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dkj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是半妖討論-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人間有河,河裏藏星分享-f2zlf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岐山君气得浑身发抖,她终于耻辱地低下了头:“你将我手解开。”
陵天苏自然不会解,他知晓,岐山君一生之中,最喜征服,最厌被征服。
今日,他很疼,也很生气,不介意有失君子一回。
反正,他从来都没说过自己是正人君子。
寒风撩过她额前的秀发,发丝间隐隐约约透出来的冰冷目光含着难以磨灭的愤怒。
整个人像是一只难以驯服的孤狼,死死咬牙道:“齐煜,你果然是我这一生最该恨,也最该杀的人!今日屈辱,我来日自当百倍奉还!”
陵天苏皱眉懒得听她废话:“哦。”
岐山君气得胸膛起伏,觉得没有哪一个瞬间想现在这般耻辱,她最终闭上眼眸。
一颗流星。
两颗流星。
三颗流星。
好多颗流星。
心满意足的陵天苏终于解开她身上的封印。
岐山君手臂一震,直接将捆在双腕上的腰带震得粉碎,目光冷极煞极。
陵天苏笑着擦拭了一下她的嘴唇,懒散的目光还有一丝温柔:“行了,扯平了,我不生你气了。”
饶是煞气附魂的岐山君也不由为这眼神陷入瞬间的恍惚,她紫瞳微微一动,半撑起身子。
目光恢复了淡然,却依旧有些迷离,她想放肆一回:“齐煜君,你暂时先不要回答我的问题。”
陵天苏笑了笑,道:“好,你想让我做什么?”
“……吻我一下。”她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陵天苏双眸一眯,却没拒绝。
岐山君被吻得呼吸急促,不由自主的捏紧衣衫,片刻后才将他推开,喘息道:“好……好了,你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陵天苏嗯了一身,起身将衣物穿好,端得是一副正人君子衣冠禽兽的好少年模样。
夜风吹气他银色的长发,他立于玉车边缘,俯瞰着这片九州大地,此刻他脚下这一片山河不再南池小镇,而是一座古老的无名山脉之中。
山脉丛林叠嶂里,有着一条小小川流不息的河道。
“方才孟浪了,抱歉。”穿上衣服,又是一个郎朗清骨好少年。
但一本正经的道歉只会让人觉得更加可恶恼人。
岐山君面无表情地拢起衣衫,目光冷冷微嘲地看着他。
陵天苏目光放得极为悠远,仿佛整个人间山河都挡不住他的视线,他一只都是当年那个喜欢遥望远方的少年。
“岐山君终究还是岐山君,虽然状似荒唐胡闹,可你今日真正的目的,亦或者说想告诉我的事情,恐怕不仅仅只是为了这场荒唐之事吧?”
岐山君先是一怔,随即揉了揉额角,疲倦地半倚在龙椅上。
不爱穿裤子的女帝陛下那双修长的玉腿自叉开的龙袍慵懒交叠,迷人且勾魂,可她眼神威严漠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陵天苏叹了一口气,转眸看向她,道:“当年,我不爱多问,你便将心事憋在心中,从来也不同我多说,如今时过境迁,你我都是经历过死亡的人,你依然是老样子,那只好由我来坦诚一点了。”
他抬起手臂,指向车外世界大地,道:“你特意招来灵界古山之中的护山仙兽,载我同游,分明是想邀我遨游九天,观九州大势,你自轮回中苏醒,以你的天赋,在这三日内不仅仅可以平复动荡的永安京都,还足以让你观遍天下山河之势。
虽说历经几千年之久,可你对当年灭国一事始终耿耿于怀,放不下心中执念,千年足以磨灭历史的痕迹,但山河归山河,尘土归尘土,在这个世界上,即便是神灵也无法完全彻底抹灭掉苍生之中的尘微痕迹。
因为人间天下有秩序,有自己的运行轨迹,在这三日中,你看到了很多人们不曾看到的东西,曾经被人有意遮掩欺瞒的真相,在你这个巨大隐患威胁死亡后,便不必那么在意的去继续刻意隐瞒。
山河之中,有着过往的痕迹,正如此刻,在这马车之中,能够看到外界无法看到的许多景物,我竟是不知,原来在这九州之上呈现的竟然是一种断脉之势。
而九千年之前,本应该被黄沙沧田掩埋的乾河,竟然依然流存到的当世,整个九州看似河海百川,但世人不知却是由那一条乾河贯穿整个人间,支起万域河流。”
岐山君目光冥晦,没有打断他的思路。
陵天苏继续道:“但是此刻,即便身处于这片马车之中,我依然看不到那河汇入到了哪里,源头不知何处起,尽头不知归往哪一方。
源源不断的河流却不知为何源源不断,如今唯一能够看到的是。
那条河是一张图,河图之中呈现出了水底的砂砾,较为显眼的砂砾会折射出星辰的光辉。”
陵天苏收回手臂,看向岐山君,认真说道:“岐山君,你应该在九千年前便发现了这河的存在,而你,也在水中找到了自己的星辰,人间修行者的星辰,看似在天上,实则却是在河底。”
虽然心中早已有了这般类似的猜测,可是这个猜测念头实在是过于疯狂了些,简直颠覆违背了世界的常理。
天上星辰沉于人间沙河。
虽然只是属于人间万千修行者那一部分的星辰。
可是星辰自古便诞生于浩瀚无垠的宇宙界域之中,纵然是神灵也仅仅只能够动用召唤属于自己星域之中的那颗本命星辰。
即便是主宰万物的神界君尊,也无法做到这一步。
那片河流,不是奇迹,而是神机。
而且绝非自然力量的神迹。
九千年前,她在河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颗星辰本源,明烈如东方朝阳,有紫色腾龙之气象。
那时她便知晓,自己将来一定为成为一代盛世之君。
最后,她如愿以偿的成为了统一九州的伟大君王,成为了人人称羡的神征之召。
可是她那时不知,原来能够看到河底属于她那颗星辰的人,不止她一人。
还有将那星辰一颗颗装入河底的神秘存在。
如今,只要一想到那个神秘存在很有可能是凌驾于神明之上的事物,再挑挑拣拣地看着河中星砂晨宇,看到星光渺茫的便从那神秘存在的指间流逝而去,混入尘土之中掩埋辉光。
直至,那个人挑拣了不知多少岁月,看到了那颗帝王星辰。
然后,她渡劫飞升之日,兵败如山倒,子民化作白骨尸山,从辉煌堕落到尘埃里,那颗盛烈如骄阳的星辰,就此消失……
岐山君抬起眼帘,听他言语间,眸中是升起两道火光刺破寒夜,冷冷的眼角余光里倒映出山河岁月的一角。
她换了一个姿势而卧,纤长修细的手支在脸颊边上,分明是一个慵懒又漫不经心的姿态,娇艳美丽之余又给人一种无上冷漠的感觉。
“你倒是不蠢,在方才那样的情况下,你竟然还余外的心思与观测天下山河势,这与当年那个闲云野鹤的齐煜君可真是截然不同的性子啊。”清冷高贵的神态暗藏淡淡讥讽。
陵天苏悬坐在马车护栏上,两条长腿晃在车外头,狂风掀卷着他黑色微微湿潮的衣摆,他已经冷笑反击道:“若非你一上来便对我动手动脚,我又何止只会发现这些?”
目光转望了一下白玉马车的结构,看着内壁的复杂浮雕与紊乱,似是灵界古山之上特有的流云明视。
灵界古山未达神界,自生为一座古老的方外仙山,山中浮云经年不散,云中有着缥缈虚无的真实视野,也观人间不可见之事物。
当年岐山君收复山河,成为第一名可自由穿越界域的人间修行者。
她得灵界古山认主,山中仙兽成为她座下护国仙兽,山中视野流云也可为她所用。
她将山中流云锻为特殊仙器,也就是这辆白玉马车,在加持了防御以及遮掩气机等功能以外。
最为重要的是,马车之中藏有了流云视野,以铭符的方式以笔锋勾勒至笔画之中。
而坐于马车之中的人,若是得这辆白玉车的认灵,自可同其主,观测人间不可视的风景。
这是岐山君与齐煜之间为数不多的小秘密之一。
当年,举国天下只知,九匹神骏仙兽拉车,是为岐山君尊贵御座,无人敢侵。
只因这辆白玉仙车为岐山君亲手锻造而成的不凡仙器,其防御力与遁速,非寻常修行者能及。
可旁人绝不知,此车真正珍贵之处在于,白玉内壁之上,那些云纹回路。
更不知,早在九千年,这辆白玉仙车看似不容他人沾染立足一步。
实则,齐煜早已是此境的入幕之宾,常出常入,与她一同探讨炼器知识,已经精深优化这些云纹回路。
这个秘密,即便是大谕帝国的青城祭酒,也不曾知晓。
对于陵天苏的嘲弄之言,岐山君眯了眯锋利如刀的眼眸,冷哼一声后,下意识地抚了抚微疼的唇角,蹙起眉头:
“若非我当年少不更事,将此境秘密愚蠢的告知与你,今日又怎会被你反将一军,破去阵图,任你这般欺辱,若有机会,我自当抽去你一身鲜血,涂祭云浮,收了你入车的权柄。”
唇上刺痛让岐山君莫名烦躁的收回手指,看向身前一侧的马车玉壁,眼神惘然失神了一瞬。
抬起之间细细抚过车壁上的精美云纹,分明说着冰冷无情的话语,可是唇角去勾起了一抹仿佛念起往事回忆的笑容。
陵天苏看着那些云纹一脸思索,露出了惆怅之色。
岐山君看了他一眼,嘴角笑意未散:“怎么,也就这点本事了?你还看出了什么门道了。”
陵天苏一脸忧郁,晃了晃修长的双腿,道:“在这辆玉车中对岐山陛下这般那般的确很爽快,你要收了我入车的权柄,着实让人有些难过,岐山君可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在你抽干我鲜血涂满云符之前,我是不是该趁着还可以的时候,再欺负你一下?”
岐山君嘴角的笑意顿时一僵,柳眉倒竖:“你给我滚!”
“好。”陵天苏爽快的召出一对火翼,飞出马车之外,双翼招展,立于一匹仙兽背上,遥遥直视她的目光,微微一笑道:“我现在就滚。”
见他作势当真要走,搭在额间的手指微微一僵,微不可查的轻蜷了一下,但很快恢复自然。
她冷着一张君仪四方的俏脸,目光自他身上漠然一收:“滚吧,我不想再看见你。”点在马背上的脚尖轻轻一旋,就只留下一个后背给岐山君,双翼招展。
羽翼轻盈却舞动出一股可怖的爆音,白色的气流在他周身旋舞,脚尖离开马背那一瞬,已是遁出了极远的距离。
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全然看不清其身影轮廓,依稀只见一道明亮的火线,划破夜色长空。
岐山君漠然的神情变得极为难看,她随忙撑起身子。
哒哒哒……
裸着一双秀美的足,有些慌忙急促地踩过横阶白玉,身子的撕裂疼楚让她摇摇晃晃,看起来有些可怜狼狈,哪里还有半分君王的风度与威仪。
她手提着松散的龙袍衣摆,不顾大片肌肤裸露在空气中,被寒风吹得一阵刺痛,被他用手梳拢过的长长青丝也在风中凄美散开。
她目光柔弱地张望远方,却只见到那个身影越飞越远,直至连夜空中的火线完全消失,她才知晓他是真的走了。
她怔怔地凝望了许久,然后自嘲一笑,步伐阑珊地返回至龙椅上,失魂落魄地缓缓坐下。
双臂有些孤单落寞的抱着双膝,眸子幽沉沉的,看不到一点光。
忽然黑眸轻轻闪烁,她唇角微微一动。
随即很快轻抿冷声道:“你出来做什么?”
散乱一地的物品中,静躺着一枚铜镜,铜镜里倒映出她秀美的容颜,而容颜之下,禁锢的却是另一个温柔的灵魂。
秦紫渃声音弱兮兮的:“殿下他……走了?”
岐山君下巴搁在膝盖上,讥嘲一笑:“怎么,方才动得那般起劲儿,还舍不得了?”
秦紫渃沉默了片刻,声音更加弱了:“对……对不起……”然后抿了抿唇,她记忆尚未完全融合,奇怪道:“你吃了什么,好奇怪的味道……”
“闭嘴!”岐山君愤怒道:“不许咂嘴巴。”
秦紫渃顿时老实下来,那令人疯狂的记忆在脑海中奔涌融合。
“啊啊啊啊啊!!!!!”她发出悲鸣的尖叫声。
岐山君双手捂住耳朵:“鬼叫什么?”
“你简直太过分了?!”秦紫渃小宇宙在燃烧,快把自己烧死了,她在镜子里疯狂捂脸。
岐山君随手抄起一个东西就要朝着那枚铜镜砸过去:“是他在欺负我们,到底谁更过分!”刚一抄起的手蓦然一僵,她发现是盏金杯,幽紫的瞳蓦然一暗,她又将杯子放下。
“你这个暴君!昏君!狂傲自大的家伙!”秦紫渃情绪从未像此刻这般激动过。
她长这么大,从来都是不争不抢,不吵不闹,骂人的言语也十分贫瘠,一边凶一边哭,好生崩溃。
“够了!”岐山君眼底闪过一丝戾气:“你再废话,朕现在就去将他给杀了!”
秦紫渃顿时闭上了嘴巴,良久之后,又:“我……”
“朕让你闭嘴没听见?”岐山君烦不胜烦,厌恶极了这个懦弱又无用的一世灵魂。
“可是……”小秦先生锲而不舍地再度出声。
“看来你是真的很想挑战朕的耐心,若非见你以身殉业火,将朕召活,朕如何会留你灵魂到今日,你若乖觉听话,本座执宿一了,自然会还你肉身自由,若是再敢聒噪……”岐山君声寒凛冽:“那就别怪朕留你不得了!”
秦紫渃性子软,但不代表着就可欺,她故意沉默了许久许久……
直至岐山君认为真的镇住这位小公主后,小秦先生才慢幽幽地来了一句:“岐山陛下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岐山君:“???”
小秦先生继续慢幽幽:“作为您想要的答案为条件,世子殿下让你乖乖的,您当真乖乖的听话了,可眼下是怎么回事?乖完了,世子殿下也爽过了,您却一字不问……”
她故意做出恍然大悟的声线,长长哦了一声:“我明白了,陛下是早就想这么做了,只不过拉不下脸面,毕竟一代君名赫赫的帝王,侍奉男子,是一件十分有失身份的事情,但假装被逼无奈,就很好下台了。”
小秦公主不伤人则已,一伤必中要害,转而一副凉幽幽的语气道:“这可真是一个两全其美之事呢,世子殿下舒服了,岐山君您也舒服了,但这样会不会是太舒服了,所以导致你忘了去索问答案。”
感觉到身体逐渐僵硬的岐山君,小秦公主可是念着她那致命一踢,还有她心爱之人痛的满地打滚的模样,她的小脾气也上来了。
可劲儿刺激:“还是说,您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齐煜君因何而背叛您,您压根不在意,在意的是,吃到嘴里就行了?”
岐山君豁然起身,面色苍白。
她忘了!
她竟然忘了最重要的事!
今日整个人本就被顶了昏昏沉沉的,意识本就昏沉,思维也远不及寻常状态,其实在被解开手腕束缚的时候,她还是念着这个答案的。
奈何对手太狡诈,一副故作高深姿态,提那什么破河!
好吧,她承认今日确实就是待他来看这乾河变化的,也有意提醒他此事,莫要阴沟里翻船了。
可是这家伙七绕八绕,一本正经的推演之余还不忘讽刺一二,调戏一二,最后更是故意提出再来一发的荒唐要求。
她成功被惹怒带沟里去了。
她让他滚。
他便滚了。
眼下后悔莫及,想让他再滚回来……
但是很明显,这家伙已经滚远了。
岐山君气得直磨牙:“你为何不早提醒朕?!”
小秦公主在镜子里摊了摊手:“你不是不让我说话吗?我乏了,去睡觉,你记得沐浴漱口。”
最后还不忘讽刺一下,然后果断消失。
岐山君气得来到玉车窗夜前,黑发美丽凌舞,她朝着夜空大喊一声:“混蛋!”
她不顾疼痛,狠狠擦了擦嘴唇,揉得色泽鲜红娇艳,揉得眼眶湿润,委屈得差点哭出来。
一滴雨水,沿着金车玉檐垂落,拉成一条长长的水线,折射出星辰般的光辉,湿润的水意带着人间沙河的气息。
夜雨早已停歇,人间一片寂静,万里长空可见流云明月,郎朗岁月星辰,美不胜收。
白玉马车为特殊仙器,纵然是大雨瓢泼,可绝不会承载一丝雨珠,可此刻却有水滴溅落。
岐山君接下来的谩骂之语一下子哽在了喉咙里,她僵在原地不动。
白玉马车之中流云散动,视野转移,只见万里长空之上,少年银发乱舞,发带早已不知被吹向到了何方。
他姿态有些懒散地蹲在马车上方,发丝还有衣衫都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河里打捞起来的人。
他手中捏着一颗青枣,咬得咔嚓咔嚓作响,他哼了一声:“暴君。”
岐山君暗沉的眼眸一下变得无比明亮起来。
他竟是没有走。
不。
当是走远了,只不过不知何故,又自投罗网回来了。
岐山君阴恻恻一笑。
她未着靴袜的秀足擦过护栏白玉,纵身一跃,飞入至马车玉檐上,身姿傲然独立玉檐角,衣带龙袍轻飘,修长的玉腿在龙袍下若隐若现。
她眉目分明起了一丝嫣然之色,却偏要故作冷然姿态:“算你识相。”
话语间,她的视线落在陵天苏身上一刻也挪不开了。
但见他浑身湿透,高空之上的狂卷的夜风吹气湿漉漉的银发,发丝间被风带起的一颗颗水珠被月光洗练,如银子般璀璨。
陵天苏咬着枣儿,牙齿却是在轻轻打颤,湿透的衣衫紧紧贴在他高挑清瘦的身体间,能够看到身体的寒冷紧绷之意。
睫毛上还挂着一层薄冰,面色白的跟霜一般。
以他如今的修行,自然不畏夜风寒凉,衣衫间的水意,极不正常。
岐山君面容微凝,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探他的额头:“我十分好奇,你是如何将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的。”
陵天苏偏首避开她的手指,眼神疏远清淡。
抬起的手指微微一僵,继而她垂下手掌。
同时陵天苏忽然伸出了手,托住她的手掌,将一枚冷硬粗糙的东西塞进了她的掌心里。
在触碰到他手掌的时候,岐山君感受到了他指尖不正常的冰冷。
她低头看着掌心幽蓝绽紫的一颗不规则小石,小石表层附上了一层黑色的石料,内部散发出莹然的光泽,想某种陨星的碎片。
“这是何物?”
陵天苏收回手掌,双手捧在唇前,哈了一口热气,好像是真的很冷,肩膀上的骨头架子仿佛都在微微颤抖。
他声音倒还是平静得很:“紫薇星的星辰碎片。”
握着小石的手掌蓦然收紧了几分,岐山君此刻心情当真是说不出怎样的复杂。
她低头看着掌心那颗形状不规则的紫蓝碎星,仿佛是有由无数尘埃碎片强行修复拼凑而成的碎片。
紫微星为她的本命星辰,亦是荒界彼端神国第六天之上的主宰星辰之一,这是一颗曾经属于她的星辰。
只是,在渡劫飞升那一日,她失败了。
身陨星碎,她神征失败,将受到极为惨痛的严厉惩罚,万古不灭的帝王星辰在星域之中爆碎成无数的尘埃,一颗如此强大浩瀚的星辰,就这样被摸消了存在。
那是比微尘还要细小的尘埃粒子,经过九千年的岁月侵蚀,莫说是学识高深的大修行者,即便是她自己,也无法感知到毁灭星辰的半分痕迹与气息。
如果说是一个鼎盛亡国被千年岁月摧毁埋葬,尚且还能够在厚厚的尘土黄沙之中挖掘出亡国的遗迹与历史。
可这是毫无灵性被毁灭的微尘,藏在广阔的河域之中,可比大海捞针还要难上无数倍。
别看这小小半掌大的碎片,那不知是由多少尘埃粒子拼凑而成的奇迹。
更为神奇的是,在那碎片之中,曾经被毁灭掉的灵性,竟已然复苏。
乾河是一条古老的湖泊,既然能藏人间万亿形成,绝非表面看着似一条凡河那么简单,那自然是隐藏了让凡人无法预知所见的神秘危险。
他在河中打捞紫薇星的痕迹与碎片,如此短时间里收集到了这一颗石子,无法想象他是否触及到了什么危险的禁地,亦或者潜往了怎样的暗流深处。
冰凉刺骨的星辰碎片,此刻握在手里头,却是有些莫名的烫手灼人。
陵天苏打了一个喷嚏,薄薄的嘴唇冻得有些发青,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恹恹的味道。
“虽说九千年历经了多个甲子岁月,即便是修行者也无法活过如此亘远的岁月,可是我仍旧怀疑青城祭酒还活着。
你的陵墓我自会想一闯,即便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出这个人的踪迹来,九千年前我便看不透此人,我并不认为他是一个会被历史尘埃所掩埋的人,九州各国王朝宗卷却皆无此人一鳞半爪的记载信息。”
陵天苏吸了一口气,没有注意到岐山君复杂的神思,低咳一声,继续说道:
“而他成为青城祭酒,多半目标是为了你而来,如今你觉醒于世,我想,他极有可能会再度悄然接近,你自己须得多加注意。
还有,神征失败者,星辰陨,天罪罚,即会为天道抹去存在。你将此石贴身配好,只要紫薇星一息尚存,就不算违背神征之召的法则,纵然是荒帝亲临,也拿你没有办法的。”
“咳咳……”空气中飘来淡淡的清药味道,那是药星宫开启的体现,他又咳嗽了两声,冻得苍白的面容浮现出淡淡的红晕,话语也不由为之一顿。
他又从怀里摸出一颗青枣,咬了一口,以青涩的甜压下了口中的腥,继续说道:“紫薇星为上古帝星,当年毁遗在你的手中,荒帝自然愤怒,日后你自己还是得想办法慢慢补全星辰才是。”
岐山君沉默了片刻,幽幽道:“我复苏的目的,不是为了修复紫薇帝星,一个亡国的君王,断送万千黎明百姓的君王,如河流逝,往而不返。人命亦如是,逝者不还,纵然是紫薇帝星重聚,我也无资格继承了。”
“你这是在跟我自怨自艾?”陵天苏嗤笑一声,眼神嘲讽至极:“原来你是这种货色吗?”
岐山君难得地沉默了下来。
陵天苏一只手臂抱着冰冷的身子,一只手臂还不忘兜着一堆青枣,蹲坐在马车上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滑稽。
他的目光逐渐变得冰冷锋利,面对美人含怨哀愁,他不见半分怜惜疼爱,言语只是愈发冷漠:
“我以为,堂堂岐山君于历代君王有何不同,原来也不过如此,端着那一身廉价的君王傲性,在这说着什么并无资格。
你曾对我说过,你是岐山君,无人能够替你决定你的生死,即便是刀剑相向,利刃插进你胸口里,使你面临绝境的敌人也不能。”
“如今这么伤春悲秋的模样又是做给谁看。”
他冷笑一声,抬手间动作却是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情之意,以指腹拭去她唇角裂开渗出的鲜血,
“还是说方才欺负你欺负得太狠,陛下的傲骨于棱角方才都一同被迫咽入了腹中,自尝苦果?”
岐山君利落的甩开脑袋,冷冷道:“我还轮不到你来教育我。”
陵天苏扬起眉角,笑了:“的确,方才教育就已经足够了。”
岐山君捏紧了手中的碎片,恼怒地瞪了他一眼,眼晕却是无故多了几分潺潺媚意。
她轻拢凌舞的发丝,孱弱纤细的手腕透着色泽淡薄的青筋,她抿唇道:
“我并非毫无考量,至少,这副身子是那个废物的,虽说她为我的转世,但我并不认为我与她是同一个人,她并未拥有岐山君的记忆,是单独的人格。
四日前她唤醒了我,我的记忆,经历,死亡,绝望,都像是强行塞给她的,承载着这些极为辛苦,这是我欠她的。”
她缓缓抬起眼眸,紫瞳幽然如电:“如今,怎么说,也该帮她将身边的隐患给除掉才是,毕竟,她这么一个废物,又能成什么大事。”
陵天苏道:“她比你会动啊。”
“你想死是不是!”
“好了,你别打岔,问你正事,你留下那秦浩不杀,是有何打算?”
“究竟是谁在打岔?混账东西!”岐山君很是生气,她胸膛起伏难定,平复了片刻,忽然嗅到空气中的药香气息又浓了几分。
她微微蹙眉,再次伸出手掌,覆在陵天苏冰冷的脸颊上。
这一次陵天苏没有避开,任由她那只温热的手掌抚摸自己的脸颊,听她继续用那冰冷的音色说道:“我为何留下秦浩,你难道还猜不出来吗?”
“你也觉得秦浩体内的那道神征之召是假的?”陵天苏露出了思索的神色,岐山君的掌心温度有些暖人,他下意识地蹭了蹭,并未发现自己此刻的举止行为有些像冻僵地幼兽在掌心磨蹭取暖。
岐山君眼眸柔软了一瞬,声音平静道:“那是魔迹之召。”
在万年以内,出现两名神征之召,这本就是一件极低概念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出现在岐山军翼后代之中。
这本身就是十分诡异得过于巧合了些。
而陵天苏方才也说了,青城祭酒的目标是她,而青城祭酒很有可能没有死。
亦或者说,纵然岐山君已经死亡,可是那位祭酒大人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帝薇星。
于是极有耐心地将一场精妙的棋局布在了一个渺茫并不可能出现的残魂之上。
他似乎笃定岐山君会怨念缠身,不得瞑目。
他似乎笃定岐山君能够抗下天逆的惩罚,轮回沉睡,等待复苏。
而那一枚神征之召的印记,或许不仅仅只安排在了秦浩一人身上。
甚至极有可能,在当年岐山君陨落归湮后,他将神征之召的印记打入在了十大军翼的每一名将军身上,世代传袭。
很巧妙的是,十大军翼之一的白翼后人,嫁进了皇宫,诞下了秦浩。
于是,神征之召,名动天下。
可怜身为棋中人的秦浩,还沾沾自喜,自命为天道传承之人。
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到,神征者,为神尊召唤征召,而他却不知,究竟是哪一位神尊召唤,召印却自然显出。
就连为他引路的神灵,也不过是天上人以看不见的灵线所操控的木偶罢了。
早已察觉出来的陵天苏露出一个微笑:“这还真是可怜呐?”
“你这是在可怜你的敌人?”
“难道你没发现我此刻笑得很开心?”
“……”
陵天苏面上笑容收敛,眼神露出一抹阴郁之色:“若真只是魔迹之召,倒也罢了,但很显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岐山君先是迷惑,但并未询问,而是蹙眉微微思索,很快眉头展开,肯定说道:“神界尊者,有叛逆。”
若仅仅只是魔迹之召,他不可能会受到神迹庇佑,更不可能请下天上神民,虽然那位神民乃是傀儡之身,但傀儡下的灵魂并非魔灵,而是真正的神族。
这也就意味着,这场神征之召,确实由神尊亲赐。
一股遮天般的阴谋乌云笼罩上了心头。
神尊之中,出现叛逆,而且这个叛逆早在万年前便开始布局,陵天苏心中一直所在意的青城祭酒,极有可能便是此人。
如此一想,当真是头皮发麻。
第一世轮回,身边便潜藏了如此可怕的敌人。
更让人心情沉重的是,这个敌人还不知藏在何方。
岐山君正是清楚这一点,这才心照不宣的留下了秦浩一命。
她虽是凡人出生,却心比天高,在知晓了自己被人暗算,即便知晓暗算自己的这个人是神界星域主宰人物,众生敬仰虔诚信服的伟大神灵之一。
她却敢以凡人之躯,一缕不散的残魂,反去推演算计,甚至是胆大包天想常人不敢想,试图根据鱼饵,将坐于九天之上的那尊大神顺着鱼线扯下来。
陵天苏知晓她的脾性,也未阻止,偏开她的手掌,道:“秦浩可留,但他是一把双刃剑,此人有野心,不甘屈居于凡间,是一条会咬人的狗,你自己小心一点就是。”
陵天苏打了一个哈欠,看着天际的破暗晓光:“天快亮了,一晚上没睡,我困了,要回家抱媳妇困一觉,这青枣摘多了,吃不下,哝,都给你好了。”
陵天苏一副没有注意到岐山君逐渐生冷的脸色,很没有眼力见的将兜在手臂里的一堆青枣抖在了岐山君的怀中。
岐山君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怀中捧着一堆青枣。
陵天苏也看着他,然后变戏法似地抖出一条质地柔软的长裤,道:“不爱穿裤子的女帝陛下,凉了一路的屁屁不觉得难受吗?乖乖把裤子穿好再回去。”
岐山君生硬的嘴角微不可查地翘了翘,低头睨着蹲在自己身前的少年,冰冷道:“齐煜君不是以心胸豁达著称的吗?怎么,还怕我被人占了便宜去?”
心事被戳穿的陵天苏恼羞成怒,狐狸耳朵都愤恼地跑了出来,生气地动着:“你到底穿是不穿。”
岐山君面容间依旧没有多大的神情变化,但终归还是抬起了玉足。
陵天苏不再言语,替她套上衣物。
岐山君十分配合,穿好一条腿后,又乖乖抬起另一条腿。
穿好长裤,陵天苏上下打量了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又从身后摸出一双靴袜。
岐山君立刻蹙起了眉头:“我讨厌穿靴子。”
陵天苏眼睛珠子一瞪:“给我穿着!”
岐山君顿时老实闭嘴,神情闷闷阴郁。
很快,冰冷的足下是柔软的罗袜与软靴,很暖和。
她低头看着为自己穿衣着靴的少年,紫色的眼瞳浮出几许水色:“齐……”
尚未等她念出他的名字,陵天苏抱胸蹲在那里身子一歪,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从车顶上滑落了出去,一路下坠。
身后火翼轻轻招展,走得是一声招呼也不打,好像提前预知到了什么。
(ps:最近这两天都是四章整合成一章了,字数跟四章字数是一样的,这几天天天爆肝写真的好疲倦,懒得分章节了。然后感谢小可爱“洛楚楚”的巨巨巨额捧场,太感动了。最后给大家推荐一本书《星空道陨》也是纵横的,是本不错的粮草,群里有人扫书了,评价都很不错,字数也肥了,适合书荒的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