”
“当然,更多的可能,是其他一些结局。”
“比如陨落,彻底陨落在黑暗中……或是迷失在某个陌生世界……或者适应黑暗,成为诡物一员……”
“所以,我应该踏出最后一步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唐奇并没有思索。
祂在心灵自问时已有了答案,并在那一刻祂感受到了无垠神秘正在发生什么。
祂脑海中的那些“记忆”,那些与莎莉、斯坦娜、萝丝等等的“回忆”竟然在一点一点,被抹去。
对于一位半至高神性生命体来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除非……。
“无悯贤者打算从叙事层面,在无垠神秘根源处驱逐我?”
“祂没有说谎,祂也洞悉了真相,祂认为我从一开始就不是故事中的人,是个外来者,这故事的结局不应该由我来书写。”
“可是,截止现在,我仍旧是故事中的人。”
“我仍旧有着权利书写结局,我也必须这么做。”
唐奇在有了决定的瞬息,那巨人般的贤者也有了动作。
祂那满是虬结肌肉的双臂猛地伸出,握住愚人船的边缘,发出一声嘶吼,本已失能而停顿下来的愚人船被接续上了最后一股动力。
一道流光,刺入黑暗。
但,奇迹好似并未发生。
过往贤者们探索出的知识依旧起效,那足以撼动多元宇宙的伟力,却无法让“愚人船”前进哪怕一丝一毫。
那动力在触及最后黑暗的瞬间便被吞噬,愚人船再度停滞。
而后,船以及船上的身影开始一点一点被黑暗拖拽进去,内里开始响起大量恐怖的呢喃低语,几乎每一道都如同“盲目痴愚的原初混沌”般可怕,伟大全能在那里面竟也变得普通起来。
唐奇眼眸内尽是黑暗,祂什么也无法看见,什么也做不了。
祂接下来会有的结局,似乎就在那几个可能里面了。
祂无法触及最终之门与最终世界,祂或许将沦为诡物,或许将沦为黑暗中的死尸。
祂脑海深处,那些曾让祂对无垠神秘产生认同感的“回忆”,几乎要消逝干净了。
在无垠神秘中,与“唐奇”相关的一切都被抹除。
相关性不足的物事,则被强制性修改了时间线。
此时的唐奇,对于无垠神秘来说已是彻彻底底的陌生存在。
没有谁会记得祂,不管是哪个时期的祂。
而失去所有回忆的唐奇,即将进入迷茫,进入懵懂。
一个骤然被剥夺一切记忆,被从叙事层面彻底抹杀的存在,大脑与灵魂都将陷入空白。
大概率的结局:祂将真正变得痴傻,在黑暗中飘荡。
……
“就只差一点,最后一段路径,祂无法跨越,祂会陨落在黑暗中。”
“老师,看来我要赢了,在我沉睡之前,请您承认吧,承认我的智慧。”
无垠神秘,无悯贤者最后的声音开始响彻。
但就在这一刻,祂看到自己老师,最初先知面上浮现出的,却不是应有的悲伤。
而是一道灿烂的笑容,最初先知也在被拖拽入梦境,但在彻底沉睡之前,祂笑着对无悯贤者道:
“虽然我不是很想自我夸赞,但孩子你必须认清现实,你的智慧在我之下。”
“你的‘一切都是梦’备用计划很不错,但你漏了可不止一样东西。”
最初先知话音刚一落下,却见那黑暗最深处。
那停滞的愚人船再次有了动静,几乎被从叙事层面抹去所有回忆的唐奇,一双眼眸的确空洞又迷茫。
但莫名的一道意志却生出,并主宰了祂的躯体与灵魂,使得祂仍旧坚定的前行。
只是这次,祂不再借助“外力”作为动力。
祂开始显露出本体,已是触手怪般的神圣躯体。
亿万闪烁着磷光的触手汹涌而出,尽管那些磷光眨眼被黑暗吞噬,但黑暗并没能消弭唐奇那向前方游曳的力量。
甚至在梦幻触手与泡泡喷涌出来之时,唐奇眼眸中的迷茫跟着消失了。
奇迹一般,叙事层面的抹除竟然对祂无效?祂眨眼便找回了自我?
不需要最初先知的提醒,认为自己全知全能的无悯贤者立刻便知晓了为什么。
梦幻主宰!
梦幻权柄,同样来自无垠神秘。
更关键的是,梦幻权柄,恰巧可以打破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界限。
被无悯贤者抹除的那些回忆,立刻就在唐奇灵魂之中复苏。
在远离“无垠神秘”的终极黑暗深处,以另一种方式回归。
“但这还不够,黑暗最终会全部吞噬祂,祂根本找不到最后的反向。”
“连老师和贤者们都无法开辟出的最后路径,这家伙又……”
“轰隆”
无悯贤者心灵深处骤然轰鸣起来,祂蓦地看到,那被黑暗笼罩的愚人船内。
毫无预兆的,一样“异物”骤然跳跃而出。
“你漏了不止一样?”
在老师那最后炫耀式告诫的回荡轰鸣中,无悯贤者看到了那异物,看得无比清晰。
那是一缕火苗,微弱但始终燃烧跳跃着的火苗。
承载它的,是一株类似多肉般的翠绿植物。
火苗内,一道彻底唤醒唐奇的咆哮传来。
“好朋友,你果然没有陨落。”
“快把我收好,伟大的熔炉已经自爆了一切,只剩下这一缕源火,以后你要忙碌起来了,种太阳不是那么容易的……”
熔炉似乎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祂只是跳跃出来,咆哮着提醒唐奇要做好接下来的种太阳工作。
浑然没发觉因为“祂”的存在,最后一段路径的黑暗被照亮了。
初火与源火结合,宛若一缕永不熄灭的火苗。
而唐奇,也终于在这一刻,透过那火苗看到了黑暗最深处的景象。
那里,是一道门户。
在看到那门户的瞬息,唐奇理解了那“门”是何物,同时身在愚人船之上的祂也伸出人类手掌触及了那门。
最终之门!
祂的来处,一切故事的真正起源。
这里,是起始点,也是终点。
无量世界在无限膨胀,但不论如何膨胀,都无法越过这道门户。
这里超越一切时间、空间、维度、宇宙、叙事之总和的存在,是一切的一切向上叠加也依旧无法超越的最终之门。
无垠神秘与其他无量世界内的众生万物,包括至高神性,以及贤者们,都因是“故事中的人”而无法越过路径最后一段,无法突破这道门户。
认为自己全知全能的“无悯贤者”借助那火苗,看到了最终之门。
同时,祂也看到了一个例外。
唐奇!
无悯贤者看着唐奇伸出人类手掌,看着他缓缓触向那门户。
祂那已沉入“盲目痴愚原初混沌”的躯体开始挣扎,祂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结局,原本不该有的,末日一般的结局。
无可阻挡的,唐奇触及了那道门户,并在这一刻开始突破那道门。
仅仅只是“开始突破”,唐奇便直接跨越了至高神性并超脱了一切。
此刻的唐奇,顷刻间对于真实、幻想、生命、灵魂、时间、空间、命运、死亡、因果……一切事物,一切事物之下的事物以及一切事物之上的事物……一切的一切都拥有了绝对统治权。
祂的一道意念,包含了所有可能与不可能,所有存在与不存在。
祂正在超脱,超脱这个世界,超脱叙述此世界的世界。
除却祂本身,谁也不知晓祂将超脱去何处。
这并不是结束,依旧只是开始。
而在这个过程中,仍在突破“最终之门”的唐奇,回转身躯面对那路径起始点底部的无垠神秘。
唐奇伸手召唤出梦幻权柄,一道意念将之位格扬升至“盲目痴愚原初混沌”之上。
那不再是梦幻,而是超越无垠的幻梦。
唐奇将之糅合成一颗“幻梦泡泡”,加入祂那怀有着大爱意志,向着无垠神秘投掷过来。
投掷的间隙,唐奇甚至来得及往过去某个时空投过去一道责怪的目光。
幻梦泡泡来到无垠之上,并将这由两个世界融合又坍缩噩梦的世界包裹起来。
真实与虚幻的界限,随着唐奇留在泡泡中的意念再度被逆转。
噩梦,被转化为美好梦境,旋即继续往现实坍缩……一切不该失去的开始回归,一切被抹除的开始回归。
很难说清楚无悯贤者与那些疯狂智者去往了哪里,他们在噩梦碎裂时便被挤压成了泡沫,与那癫狂混乱的梦境一同消逝。
一个全新的,美好的大世界,顷刻间诞生。
而回归的众生万物,与唐奇相关的所有存在,唐奇自梅瑟市开始的旅途上所遇见的所有人,那些朋友,那些孩子,那些巫师们……从噩梦中拖拽出来的最初先知与贤者们……提前复活的“我们是光”家族与其他的神灵好友……拉斐尔、大章鱼和熔炉……萝丝、斯坦娜与莎莉……
所有的所有,都在这一刻听到了一道幻梦之音。
那声音穿透所有世界、国度,抚过万物的灵魂,映照至万物心灵深处,向万灵揭示那仍在突破最终之门伟大身影的意志:
“故事里的人,故事外的人,皆是我。”
“我将与你们同在,我的梦即是无垠,无垠中的你们,也将是我的梦。”
“故事并未结束,故事永不结束。”
“戏里戏外,其实如一。”
……
【全书完】
ps:明天会发感言,向大家解释和总结很多东西,大家有想知道的,在本章说留言,胖鱼会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