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yn0熱門言情小說 征途討論-第五百五十章 短暫接觸鑒賞-395r4

征途
小說推薦征途
这雾当然和对面的人无关,至少他不是主要原因。螭吻的造雾能力可是比这人的能力要专业都了,以至于原本只应该遮挡远距离视线的迷雾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连天色都变得一片漆黑。
完全失去视觉感知的袭击者们如今也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但此时就算知道也没用了。迷雾阻断了他们之间的一切联系,除非大声呼喊,否则这队人之间就会完全失去指挥。然而,这种情况下傻子也知道不能出声。
可惜,就像那句很经典的名言:人与人的智力差距,有时候比人与狗的智力差距还要大。
尽管正常人都知道这种情况下绝不能出声,但傻瓜永远都是存在的。
“洪师兄,我……”这人只来及说出个名字声音便戛然而止。一支从雾气中飞出的羽箭准确的穿过了他的咽喉,将其钉死在背后的大树上。
这人一时之间还没死透,双目圆睁,双手不断的在箭杆和脖子上抓挠,嘴巴一动一动的想要说什么的样子,却只能一口一口的往外喷着血沫。
就这样在树干上挣扎了一小会儿,这人才算是彻底结束痛苦,而其他人此时已是噤若寒蝉,没人敢发声,因为他们知道,出声就是死。
迷雾的另一侧,天佑一手持弓,一手勾着D环,闭着眼睛,头部偏向一侧,将耳朵对着前方,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听觉之上,随时准备捕捉任何一点些微的响动。
然而,在天佑的身侧,妖宠们却没闲着。他们正在缓慢的扩散开,向着敌人的方向包抄过去。
因为雾气是双方制造的,互相干扰了视线,因此天佑这边也失去了单方面战场透视的能力。但相对于那边的青山派众人,天佑这边至少还占着一点侦查优势。
人、仙、佛三族在感知能力方便与妖族存在明显差距,一方面是单纯的视、听能力远不如妖族敏锐,另一方面则是妖族可以利用嗅觉进行模糊定位,且很多妖族都拥有三族不具备的额外感知能力。比如说:嘲风的回声定位和热成像能力、螭吻的水体感知以及柒小妹的生灵感知。
虽然不是妖族,但柒小妹作为半殭尸,对活物有天然感知能力,这其实也算是特殊感知。
此外,天佑本身就有灵视能力,可以直接看到灵力的流动。要不是周围到处都是用灵力制造出来的阴气,遮蔽了天佑的灵视能力,他甚至可以在这场战斗中做到单方面隐身。
不过,哪怕是灵视能力暂时失效,天佑也具备了相当的信息优势。因为……他有灵魂契约。
天佑感觉自己和妖宠之间的灵魂契约就像是地球上常说的战场数据链系统,可以将任何一个单位发现的信息上传网络,然后己方全体个体就都知道这个信息了。相比之下敌人那边的信息就只能是发现的人自己知道,就算没有螭吻的迷雾,单纯靠语言或者动作传递信息的效率也绝对赶不上天佑他们的灵魂交互速度快。
对面的青山派众人在损失一人后出现了短暂的慌乱,而后便有人开始施法,准备以强风吹散周围的迷雾。虽然这样他们先前制造的阴气也会被一同吹散,但目前他们已经被天佑发现,隐蔽的意义已经不存在,反倒是重新获得视野更为重要。
然而,天佑如今占据优势,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
那人刚开始施展法术便被天佑这边的嘲风发现,毕竟一群人都蹲在大树或是岩石之后隐蔽自己,就他一个站在块高出地面的石头上,摆明了有问题吗。
于是乎,嘲风将这人的位置发到了天佑那里。闭着眼睛的天佑只是转动身体微调了一点角度,而后手指一松,撒放器自动松脱,挂在弦上的箭矢立刻电射而出。
噗……噗通……
正在施法的那人刚把灵力运转完毕,法术还没成型整个人便从石头上栽了下去。又是一剑封喉,准确无比。
“该死,对面是个箭神吗?怎么这么准?”青山派众人心中咬牙切齿,却拿天佑这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要冒头就会被杀,又看不见天佑他们的位置,想反击都不知道要往哪个地方攻击。箭矢虽然指明了天佑所在方位,但看不见人就不知道距离,这些人就算知道天佑在哪个方向也无法攻击。
知道这样被一直压制着迟早要完蛋,这群人也是不再吝惜手中的底牌。原本以为是来虐菜的,所以都藏着掖着的没有拿出全部实力,如今意识到自己都要出现生死威胁了,自然不会再有所保留。
还是之前那个背着一只大箱子的人。他小心的将身后的箱子取下放在了地上,而后从身上取出了几只小瓷瓶,将其中的东西全部倒在了一只瓶子里。最后又割破自己的手掌,挤出几十滴血滴入瓶中摇匀,这才小心的从箱子中取出了一只木盒。
将木盒小心的放在地上,接着把之前调配的瓷瓶敞开着放在木盒边缘,最后小心的一点点的打开木盒露出了一道缝隙。
随着木盒开启,盒中立刻探出了两条红黑相间的触须,在盒外试探了几下后,一条看着并不太大的,但全身赤红的蜈蚣闪电般的从盒中爬出,一头扎进了瓷瓶中。那驱虫人立刻一手拿起瓷瓶,另一手同一时间用瓶塞封住了瓶口。
做完这一切后那人想也不想就突然站了起来,然后用他这辈子最大的力气把那个瓶子朝着箭矢飞来的方向丢了出去。然而,因为他的动作太大,在站起来的同时就被发现了。所以几乎是瓶子刚出手,一支羽箭便击穿了他的右肩,带着他在空中转了个圈后才摔倒在地。这还是多亏他全力投掷造成身体偏移,不然刚刚这一箭就应该正中他的咽喉才是。
这人也是硬气,受伤后只是闷哼了一声,咬牙忍痛取出匕首削断了碍事的箭杆,然后就这么背起箱子转身就往后跑。
这次不用嘲风定位了,天佑听着脚步声箭头便转了过去,还根据对方的速度和距离预判了一定提前量。然而,没等他这一箭放出去,便看到一只小瓷瓶从他身边飞过,而后啪的一声撞碎在了身侧的一棵大树上。
那棵被直接命中的大树瞬间便被烧断,树冠哀鸣着向一侧倒下。但哄雾没有就此停歇,还在以更快的速度扩散,周围的地面、植被乃至空气都发出了嗤嗤的声响,所有接触到红色雾气的东西都开始迅速的腐烂、溶解,速度快的惊人。
“后退!后退!”对面传来喊声,显然知道这是什么,但天佑此时却无暇顾及对方的逃跑行为,因为他也在忙着往后退,并在灵魂契约中顺便通知了其他妖宠也都往后退。
不管这红雾到底是什么,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不碰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