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ii精彩小說 繼承兩萬億 起點-第二千一百章 非同尋常的見面分享-d8lc1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巴菲李特的私人宴会上,温言兜兜转转,在与杰洛斯进行一番对话之后,他始终没有机会再跟其他大人物进行“深度”交流。
简单的沟通,简单的寒暄,似乎今日之行,成果也就仅限于此。
不过,能够与杰洛斯进行那番对话,在温言看来,已经是不虚此行,目标达成。
可就在这时候,有人走近温言。
温言察觉之际,转向那边,当看清楚来人之一,不觉一愣,眼中充满了惊讶。
过来的人有两位,一个他认识,正是振北集团董事局主席佩罗斯先生。
“佩罗斯先生!”温言惊讶之余,忙打招呼。
其实今天这场合,按理佩罗斯是没资格来的,因为在场每一位都是一方巨擘,佩罗斯虽是振北集团第二大股东,但也还不够资格。
温言自己都是因为白振北的缘故,才有的机会。
佩罗斯能出现,着实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白宣言,很吃惊吗?”佩罗斯微然一笑,称呼的是温言的大号。
温言当然吃惊了。
佩罗斯够不够资格出现是一回事,这么半天自己没有发现他,才又是一桩怪事。
这大厅里不过几十个人,一直没看到,莫不是他才来?
表面上,温言迅速恢复如常,笑道,“您能来,我怎么会意外。”
温言说话之际,也同时留意到佩罗斯身边有个男人。
那男人看上去约莫五六十岁,个头中等,身材结实,好似棒小伙一般。
他脸上挂着微笑,整个人看上去亲切和善,又带着一种特别的神采。
那双眼格外深邃,眸子明亮,犹如夜空繁星。
温言甚至察觉,因为这个人在这里,四周的目光都凝望过来,好像此人是全场耀眼星辰。
还有就是,这个人此前明明没见过,温言却觉得他非常之眼熟。
是在哪里看到过呢,媒体上、电视上……
温言一面微笑恭谦,跟对方微微躬身致意,一面脑海中飞快搜索信息。
佩罗斯已经笑着向身边人介绍起了温言,“霍华德,这就是我们集团最有潜力,最负盛名的年轻人——白宣言,他还是白振北先生亲手抚养大的孩子。”
霍华德?
是霍华德·沃夫戈尔德!
温言这脑子里瞬间轰鸣,他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会对着素未谋面之人会眼熟,明白过来对方的身份——此间主人巴菲李特的长子,霍华德·沃夫戈尔德!
世界商界第一大家族里,最核心的人物之一!
“白宣言先生,你好啊。”这位霍华德先生微笑之间,主动对温言伸过手。
“霍华德先生,您好!”温言赶紧伸出双手,面容上笑容越发恭谦。
两人握手之际,霍华德打量温言,似乎满意颔首,这也让温言心中一阵炽热。
不过,温言心里不免甚为疑惑。
这位巴菲李特的长子,佩罗斯是如何结识的。看俩人一并走来,好像还很亲近。
温言忍不住看向佩罗斯。
其实来这场宴会之前,正是佩罗斯力荐他一定要拿到入场券,还说此行无比重要。
温言是没想到,佩罗斯还能有霍华德先生这层硬关系。
当然,此时此刻,就算温言有再多疑惑,他也不能当面询问,而佩罗斯自然也不能给他解释任何的问题。
“霍华德,咱们去喝一杯,顺便继续我们方才的话题吧。”佩罗斯笑着与霍华德道。
霍华德点点头,又跟温言微微颔首。
温言自然知道,这不过是一场引荐,并不意味着双方可以对话。他赶紧让道一旁,恭谦相送。
相比与这些年过半百的真正大人物,温言自认为光凭年纪,他就该执晚辈礼,更别提身份也差的悬殊。
佩罗斯与霍华德有说有笑动身离去,温言在后面看着俩人背影,这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一瞬间,温言想了很多。
有了霍华德这层关系,是不是可以借力世界第一商界家族的力量,来谋求自己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位子……
佩罗斯目前而言,应该是一定会支持他的……
佩罗斯怎么会搭上霍华德这条线,跟对方究竟有多少情分,是否真的可以催动沃夫戈尔德家族帮忙,能帮到哪种程度……
佩罗斯手握这种能量,为什么此前不显露分毫,直到今时今日方才呈现……
无数问题涌现,便是温言都觉得一时之间有点理不清头绪,他这心里有些亢奋到心乱的地步。
温言只能先停下来,深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心情平复一些。
经过方才一幕,霍华德主动来与温言打招呼,也让这大厅里的宾客,目光也不免集中到了温言的身上。
甚至,包括了弗克林家族族长杰洛斯。
当然,对于杰洛斯而言,霍华德跟他那也要有几分客气,他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对温言有何改变。
而四周宾客对温言的关注,也仅仅是持续了一会儿而已,毕竟他们不过是一瞬好奇罢了。
要说因此有多大变化,倒也未必。
温言一个人静了一静,平缓一番心境。
半小时后,大厅里忽然生出几分喧嚣与热烈,温言被声音惊动,抬眼看去之时。
只见宾客们已经自发涌向了大厅入口。
从旁人低语之声里,温言搞清楚了状况——巴菲李特先生,来了。
原本以为这位老人家不会出面,只会见一见特别人物,他的长子会代为接待众人,没想到他居然露面了。
温言也对这位远在自己出生之前,便名誉世界的老人,早有仰慕之心,当即快步走过去。
巴菲李特在众人簇拥下,显得格外醒目,长子霍华德就在身边,其他儿女也在左右。
老人一头如雪的头发,有着挺拔的鹰钩鼻,一双湛蓝的眼睛有不同于年纪的锐利,看上去精神也很好。
眼见众宾客齐聚,巴菲李特微笑着跟众人挥手致意,表示对大家的欢迎,又风趣幽默地开了几个玩笑,引得现场欢声掌声连连。
老人在大厅呆了半个多小时,便与众人道别,离去歇息。
霍华德在内,众多子女们簇拥老人离开,宾客们也目光相送。
温言在人群里,眼眸生辉。
他也在畅想着自己到了迟暮之年,一个生日也能有如此的风光跟隆重。
巴菲李特离开后,宾客们也各自回归常态,彼此三五成**流。
这时候,有人走进来,来至温言身前。
“白宣言先生吗,我是霍华德先生的秘书,请您随我来。”那人在温言面前,微笑着低声道。
温言愣了愣,有几分吃惊,却没多说什么,而是默默点点头,随着对方出了酒会厅。
在走廊里转过了两道弯,温言瞧见有人在不远处等他。
不是旁人,正是佩罗斯先生。
自称霍华德秘书的人,看到佩罗斯,快步上前,躬身道,“佩罗斯先生,人来了,您是亲自带这位先生去见霍华德先生吗?还需要我做什么?”
“辛苦,交给我了,你走吧。”佩罗斯对那人笑道。
“是。”那人恭敬点头,躬身退下。
温言都不觉有几分惊奇于此人对待佩罗斯的态度。
等旁边没了别人,佩罗斯方才对温言和声笑道,“温言啊,随我来吧。”
温言顿时点头,抬脚跟上转身离去的佩罗斯。
他们走在一条僻静走廊里,眼看没有旁人,温言便紧走两步到了佩罗斯身边,压低声音道,“佩罗斯先生,咱们现在去哪里?”
其实,方才那位秘书就已经说了,是去见霍华德。
只不过,正因如此温言才好奇。
见此间主人却不用对方的人引路,而且那还是霍华德先生的秘书,想来是可以相信之人,却要佩罗斯带路,也不知为何。
佩罗斯一笑,低声道,“我带你去见霍华德,一共就咱们三个人,谈点不能有旁人在场的事。”
听到这话,温言眼眸之中顿时流露出一抹异彩,心中忽然有些揣测。
佩罗斯眼见温言的反应,不由得抿嘴一笑。
跟聪明人打交道,有时候最是愉快,因为不用什么话都挑明来说。
又走了一段,温言实在有几分忍不住,便问道,“佩罗斯先生,您竟然跟霍华德认识,似乎,关系还非同一般啊……”
这是萦绕温言心里最大的一个好奇,便是他那沉稳的性子都忍不住开了口。
当然,如果佩罗斯不愿说,那他以后都不会再问了。
佩罗斯瞥了眼温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颇有些自得意味。
“年轻人,谁这一生还没有点奇遇啊。”
佩罗斯停下脚步,瞥了眼前后,方才用最简练的言辞给温言解惑,“想当年,霍华德先生外出历练,我也是无意中跟他结识,无意中救了他一命,之后我们两个人便成了朋友。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没有对外泄露分毫,也没有把这层关系用到生意当中。”
温言非常惊讶。
没想到竟是这样,佩罗斯还是霍华德的救命恩人,这真不可思议。
看霍华德对佩罗斯的态度,简直就是挚友,看来这层关系的含金量远超他想象。
“现在,我觉得是时候动用这层关系,改变一下现况了。”佩罗斯意味深长拍了拍温言肩膀,叹道,“毕竟我老了,再过两年就是有什么权力的心思,也没那个精神咯。”
说罢,佩罗斯迈步往前走。
温言却双目烁烁,看着佩罗斯背影。
佩罗斯要动用这层关系“改变现况”,这真是让人心弦震荡的言辞。
试想,如果有世界第一大家族沃夫戈尔德的支持,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长久以来的梦想会很快实现。
温言的内心也不由得澎湃起来。
“走了,温言先生。”远处,佩罗斯头也不回道。
温言回过神,抬脚追了上去。
不久之后,两人来到一个房间前,佩罗斯带着温言推门而入。
这里似乎是一处书房,装修古典又奢华,巨大的实木桌后,有一张背对门口的椅子。
佩罗斯、温言走近之际,那张椅子转了过来,上面坐着的正是手持雪茄、吞云吐雾的霍华德。
“来了,我的朋友,欢迎你们。”面对两人,霍华德露出一个无比诚挚的笑容。
……
就在温言随着佩罗斯会见霍华德的同时,白小升也在见一位极为重要的客人——雅米的父亲,米卢特洛斯家族执行董事洛威亚,那是个不逊于霍华德、杰洛斯的大人物。
不过,这边的会面,却远没有温言那里严肃紧张。
依旧是原来的小露台,桌上摆放的只有两杯咖啡。
洛威亚是个看上去非常随和的中年男人,却有着不同寻常的人格魅力,谈笑之际,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世界前四大家族之一——米卢特洛斯家族的二号人物。
当然,在老一辈日渐让权的今日,洛威亚先生在家族中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此刻,白小升正与其谈笑风生。
“真是遗憾,此番我只是路过,行程已经安排好了,不过没有关系,回头我会专程与小升先生再聚一聚,我家里可是有几瓶珍藏的好酒。”洛威亚笑着道。
眼前这个叫白小升的男人,也是让他无比的喜欢。
举重若轻,气定神闲。
这八个字看着简单,真正做得到的极少,特别是在他面前。
权势、金钱所营造的无形压力,是会让人不觉间改变心境的,但是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洛威亚并没有看到。
而这个年轻后辈无论视野观点、心思见地,都让他不由得忽略彼此年龄带来的沟壑,当做是同量级的存在。
这又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还有就是,白小升所展现出来的资源人脉,还有对那些人脉资源的掌控力度,让洛威亚心中重视程度在交谈之际,无形之间足足提升了几个档次。
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人物,却甘于屈尊成为振北集团一个小小副董,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洛威亚并不好奇,选择尊重。
不过他也预期,当这个年轻人过腻了隐没的日子,必当举世震惊。
这是毋庸置疑的!
“洛威亚先生若有时间,还是我这个做晚辈的去拜访吧,我会从邂逅酒业那里弄来些藏品,到时候咱们好好喝上一杯。”白小升笑道。
其实他也挺喜欢这位洛威亚先生的,虽然站居世界之巅,却能放下一切,随和亲切的与自己这个小辈畅谈。
果然顶级大人物的度量,非同一般。
“我倒是忘了,小升先生的朋友可是酒业巨头,自然不缺好酒,好,好,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洛威亚大笑道。
这时候,小露台的隔断门一开,雅米走了进来,眼见俩男人谈笑风生,也是目光烁烁。
洛威亚看向自己女儿。
雅米轻声道,“父亲,时间差不多了,您的飞机要起飞了。”
洛威亚点点头,转身与白小升遗憾道别,并且再度邀请。
白小升也是客套一番,送他离开。
三人从露台进了咖啡厅,里面全是人,全是洛威亚的随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