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2now好看的小說 英雄聯盟入侵異世界-第六百四十三章 尾聲的黑暗:恐懼和烏鴉-vel3f

英雄聯盟入侵異世界
小說推薦英雄聯盟入侵異世界
阴影雾气起伏,惨白的光晕轻轻摇晃。
低沉嘶哑的声音宛如石沉大海,无人回应,阴谋邪神之神·托拜厄斯望向四周骤变的环境,神色无比凝重。
擅长玩弄阴谋,操纵人心的他嗅到一抹不同寻常的气息,有些熟悉,有些陌生,最重要的是给他带来莫名的威胁。
“究竟是谁?”
神念转动,托拜厄斯屏气凝神,以排除法,一一剔除掉内心的敌对人选,再加上些许熟悉的气息,他赫然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寻找到任何一点蛛丝马迹,仿佛现在所面对的家伙是突兀冒出来的?
突兀?
霍然间,他想到莫德里安诡异的消失,似乎是和骤变的环境有关。
“有意思,可以瞒过我的阴谋之线。”
身披黑色长袍的托拜厄斯掀开兜帽,显现出一张苍老褶皱的脸庞,灰白色的长发披散肩膀,深幽的黑色光芒从瞳孔内逸散而出,化作纤细丝线,在身前编织出绝对的领域。
嗯?
托拜厄斯仰头遥望天幕,异样的动静引起他的注意。
视野内,一轮如玉盘般的明月高悬夜空,徐徐洒落深灰色的月光,浸透和侵蚀着阴影雾气,剥离出一片间隔空间,困守住他的活动范围。
“明月?”
托拜厄斯低声呢喃,如果没有记错,现在还没到夜晚,为什么会有明月升空?
即使是他,要想做到改变主物质位面的天象,也必须全力以赴。
当然,这里是指神明分身的力量,如果真身降临,或许他已经可以追寻到隐藏背后的家伙,而不是困守在要塞。
比起阴谋和人心,托拜厄斯自认为卡拉迪莫斯大陆无人可以比得上他,这是阴谋神职赋予他的骄傲。
纤细的黑色丝线四散漂浮,牵动着蠕动的阴影雾气,穿梭要塞建筑,寻找任何陌生的气息,但是很快地,托拜厄斯发现自己再也无法调动它们,宛如有人在瞬间抹去他依附黑色丝线的所有神念。
“藏头露尾的家伙!”愤怒的情绪出现在托拜厄斯的脑海里,饱含一抹他未察觉到的恐惧:“给我滚出来!”
【阴谋·邪恶之眼】!
阴影雾气颤动,托拜厄斯身前的黑色丝线领域犹如活物苏醒,无数的丝线缠绕编织,发出奇怪刺耳的声音,最终在他的背后形成一只巨大的眼眸。
嗡嗡!
刹那间,眼眸睁开。
通体漆黑的瞳孔折射出天穹洒落的月光,困守住托拜厄斯的空间区域沸腾,仿佛投入石子的湖面,骤然掀起一层层透明涟漪,继而毁灭接触到的一切,阴影雾气,深灰色光晕,以及若隐若无的要塞建筑,所有的事物缓缓消融,分解成细微的黑色颗粒,跌落地面。
须臾,风波停息,托拜厄斯凝视面前漆黑的环境,轻皱眉头,邪恶之眼笼罩之地毫无敌人的踪影。
“这怎么可能?”
邪恶之眼窥探的区域不止是主物质位面,还有临近主物质位面的所有空间区域,比如过渡位面,阴影位面等等。
“难道目标不在这里?还是说…….”
就在托拜厄斯沉默思考时,一阵阵低语呢喃的古老诗歌悄然回荡在惨白月光之下,像是最优秀的流浪诗人用最真实的情感拨动琴弦,奏响优雅的伴奏。
“王者十位,王座十张;”
“王冠九顶,加冕头上;”
“独剩一人,掘土墓葬;”
“独剩乌鸦,不死不生。”
沉闷的诗歌声不断的响起,先是模糊不清,再到真实悦耳,引起天地间未知的改变,连洒落的深灰色月光也在不住地晃动,似在害怕,似在恐惧。
邪恶之眼下方,托拜厄斯暗松一口气,隐藏的敌人远比暴露的敌人要难缠许多,既然目标选择出来,那么接下来就该到正面对决。
是的,正面对决。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托拜厄斯的内心里出现这样的想法,有些不太相信自己能覆灭帝国神明的阴谋能力,是因为……恐惧吗?
亦或是渴望见到背后之人的真正面目。
时间不断流逝,古老的诗歌声不停地回荡在耳畔,而背后的目标迟迟没有暴露身影。
恍惚间,托拜厄斯从诗歌声里见到一幅幅古老陌生的画面,破败荒芜的大地,繁华的城镇,银色的雄都,景色优美的初生之地,翠绿繁茂的丛林,一望无际的沙漠…….在这些地方,流传着类似神话般的荒诞故事。
一座村庄,一个衣衫褴褛的农夫。
身影单只的种着庄稼,唯有稻草编织的草人陪伴,
直到繁重的徭役压垮了农夫,因为庄稼歉收,被喂给了饥饿的乌鸦,最终变成恶魔回到世界。
很简单的神话故事,在世世代代的讲述中重塑和扭曲,且流传下去。
即使更迭无数次,但故事讲的都是同一个东西,外观像极了人,悄无声息的走在充满恐惧的地方。
咔嚓!
古怪的细微响动唤醒托拜厄斯的心神,体内的阴谋邪恶神力下意识地爆发,驱散围拢过去的深灰色光晕。
“该死的,这是什么情况?”
托拜厄斯目光骇然,望向平静下来的阴影雾气,莫名的颤栗感浮现灵魂深处。
滴答!滴答!滴答!
黏稠的黑色液体滴落,顺着灰白色发丝,流淌在脸庞,托拜厄斯伸手擦拭,转身看向背后的邪恶之眼,通体漆黑的瞳孔密布无数的裂缝,宛如见到什么恐怖的东西。
而此前唤醒他的细微响动,正是瞳孔破碎的声音。
“呃…….究竟….是谁…..!!”
托拜厄斯第一次对这次的袭击行动感到没来由的担忧,锁定的目标突然消失,自身深陷困境,还有笼罩周围的未知存在…..一切的一切,彻底脱离他的阴谋之线,甚至他无法确认背后的存在。
恐惧…..
他只看到恐惧。
诸神黄昏后期,臭名昭著的恐惧之神遭受围攻陨落,众多深渊邪神争夺恐惧神格,导致神格破碎,每一个获得神格碎片的深渊邪神,窃取到部分恐惧神职。
而恐惧,则是所有智慧生命与生俱来的情感,拥有部分恐惧神职的邪神凭此迅速崛起,互相之间为了完整的恐惧神格杀戮不断。
但托拜厄斯从未听说过,哪一位掌握恐惧神职的邪神会守护一个人类领地!
呱呱!呱呱!呱呱!
嘶哑的鸣叫声打破沉寂的气氛,托拜厄斯闻声望去,阴影雾气内悄然浮现一只只漆黑如墨的乌鸦,它们睁着猩红眼眸,打量着自己。
“是那则荒诞神话故事里出现过的乌鸦!?”
神话再现。
托拜厄斯愈发肯定,背后的存在绝对是一个掌控恐惧神职的深渊邪神,否则不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压力。
随后他回想起古老诗歌里提及的乌鸦。
“独剩乌鸦,不死不生。”
“有关乌鸦的神明吗?我不曾记得有哪一位深渊邪神和乌鸦有联系。”托拜厄斯脑海里闪过无数的信息,却一无所获。
“还是有掌控恐惧神职的深渊邪神陨落,丢失恐惧神职?”
“等等….”
直到此刻,托拜厄斯终于反应过来,他精心设下的阴谋早已被人看穿,且反过来布下圈套,成功引出窥视瓦洛兰领的所有觊觎者。
“一网打尽?哈,这么大的魄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