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ece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獨仙行-第1957章 稍縱即逝讀書-e14kn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锋芒毕露
第1957章稍纵即逝
前来参加盛会的圣祖修士越来越多,而郎风外出访友的次数也在增加着,偶尔他也会带上姚泽,前去拜会一些大人物,所见者无一不是某个宗门的老祖、太上长老之类。
以后说不定就会和这些人物产生交集,姚泽也乐于结交一番,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
为了准备这次盛会,青禾殿颇花费了心思。
这是一个广袤的空间,一望无际的大海上空飘曳着灵花异草,众多圣禽祥兽盘旋天空,而一座巨大的岛屿伫立在大海中 央,此岛通体竟用白玉打制,四周一条条金色光华似玉带般,围岛环绕,岛屿中间有个巨大的喷泉,颜色各异的符箓从泉眼中不住喷出,在空中不住变幻各种形状,远远望去,显得奢华炫丽。
姚泽跟随着郎风进来,就有一道耀目光华激射而至,光芒散去,却是一只洁白玉鹤,双翅展开,足有数丈宽。
“呵呵,还有迎宾鹤……走吧。”
和其他修士一样,两人也踏在鹤背上,随着一声鹤唳,徐徐而行,那头黑猫似乎也有了兴趣,瞪大了漆黑眼珠,不时张望着。
整个岛屿到处都散发着熠熠华光,给人一种异常瑰丽华美的感觉,正当姚泽看的目不暇接之际,前方传来一声朗笑,“郎老哥,这次怎么没见到老角啊?”
同样一只白玉鹤,上面站着一位头裹蓝巾,手拿折扇的中年男子,一副文士打扮,身边站着一位相貌威武的青脸大汉,有着圣真人后期修为。
这聚会每位圣祖修士可以带一人前来,此人之前姚泽曾经拜会过,玄剑宗的掌教,道离,大汉正是其弟子,青乌。
“你还在惦记着那块赤蜈盖吧?不要想了,上次我听说已经换了根九孔莲。”郎风笑着道。
“什么,这个老角……不来正好,免得见到他心烦。”道离手中的折扇急速扇动了两下,脸色有些难看。
“老弟不要急,交流会之后还有交易时间,你不是想淬炼那件三焰离火罩吗?火属性至宝肯定不会少的。”郎风安慰道。
道离手中的折扇一鹤,颜色稍霁,目光一转,落在了前方的岛屿上,口中“啧啧”赞叹,“这不老山果真是豪气,连不老泉都搬过来了,如果在此地修炼,法则奥义肯定少了诸多瓶颈。”
郎风没有答话,同样望向了岛屿,目中露出羡慕神色。
距离近了,姚泽的脸上露出震撼神色,那道喷射不止的泉眼,所喷发的符箓竟蕴含丝丝规则之力!
每一道符文散开,都会在空中留下明显痕迹,似刀劈斧凿,数个呼吸才慢慢消失。
至宝!
“走吧,一时半会也收获不大,摆放在这里,根本就是炫耀。”道离摇了摇头,语气中不免有些酸溜溜的。
郎风微微一笑,从鹤背上一步踏出,脚下凭空多出一团祥云,托着二人缓缓落在了广场之上。
数百个白***整齐地摆放着,按照一定的序号排列,此时已经有不少修士端坐其上,没有谁再开口说话,整个广场显得肃穆**。
他们也在一处各自坐好,郎风和道离各自冲着认识的熟人点头示意。
“三六三。”
姚泽低头看了眼身下的***,上面有符文闪动,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四周,这广场四周被云雾遮掩,看不出多大,前方有个三丈高的白玉高台,上面同样摆放着三个蒲团,看来那里是给大人物所留。
“小贼,原来你在这里!”
就在他举目四望之际,一道尖细的声音在心底突然响起。
他心中一惊,转头望去,众修士一个个的神情肃穆,却没有发现是谁在朝自己传音。
难道是谁在和自己开玩笑?
“小贼,好大的忘性,看来你干的坏事太多,这一次我看你能逃到哪里!”那尖细的声音毫不客气。
一旁的郎风看到了他的脸色怪异,带着询问的目光望过来。
姚泽苦笑着摇摇头,不知道是谁和自己似乎有着深仇大恨,这声音尖细,似乎是位女子……蓦地他心中一动,眼前似乎浮现了一道绝色倩影,有着天鹅般的细长脖颈,如玉的脸蛋吹弹可破,正瞪着一对俏目,其内含着无尽杀机。
“难道是她?”
当初自己和法子影从妖界回来时,无意中窥视到一位貌美女子在水中游戏,之后更被其一路追杀了千万里……
一想到此处,他“激灵灵”的打个寒颤,再次小心地察看四周。
后来自己竟在魔意门见到了此女,诡异的,依靠冥华珠的变身竟被对方识破,露出了行踪,才招致血布的一路追杀,没想到会在此地再次遇到对方!
“看你神色慌张,活脱脱像个偷东西的小贼,这一次我看你怎么逃!”那尖细声音有些咬牙切齿。
此女一直在窥视自己!
姚泽慢慢镇定下来,仔细地观察四周的修士,希望能够把对方找出来。
似乎是见鬼了,四周修士越来越多,却没有一个是貌美如花的俏女子。
“是不是害怕了?看你一对贼目滴溜溜的乱转,是不是现在就想着如何逃走……”
此女显然已经变幻了模样,姚泽努力地辨别着,不过眼前的诸多修士大都是圣祖大人,他也不好紧盯着对方嘴皮,半响不得不放弃了,可对方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打算,每过片刻,就出言冷嘲热讽一番,最后被逼无奈,他只能自闭了六识,这才清净了一些。
害怕什么的自然谈不上,可此女来历明显不简单,背后不知道还站着什么样的大人物,能够不正面冲突自然最好……
终于,广场上的白***都坐满了身影,这次前来的圣祖修士足有三百多位,可见风斗境内强者如云,还有一部分修士和姚泽一样,都是随同前来旁听,可这样的机缘极为罕见,虽然无人开口说话,一个个的都难掩激动神色。
就在此时,所有修士都神情肃穆,身形一正,姚泽忙随着众人朝前望去,心中一震。
广场中间的白玉高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道青色身影,周身散发着道道青芒,面容被遮掩的无法看清,可脑后悬浮着一道耀目神环,璀璨如轮金色烈日,犹如神金铸就,光彩夺目。
“圣尊!”
姚泽心中一阵激动,果真如郎风所讲,将有大人物开坛说法,演绎规则奥义,他急忙敞开了六识,准备好好把握这次难得的机缘。
“天地者,万物起源自造化,阴阳化生,五行反复……”
声音宏大,在空中泛起道道涟漪,一丝丝规则交织,符文绽放,而此人脑后悬浮的神环更是日月沉浮,星辰耀目,数不清的神魔虚影浮现,万种生灵膜拜。
几乎在瞬间,姚泽虎躯一震,竟陷入顿悟中。
在之前他竭力窥探轮回圣殿而不得,可对于乾坤锁内的那剑道奥义一直反复揣摩,眼前的圣尊强者方一开口,无数规则符文浮现,声音蕴含大道奥义,绽放不朽之芒,此时落在他的耳中,如同暮鼓晨钟,昭聋发聩,更似星星之火,瞬成燎原之势。
一枚枚璀璨符文在他的头顶上空沉浮涌动,却是那座一直喷薄不休的不老神泉,秩序神链交织,和他交相辉映,一时间圣光腾天,如一轮天日复苏,冉冉升起。
这异像一下子就吸引了众多目光,知道此人进入顿悟,大都带着羡慕神色,这种境遇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
白玉高台上也有一道精芒闪过,显然那位大人物也没有料到,自己甫一开口,就已经给对方带来一场莫大机缘。
只是下一刻,姚泽的心底突然传来一声尖细的冷笑,“小贼,就你还想顿悟?还是赶紧想着如何逃命吧!”
似乎被狠狠一击,姚泽身形猛地一晃,脸色煞白,从顿悟中清醒过来。
一场难得的机缘竟被活生生地打断!
他的心“腾”地升起一团怒火,双目赤红,似要燃烧一切。
“呵呵,这顿悟不会是走火入魔的先兆吧?”尖细的声音丝毫不放松打击。
姚泽缓缓地吐了口气,神色恢复了正常,在他清醒的同时,头顶的异像似泡沫般散去,似乎刚刚一切都是虚像。
这一幕自然被众人望在眼中,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有惋惜,有幸灾乐祸,每个人都知道,顿悟并没有真正发生。
一旁的郎风目中精芒连闪,不过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微微一笑,示意他再接着听。
大道纶音在空中不时回荡,道道规则符文烙印在虚空,映照苍宇,熠熠生辉,姚泽竭力凝神细听,可再也无法进入那种顿悟境界。
“嗡!”
远处,又一道异像升腾,符文横空,广场上空不老神泉秩序神链波动起伏,原来有另一位修士把握了这难得的机缘,进入了顿悟中。
这是一次难得的盛会,天空中升腾起成片的光华,一道道秩序神链蔓延,姚泽再也没有进入那种顿悟中,可能够聆听一位圣尊大人物的说法,已经是莫大的机缘。
他觉得自己收获良多,以前不少隐晦生涩之处豁然而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