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ggu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宋煦 txt-第三百零七章 難如登天的事看書-ej294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朝廷内外,就没有闲着的人。
赵煦在忙,皇城司在忙,章惇、蔡卞在忙,礼部在忙,翰林院在忙,开封城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在忙。
不多久,韩宗道的‘乞骸书’就得到了批准,公告出去。
一个参知政事,副相,还是‘旧党’大佬突然致仕,自然引出了不小的动静,不知道多少人用尽办法想要探清楚,朝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震动不止在朝廷,更在野!
韩宗道的奏本,将‘开封府试点’发生的诸多事情,揽在身上,称他‘能力有限,认识不清,能力鲁钝,不堪一用’,并且,他将士子闯入翰林院,试题被烧,也归于‘作为知府,无能管控地方,殊为失职,自请告老’。
韩宗道是‘旧党’在朝廷的第二大佬,他的突然辞官,还揽了这么多责任,如同给了那些闹事的人当头一棒。
这闹了闹去,闹到自己人头上了?
太多人茫然了,甚至还出现了内疚的情绪。
当然,不乏聪明人,更加怒不可恶,叫嚷着,撺掇着,要闹出更大的事情来。
……
在曹政被任命为新任开封知府的时候,赵煦终于能从庆寿殿脱身。
朱太妃犹自不满意,与赵煦说道:“今后不准这么欺负赵佶,你好歹是官家,是兄长。”
赵佶站在朱太妃身后,异常的乖巧。
赵煦陪着笑,瞥了眼赵佶,忽然想起赵佶的考卷。李清臣除了带了那二甲十五个人,还有赵佶的。
赵佶在考卷里,大谈弊政,以及改革的必要,洋洋洒洒,文风在李清臣等人看来或许差了火候,但却比赵煦好不少。
赵煦心里若有所思,道:“赵佶,你支持变法?”
赵佶故作乖巧,低着头,道:“嗯,国朝弊政太多,变法改革是必须的。”
“哦?”
赵煦有些意外,他只记得赵佶在历史上的那些混账事,不记得他做过什么大政事。
朱太妃看着赵煦,将赵佶拦在身后,道:“过几天他就要去太学上学了,你不能再指使他。”
赵煦笑了笑,道:“小娘说的是。”
朱太妃犹自不放心,盯着赵煦离开。
赵煦无奈,只得带着孟皇后先走。
离开庆寿殿,赵煦见孟皇后一直没说话,估计她还在想着赵佶的事情,忽然说道:“你觉得,十一与十三,哪个更好一些?”
孟皇后一怔,仔细想了想,有些谨慎的道:“十一殿下聪明伶俐,十三殿下有英武气。”
赵煦知道孟皇后拘谨,点头不语。
将赵佶贬为庶人,除了赵佶混账外,其实还有赵煦的私心。
如果,他如历史上一样短命,那么,他不希望赵佶继位。
赵佶一旦被贬为庶人,那么将来能继位,非十三弟赵似莫属!
这些话,赵煦自然不会对任何人讲。
想到赵似,赵煦转头向陈皮,道:“下月初,十三弟去武院,你派人注意一下,要他好好学习,不得贪玩。”
“是。”陈皮自不会多想,连忙应着。
赵煦看着天色,慢慢踱着步子,继续想着朝局的事情。
韩宗道的一去,苏颂肯定明白赵煦的用意,可能不会再插手朝局,章惇等人无掣肘了。
开封府由曹政主理,‘方田均税法’的推动必然更加用力,或许今年年底将有个大概模样。
“分地……”
赵煦轻声自语,土地丈量清楚,下一步就是对这些土地进行整顿,重新划分,然后分地!
从这次丈量来看,开封府有相当一部分土地会被收归朝廷,足够安置二三十万人。
陈皮没有听清楚,上前一步,道:“官家,明天中午之前,要在紫宸殿接见开封府众知县以及百姓,政事堂那边已经安排好了。”
赵煦听着,就想到了‘德’,眼神微动,看向宫外道:“笼络民心,能有多难?”
孟皇后,陈皮一怔,不知道赵煦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赵煦蓦然眉头一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拉过陈皮,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陈皮神情急变,道:“官家……这有失体统……而且不安全……”
赵煦摆了摆手,继续笑着向前走,道:“就这么定了,你去安排吧。”
陈皮脸色有些发白,道:“官家,外面现在正乱,太危险了……要不,与诸位相公商议一下?”
赵煦走在前面,哼了一声。
陈皮一缩头,连忙道:“是!小人这就去安排。”
孟皇后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说话。
……
一直到傍晚,青瓦房的小会议室,六部尚书等都没能离开。
章惇在对朝局,对‘开封府试点’做出新的部署,韩宗道这一去,腾出了巨大的空间,足以让他们做太多的事情。
“吏部正在对全国范围的知县进行考核,京察会在年底结束,但吏部已经着手在一些关键府县进行布局,准备……”吏部尚书林希说道。
等他说完,众人议论一番,户部尚书梁焘说道:“户部目前主要任务,一个是‘开封府试点’,另一个是‘税法’,重点在转运司,目前事多繁杂,推进有些慢……”
尚书们在汇报工作,也在说着,分析各种困难。
章惇坐在主位,蔡卞左边,两人对这些问题进行决断,同时布置任务,庞大的压力,笼罩着小小的会议室。
等到天黑,送走这些尚书,小会议室内,只有蔡卞与章惇两人。
蔡卞喝了口茶,轻吐一口气,有些轻松的笑着说道:“这么看来,明年全面推行‘新法’,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章惇面容疲倦,倒也有欣慰之色,道:“开封府的丈量队据说有上千队了,每个村子都有。丈量清楚,就要重新整顿,划分,还是马虎不得,不得大意一点。”
蔡卞表情多了几分肃色,轻轻点头。
‘土地’问题,是封建社会最根本问题,哪里能那么轻易解决?
蔡卞放下茶杯,道:“官家说,朝廷要准备至少一千万贯,从地主手里赎回土地,你怎么看的?”
章惇想了想,道:“官家要的不是遏制兼并,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千万贯,只是个启动,想要解决,至少需要五年的税赋才够。”
蔡卞嗯了一声,思索着道:“确实是一个漫长的事情,不过,这件事一旦做好了,其他问题就容易的多。”
章惇双眼闪动着厉色,道:“就这一件事……”
就这一件事,难倒了多少人,历朝历代的更迭,无不是土地惹的祸,真的那么容易解决,怎么还会亡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