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kz8k都市小說 明天子-第五十章 英國公餘威分享-cztwz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五十章英国公余威
大自然的雨水从来是说来就来。
南安的雨季与旱季之分,也不是太绝对的,并不是说雨季就没有晴天,旱季就绝对不会下雨。
鬼知道老天爷是怎么想的。
老天爷只是按照自己的性子来,自然阮廷美绝对是天亡我也,但是对毛锐来说,也是一个重大的灾难。
天上雨线如织。
地面用来堵路的火场,一点点被雨水给浇灭了。
同样浇灭的还有毛锐等人的心头热血。
此刻在火场那边,安南人聚集了数千人增援镇南关,如果不是通行能力有限,安南人聚集的人马决计不止这么多。
但是对明军来说,都是一样的。
该怎么办?
毛锐沉吟片刻,猛地起身,说道:“各位准备吧。”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一跟白布一层层的缠在手掌之中,就是为了防止脱手的。
“毛将军,我愿意为先锋。”张懋忽然说道。
毛锐皱眉说道:“英国公,等一下我派人护送你走。”
对于毛锐来说,军中有这样一个英国公,就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张懋说道:“毛将军,你用我做先锋,我有办法破敌,至于什么办法,你就不用知道了。只问你肯不肯赌一把。”
毛锐沉吟片刻,他很清楚,而今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本部人马太少了一点。
千余人卡死这一条道路,迟早在安南军队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之中,全军覆灭。
而今最关键的问题是,明军先灭了镇南关的安南军队,还是安南军先灭了他们。所以,他最大任务,就是争取时间。
毛锐想了片刻,说道:“好,就以你为先锋。”
他想明白了,反正这一次是这位少国公自己找死的,与他无关,如果这一场大胜,别的不敢说,他父亲也会有一个爵位,到时候未必怕了英国公府。
毕竟英国公虽然显赫,但是张辅毕竟不在了。
如果败了,同样的是死,拉一个国公一起死,有什么区别吗?
张懋也不在乎毛锐怎么想,而是带着百余名乾清宫侍卫走在队列最前面,他寻来一根长棍,将怀中一面旗帜掏了出来,套在上面,高高举起。所有人看过去,却是一面英国公的旗帜。
只是这一面旗帜很旧了。
乃是张辅灭了安南之后,受封英国公之后,在安南用过的旗帜中的一面。即便是保存的很好,也有一丝丝的泛黄了。
张懋心中暗道:“父亲,你英灵在上,请让孩儿借名声一用。”
此刻,大雨转缓,而几十米的火场更是被剿灭了,一时间冒出阵阵白烟,还有一丝丝暗红之色,在雨水之中而在完全的眨着眼。
张懋一身板甲,一手持刀,一手举着旗帜,大喝一声,带着人踏着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火炭,冲了出去。
此刻安南士卒的火器也统统不能用了,他们也个个奋勇,头带斗笠手持刀枪冲了上来。
双方一交锋,张懋百余人就势如破竹一般,将安南士卒给打懵了。
这也是非常正常的,毕竟张懋这百余人,近乎是大明单兵最高水平,很多人调入乾清宫侍卫之前,早已做到了百户一职,一般调出去就是中层军官了。
曹操的虎豹骑,以百人将为卒,也不过如此。
更不要说,他们盔甲武器,都是远远的超过了对方。
战场又很狭小,不过数丈宽的道路,纵然有大军也摆不开来。双方交锋也就最前方的那几个人。
这就是为什么要狭路相逢勇者胜。
但是安南士卒众多,纵然前面战死不少,但是后面士卒依然死战不止,毕竟他们有太多的援兵了。
后面更是层层督战,怎么可能退。
张懋一边先前杀,一边高喊:“英国公张辅在此。”分别用汉语与喃语高声大喊。
喃语就是越南语的前身,虽然之前安南都有使用,但真正成为主体文字,还是在黎思诚在位期间。
面对明军势如破竹,以少胜多的攻势,再听见英国公张辅名字,仰头看见英国公张辅的旗帜,一瞬间,安南士卒的士气剧烈的波动起来。
无他,英国公张辅的名声在安南更是响彻寰宇的存在,甚至普通安南百姓或许不知道大明皇帝是谁,但决计不会不知道英国公张辅是谁?
甚至后黎太祖黎利自己都说,如果张辅一直在安南,他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张辅其实并不残暴,甚至对安南有些人过度宽容了。
但是口口相传之下,早已失真。
张懋也是从锦衣卫口中才知道,他父亲张辅的名声与形象在安南境内,就是类似于杀人盈野的大魔王,甚至每一个小孩子,如果不乖的话,父母都说,让张辅将他带走了。
这种战战兢兢的感觉,渗透到安南上上下下,甚至英国公张辅去世的时候,很多安南高官面子上表示哀悼,但是内心之中却是松了一口气。
很多政治家,即便什么也不做,单单是带上氧气罩能够呼吸,都某些人都是一个很大震慑。
而张辅在大明很长一段时间,就是扮演着这个角色。
当然了,张辅死了,安南上层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对于安南士卒来说,却是未必了。
一听说明军居然派了张辅领兵。
很多安南士卒即便是强制镇定,士气也跌了一大波,再加上张懋一股做气,冲杀过来,带着几分拼命的意味,所有人都不是对手。
顿时安南军中自己就开始乱了。
纷纷后退。
一口气退出十几里外。
退出了狭长的山道,才能重新整队。
而此刻,张懋都已经虚脱了。
毛锐见状,根本不敢相信,好一阵子才感叹道:“为人能达到英国公的地步,这一辈子也值了。”
他所说的英国公自然不是张懋,而是张辅。
张辅已经死了好几年了。算算也有小十年了,但人死后十年,名声还可以震慑敌国,一面旗帜足以撼动对方的士气。
做为一个将军,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可求的?
此刻主持援军乃是阮德忠,也是阮家的人,他怒不可遏,一连杀了十几员将领,说道:“英国公张辅早就死了,仅仅一句话,就将你们吓成这样?”
其实如果不是他们知道英国公张辅已经死了,听说到英国公张辅的旗帜出现在战场之上,阮德言不搞清楚也不会擅自出兵的。
但是而今他更明白了这一支明军的心虚。
如果心中有敌,何必借一个死人的名声。
只是他下令立即反攻,却不可能办到的。
败兵必须整顿之后,才能再次上阵。否则不过是给对方送人头而已。
阮德言虽然心中担心阮廷美,但阮氏在安南是大家族,虽然看起来是一阮,但是血脉早就疏远了。
当然了,虽然血脉有些远了,但是阮德言也没有见死不救的意思,他用了半日时间重整兵马,再次发动了进攻。
阮德言二话不说,转身就撤。但是既然来了,哪里那么容易走,明军出镇南关,追着安南军,好一阵子厮杀,又一次追杀十里,让安南军损失惨重之极。
甚至从镇南关到谅山之间所有关卡都被明军所夺。明军兵锋直指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