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mehw優秀都市言情 魔法塔的星空 ptt-第五百七十七章 平淡的課程?熱推-q2r4z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因为迷地版本的显微镜是以魔法为基础,与地球的不同,一部显微镜同时观察多个目标并不算什么。甚至这部迷地版的可以做到像地球的解剖显微镜一样的事情,令观察样本呈现出立体的样貌。
不过芬没打算用那么复杂的操作,她第二个准备呈现出来的样本,是之前吩咐小学徒摘来的叶子。同样是一番简洁利落的动作,她熟练地取出下表皮的薄膜后,经过一样的处理便放上载物台。
有了一项动物的样本与一项植物的样本,芬便解释起细胞的各个部位特征,以及动植物间的差异。为了让大家可以更清晰地认识细胞,她还从某人身上取了表皮、血液等物,做出介绍。直让某人有种被当作小白鼠的感觉,而且这只小白鼠还要在课堂上帮忙操控画面。
光是动植物的细胞各一种,当然不可能拖太久的时间。毕竟迷地的学院,还不像地球的学校有考试的压力,所以老师在课堂上时不时得说:‘这里是重点,以后考试会出’之类的话。
在迷地教学,更像是在地球做简报的概念,讲重点,然后输出大量的情报。这可是某人上了几堂数学课程后的新心得。
尤其来上这种进阶课程的人都是魔法师,本身还是底子深厚,不是那种刚接受启蒙的学徒。而能成为正式魔法师的人,记忆力与理解能力都不再话下。简单地说,就是在教一个个学霸的那种感觉。这也难怪在圣城教书,一个不好就会灰头土脸被赶下台。
教得好的定义也很简单,不是新的内容足够震撼或颠覆,就是新的内容多到别人来不及接收。做得到这两点,就是这群学霸口中的好老师了。
所以在讲完动植物细胞的基本差异与型态之后,芬直接把人体所有部位的细胞介绍了一次。包括每个细胞的差异与用途,细胞所组成器官的用途,以及这些器官所组成的体内系统用途。
然后可喜可贺的一件事,接下来的介绍都是用预先准备好的图片,而不是当场采集。某人因此逃过了被分尸的命运。
然而这些新知虽然新颖,但却没能触动这些老魔法师那沉稳的心。所有人在课堂上的学习,都是平静无波,安安静静地抄写着笔记。对这样的情境,某人当然一开始就能猜想的到。毕竟迷地的法爷们,都是走实用路线的。太过纯粹学术的,很难不让人怀疑‘学这个有什么用处’。
所以在第一堂生命课程剩下三十分钟的时候,林所建议的课程大纲会转一个小方向。芬掌控时间的能力也十分精准,即使她不去看怀表──某人很久以前制作的魔法金怀表,至今仍是巫妖的战利品之一,拿不回来,呜呼──或是时钟,她依然可以在课堂开始后的一个小时三十分钟,说道:
“以上就是人体各部位的细胞介绍。包括人类在内,迷地上大家只要是看得到的生物,都可以归类于多细胞生物,也就是每个生物都是由成千上万个不同功能的细胞所组成。那么问题又来了,存不存在单细胞生物呢?就是那种单独一个细胞,就有活动、繁延等能力的生物。”
同样没有等谁回答,芬又问道:“请问在场的各位谁有带着水?”
虽然没人回答,但魔法师们没有谁开口吟唱咒文,也轻轻松松地使出一环学徒级魔法──集水术,并在空中凝结成一颗颗水球。
“抱歉,各位,我没有说清楚。我需要的是可饮用的泉水或井水之类的水,而不是魔法制造出来的水。”
空中水球无声无息地消散。其中一位魔法师拿起了一口羊皮水袋,说:“这是森林中,精灵之泉的泉水,这种水可以用吗?”
精灵之泉的泉水,圣城埃斯塔力的特产之一,高价品。据说长期饮用,有助于魔法师累积权能速度的增加。但不适合之人,或饮用过量的人,会出现抗拒症状。
“可以的,这真是太好了。”芬又拿出了一个空的培养皿,来到发话的魔法师面前,说:“请倒一些在这个玻璃皿上,就可以了。”
尽管精灵之泉价格昂贵,但那只小皿的量看起来连一口都不到,带着泉水的魔法师也没有计较什么,直接倒了个半满。
“好,各位,这是精灵之泉的泉水。让我们来看看这里头,有些什么。”
回到讲台前的芬,没有对培养皿中的水做任何处理,直接放进显微镜的载物台上。接下来的操作就是由她自己进行,而不是让身为助手的林进行。操作也不是单纯的显微放大而已,而是开启了程序的分析功能与比对。看着水镜术屏幕上不断更新的数据,芬笑道:“呵呵,这水中的世界,可真够精彩呀。”
分析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全部完成了。芬说道:“在培养皿中的水量大约三到四毫升之间,侦测到一些种类不同的微生物,大多数量不多。然而最多的是这个,──”
这时水镜术屏幕上显示出大量长条型,两端顿圆,无芽孢,成杆状的细菌。
“──大肠杆菌,它主要寄生在动物的大肠内。部分菌株属于益菌,能够制造人体所需的物质,并防止其他致病菌的生长。但是某些菌株会造成食物污染,从而使进食者产生食物中毒的症状。常见的表现有呕吐、腹痛与腹泻。除了生物的肠道外,多存在于受粪便污染的环境。”
芬的发言一出,众人哗然。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精灵之泉,圣城最受魔法师欢迎的物品之一,可做为制作道具的材料,也可直接饮用。提供精灵之泉的人,也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小伙子,而是位名声在外的老牌魔法师,所以他不可能拿出假货,也不会刻意骗人。
在玻璃小皿中的水,可是在众人眼前从羊皮囊中倒出来。虽然是经由那名巫妖拿到她那台奇怪的机器上检查,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中间不可能有动手脚的机会。
那么说水中存在着会让人中毒的东西,是怎么一回事?甚至还跟粪便牵扯上关系!
一直只有芬在表演的课堂,底下总算有人开口说话。第一个问题就是:“芬妮阁下,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精灵之泉中怎么可能会存在让人中毒的东西。还没有听过有人因为喝精灵之泉而死亡的。”
“你们认为‘毒’是什么?单纯吃了会死的东西?这里我再介绍一个概念吧,致死量。任何东西都有毒性,但问题是,要吃下多少才会置人于死。有些东西是剧毒,即使只是一点点粉末,沾到口,都会让人死亡。但有一些东西却不是如此,好比慢性毒药,它会不断累积在身体里面。当累积的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引发人体的病变,从而死亡。虽然说疾病的运作机制跟毒药并非完全一样,但大致而言还是有可以参考的地方。”
“阁下的意思是?”
“这些单细胞生物,我称其为细菌。细菌无所不在,但是摄入人体后却有可能多,也有可能少。量少的情况,人体的免疫系统会自动排除这些致病的细菌。但假如量多到来不及排除时,它们就会诱发人体的病征,也就是所谓的生病。至于你们自己说,就没有人因为喝下精灵之泉,发生身体不适的情形吗?尤其特征是跟我刚刚讲的类似。”
“这……”发问的魔法师一时语塞。因为刚刚芬所提到的病症,其实就是那些不适合之人所发生的抗拒症状。最终,他只能勉强辩解道:“这全是附会之说?”
对于有人提出的不信任质问,以及其他人投来怀疑的眼神,芬也不生气。而是朝着林点头示意,便开始展示出一张张图片。
第一张图片,是一处半废弃的村庄,到处可见倒卧的死尸。极少数看起来还活着的人,也都模样凄惨。而死者并非死于战祸或是魔兽之灾,脸上、身上有大小不一的脓疮,四肢末端发黑。
只一眼,在场的人就认出这项疾病,正是恶名昭彰的黑死病──鼠疫。
“这是我在旅行的过程中,偶然听闻某处发生瘟疫,前去观察后所留下的纪录。一般人认为这项传染病是由老鼠传播,事实上传染的媒介有二,除了老鼠之外,还有跳蚤,但牠们只是作为疾病传播的桥梁而已。主要的病原是──”
林适时换了一张图片。
“──鼠疫杆菌,和之前展示的大肠杆菌很像,但菌体较长,且有分节,属于双球株杆菌。引发原因是在旱灾之后降与过度,造成植物大量生长,草食动物与昆虫因此大量繁延,老鼠因为食物变多也大量繁殖,超过了针对老鼠的补食者能控制的数量,然后让灾害扩大。防止的方法就是防鼠、灭鼠和消灭跳蚤,不要接近染病的人,避免继续传染病菌。──”
“──这是另外一处村庄,感染的是瘟疫的一种,我将之称为霍乱。染病者的特征主要为下痢、脱水、呕吐、肌肉抽搐等现象,进而导致眼窝凹陷、皮肤湿冷且缺乏弹性。主要传播的方式是经由被患者粪便所污染的水或食物传播,防止的方法简单地说,就是隔离患病者,饮用干净的水。而主要病原是──”
又换一张图。
“──霍乱弧菌。菌体短小,但有单鞭毛、菌毛,部分有荚膜。没有很好的医治手段,唯一要注意的,就是避免患者脱水。所以只能不断补充水分,等待患者自己撑过这一关。”
之后,芬继续展示数种瘟疫等级的传染病,以及主要病灶的细菌。这下,换底下的法爷们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