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f6eq寓意深刻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ptt-第2049節 這是一支可怕的軍隊推薦-mhrp0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奥斯曼勇士乌兹,是个军官,今年才十六岁,是个正宗的土耳其人,来自安纳托利亚(小亚细亚),所以成为军官。
虽然年轻,但他对神很虔诚,他一直战斗在前线,受了好几处伤。
当前线部队崩溃时,对他敬佩不已的士兵们把他也带下了前线,乌兹毕竟年轻,分不清好歹,见大家都跑了也就下来了,如果让他知道有这样的结局,他宁愿战死了事!
结果,他的部队属于逃兵部队!
结果,他他抽签失败了,必须遭到惨死。
他战斗的经历,有很多人为他作证,包括上官与部下,都说他是个真正的勇士,不是懦夫,不应该这样死去。
乌兹没有哭泣,更没有求饶,他对众人道:“这是神的旨意,既然神让我离开,那我就离开!”
他是如此的刚强,以致于大军副将,维齐尔素卜哈·帕夏也为他向大维齐尔求情道:“他是个勇士,他应该得到宽恕,就让他成为冲向敌人的勇士吧!”
然而大维齐尔坚心如铁,无情地道:“正如他所言,这是神的旨意!”
于是当着几万人的,这颗看似应该得到赦免的头颅被砍了下来。
所有抽到死签的人全被砍头,一个不留!
众军凛然,对于军令执行不误,哪怕直面东南军的火墙也照走不误。
用到了铁的纪律以及最残酷的刑罚的胁迫下促使保全生命和荣誉的恐惧心来取得胜利。
整整三千颗人头!
就算是三千头猪,让人一次性砍在一起,场面可想而知,很大,很壮观。
杀人也是如此,砍在脖子上声音听得人心惊胆寒。
不多时,地上已血迹斑斑,横七竖八地摆满了尸体。
这些士兵用生命付出代价,使得包头佬的战斗力空前提高,他们再也不向后退了,他们宁可胸部受重伤,战死在疆场,也不愿意背后受伤,让人耻笑,并且失去成为勇士的可能。
看过这场血腥的惨案那一幕的包头佬此后无人欢笑,个个表情严肃,一些年轻人更是在睡梦中惊醒,午夜轮回中担惊受怕的。
包头佬清理门户是当着东南军的面进行的,在高处的东南军通过大号的望远镜可以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些人只当作是看热闹,对包头佬评头点足,而高级军官如李来亨评价道:“这是一支可怕的军队,如果我们没有陛下领队,我们真的打不下这个国家,打不赢这支军队!”
是的,在冷兵器时期,精神更胜过物质,而在热兵器时期,初期同样是精神胜过物质,乃至于热兵器时期发展到高级阶段的原子时代,精神照样在特定的情况下,战胜物质,如那支拥有了无上战斗精神的红朝军队,哪怕是从未接触过机器的农家子弟,一步登天,坐在喷气机里,就敢用飞机上刺刀的精神意志,向着敌军的王牌飞行员发动攻击!
奥斯曼帝国虽然被东南军蔑视为“包头佬”,但东南军的军官团一刻没有放下过对包头佬的警惕,亦即是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这才没有打败仗。
如看过这场包头佬自家人砍自家人的大剧后,李来亨即时心急火燎地召开了作战会议,对军官们提出了要求,要他们作好准备,在战斗中加强火力,提高防御力,避免与包头佬当面硬刚。
“发挥我们的火力特长,不要与敌人硬拼!”李来亨说道:“但是!”
“一旦敌人打上来时,无令后撤者,皆斩!”他严厉地道:“不必多说,如果谁敢逃跑,那么先前包头佬自家人砍自家人的一幕,就将重演!”
郝摇旗也说道:“不要丢脸,陛下就在海峡那边看着,万一战斗顶不住的话,那就军官上去填,战死了球!”
老总的话说到这,军官们齐声领命。
从亚洲东方一直打到亚洲西方尽头处,军官们都是积年老兵,经验丰富,回到各自的部队,层层动员,要求官兵们绝不做孬种。
“人在阵地在,人亡阵地丢!”官兵们一起发誓
包头佬磨刀霍霍,第四军的部队则是深挖沟,厚高垒,运送弹药,士官不厌其烦地检查士兵随身兵器和装备。
终于来了,焕然一新的包头佬大军出击,向第四军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包头佬军势大炽,十万人整整齐齐的列成十道横队,分出二百个方阵,如浩浩荡荡的潮水一般,
接近二百米时,东南军的线膛枪与火炮打响,结果,打在这么多人的方阵上,就象泥牛入海一般,好似没起到任何的阻截的作用。
当近到五十米时,东南军各式武器一起发威,火力墙在包头佬的面前升腾,带走的是包头佬的生命与流下的鲜血。
这是一道比起前仗还胜三分的火力墙,然而包头佬面对着前后左右的尸山血海,士兵们俱俱面无表情,毫不在意的踏尸而过,对身边的火力视若无睹,麻木得犹如一具具殭尸。
距离近,可以清晰地看到了有的包头佬胸膛中了弹,那是人体要害,中了达姆弹,一颗小指头打进出,可能在里面爆成五六个小指头的伤势,多痛啊!
然而伤者压抑着疼痛,只要能行,那就前进!
这还是个少不更事的少年兵,痛起来会叫MAMA的年轻人,却可以把痛楚忍着,甚至连大声惨叫以减轻痛楚都没有,只是小声的呻吟,大声地喊着口号,任由鲜血流满胸膛!
何止是他,那些伤员中能动的都继续前进,惨叫声也很少,就象一座欲喷发的火山,一旦让他们接触到敌人时,就把所有的激情喷发。
他们记着长官的话:“要么胜利,要么死亡,没有第三条路,如果谁还想抽多一次签,是不可能的!”
“阵斩当场,绝无二话!”长官如是说。
说句实话,怼上包头佬这样的敌人,看到他们视中弹如无物,倒下战友也不眨一下眼睛,哪怕是他们的敌人,也觉得压力重重。
换作是前明军队,甚至不战而逃,因为他们觉得打不过这样生猛的敌人,与其一会儿被屠戮,倒不如先溜为敬。
诚如李来亨所言:“这是一支可怕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