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7oa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新白蛇問仙》-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發現鑒賞-hizlk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进化只会增强优势。
白蛇那些时日嗅觉主要依靠蛇信子,待化蛟后慢慢开始转变,至化龙,嗅觉进化为依靠鼻孔,舌头主要作用为辅助进食和品尝。
“多么熟悉的味道啊,一成不变的配方。”
白雨珺咂咂嘴。
“以姻缘陷女仙神于万劫不复,这种事儿本龙见的多了,你不是第一个,紫衣仙子也不是最后一个,哦,差点忘了,就连本龙也被如此谋划过。”
“呵,若是让本龙寻到,保证砍他们都眨眼。”
摊摊手,压根不把所谓姻缘当回事。
然而,对方似乎很喜欢被设计。
白雨珺算是看出来了,说的再多也是龙对人弹琴,双方听觉以及品味都不在一个重量级,她能踩碎土块,而咱白某龙能压塌山丘峰峦。
晃晃耳朵不耐烦甩手。
“拿钱拿钱,约定好拿出你全部身家来交易。”
正沉浸美好回忆的神女一愣,点点头,差点以为白龙忘了这事。
“苦心积攒的俗物……罢了,全送与你。”
宝光一闪。
瞬间,连天雷都显得黯淡。
种种古今罕见异宝,宝物不凡,神光耀眼,连一群无所事事被天雷罡风敲磨的凶物亦齐齐转头,多目狮子几十只眼睛齐齐放光,人首蛇身怪物激发贪婪本性,连被破损龙椅压住的乌鸦都挣扎抬头。
老狼更甚,耸拉舌头流口水。
凶物之所以是凶物,必定有贪婪这个属性,虽然某白也有……
白雨珺撇撇嘴。
“嚯~这死牢也算蓬荜生辉呢。”
嘴里嘟嘟囔囔手里不闲着,以最快速度将宝物划拉进兜,速度之快堪称电光迅疾,未等眨眼,满地宝物消失不见,个别凶物以为刚刚是幻觉。
看看这些旧时代神灵,入天牢之前肯定被查验过,依旧有神通保存家产。
女子笑笑,即使披头散发仍有神女风姿。
接下来,该带她离开死牢。
谁知……
白雨珺忽然从龙椅起身,瞬间出现在女子身前!
“你……”
“嘘~小点声。”
白雨珺离被缚铜柱的女子很近。
不远处,某个漆黑如墨的凶物瞪大双眼,夹紧尾巴趴的更低。
女子浑身僵硬不敢动。
眼前相聚仅寸许的可是一条神兽,即使传说描绘如何祥瑞也改变不了骨子里兽类凶狠暴戾,甚至能感受到獠牙锋利刺痛皮肤,不敢喘息,生怕弄出半点响声惊到白龙。
白雨珺在嗅气味儿,认真的嗅。
先是踮脚嗅了嗅女子脸颊,皱眉,似乎有所发现,然后又低头嗅了嗅胸腹……
动作姿态像极了猛兽。
当白雨珺低头嗅气味时,一对雪白硕大龙角几乎处于女子眼前,龙角虽传言如鹿角实际浓浓掠食者猛兽风格,格斗时能破开猎物防御,凶威不必多说,更有一颗宝珠散发荧荧彩光。
远处,多目狮子干脆直接趴沼泽泥塘,弄得满肚皮泥浆。
“我说老狼,这小龙是不是想吃神仙肉了。”
“嘿,这才像个神兽嘛。”
巨狼本想应景舔舔爪子,使了使劲才想起自己还被铁索捆着。
唉,糟心……
铜柱下,女子绷紧的神经未松,忽然,龙角变成妖媚带着几分青涩的俏脸,丹凤眼近在眼前,贴得近了甚至能看清眼睫毛。
“女士,既然说好了宝物全给我,那么,你为何留下一份呢?”
声音很轻,对女子而言犹如炸雷。
但毕竟是神,面色沉稳并未表现异常。
“龙女阁下何出此言?”
“因为,本龙在你的身上嗅到了一种味道,尸气。”
被镇压惩罚的女子身上气息慌乱一瞬,虽尽力压制,但面前可是感知力远超寻常神仙妖魔鬼怪的龙族,压根瞒不住,越隐瞒越说明有问题。
白雨珺开口继续施压,表情似笑非笑。
“你只给了在我看来昂贵的宝物,却留下了对你而言最珍贵的宝物,是否忘了我们之间的交易,破坏规则,可是要受惩罚的呢~”
“胡说!”
义正言辞反抗,神情很到位。
“本神乃星宿孕育神威浩然!怎会身有尸气!天庭神官何在?本神就算镇压至死也要与你这白龙争辩到底!”
“好啊,去啊,本龙在这里等你哦。”
冷冷一笑返回龙椅坐好,把玩一只黑色手镯。
笑话,别说现在天庭空空荡荡连根鸟毛都没有,就算在以前,凭借天王级别镇守神将大印以及这一身仙甲,弄死几个死牢囚徒跟玩一样,再说了,没有密档的死牢哪能喊来神官。
白雨珺猜测很可能是这些凶物有某些用途。
而这位神女,绝非因为私自婚配误了神职被抓,真当白某龙是深宅大院长大的金丝雀呢。
无聊把玩手镯,纤细玉指张开。
黑色手镯仿佛变成活物,犹如一条黑色小龙在手指间游走。
没想到,女子竟然认识此物,面色不可置信。
“龙枪?”
“你认识?”
闻言,女子面色复杂。
“但凡有资格的神仙妖魔鬼怪谁不知道龙枪,此乃上古龙庭帝后神兵,征战四海八荒荡平万界,陨落于龙枪之下的强者数不胜数,凶威赫赫谁人不知。”
白雨珺小手抚摸巴掌长黑色小龙,眼中感情很深……
“既然知道龙枪,若不说实话,恐怕本龙会用它将你终结。”
原本惧怕龙枪的女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竟然不怕了,不知逼得急了破罐子破摔或是其它原因。
居然难得挺着天雷罡风反抗。
“哼!天庭都不敢弑杀本神!你敢杀我?”
某白半笑不笑,杀神么,又不是第一次了,龙椅较高,端坐其上略微前倾有种俯视意味。
“有何不敢?”
“别忘了!吾乃星宿孕生!世间谁敢处决正神!”
也许白雨珺触动了她内心最宝贵,披头散发狰狞大吼毫无形象。
白雨珺点点头。
“嗯,对,差点忘了你这重身份。”
女子闻言面色大喜,以为白雨珺无法奈何她。
然而……
一声铮鸣,死牢天雷罡风为之一静!
霸气龙枪利刃在手,神兵凶威煞气震慑无数凶物心惊胆战,当年,死在龙枪之下的凶物可谓海量,古老神魔也逃不脱杀伐,何况被关押在天牢里混吃等死的倒霉蛋。
“别废话,别人不敢杀你本龙敢!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或者生!或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