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wwlj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爛柯棋緣 起點-第749章 招請護法分享-gkgg5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此处太过靠近凡人聚居之处,全力出手会伤及诸多凡人。”
“嗯!”
北木这么说当然不是因为他虽然为魔但还有人性,而是他们这等妖魔和寻常不懂事的妖魔已经不同了,知道大量伤及凡人不但犯忌讳,而且人道众生的反噬之力也不可小觑,严重时可能引动劫数。
私下通气过后,二人决定还是退了再说,但面上还是不改颜色,北木看着那边的茶棚店家笑道。
“我说怎么坐下来之后发现这里居然残存着丝丝妖气,原来是有高人坐镇,想来之前是阁下让他们在这倒了大霉了吧?”
陆山君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面无表情,眼神毫无波动,既无杀气也无神光,仿佛暴风雨前的平静。
陆山君和北木属于是内心已经微微紧绷,做好应对的准备,表面看起来却不以为意,而站在茶棚灶台那边的看似朴实的店家小伙子却是真的内外淡然,
“我可从来没有让谁倒过大霉,所谓福祸无门惟人自召,这霉运都是自己攒下来的。”
说着,店家已经从灶台后面走了出来,拿着肩膀上那块脏兮兮的抹布拍打着身上的灰尘。
“怎么说,是你们自己跟着我走,还是我‘请’你们走?”
店家这个“请”字说得特别用力,表情也是似笑非笑的,陆山君眼睛一眯,一手端起一只茶盏微微品茶,一边问了一句。
“去哪?”
看到陆吾的动作,北木心中也暗暗做好了准备,他和陆吾之间再相互不对付,但也还是有过好几次合作的,默契还是有一点的。
店家依旧是好言好语的样子,将抹布重新搭到肩上后慢悠悠地回答。
“去见衡山之神,把你们刚刚说的东西,再说一……”
店家话音还没完全落下,陆山君猛然就将手中茶碗内的茶水往店家身上泼去,刹那间杯中的茶水化为一片滚烫的巨浪,沸腾中冒着气泡朝着不到一丈外的店家冲去,而一边的北木则直接一跺脚,下一刻这一代地动山摇,卷起一道土浪升天。
“走!”
“哗啦啦……”“轰隆隆……”
整个茶棚在顷刻间直接被前后的水土巨浪碾碎,而水土巨浪也并未就此消失,而是越变越大,带着浩大的声势冲向道路后方,至于陆山君和北木则已经化为两道难以察觉的遁光急速飞走。
“两个孽障!我的茶棚又给毁了!”
那店家单手朝前刺出,滚烫的水浪和翻滚的土浪就好似被他一只手剖开,从他身体两边排开滚向后方,带着一丝怒意,店家“咚咚”跺了跺脚。
“轰隆……”
店家所站的地方和身后至少好几里长的地面瞬间崩塌,一个长长的窟窿黑咕隆咚不知多深,滚烫的水浪和土浪也在同一瞬间落到了窟窿里头。
“咚”
又是一声跺脚,隆隆隆的声响中,大地重新愈合了伤口,甚至之前后面的官道也依然出现在地面,只是道路稍稍破损了一点点。
从陆山君泼茶到地陷又恢复,这一切不过短短一息之内就结束了,店家看看身后那些茶棚的破碎木片和茅草,冷哼一声之后,一道灰色气息从其鼻中喷出,化为一道柔风卷向身后,而他自己已经骤然飞射而出,朝着陆山君和北木追去。
在店家走后,原本他所站的位置,一间土墙和草棚构成的小茶馆已经重新立在了那里,和之前那一间并无太大的差别。
远天之上,陆山君和北木遁速极快,一个御风已经到了踏步狂风超风而行,一个则无形无影恍若伴随陆山君击飞。
“北木,我们分开跑如何?”
“不行,那人敛息之法确实厉害,但道行未必高到不能对付,若走不脱,我们联手更合适些,我来扰乱他视听,你带我一程!”
相较于陆吾那种妖气,北木知道自己的魔气更显眼一些也更招人恨,不过他不同意分头行动,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和计缘的约定,身为真魔外身的他,此刻隐约感觉到之前虽然没立誓,但似乎若是他没做到,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所以他必须确认陆吾会被计缘抓走。
而陆山君也不废话,说了一声“好”之后,施法拖动北木,后者则开始向着周围打出一道道魔气。
这些魔气在空中就化为一道道犹如实质的幻影,分成多个方向朝远方飞去,这种逃跑方式虽然很老套,但不得不说有时候简单的招数才是最有用的,只要量变引起质变。
此刻足足有上百道魔气射向远方,有一些化为幻影,有一些则是纯粹魔气。
后方的一道遁光在见到如此多混淆视听的气息远走各方,也是不由略微停顿了一下,暗道那一魔一妖似乎比想象中的更不简单,主要是因为这些气息居然一时间难辨真假。
但这一位店家男子也不急躁,把手一挥,一股柔和的风就吹向下方山野。
“山林草木助我窥真!”
口中念念有词之际,一丝丝一缕缕的反馈信息也汇聚到了店家男子身上,隐约间看到那一个魔头分出魔气,看到妖魔离去的方向。
“嘿,还嫩了点!”
依然穿着一身帮工粗衣的男子立刻朝着认定的方向追去,同时也朝着各方打出十几道法光,照着那些比较粗大的魔气打去,主要是为了消弭魔气,省得这些魔气附着到什么人身上。
只是追了有一刻多钟,追到最后却追上一团黑云,看到这一团黑云,男子当即意识到不妙。
“不好,中计了!”
……
两刻钟之后,远方的天际,北木和陆山君还在继续飞遁,但到了此时二者已经放松了不少,前者更是笑道。
“我就知道这店家定是南荒洲问灵一路的修行者,最擅长借灵借神之力,图方便定会借助山灵草木来‘看路’,陆吾,我这一招移形换影如何?”
“哼,还算不错,我们落到这山上,你再和我说说刚才的事情。”
陆山君难得夸奖北木一句,后者面上也带了一丝笑容。
“那自然可以,今日我敞开心扉和你好好说说,日后我二人共事,也好更有默契一些。”
“哼,再说吧。”
陆山君回了一句,挤出一个笑容给北木,二人缓缓落到下方就近的一座小山头上,似乎只是从茶棚换了个地方说话而已,不过他们这边开心了还没多久,天空一道霹雳就落了下来。
“咔嚓轰……”
雷霆猝不及防地轰落,直直打向陆山君和北木,但前者只是抬起手朝天一挡。
“轰隆隆……”
“滋滋滋……”的电流声响起,雷光在陆山君手上窜动,然后下一刻居然直接被他甩开,打到了远方的山体上,带起一阵破坏性的电弧。
“你们两个孽障,倒是挺能耐的,耍得爷爷我团团转!”
之前在茶棚中的店家男子的声音由远及近,骂骂咧咧地就以极快的速度飞来了,他手中托着一个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精致怪物,几分像人几分像猴但有爪无尾鼻子粗大。
“哼哼,跑啊?接着跑啊?”
男子悬浮在半空中,手中的小怪物此刻化为一团烟雾消失在了他的掌心,使得男子双手叉腰地看着山顶的一魔一妖。
陆山君和北木对视一眼。
“看来此人还有手段寻踪,此战不可避免了。”
“嗯,本来他就听了不该听的,确实应该解决。”
北木和陆山君这话说得平静,并无任何寻常妖邪的嚣张之色,也让修士男子皱起了眉头,心中忽然灵台之中已经微微预警。
‘看来他们不简单!’
这念头落下,原本山头上站立的那个魔头已经消失了,就好似眼花了一下凭空蒸发,而那个书生模样的妖怪已经卷起了袖口,眼中露出诡异凶光,一瞬间居然让修士莫名心颤,深处一股恐惧感。
这恐惧感一升起,修士就暗道不好,浑身法力一挣,强烈的灵光如同风暴般从他周身闪现,同一时刻出现了四尊散发着白光的魁梧身躯。
“有请吾身护法现身!”
“砰……”
其中一个白光护法双拳打出,刚好击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边的一道魔气,将北木的身形打出,但仅仅是一个翻滚,后者就带着嘲讽的笑容再次消失了。
两尊护法白光大盛,身形如电,追着魔气狂大。
“轰……”“轰……”“轰……”
雷霆,烈火,刀兵,各种攻击一气呵成,犹如两尊斗神,战斗声势浩大。
在修士注意力集中在变幻莫测的魔头身上的时候,身边忽然气流巨震。
“轰隆……”
冲击波将修士震得飞退,两尊护法紧随着他,转头望去,另有两尊护法挡住了冲来的妖怪。
陆山君一手抓住一尊护法,将他们缓缓往后退去,两尊护法皆双臂攻出,一个用拳一个用剑,但全都被陆山君接住,身上的白光也在不断闪动。
“咯吱吱……”
有种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响起,陆山君双目妖光一闪,其中一个护法居然微微抖动了一下,然后被陆山君引动得以法剑打向身边,就像是被武功的柔劲改变的攻击轨迹。
“砰……”“轰……”
下一瞬间,两尊护法撞在了一起,更有一道虚幻的巨尾虚影扫在两尊护法身上,将他们一并打向远方,而陆山君已经快速接近那修士,这一下完全以技取胜,以至于两尊护法看似被轻描淡写给驱离了。
但那两尊护法快速回护,又和那妖怪斗到一起,只是战斗起来天雷地火齐现,却往往几个照面,两尊护法就会被甩飞,显得有力用不出,反倒修士被妖怪越来越靠近。
“落雷!”
修士手诀一起,用出自身法决中最刚猛的天罡之雷。
“轰隆隆……”
雷霆打落,打在那妖怪身上打出滚滚雷光,其身上的妖气猛然炸裂般升腾,背后浮现一只可怕的妖怪虚影,而这雷光好似只是挠挠痒一样,后者只是扭了扭头,并无任何痛苦之色。
“嗬,比天劫之雷差远了!”
那修士心头狂跳,那种心慌感也始终挥之不去,他知道自己太托大了,这妖怪比想象中强太多了,而那魔头消弭在周围也很危险。
“天地自然,万物灵秀,招请灵神,助我戮邪……”
修士快速结成手诀,法力不要钱一样疯狂灌入手诀之中,这是准备请动相当范围内能充当护法的任何正修存在,一般是神灵,这手诀也是相当神异的异术,功能上有些像拘神,但也有极大区别,比如并不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