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uw7精彩小說 逍遙初唐-第994章 造勢推薦-7lx28

逍遙初唐
小說推薦逍遙初唐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所有人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联合马球的三家也只能静观其变,默默等待了。
第三天一大早,有新的消息传出。大唐日报头版头条刊载专访,程知节将军袒露心声。
为何要关闭马场?与任何事情都无关,最近的传言都是谣言。真正的原因是,陛下欲征伐高句丽,缺少马匹良驹。得知了这个情况,他便关闭了马场,把马匹蓄养起来,准备随时献给朝廷,以备东征之用。
专访下面,还有一个评论文章。大大地歌颂了一番程将军深明大义,以家国为己任。不愧是开国老将,国之柱石云云。
消息一出,众人都傻了眼。
开什么玩笑,程咬金深明大义?难道那个唯利是图的家伙,不姓程?
除了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之外,稍微了解程咬金一点儿的人,都对这个消息嗤之以鼻。不过没关系,李牧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当日,联合马球的股价应声而降。到了收盘的事宜,已经跌去三成。
程咬金喜形于色,颠颠地来到侯府。人还没进来,笑声已经传了进来:“贤侄啊,你可真是神了,程钱刚从交易中心回来,据他所说,赵郡李氏留在交易所的掌柜,脸都成黑炭了。”
没等李牧说话,他坐在李牧面前,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不过贤侄啊,你这招同归于尽是不是有点狠啊。难道我真的要把那三千匹好马,全都献给陛下么?”程咬金越说,越觉得肉疼,一张黑脸直抽抽。
“格局小了啊,几千匹马而已,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没有付出哪有回报?放心吧,总不会让你吃亏就是。”
“那我就信你啦。”程咬金等得就是这句话,他现在也不打算问李牧了,他知道问也是白问,李牧是不可能告诉他的。换位思考,他也觉得李牧不可能说。这可是价值万金的智慧啊,岂能轻易与人?
要是李牧听到了他的话,肯定大呼冤枉。他不想跟程咬金解释,只是嫌他大嘴巴而已。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原因,李牧撇撇嘴,眼瞅着程咬金不打算走了,对李重义点点头,李重义转身去安排席面去了。
丫鬟看茶,程咬金端起来吹了吹,一口茶盏里头的茶都喝了,抹了下嘴巴,道:“一路气喘吁吁跑过来,确实有点渴了……贤侄啊,你说也是奇了,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为啥他们的股价降了呢?”
“啊?”李牧一愣,瞅着程咬金:“没看明白?”
程咬金摇头:“没明白啊,咋了?”
李牧怔了一下,叹了口气,道:“程伯父,这道理不是很明显么?我放出的消息,可谓是一石二鸟。这头一只鸟呢,是以大义压人。马上就要打仗了,国家需要战马。好好的马匹,岂能再用于玩乐?程家深明大义,主动放弃了日进斗金的马场生意,他们联合马球,如果趁势扩张,逆势而行,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名声?都是千年的世家,大家都要脸面,就算这买卖再怎么赚钱,他们也不可能再做了。顶多是维持现有的程度,绝对不敢动你盘子里的肉。”
“高!”程咬金嘿嘿直乐,道:“这叫打掉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吞,贤侄啊,高明!第二只鸟呢?是啥?”
“第二只鸟,是告诉市场,朝廷要打仗了。”
程咬金两眼懵,道:“这是为啥呢?”
李牧真的是心态要崩了,这脑袋到底是咋长的,里头都说肌肉长死了么?
“市场里头的钱是有数的,眼下朝廷要打仗了。马场里头的马,用来娱乐,肯定是逆势而为,也就是说,马场的生意要红火不起来了。而即将打仗,粮食,铁,布匹,药材等物资需要的量会非常大,这些东西成为热门,与之相关的股价会涨起来。你想想,若你是投资了联合马球的股东,此时你会怎么做?”
“我……”程咬金想了一下,忽然眼前一亮:“我会把钱从联合马球抽出来,投入到你说的那些热门——”程咬金恍然,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贤侄啊,高,实在是高!”
“不过……”程咬金搓了搓手,道;“你还没说,咋让我不吃亏呢?现在看来,我这几千匹马可是亏死了啊。”
“市场里头的钱是有数的,眼下朝廷要打仗了。马场里头的马,用来娱乐,肯定是逆势而为,也就是说,马场的生意要红火不起来了。而即将打仗,粮食,铁,布匹,药材等物资需要的量会非常大,这些东西成为热门,与之相关的股价会涨起来。你想想,若你是投资了联合马球的股东,此时你会怎么做?”
“我……”程咬金想了一下,忽然眼前一亮:“我会把钱从联合马球抽出来,投入到你说的那些热门——”程咬金恍然,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贤侄啊,高,实在是高!”
“不过……”程咬金搓了搓手,道;“你还没说,咋让我不吃亏呢?现在看来,我这几千匹马可是亏死了啊。”
“市场里头的钱是有数的,眼下朝廷要打仗了。马场里头的马,用来娱乐,肯定是逆势而为,也就是说,马场的生意要红火不起来了。而即将打仗,粮食,铁,布匹,药材等物资需要的量会非常大,这些东西成为热门,与之相关的股价会涨起来。你想想,若你是投资了联合马球的股东,此时你会怎么做?”
“我……”程咬金想了一下,忽然眼前一亮:“我会把钱从联合马球抽出来,投入到你说的那些热门——”程咬金恍然,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贤侄啊,高,实在是高!”
“不过……”程咬金搓了搓手,道;“你还没说,咋让我不吃亏呢?现在看来,我这几千匹马可是亏死了啊。”
“市场里头的钱是有数的,眼下朝廷要打仗了。马场里头的马,用来娱乐,肯定是逆势而为,也就是说,马场的生意要红火不起来了。而即将打仗,粮食,铁,布匹,药材等物资需要的量会非常大,这些东西成为热门,与之相关的股价会涨起来。你想想,若你是投资了联合马球的股东,此时你会怎么做?”
“我……”程咬金想了一下,忽然眼前一亮:“我会把钱从联合马球抽出来,投入到你说的那些热门——”程咬金恍然,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贤侄啊,高,实在是高!”
“不过……”程咬金搓了搓手,道;“你还没说,咋让我不吃亏呢?现在看来,我这几千匹马可是亏死了啊。”
程咬金若有所思,李牧继续说道;“看似,你现在是损失了几千匹马,但是陛下可是欠你人情了……想想,陛下肯定会有所表示吧?等打完这场仗,好处肯定是少不了。不过,我建议你啊,借此机会,向陛下申请随军——”
程咬金皱眉道:“老夫随军还用说么?我是右武卫大将军,陛下肯定会带着我!”
“我是说你那几个儿子!”李牧没好气道:“带你,能带你那几个没军功的儿子?我跟你说吧,此战陛下谋划已久,而且有杀手锏,高句丽必败。这么好的机会,不混一趟军功不是傻子么?程伯父,你可是有六个儿子啊!除了长子在定襄,其他五个儿子还没着落吧?”
“这……”程咬金眼睛亮了起来,对啊,军功!三千匹马算在五个儿子身上,每个儿子合六百。六百匹马换一场军功,这买卖虽然贵了点,但划得来啊!毕竟马可以再买,这军功可是过了这村没这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