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o4q9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南明洶涌-第十一章 南昌之戰鑒賞-q7o0p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永历十五年,四月十九日,南明军抵达南昌城下已经两天。此时重型火炮尚未到达,南明军队中只有一些土掷弹筒,主要集中在白驹率领的近卫军第一师,一些鹰扬炮集中在近卫军夏景梅第二师,和其他一些轻型火炮。虽然东西不少,花里胡哨的,但是这些东西并不足以攻城。
吕英杰屏气凝神在千里镜当中看到南昌城东有一座高楼。指着那高楼问:“这是什么楼?正好建在地势稍高的地方,好不雄伟啊!”
左右有人回答:“此乃滕王阁。”
“滕王阁?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
何天骄笑着说道:“猫仔哥,你忘了,殿下以前教咱们背过那个滕王阁序。是不是就是眼前这个?”
“哦——我想起来了。”吕英杰说道,“没想到,滕王阁居然在这里。”
白驹说道:“我看这滕王阁高大雄伟,攻取南昌应当占据此楼,居高临下以铳炮威慑城内,城内自然土崩瓦解。”
马得功也附和着说道:“占据滕王阁便自然居高临下。我以为只要占据了滕王阁,城内的军心自然就垮了,无需火炮南昌城不日而破。”
何天骄听马得功说完,不屑地说道:“有这么大威力?这么容易?你以为清军是吓大的?”
马得功不敢回答,白驹却说:“那是自然。马得功久在军旅,知道有什么奇怪的?再说,清军不是吓大的,你是!”
“我又没问你?”何天骄说道,“猫仔哥自然是知道怎么攻的。妈的,你说谁吓大的……”
“是,吕将军是知道,只是你不知道,告诉你。”
“妈的,用你告诉?你是哪根葱?”何天骄突然瞪起了牛眼。
白驹此时根本不惧何天骄,说道:“你不是问威力大不大吗?”
何天骄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吕英杰喝住,说道:“行了!这都多久没见了?不要一见面就吵来吵去的,像个娘们儿。我现在是知道殿下的苦衷了,被你们烦死!讨论就讨论,吵什么?”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白驹却说:“吵架还不正常?你见了常琨还不是两个人骂骂咧咧的没完?”
何天骄大怒,冲过来挥起拳头就要打白驹。突然感觉手腕一痛,抬头一看,竟然被关盛年抓住。
“放开!”何天骄大叫。
关盛年一甩手腕说道:“如今攻城在即,吵什么?还要打架?咱们已经不是海盗了,咱们是大明将军。你们在这里打架让士兵们怎么看?”
何天骄指着白驹大叫:“就你嘴贱!”
“咋地!”白驹正色说道,“就说你了,又如何?这里有军法官,我还怕你?”
吕英杰此时却出奇的豁达。兴许还是被李存真那句“屁股决定脑袋”的话说中了。吕英杰不仅没有发怒反而大笑起来说道:“没想到打仗之前还能轻松一下,看看戏剧,也不错啊!你们两个不该当将军,该当唱戏的。”
说完,夏景梅、赵国祚、马得功等人全都大笑起来。关盛年也忍不住跟着笑了两声。
白驹满脸通红,没有再说话。何天骄也是满脸通红,哼了一声,没有再言语。毕竟,人家都把两个人当杂耍的了,不好再继续“表演”吧?掉价啊。
其实,不论是哪个政权和组织,只要能够弥合内部的斗争和分裂就能够达成对外斗争的胜利,至少不会被一口吞掉。明李最大的优点不是什么“民主”,李存真从来就不信什么民主,他相信的是“和谐”。威信之下的那种“和谐”。
白驹和何天骄,吕英杰和常琨虽然相互之间看不顺眼,但是也知道如果再都下去,闹到吴王那里肯定不好收场,便也不会真的动手。
吕英杰再次举起千里镜看了半晌说道:“应当派兵首先攻击南昌城墙,然后以一只偏军突袭滕王阁,定然一举而胜。”
马得功首先请命:“我愿率军突袭滕王阁!”
关盛年点了点头,对吕英杰说道:“将军,我们神策军和长林军可以突袭滕王阁。保证一举拿下。”
吕英杰没有回答,再次举起千里镜,然后问白驹道:“你说呢?”
白驹听吕英杰问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嘴巴臭,刚才还说人家来着,但是吕英杰既然问了,他又不能不回答:“我觉得可以。就算不行还可以用炸药炸开城墙。这几天咱们不是还装成是扎营休整吗?其实地道已经挖得差不多了。不如就这么办吧。”
吕英杰想了想一边深邃地看了看滕王阁,然后便下定决心说道:“好!就这么办!”
上午十点,南昌之战开始了。
当尚之信逃出南昌的时候,董卫国和顾维平已经将南昌城外民房全部烧毁,坚壁清野,使明军没有任何依托。
这看起来很是有道理,但是却也给明军挖掘地道开辟了条件。明军四百人,昼夜施工,仅仅用了两天便挖到距离南昌城下不远的地方。
随着一声令下,明军开始攻城,轻型火炮和重型火枪,抬枪等一起开火,猛攻南昌城墙。明军层层推进,很快抵达南昌城下。
明军也不含糊,何天骄、白驹、夏景梅、赵国祚等人亲临前线督战。明军以线膛火枪为掩护,架起云梯攻城。
清军刚一露头便被火枪击毙,是以明军一举攻上南昌城头。
此时,董卫国的勇气显露出来,他也亲临城头督战,死战不退。由于惧怕明军火枪,因此将明军放上城头,然后以密集长枪刺击。
清军人数不少,前后六层。长枪虽然以木杆接柱,枪头下却全是倒刺,使明军无法抓住枪头。明军攻城士兵大多手持砍刀和云梯岛,兵器没有长枪长,很是吃亏。清军长枪又密,依据口令轮番刺杀。明军不敌,前后竟然有一百多人先后被刺于城下。
白驹见了说道:“组织敢死队上去,扔手榴弹,破他的枪阵。”
何天骄咧开大嘴说道:“你这是学殿下当年破西班牙大阵?”
白驹却说:“别说学不学,能赢就行。”
于是,明军三百敢死队每人身上携带六个手榴弹便爬上云梯。
一种南明将领在城下焦急地注视着敢死队登城的情况。一开始他们还可以看到这三百人爬城墙的身影,但是很快这些人便上了城去。
就在此时,一连串爆炸声音响起。明军敢死队冒死登城后,将手榴弹投掷向密集的枪阵。手榴弹在人群中开花。清军被炸得哭爹喊娘。许多绿营兵扔下长枪便往后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