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全民進化時代 黑土冒青煙
末世之黑暗召唤 晓夜圆舞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弒血魔君 血韻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七界逍遙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荒唐仙醫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前世情缘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霸上坏坏出墙妻 连$辰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超悟 會飛的馬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宝贝,那词儿不是你这样用的,所以不要一知半解就随便乱说哦!”
姜易很希望小丫头能够谨慎,同时也希望她不要望文生义,毕竟都快小学了,养成这种自以为是的习惯可是非常的不好。
——————
絕地余生 kimo
小丫头看到爸爸脸色严肃,也是连忙吐舌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姜易自家知自家事,他自己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毕竟是贪天之功,窃取了自己故乡的荣耀。
但人家这个毕敏涛,那可是真才实学,怎么能够让人不敬佩。
当然了,有句老话说的好,学会唐诗三百首,写诗就是顺口溜。
在那众多丰富多彩的故事熏陶当中,姜易也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现在,他就想着代表自己的故乡来应对一下这个童话界的位面之子。
看看故乡的童话跟这个世界的童话到底谁强谁弱。
这就是姜易的好胜心在作祟了,不过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完全可以理解。
“爸爸,你真的要去给庆庆妈妈比试吗?”
姜易在大家面前表达了对毕敏涛的敬佩,不经意间就说了一句,真想跟毕老师在写作一道上切磋一下。
小丫头听到这句话,立刻就来了精神,她现在可是很清楚切磋是啥意思。
“没有啦,其实就是去学习一番的!”
姜易听了小丫头的话也是一头的黑线,急忙做了详细的解释!
“哦,我还以为爸爸要跟庆庆妈妈文斗呢!”
小丫头的新词儿一套一套的,文斗这词语,是他刚刚从八卦村的戏曲老师那里学来的,这可就用上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