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8ekh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全球影帝》-第四百九十章 三十二歲男人的戀愛煩惱?分享-pb720

全球影帝
小說推薦全球影帝
纸质书本总是能带给人精神层面和触感上的双重愉悦,即便它此刻并没有精壮封订,仅仅靠一个订书钉来支撑起纸张的秩序,也足够让陆泽沉醉在其中,从而忘记了原来世界上还有时间这么一个概念。
最后一页翻过,窗外刚好响起了一声虫鸣,似乎是它在预示着什么,又像是天气随了陆泽不断翻涌的内心,几秒钟后,闪电照亮了房间中未被台灯照射的角落,带着些许惊悚的意味,成为了陆泽内心世界向外辐射的最好印证。
剧本读完了,他端起水杯,却发现里面早已空空荡荡,心绪激荡着,从抽屉中拿出烟盒,食指拨开,用嘴叼出一支,点火,内心逐渐平静下来,只是他也不确定,这股宁静是尼古丁带来的,还是来源于刚才在阴暗的房间里,悄咪咪燃起的那一丝火光。
故事全部储存在脑海,有BUG,还需要等待米奇和庄羽去修复,并且故事描绘也需要再度润色,但故事中体现的精神内核,却已经很清晰的展现在陆泽的面前。
回想起主人公,只有怜悯,没有其他的情绪存在,现在任何网络平台上都可以看见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按照现如今的理解,覆盖面就过于以偏概全了,像是一帮子把所有可怜的人全部打死,这并不全面,因为主角就不是被这句话包含在内的人。
其实这句话的原文指的只是少部分可怜人,而大部分可怜人,即便是脑袋想开了花,都无法找到导致他可怜的原因。
这也是陆泽看完这部剧本后,内心波涛汹涌的原因,他的可怜,并不是因为他曾做过可恨的事而导致的,他所经受的遭遇,只是来自于对弱者最直观的恶念。
而更加令人通体生寒的是,有很多人帮助过主角,但在上帝视角下,所有人的帮助都不是出于纯粹的善念,而是别有所图,所有人都在利用这个可怜的孩子来宣泄自己莫名其妙的怒火,或是实现自己所贪图的利益。
没有人对一个被他们亲手毁掉人生的孩子说抱歉。
在陆泽看来,这一切过于悲观,也不现实,毕竟人一辈子一定会遇到一些善良的人,米奇似乎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于是完善了几个陆泽第一次看剧本的时候立场还模糊不清的角色,例如那个真·善美的姑娘。
总体来说,这个剧本所带给陆泽的感受就像是……黑暗版本的《奇迹男孩》,又或者是……原版的《格林童话》,没有那么多天真和开朗的欢声笑语,没有朋友们的拥趸,没有出色的大脑或体能,有的只是看了会发抖的黑色幽默,与被毁的一眼就能看到尽头的人生。
果然,压抑永远是米奇电影中的主旋律,没有泪点,只有在一个个没有被救赎的故事中,对悲惨的人生越发的麻木。
将剧本仔细的撕成一条条,拿到卫生间水池中,打开水龙头,泡上五分钟,接着揉搓成为浆糊后,像是洗酸菜一样把浆糊揉成一团,挤干水分,扔进卧室的垃圾桶,他有些口渴了,打算下楼接杯水,只是临到客厅时,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客厅沙发上说话。
“谁?”
“哦……是我,是我老板,嗯,我们现在被安排到了一个别墅里住。”
话音刚落,人没露脸,一条粗壮的胳膊伸了出来,向陆泽挥了挥手,接着垂下,又小声小气的与对话那边的人解释,之后的聊天内容陆泽没听见,水流接近杯子中的声音以及将卢卡斯的声音完全覆盖。
喝了半杯,再次重新接满,从厨房出来时,卢卡斯已经挂了电话,大脸和手都搭在沙发靠背上,直勾勾的盯着陆泽……手中的海绵宝宝图案马克杯。
“你不对劲。”
见卢卡斯这模样,陆泽没管住嘴,漏出来一句话,他本不想说的,因为这注定会牵扯出来一段聊天,如果白天还好,可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困的要死,压根不想聊。
“陆泽,你说我等拍完这部电影就结婚怎么样?”
“等拍完……啊??”
千算万算,陆泽都算不出来他瞪了自己半天就憋出来这么一个屁,如果他说他恋爱了,也不至于让陆泽这么惊讶,毕竟卢卡斯已经离婚两年了,重新找个伴侣很正常,但直接跨过找对象这步,奔着结婚就去了,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陆泽敢保证,卢卡斯来意大利的时候肯定没有女朋友,因为那时候他还沉浸在要去亚马逊森林要带什么设备的想象中,谈恋爱的男人去旅行考虑的绝对不是要带什么相机,而是应该考虑要不要带女朋友,并且字里行间中,压根没有吐露出一点有关于女人的信息。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在来到意大利的这短短二十天内,他找了个自己觉得喜欢的女人,然后要结婚了!
“你们认识多久?”
“八天。”
“闪婚可不是这个年纪,并且已经有过一次离异史的男人玩的游戏,但你想结婚,那谁又能拦你呢?拥抱幸福去吧伙计,晚安。”
陆泽真的不想再聊了,大脑不停的发送着疲倦的信号,出于朋友关系,他其实是想劝劝卢卡斯再考虑考虑,不急于一时,甚至拿离婚史提醒了一下他,因为陆泽知道卢卡斯不在意这个,离过婚这个问题在喝酒的时候总会被谈及,毕竟还有一个未婚生子还跟女友分手的进阶模板摆在这呢。
但想想又不合适,他没必要平白无故的给卢卡斯打击,结婚这件事是卢卡斯的自由,他想结婚,只能说他真的想好了,所以改口沿着说出来的话,来了个大转弯,直接祝贺早生贵子,儿孙满堂,然后托着沉重的步伐踏上了第一个台阶。
“可是我又有点担心她拒绝。”
“呵,放心,是我,我他吗也拒绝……”
这话只是陆泽心里想的,当然不可能说出来,背着卢卡斯翻了个白眼,上楼睡觉的梦又被打碎了,他只能无奈回身,站在台阶上替卢卡斯思考思考。
“她多大?”
“二十岁。”
好家伙,又是一个找了比自己小了一轮还多的……不过这个年纪的女孩比年纪更大些的女孩更感性,真要两情相悦,脑子一热说不定真就成了,等会……貌似剧组里没有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吧?化妆师们都二十五六了,这二十天里也没有二十多岁的演员进组啊,他能在哪儿遇见这么年轻的女孩?不会是……
“我先问一下,她不是我们剧组的吧?”
“嗯。”
“麦当劳的那个女服务生?”
“你怎么知道?”
记忆突然浮现出来,让陆泽迅速锁定了目标,卢卡斯这一句反问就确定了陆泽的揣测并没有错,只是回忆起那女生的模样,有些瘦弱,并且个子不高,大概只有一米五左右,这个身材……小马拉大车,这超载了啊朋友。
“你喜欢她哪儿啊?喜欢她炸薯条炸的脆?还是汉堡做的好吃?”
“没有,就是性格喜欢……”
没有反驳陆泽的纳闷,他只是腼腆的回答认真回答了陆泽的问题,样子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说不出心仪对象出众的优点,但就是简简单单的符合眼缘就产生了恋爱,甚至是结婚的想法,这点对于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来说有些幼稚,但仔细想想,似乎……这又是我们所羡慕的初恋情怀。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管是男是女,其实我们的择偶标准都在逐步的攀升,更多会在意外在的东西,去全方位的考量该不该把初步的欣赏,转换成为自己的爱情,这也让陆泽意识到,第一段婚姻来自于父母包办的卢卡斯,这似乎……是真正的第一次恋爱。
对卢卡斯的印象多数在于他魁梧的身躯、遍布浑身各处的纹身,凶狠的长相、出色的摄影技术,以及憨厚外表下那颗粗中有细的心,他并不是一个笨蛋,只是没想到,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后,他仍逃不出爱情的魔爪,果然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这其实是好事,理性会压制冲动,年纪大些,爱情袭来时才不会特别上头,避免年轻时荷尔蒙爆发而产生的强人所难,陆泽相信他可以控制得好自己的行为,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初哥,不会人家刚答应做你女朋友,你就往人屁股上摸,对于闪婚的想法也慢慢理解了,毕竟拍完这部电影,他就要回英国了,异国恋,换谁,谁又能真正把心咽进肚子里?
“你有没有告诉克沙或者米奇?”
“没,克沙现在跟米奇一样,喜欢用钱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告诉他们也是白说,估计会劝我造个孩子什么的……”
“也是……所以你只是想跟我交流,还是想请叫我一些问题?”
“我只是想你帮我想想,这段时间,我该做什么?”
“你能做什么?你压根不用刻意的去做什么,就趁着还在意大利的这段时间正常的恋爱,把好的展示给她,坏的也展示给她,让她自己考虑,愿不愿意跟你走,否则把骗到英国,你们也不会相处长久,人离家越远,后悔的情绪越浓,最后一点,别把人弄的下不来台,就行了,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喝完酒打老婆吗?”
“你开什么玩笑,肯定不啊。”
“那就行,好了,太晚了,我要睡觉了,你也是,别耽误工作,其实你跟她恋爱也不错,我去买薯条的话她还能多给我加几根,晚安了。”
不顾他的沉思,使劲抻了个懒腰,在声叹息中,水杯中的水洒出来了少许,陆泽抖着水珠,上了台阶,顺带着,关上了客厅的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