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pqn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笔趣-第四百六十四章:打探情報(求收藏,求推薦,求月票)求推薦票!!!-sjduf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红场。
这就是阿列克谢的老巢,很嚣张的名字,据说这位俄罗斯大汉的偶像就是俄罗斯的那些暴君沙皇。好像俄罗斯人都对暴君有点特殊情结,毕竟历史上带着俄罗斯雄起的几任沙皇都是暴君来着。
总之阿列克谢就把自己的餐厅命名为红场。
他日常最喜欢待在这里,很多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这个看起来彪悍的俄罗斯大汉真的是这家餐厅的老板。事实上也差不多,别看这家伙五大三粗,两米高的身高,三百多斤的体重,站在一般人面前,就像泰山压顶一样,威慑力十足,可他的爱好就是烹饪。
这不,凯来到红场的时候,他正在厨房帮忙。
“嘿!阿列克谢!”查普是老油条,常常和那些大佬们打交道,自然认识阿列克谢。
阿列克谢穿着一身得体的厨师服,袖子挽起,正小心翼翼的将一勺黑色的鱼子酱抹在刚刚炸好的薯片上,他听到了查普的叫声,但没理他,而是小心的用白色餐巾纸抹掉餐盘上洒出来的酱汁。
“好了,可以把菜端出去了。”说着阿列克谢还对边上的几个年轻人说道:“做菜一定要用心,任何一个步骤都要仔细。”
几个年轻人老老实实的点头,还有人在记笔记。
这场景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老厨师在教学徒。
“你确定我们没来错地方?”凯小声的问道。
“这就是洛杉矶!”查普笑着说道:“这里的人都喜欢特立独行。”
就在两人扯淡的间隙,其他人都非常聪明的退出了后厨,只留下几个彪形大汉陪着阿列克谢面对查普和凯。
“查普!我说过,以后你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或者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阿列克谢的声音很低沉,有点教父的意思。他慢条斯理的脱掉了自己的厨师帽,然后从旁边的厨具箱中挑选了一把剁骨刀。
查普对凯摇摇头,示意不要紧张,交给他。
“嘿,阿列克谢,别这么说,我们之前合作的不错。”
“合作?”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阿列克谢眼中就充满了怒火。“那叫欺骗!你欺骗了我,让我损失了一大笔钱,并且我的两个儿子还被你送进了监狱!”
“嘿!你不能这么说,是你说只要可以把那帮乌克兰人送进监狱你什么都肯做的。”查普一脸委屈的叫道。
凯看他们这架势,立刻就明白了,估计查普之前坑过这个阿列克谢。不过,查普胆子真大,居然还敢来找阿列克谢,看样子是有恃无恐。凯倒想看看,查普到底有什么底牌可以这么嚣张。
“闭嘴!!!”阿列克谢显然被查普的狡辩气炸了。他一挥手,将面前餐具厨具全部扫到地上,左手提着剁骨刀狠狠的砍在了案板上。不锈钢的案板,居然被阿列克谢砍进去四五厘米深!
“我说过,我再一次看到你,就会把你剁成肉泥然后丢进海里喂鱼!我说道做到!”阿列克谢嘴角露出了残忍的微笑,一挥手,一群满身刺青的俄国大汉就从四面八方围拢了过来。
“嘿!嘿!冷静点伙计。”查普一手伸出拦住他们,一手拿出自己的警徽。“我现在可是警察,如果你不想惹麻烦的话,就应该冷静一点。阿列克谢我们不是敌人,我们……只是立场不同而已,还记得嘛,我们可是朋友。”
警徽果然有用,一群俄罗斯黑帮分子踌躇了起来。
和警察作对,和杀警察,是两码事。前者最多是坐牢,而后者……美国警察可是有自由裁量权,由裁量权是指,警察可以自主决定他们在执行具体法律时将采取何种程度的行为,他们可以自主选择执行或不执行哪些法律。比如,但警察感受到自身安全受到威胁时,可以选择开枪!
至于这个‘感受到威胁’怎么界定,那就见仁见智了。坐牢他们不怕,可挨枪子……还是算了。
“朋友……”阿列克谢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鲁莽,他归根结底是做生意的,在自己的餐厅杀死警察?他还没这个胆子。代价太大了,除非,他愿意远离洛杉矶,抛弃自己奋斗的一切。
“哼!认识你或许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
“别这么说,我也是身不由己。你看,你最后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这就是一个朋友能够为你做的事。对于你的两个儿子……我很抱歉,可是他们拘捕,我也没办法了。”
查普看上去像是和这帮俄罗斯人勾结在一起,实际上,以凯对这家伙满嘴跑火车的个性的了解,这货放过阿列克谢的唯一理由,只能是证据不足!
“说吧,你这条豺狼,又想要做什么?”
没想到阿列克谢居然真的没动作了!凯有点吃惊,难道洛杉矶警方的威慑力都到这个地步了?
事实上,是凯想错了。
这一切源于查普的个人魅力,前面说过,他是一个混蛋,他虽然是一名警察,也有着异乎寻常的正义感,责任感,但也改变不了他是一个混蛋的事实。他真正在行的其实不是查案,而是异乎寻常的适应性,他是那种你把他丢到哪,都能活的美滋滋的那种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都已经不能准确的概括他了。
他很适合和那些黑帮分子相处,他天生擅长这个。
比如阿列克谢,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样讨厌查普。至于为什么……或许是混蛋之间的互相吸引?
鬼知道。
查普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拿出了一颗弹壳。
“我想知道,是谁买走了这批武器弹药,他们在哪,是谁?”
说完,查普又从怀里拿出了一份文件。
“代价是允许你的两个儿子假释。”
听到自己的儿子能够假释,阿列克谢眼睛一亮。他接过了弹壳。
阿列克谢有一项能力,那就是能记住自己卖过的每一件货物。
可没想到阿列克谢拿起弹头看了一眼之后,脸色一变,立刻将弹壳丢了回去。
“滚!我不知道这是哪来的!”
“阿列克谢……”
“滚!”阿列克谢根本不给查普任何机会。
查普吃惊的看向阿列克谢。他的印象中,阿列克谢并不是那种重视荣誉的人,事实上俄罗斯黑帮很少在意这个。阿列克谢更是声名狼藉。
凯这个时候终于动了,看来必须要按照他的方法了。
“我来?”凯问道。
“不好吧?”查普犹豫。“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
“我可以不用抢。”凯犹豫了下说道。
查普立刻松了一口气。
“那就没问题了。”
凯摇了摇头,不知道这货在想什么。难道他的拳头就不能杀人吗?
凯脱下西装将他交到查普手里。然后挽起了袖子。
“三分钟,不要让人打扰我。”
查普想了想自己的子弹数量。
“没问题。对了,不要搞死人,会很麻烦的。”
查普是一个混蛋,一个混蛋怎么可能会这么慷慨就义呢?明知道阿列克谢恨死自己,还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找死?就算不会死,被揍一顿也划不来啊。
他真正的底气来至于凯。
之前在突袭金并手下的时候,查普已经感受到凯能打了。但在见识到凯和那些忍者的战斗后,查普才明白,自己对待‘能打’这个词的理解有多么浅薄。
有这么猛的搭档,他干嘛要怕阿列克谢?
查普搭着凯的西装来到了厨房门口。一边吹着口哨,一边盯着门外的动静。
“好了,毛熊们,准备好做运动了吗?”而凯则扭了扭脖子,在一声声骨头咔咔作响中,走向了脸色越来越难看的俄罗斯人。
……
三分钟过后。
厨房里一片狼藉,一群俄罗斯人全部满脸是血的倒在地上。而他们的老大,俄罗斯硬汉正被一个比自己矮十公分的警察提着脖子怼在墙上,一拳接着一拳胖揍。
他的小弟在战斗开始两分钟之后,就被全部撂倒了。他们从没遇到过一个人的拳头会那么有力,他一拳下去,他们就感觉自己骨头快要断掉一样,要是一拳击中头部,那反倒是一件好事,因为那会让他们立马昏厥过去。
短短两分钟时间,这些俄罗斯汉子,都需要去骨科挂号,其中大部分还需要治疗一下脑震荡。
凯提起阿列克谢的脖领,用沾满鲜血的手掌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颊。
“嘿!朋友,还好吗?能听得到我说话吗?”
整整一分钟,凯都在揍阿列克谢。全部避开了要害,专门往容易痛的地方招呼,这不,阿列克谢都被揍的有点一声模糊了。
“咳咳……我……我……”
“真够硬汉的,你们毛熊都是这种硬汉吗?那你们当初到底怎么被希特勒打掉半个国家的?”
感慨完,凯举起拳头准备继续揍。
简单粗暴的审讯方式,但在大部分情况下有效。这个世界上还是普通人居多,黑帮其实也是普通人,他们也怕痛,怕死。真正可以视死如归的人,就不混黑帮了。
“我说!我说!”看到凯的拳头再次举起,阿列克谢强忍着身体上的摧残,用尽力气大喊道。
他又不是傻瓜,如果猜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早说了。
凯有点尴尬,没想到自己会错意了。
“好吧,我道歉。”凯将阿列克谢放了下来,轻轻的为他整理了下领口。“下次,你应该早一点说。”
阿列克谢张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放弃了。
他倒是想早点说,可问题是这货一上来就猛揍他,他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阿列克谢老老实实的说道,他甚至连脸上的血迹都不敢擦。“但我知道他们来自哪。”
“哪儿?”
“黄金圈!”
黄金圈,这是凯第二次知道这个组织,上一次是在芝加哥。那是一个由哥伦比亚麦德林贩毒集团最先倡议的毒贩组织,具体如何情报很少,但毫无疑问,这个组织似乎开始在到处搞事了。
“他们怎么会找上你,我记得查普说过,你不碰毒品。”
阿列克谢张张嘴,苦笑的说道:“我之前的确不掺和这种生意,可……他们给的太多了!”
阿列克谢对于毒品的确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因为他主要的走私通道是俄罗斯-美国,美国这边就不说了,他原本开展的是军火生意贸然进入毒品市场,其难度非常大,其次,俄罗斯……不产毒品。或者说俄罗斯本土的制毒业远没有金三角银三角出名。虽然俄罗斯离金新月那边不算太远,可那里不是俄罗斯的地盘,阿列克谢的关系到不了那里。、
没货源说个屁!
可黄金圈找上了他,想要和他合作,他们可以从金新月发货,然后让后阿列克谢利用在俄罗斯的关系,将货走私到美国和欧洲。而且给的抽成非常高!
说完阿列克谢连忙补充道:“我现在可还没开始做……而且看现在的情况,我也做不了了。”
也幸亏他没跟凯详说,要不然凯估计只会骂他白痴。
把毒品从俄罗斯运到欧洲和美国?
哪个白痴想的办法。
俄罗斯和中国差不多,政府力量强大,而且历来禁毒非常严格,并且有死刑,加上国土面积大,运输成本和风险高的一匹!谁吃饱了会走这条路?
再者说了,金新月一直专供欧洲,那里有一套成熟的运输路线,安全隐秘,成本小。美国这边主要是由银三角主要供货,还有就是亚洲这边的货也会有一部分供给美国。金新月那边的很少。
那群人这么跟阿列克谢说,要么就是为了忽悠他,要么就是对他图谋不轨。
但凯对这些事,不置可否:“那群人在哪?”
“比弗利山庄日落大道以南的‘平地区’xxx号。上一次,我就是把货送到他那里。”
“谢谢配合。”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然不会再停留。
至于说这些人怎么办……自然归他们老大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