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bll熱門言情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討論-第三百六十七章 : 和你聊天,很愉快讀書-5y6c7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
“玉小刚?”
比比东突然提起这个话题,让曾易不由愣了一下。
“你说大师他啊~…”
曾易不禁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因为在史莱克学院的时候,曾易称呼玉小刚一直都就叫他的外号大师,名字倒是有些印象模糊了,比比东突然提起大师的名字,曾易第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是谁。
至于比比东为什么会提起这个,曾易也不是很明白,不过他依稀记得,原著里,比比东和大师玉小刚好像关系不一般来着。
所以,曾易也没有什么心里负担,便和比比东说起大师玉小刚的事情来。
“他啊,在史莱克学院混得挺不错的,是副校长来着。而且,还有一个挺漂亮的老婆,虽然脾气有些暴躁,但人挺不错。对了,还有一个天赋异禀的弟子,实力很强,也参加了这次的魂师大赛,不出预料的话,大师的弟子就是这一届魂师大赛的冠军了。”
“总体来说的话,大师他现在的日子,那是相当的滋润。”曾易说着,心中都不禁有些羡慕了。
玉小刚不仅仅有了名声和地方,还有漂亮的老婆,在加上一个作为天命主角的弟子,就连困扰自身实力不能增进的武魂变异难题,也被弟子治好了。虽说他现在已经是中年之龄,但有一个天命主角的弟子,在弟子的帮助下,将来突破到封号斗罗境界,也没有多大的问题。
这妥妥的人生赢家啊!
大师他有老婆这件事,曾易也是到了新史莱克学院才知道的,而这个人,正好就是柳二龙这只母暴龙。
弗兰德那家伙告诉曾易,玉小刚和柳二龙两人可是都进行了拜堂这个神圣的仪式,在友人和天地的见证下,结为正式夫妻。
但是,就在两人成为夫妻没有多久,玉小刚就知道了一个近乎让他精神崩溃的事情。
柳二龙竟然是他的妹妹。
当时听弗兰德说起这事时,曾易当场就笑喷了。
有情人终成兄妹,这种狗血的剧情,还真的发生了。
曾易冷静思索,仔细思考,一想,这事……
还真棒!
别的曾易不太懂,至少,这个世界,应该没有骨科。
不过,曾易又想了想,他们两人都是出身蓝电霸王龙家族,没有骨科,但是有电疗啊!
这还更恐怖一些。
而比比东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就懵住了,表情变得有些僵硬,身体似乎在微微的颤抖着。
不过她是背对着曾易,曾易并没有发生比比东现在这个状态,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但是,曾易的心思并没有放在比比东的身上,在说完这件事后,目光偷偷瞟了一眼比比东的背影,趁她愣神的时间,快递的向桌上的青玉酒瓶伸出手,给自己倒上一杯冰天灵泉酿,一饮而下。
好酒啊~
曾易内心中享受的赞叹一声,目光瞟了一眼对面的比比东,见她还是背对着自己,然后立刻把桌面布置得和刚才一样,一切当做无事发生。
比比东思绪恍然若失,有些机械的转过身子,脸色煞白,眸中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看着曾易。
“这……是真的么?”比比东嘴唇轻颤,向曾易再次确认。
看着比比东神态,曾易被吓住了,不就说了些平平淡淡的事实,就能把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刺激成这样?
骤然间,曾易想起了,似乎,眼前的这个女子,武魂殿的教皇,是大师玉小刚的前女友来着。
这……
看不出来,大师年轻的时候,还挺风流倜傥,是个多情人来着。
现在,比比东这副模样,曾易也能理解了。作为前女友,听到前男友在没有自己之后,竟然过得如此舒服,心里自然有些不好受。
不过,曾易从比比东这副神态上看,好像并不是怨恨,而是难受,似乎,她对大师,还有着感情。
看着比比东的模样,曾易心中不禁暗自佩服大师起来,能让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这般,也只有他了。
“额,确实是这样。”曾易连忙点头回应,不敢多言,这个状态下的女人,还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封号斗罗,要是刺激了她的情绪,激动起来,一巴掌拍死自己也是有可能的。
听到这句话,比比东像是失去重量一般,坐在了石凳上,神情恍然若失。
她这般,曾易也不敢多做动弹,就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面对着一个情绪不稳的女人,特么还是实力超强的封号斗罗,曾易心里苦啊,生怕她情绪失态,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来。
过来许久,比比东终于又了反应。
她拿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啪~
她放下酒杯的动作很大,玉杯与石桌碰撞的清脆声响,把曾易吓了一跳,身体都不由一个激灵,差点跳了起来。
“唉~”一声悠长的叹息在庭院里回荡。
比比东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饮下,白皙的脸颊上,也浮现了几分红润,似乎变得更加的妩媚动人。
她的眼眸有些迷离,望着手中的酒杯,眸中带着回忆。
比比东长叹一声,语气中也带着一些释然。“时间过得真快啊,回忆往昔,那些记忆,仿佛就在昨天,却不知,在不知不觉中,已是过二十多年。”
“没有想到,这些年里,他也已经有些家室。”
比比东轻声诉说着,语气中带着慷慨,又有怀念,而坐在她对面的曾易,做着一个合格倾听者。
“看来教皇大人和大师有过一段很深刻的情感经历啊。”曾易不禁出口问了一声。
闻言,比比东感叹一声,“是啊,那是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可惜,因为某种原因,我们并没有走到一起。”
见比比东这遗憾的神情,曾易不禁出口安慰道:“教皇大人你也不必太伤感,一句话说得好,一个成熟的女性,她的人生道路上,难免会遇到一两个渣……
额,难免会有一两段糟糕的感情经历。”
见到比比东用着危险的眼神盯着自己,曾易感觉改口说道。
“呵呵……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的一生,有百分之八十都是由苦难构成的,所以放宽心一些,别生气。生活已经怎么艰难了,苦着脸色那不就是等于认输了吗?所以要一直笑着走下去啊!”
见比比东的眼神还是有些危险,曾易尴尬的笑了笑,赶紧组织语言开始补救。
听着曾易着乱七八糟的歪理,比比东不禁被气笑了。
“你才多大?都没有走完人生的百分之二十,就敢说出这样的理论?”比比东不禁反问一句。
曾易正色说道,“那可不一定,从下定决心成为魂师的那一刻起,我的脑袋就是暂时放在脖子上而已,早就做好了死亡的觉悟。
说不定,我现在走了人生的百分之八十也不一定。”
闻言,比比东不由微眯了眼睛,看着曾易,“这么说,在武魂殿对你来说,就是苦难了?”
“没没没,这可是教皇大人你说的,我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见她又用着那危险的目光盯着自己,曾易连忙摇头否认。
看他着害怕的模样,比比东不禁轻笑起来,宛若黄鹂般轻灵悦耳。
“你这个家伙真是有趣,本座倒是明白,她为什么会如此在意你了。”
“她?谁啊?”曾易有些疑惑的问道。
“好了,今晚就谈到这里吧。跟你聊了聊,本座的心情也舒畅了许多。”比比东没有回答曾易的问题,站了起来,转身故作离去。
她今晚来寻曾易,就是为了见识一下,这个让自己女儿倾心的少年,还有,向他探询那一直在心中魂牵梦绕的那个男人。
如今,听到他已有了自己的家室,比比东心情有些难受,但想了许多,也释然了。
毕竟,自己也有了一个女儿,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有了各种的生活,用着自己的方式生活下去。
或许,这多年的感情,也该放下了。
比比东望着夜空上皎洁的圆月,心境也变得通明清澈,精神状态更好了。
她转过身体,面对着曾易,风华绝代的英姿,倾世无双的面容上,勾起了一抹倾城的微笑。“今晚的聊天,我很愉快。曾易,你真是一个令我意外的少年!”
“有机会,我们再聊,再见。”
随着她话语一落,那月色下的身姿,也消失不见。
“呼~,终于离开了。”
见比比东离开,曾易很是疲惫的吐了一口长长的浊气,整个人瘫在桌上。
一个人和武魂殿教皇待了这么久的时间,曾易无时无刻都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实在是太心累。
真的是待在屋子里都不得安宁,这到底是要闹那样啊!
一想到她走前的最后一句话,还随时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曾易有些想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