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06mk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全球影帝 黑心火柴-第四百九十一章閲讀-5lxo1

全球影帝
小說推薦全球影帝
“到你了梓萱。”
陆泽稍微让开空间,靠着椅背,拇指与食指在纸巾上擦拭油渍,王梓萱靠近,拿起一根薯条,轻轻的放在正处于搭建中的薯条铁塔最顶端。
本以为借卢卡斯的光,他去买麦当劳时量大些就不错了,可没想到,这女孩年轻有为,二十岁就当上了店长,滥用公权到把薯条论袋子装,让陆泽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土豆地狱,光吃薯条就能吃饱你敢信?
陆泽还好,因为拍戏原因,担心热量超标,并未吃多,可王梓萱就遭了殃了,回回吃薯条都吃到打嗝,仅仅几天时间,脸就圆润了少许,今早坐车时睡着,做了噩梦,说梦话时都念叨着:“不要土豆……不要土豆。”
“陆泽,别玩了,到你的戏了。”
自从法蒂尼当了导演后,貌似耳朵就出了“问题”,说话时压根控制不住音量,干吼比人用喇叭的声音都大,陆泽正专心的叠着薯条塔呢,这一声传来,被吓了一哆嗦,没控制住力量,瞬间,本以为坚不可摧的“铁塔”分崩离析,散落在了桌面上。
“我上戏了,梓萱,不要浪费粮食啊,尝尝这个新出的墨西哥甜辣酱,我觉得不错。”
“陆哥……我吃不了了……”
把酱汁放在她面前,陆泽立刻选择逃跑,对她的求饶充耳不闻,迅速跑到法蒂尼身边,神情再次变的认真,弯腰低头注视着监控机中重映的上一幕录像。
不得不承认,法蒂尼的进步是飞速的,尽管因为还有公司要管理,导致拍摄时不时的暂停,但拍戏时只要一进入状态,工作起来就会变得游刃有余。
毕竟拍摄的不是文艺片,并且出于新人导演对镜头把握程度的酌情考虑,镜头运用的都是商业片中比较常见的拍摄方式,缩进出画,缩推入画,直拉直推,重要人物和剧情的略点缀特写,除了几个特别追求视觉效果的剧情片段,大部分镜头都不算很难。
陆泽反复看了两遍,并没有发现问题,这让两位刚做了对手戏的演员长舒了一口气,坐在一旁拍抚着胸口,窃窃私语着,也不知道说着什么,但从表情上来看,应该是欣喜的。
“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
两人说的并不是镜头运用的问题,这不是演员该去讨论的事儿,即便陆泽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而法蒂尼只是初来乍到的新人导演,但这不是填补导演和演员之间鸿沟的理由,不管你多大的腕儿,对方导演是多新的萌新,除非导演求到你了,不然说什么也不能插手导演的事务,否则这就是不合规矩的。
毕竟电影是导演的艺术,且电影就该带有导演的风格,胡乱插手,就是在打乱导演的思路和节奏,这对于一部作品而言是致命的,纵观影视作品历史,但凡有演员插手导演工作的电影,没有一部是值得称赞的好电影。
只不过是聊聊陆泽今天的状态,两人聊的时间长了,不用说的太清楚也能明白对方所表达的意思。
道具组正更换着下一场需要用到的道具,趁这个时间,两人也能多聊聊卢卡斯的问题,不是恋爱的事儿,谈恋爱只要没耽误剧组的工作,导演也没必要管,两人真正想说的是,卢卡斯和克沙要一块前往法国戛纳,参加戛纳国际电影节评选的问题。
“你找好摄影师替班了吗?”
“已经找好了,赫尔曼·兰多夫斯基。”
这貌似不是电影圈内的摄影师,真正在电影圈打出名气的摄影师也不屑于给其他摄影师做替班,陆泽对这个名字略微耳熟,但怎么也想不起这个人到底是谁,没再细问,点点头,起身,走进片场。
与他一块走进镜头的是一位金发女人,在剧中饰演主角的太太,这场戏讲述的是青年时期的主角和妻子之间的不和睦,一场需要争吵的戏,作为戏份很少的角色,这位女演员并没有参加到剧本的研讨会中去,今天是陆泽与她的第一次见面。
她很紧张,无论谁都看的出来,踱步走来时就差点摔倒,对此,陆泽早已习以为常,象征性的安抚了她的情绪后,调整一番假发,陆泽在餐桌旁坐下,将早已准备好的烟屁股点燃,面前是一面空盘子,女人则在厨房内反复呼吸几次,直到呼吸平稳后,才对并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法蒂尼比了一个OK的手势,场记入场。
“《赎罪》第九幕,第三场!开始!”
……
“努娜,饭什么时候才好?我快饿死了。”
男人靠在窗边,头偶尔朝外面探去,又迅速缩回,面前这光洁如新的餐盘上他开始抱怨,牙齿咬着烟蒂,将最后一口烟雾吐出,打开窗户,随手将烟蒂扔出窗外,不顾楼下人的怒骂,面色不变的拉下窗户。
“我说了等一下,要不你来做?”
妻子的态度也十分强硬,两人的关系从很久之前就已经坠入了冰点,在这种时刻,她当然不会在口头上示弱,给予丈夫嘲讽自己的机会,她拨动着饭铲,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端着平底锅出来,把炒好的蘑菇面粗鲁的倒进男人的餐盘,果不其然,撒出来了一些,沾在男人的手上,他被烫了一下。
“你在干嘛?”
“我在给你做饭,你说我在干嘛?”
“你什么毛病?你到底什么毛病?”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吵架已经成为了这家中的常态,孩子的哭泣,男人与女人的争吵,仿佛争口舌之利如今已成为了两人必备的乏味生活调味剂,像是谁输谁赢,真的那么重要一样。
“你已经三周没有拿回来一分钱了,三周!我给你口饭吃就不错了!”
她竖起手指,对准自己曾在耶稣面前宣誓忠贞的男人,另一只手压着餐桌,怒吼着,强忍着把面条仍在丈夫脸上的冲动。
婚姻中最大的矛盾在于,你与你的爱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情感会变成这样,而利己主义又在脑中作祟,努力让自己成为这场家庭战争的胜利者,尽管这场胜利,不会有败者的赔偿。
“那就滚蛋!滚出我的房子!如果你忍受不了,随便跟那个男人跑,随便你!让约瑟夫别哭了!我说让他别哭了!给他喂点安眠药!别让他再哭了!”
“混蛋你说什么?”
……
一个失误,台词的力量感不够,让片场所有人都不禁摇头,气到底是虚了,可能跟刚才的过度紧张有关,也可能是被陆泽的气场压垮了,总之这不是一个好的表现。
“停,休息一分钟,然后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