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o5y人氣都市异能 夏逆 楚白-第一百二十一章、怎麼能夠停滯不前熱推-1fn5m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潘龙满怀着担忧,离开了已经更名“巴别塔”的移动城市。
城外是阿尔戈人的城镇。
阿尔戈人又名“海之民”,他们的祖先拥有海洋生物的血统,曾经在大海里生活。但因为某种变故——据说是大海深处危险的怪物们的侵袭,阿尔戈人从海洋搬到了陆地,在海滨建立了城镇,傍海而居。
相传这世上还有依然住在海中的阿尔戈人,他们比陆地上的同族更加强大,拥有几乎完全不会被灵能侵袭的血统和无比强大的身躯,直到今天依然在和那些来自深海的危险对抗,虽然总体而言多半落在下风,但至少并没有彻底溃败。
当然,那只是传说而已。
至少潘龙在这个城镇里面见到的阿尔戈人们,虽然的确比普通人更加强壮,虽然透出一股海洋的气息,但他们并没有强到能够深海的巨兽——比方说潘龙上次在沙漠废都里面见到的那个巨大章鱼——对抗的地步。
倒是他们的小吃做得很有意思,风味独特,很值得吃一吃。
这个城镇的名字叫做“刺桐”,城镇里面栽种着大量的刺桐树——刺桐是香料植物的一种,阿尔戈人将嫁接技术运用在这种植物上,创造了著名的“刺桐胡椒”。这种香料产量不错,是这个世界最著名的大众型食用香料之一。
潘龙走在街道上,手上拿着一个纸盒,盒子里面摆着几串烤鱿鱼,虽然已经被切成碎块,而且经过高温的炙烤,但鱿鱼的触手依然会不时地颤抖一下。尤其是一口咬上去的时候,甚至能够感觉到它在自己的牙齿和唇舌间挣扎。
这东西着实诡异!
但这种奇妙的风味却让不少人大为赞叹,也成为了阿尔戈城镇最著名的美食之一。
“没有吃过阿尔戈人的美食,就不要吹嘘自己是美食家”,这样的说法,十分有名。
在潘龙看来,阿尔戈人的烤鱿鱼论味道只是中等,并不比别人家的烧烤更加可口。但这股到了嘴里还在挣扎的鲜活劲儿,的确是只此一家。
世界上当然也有别的“活吃”的食物,但那些食物往往都有一些挑战人类感官极限的意味——典型的例子就是南方沿海一种叫“叫三吱”的食物。
那种食物是将专门饲养的幼鼠生烫活吃,就算是老饕们,大多数对此也退避三舍,没有勇气尝试。
潘龙也是如此。
另外,还有诸如“活醉虾”之类,凶残程度比这个稍稍好一点,潘龙倒是能接受。
但总的来说,这些残酷美食实在是有些挑战人类道德的意味,他并不喜欢。
……然而阿尔戈烤鱿鱼完全不同,他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那鱿鱼是死的——都已经大卸八块,而且被高温炙烤过了。
而且这鬼东西本身就很邪恶,据说是某种深海海怪的子孙后代。一只鱿鱼被切成几块之后,只要不被火烧,将它扔进海水里面,竟然能够重新长成几只鱿鱼。
所以阿尔戈人的烧烤摊子旁边都立着提示牌,强调“鱿鱼不可隔夜,不可泡水,尤其不可泡海水”。
“泡了海水会怎么样?”买烧烤的时候,潘龙很好奇地问。
那个有着金红色长发的阿尔戈人用看起来似乎没焦距的眼睛看了看潘龙,然后用低沉犹如呓语的声音回答:“你不要问,我也不会说。总之,懂的都懂。”
好吧,这货上辈子估计不是什么海洋生物,而是一只谜语人。
潘龙懒得追问,他打算测试一下。
反正以他的实力,就算这鱿鱼真的能够遇水复生,也无非是一刀砍死的结果。
沿着沙滩走到海边,他找了一块礁石,一掌震碎附着在礁石上的那些贝类和海藻、苔藓,然后用掌风将它们清理掉,坐下,将最后一串烤鱿鱼拿起来,泡进了海水里。
在海水里面,鱿鱼的触手剧烈颤动起来,仿佛是挣扎一般。这让潘龙大为吃惊。
都被切碎了、腌制过、还高温明火烤了一回,你特么居然还能复活?
这生命力简直爆表了啊!
他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串正在将身上的酱料全部洗掉,然后挣扎着想要从竹串上逃出去的鱿鱼须,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然后,他听到了一个带着少许嘲讽的声音。
“又是听了故事,以为烤鱿鱼能够在海里复活的游客啊……你们这些人脑子里面究竟在想什么?不要胡乱把我们阿尔戈人给妖魔化啊!”
潘龙有些尴尬地转头,看到一个有着黑而微棕色头发的少女,正提着一个竹篓,有些不高兴地看着他。
“这个……泡在水里真的活了……”他分辩说。
“那个是灵能技艺而已。”少女说,“一种在我们阿尔戈厨师里面很流行的灵能技艺,能够将食物生前的生命力储存下来,在特定情况下释放,产生‘复活’的错觉。它只是用来让食物口感更加鲜活而已,并不能让一块已经被切成碎块而且经过盐和香料腌制又在高温下烤了至少五分钟的鱿鱼须重新变成一只活鱿鱼。”
潘龙将烤串从水里拿出来,看着还在挣扎的鱿鱼须。
“只是灵能技艺?”他有些震惊,“居然有这么奇妙的灵能技艺?”
“厨师为了让自己的食物更受食客欢迎,也是拼尽全力的。”少女不满地说,“不要小看厨师!烹饪台就是我们的战场!”
她说:“文化也是厨艺的一部分,毕竟食客除了得到食欲上的满足,也要得到精神上的满足。所以色香味形意之中,‘意’这一环就是美食文化的营造。但是……我始终无法赞成那些用神秘学的方法营造美食文化的做法。假的就是假的!”
潘龙点头,将那串泡了海水的鱿鱼须送进嘴里,三口两口嚼碎,咽了下去。
“至少有一点不得不承认。”他说,“泡了海水之后,这东西更加鲜活了,口感比之前更上一层楼。”
少女大吃一惊:“你是傻的吗?泡过海水的东西不洗干净是不能吃的!海水里面细菌很多啊!”
“不要在意这点细节,少许细菌奈何我不得。”潘龙将竹串震碎,化作无数碎屑飘入海中,然后走向少女,主动伸出了右手,“我叫潘龙,一个旅行的美食家。”
少女蹲下身体,将沾着少许泥沙的右手在海水里洗了一下,才跟他握手:“瑞贝卡·查姆博斯。现在在家庭餐厅打工,未来计划要当医生。”
潘龙挑了挑眉毛——这人的名字似乎有点耳熟,他应该在什么地方听过或者见过。
莫非是当初游戏里面的重要角色?
“你在家庭餐厅工作?那个餐厅怎么样?”
“至少不会让你觉得失望。”
“那我们还等什么?”
大概十分钟后,他们抵达了那个叫做“卡利班海湾”的餐厅。
餐厅的老板叫比利·科恩,是一个四十出头的壮汉,一身肌肉简直可以去参加健美大赛。因为在炎热的后厨工作,他上身没穿衣服,露出了双臂如同蛇盘一般,由怪异文字和符号组成的纹身,和许多大大小小的伤痕。
看得出来,这是个有故事的人。
他的厨艺的确很好,尤其是几道海鲜杂烩风格的菜肴,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吃完饭菜,点了一杯烈度不高的调和酒,潘龙看着已经结束了一波忙碌的餐厅,对坐在旁边休息的瑞贝卡问:“你们这店生意还不错嘛,我看你刚才忙得够呛,怎么不多雇个人?”
“不,平时我们根本没生意,主要做一些海产品加工来赚钱。”瑞贝卡回答,“刺桐市这边其实没那么繁华,只有移动城市来做生意的时候,我们这种小餐厅才会忙碌。每次就忙个几天,不值得再雇一个人。”
“那么……介意我打听一些和阿尔戈人有关的故事吗?”
瑞贝卡笑了:“想要打听阿尔戈的故事,你可找对人了!虽然我是在陆地上出身的,但科恩老板可是实打实的深海猎人出身。他当初年轻的时候,经常在狩猎深海魔物之后上岸修整去酒吧演奏钢琴,被成为‘海上的钢琴家’呢!”
潘龙有些惊讶,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像军人多过像厨师的科恩老板,竟然还是个艺术家!
正说话间,科恩老板也收拾好了后厨,套上一条背心,走了出来。
“阿尔戈的故事其实没什么可说的。”他有些冷淡地说,“横竖不过就是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弄死它们或者被它们弄死……如果是诗人或者作家,也许能够编出很有趣的冒险故事来,但我是个猎人、厨师、最多也就算个弹琴卖艺的,我不擅长讲故事。”
潘龙笑了:“在这片土地上,古代有一句名言,叫做‘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真话未必有趣,但真话最有价值。”
科恩老板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好吧,那我给你讲一讲。”
于是他就讲了一些往事。
远洋、深海、拥有强大灵能的魔怪、赌上性命和魔怪战斗的猎人们、投靠了魔怪的邪教团伙……既有惊心动魄的战斗,也有不寒而栗的阴谋……只可惜科恩老板的确是不擅长讲故事,明明很精彩的故事,在他嘴里就像白开水一样淡而无味。
“于是,我们就一拥而上,乱刀砍死了它,自己也死了两个人,重伤六个。”
这一段故事里面,他们当时那个小队,总共也就只有八个人。
仔细想想就很惊险的事情,但他却说得轻描淡写。
“他们献祭了一百多人,我们最后检查尸体堆,里面还有十四五个没断气的,但只剩两个没疯。”
这一段故事让人想想就觉得恐怖,但在他嘴里,也就是这么简单的几句话罢了。
听着他的故事,潘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倒不是因为科恩的故事讲得太差,而是随着他的讲述,潘龙渐渐发现,深海的那些个东西,不管怎么看,都跟他当初砍死的那个大章鱼很相似。
无论是强大的程度,还是外形特征或者能力风格,再或者是对人的精神侵蚀……看起来都和那大章鱼很相似。
就算它们不是什么异父异母的亲兄弟,至少五百年前是一家。
这让他有些担心。
潘龙对于“灵能爆发”还是有所了解的,灵能爆发,是一个小区域里面,短时间有大量灵能被激活之后,可能发生的一种灾难。
一旦发生了这种灾难,首先出现的会是灵能迷雾。凭空产生的浓烈灵能会形成具有强烈感染性的迷雾,在迷雾范围内的普通人如果没有足够的防护,几乎立刻就会被感染。而感染者的感染程度则会迅速加深,如果得不到抑制,或者不尽快离开,他们体内的灵能很容易就会超过阈值,也产生活化,成为灵能爆发的一部分。
就像是……他前世学过的“链式反应”一样。
灵能迷雾持续的时间并不长,短则三两分钟,长则半个小时,所有的灵能迷雾就会迅速收缩成一点,然后爆炸。
伴随着爆炸,多半会发生灾难。
地震、大火、狂风,又或者是植物疯长、地面化为沼泽,再或者干脆就是毒气蔓延甚至火山爆发……
可这些实际上都不是最危险的那种类型。
最危险的灵能爆发,会招来一种被称之为“天外之灵”的巨大生物。
传说中,“天外之灵”是神的使者,就是它们将灵能带到了大地上,给人间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能源,以及无穷无尽的苦难。
在某些宗教里面,这些天外之灵被称为“堕落之神”,意思是它们其实也是神,只是堕落成了邪恶的魔物,为人间带来了灾难。
而另外一些宗教里面,则称它们为“启示者”,意思是它们向凡人启示了前进的方向——进化,超越血肉之躯,最终转化成跟它们类似的形态。
至于该怎么转化成那种怎么看都具有章鱼风格的模样……朋友,你听说过“以形补形”吗?
简而言之,就是——吃啥补啥。
想要变成启示者,那就吃启示者呗。
为此,需要先通过血祭等邪恶的渠道将启示者召唤出来,然后用和平的或者暴力的手段让它们交出血肉,再然后吃下去。
吃掉这种血肉的人,大多数会毒死。如果运气足够好,就可能完成转化,变成具有某种异常因素的生物。
在此基础上,再通过一些骇人听闻的需要被枪毙并且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手段,这些新生的怪物们就能够提升自己的位阶,最终转变成新的“启示者”。
科恩老板他们当年剿灭的邪教,大多就是这种类型。
当然,好人基本上差不多,坏人则各有奇葩不同。这世界上的邪教千奇百怪,各种各样的都有,倒也并不全是这个流派。
……反正需要被枪毙或者绞死或者坐电梯这方面,他们差不多。
潘龙仔细回忆着自己所知的那些关于灵能爆发的资料,再对照科恩老板说的这些,眉头越皱越紧。
最后他忍不住问:“这些邪教的目标,就是转变成那种魔怪吗?”
“也不一定,有些邪教的终极目标是召唤天外之神。”科恩老板回答,“那样的邪教一般都更强,也更凶残。”
“召唤天外之神?”潘龙吃了一惊——天外之灵就那么厉害了,再来个天外之神,那还了得!
他急忙问道:“要怎么才能召唤天外之神?”
科恩老板皱了皱眉,仔细地看了他一会儿,没有回答,却反问:“你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
“我见过‘天外之灵’。”潘龙回答,“那是极为恐怖的东西,一个就能摧毁一座移动城市。我觉得,天外之神应该比天外之灵更加强大吧?那它们一旦降临,简直就是超级大灾难啊!”
“这就难怪了。”科恩老板松了口气,说,“就像你说的那样,天外之神比天外之灵强大得多。虽然迄今为止,并未有哪怕一个天外之神降临人间,但我们坚信,只要有一个一个——哪怕只有一个,人类的文明史,差不多也就会被它画上句号。”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召唤天外之神,这个秘密只有那些最精锐的猎人才知道。他们每一个都行走在死亡和癫狂的边缘,连睡觉都不得安歇。我强烈地建议你,不要试图去打听这个秘密。对于我们凡人来说,‘无知’本身就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幸福!”
他的语气沉重,神情严肃,显然绝对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潘龙点头,也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的心中隐约觉得似乎有什么问题,但却又不明白问题究竟在哪里。
所以他很快就告辞离去,在刺桐市随便找了个旅馆住下,好好梳理思绪。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在旅馆吃了一顿富有海滨特色的晚饭之后,潘龙躺在床上,透过窗户注视着外面的夜空,听着永不停歇的海浪,陷入了沉思。
自己的直觉应该不会出错,自己最近了解到的事情里面,一定蕴含着一个极大的危险,以至于直觉的报警始终没有停过。
事实上,自从他这次进入这个世界之后,就一直隐约地感觉到危险。而当他看了那些报纸,意识到灵能爆发的次数大大增加之后,这种危险感就更加强烈。
今天白天,在那间叫做“卡利班海湾”的家庭餐厅听科恩老板讲了那些故事之后,这种危险感变得越来越强。
就像是他已经顺藤摸瓜,查到了关于危机的大多数情报,现在只差临门一脚,便能彻底揭开迷雾,知道整个危机的真面目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