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651q火熱都市异能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線上看-第444章 好感度看書-bhoo5

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小說推薦我撿了只重生的貓
在不同的地方,很多相关的部门现在都处于遗憾和忐忑当中。
顶层同时间内把相应的行程安排都取消或者推后了,波及的范围不知有多广。
而信息不对称,底下的各种单位并不知道真实的原因,难免惴惴不安地揣测打听起来。
不知道的人本就完全没头绪,知道的人压根不可能说。
这样的状态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因为牵连太大。原来各个项目的计划、甚至更全局的战略规划,都有一个进行调整的过程。
这些事,顾言和余秋就不管了。
他们已经一个回到了陈家湾,一个回到了江城。
李知行、曹承宇看到了余秋,都不约而同地凑到了他的办公室。
“那天急匆匆就离开了,你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星期,什么样的事这么急?”曹承宇忍不住问道。
李知行眼中精光一闪,心里冒出吓了自己一跳的念头。
余秋乐呵呵地说道:“事情是挺重要的,但是收获也很大啊。”
“有什么收获?”李知行盯着他问道。
“融资和一些技术上的事,另外就是很多战略的合作。”余秋说道,“趁人都在这边,咱们先开个小会。”
说完就拉着他们进了小会议室,顺便打电话让姜长智以及刘同斌都在视频上参与了进来。
这样,除了雷布斯,比特春秋的高层以及投资人们就都在了。
“雷总不用参加,在燕京我们已经碰过了。”余秋看着视频里的姜长智和刘同斌说,“姜总,刘总,今天要跟大家通气一个事,然后也需要在后面的发展上得到二位的理解。”
“发展的事余总掌舵,这一块我们早就谈好了的。”姜长智乐呵呵地说。
刘同斌看到余秋很郑重的表情,还是先问:“具体有什么变化?”
余秋笑着说:“是好事,下一轮融资有眉目了,我认为对我们来说是最理想的一个资方。”
赵小凯看着他,不是还没正式开始接触吗?这就有眉目了?
“哦?是哪一家?新一轮的计划书做出来了吗?余总怎么没先发给我们看看啊?”刘同斌若有深意地问了一句。
“国家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余秋言简意赅地说了名字。
房间里的人和刘同斌都楞了一下,然后刘同斌下意识地问道:“这一轮就进来?”
余秋点了点头:“所以后面上市的市场也会调整。不仅如此,这次的融资规模也会很大。初步交换好了意见,这次的估值定在100亿,计划进入30亿的资金。这30亿里面,文化产业基金会认10亿,还有一个人会拿出10亿,再剩下的,看大家要跟多少。如果想选择退出的话,他的资金也够。”
话说到这里,气氛就凝重了。
去年底的估值还只是1亿美元。原本计划的,这一次的C轮,尽力往5亿美元走。
现在,一下到了100亿元的估值,而且有国资入场。
另外就是这个神秘人!
刘同斌忍不住说道:“是不是遇到了上面的大阻力?”
他怎么想,也只能往这个神秘人身上去考虑。听上去,完全不差钱,而且是他拉着国资进来的。
如今刘同斌手上的股份,再加上姜长智的,份额相当可观了。而且这次他还主投,那么……岂不是一股子要控股摘桃子的架势?
余秋笑着说:“大家不要想太多,这个人是自己人。不瞒大家说,我这几天都在燕京,雷总也在。这件事是最上面鼓励的,支持我们的使命。但这个人,真是自己人,我姐夫。大家后面会见到的。”
李知行心中剧震。
他负责市场和外部关系,和不少领导关系都还不错,也听说了最近的特别情况。
余秋和雷布斯居然是在最核心直接参与的?
还有……他哪来的姐姐?
刘同斌和姜长智听到“最上面”这个词,不约而同地不说话了,姜长智甚至眼光闪动,看上去很兴奋的样子。
余秋继续说道:“因为这次进来的资金足够多,所以准备把融到的钱,拿一部分再注入我们自己的风投基金里。另外比特春秋的风投基金也会引入我姐夫的资金和另一家银行的资金,用于扩大对外投资的规模。”
“总而言之一句话,得到了分量非常重、也没有额外诉求的资金和资源,公司的发展速度要提个速,布局迅速扩大展开。”余秋说到这里,看了看李知行他们,又对刘同斌和姜长智说道,“具体的细节,刘总和姜总不妨安排一个时间过来一趟江城,文化基金的人下周二到这边。”
视频上的刘同斌和姜长智都点了点头。
这一趟是必须去的,总要搞清楚是个什么情况。
他们也留了个心,这个事情显然是与“最上面”的某些战略有关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打听出什么情况。
把这件事聊完之后,他们就先下线赶紧去找些关键人打听了。
而会议室里,几个人都很懵。
李知行迟疑着问:“燕京……到底出了什么事?”
余秋摆了摆手:“那些事不能说,咱们还是继续聊后续的安排吧。后面有些安排可能大家一时搞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我希望大家信任我。”
此刻的余秋,为整个公司带来了超出想象的资源和发展,本身就足够有说服力。
何况,从燕京转了一圈出来,他身上的气度、格局、眼界都上升了一个层次。
他知道更多的内情,还有顾言带来的支撑,这番话说得极度自信有底气。
赵小凯倒是知道方欣雨,也听说那是余秋父亲收的义女,此时不由得好奇地问:“你姐夫……什么来头?”
余秋仍旧摇了摇头:“合适的时候,大家会见面的。”
说完他深深看了赵小凯一眼,或者他会是最先和顾言见面交流的,毕竟顾言仍然打算让赵小凯去做具体的比特币交易。
比特春秋的会议室里,高层开始倾听余秋关于这一轮融资之后的计划调整。
陈家湾则是另一幅景象。
后山那边的工程,顾言去看过了。
自己埋登陆艇的位置,周边推平之后先用隔板围起来了那一圈,然后才在外面施工。
具体的事交给陈皮去盯了,陈皮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认真完成着方欣雨所说的事,让整个施工队不要进入隔板的内部区域。
至于顾言和方欣雨……
两个人又在房间里呆了一阵,看太阳已经在落山,干脆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椅上休息一会,看着一旁的向日葵。
“说做个长椅,你搞个秋千,我坐上面太娘炮了。”顾言搂着她的腰,懒洋洋地说着。
“我这是替你先做了,你要是不满意,自己拆了再做。”方欣雨按住他不肯安静的手说道,“坐外面讲究点!”
顾言笑了笑,看着太阳落山感叹地说道:“原来后来我还装过一阵子猫,你当时发现没有?”
方欣雨想起那个时候他细腻的心思,不由得温柔地靠在他肩膀上,然后又噗嗤地笑了:“你装得挺像啊,就差跟小花一起去抓老鼠吃了。”
“……湾里弄成这样了,哪还有老鼠。”
“其实后来想到了,从你每天想起自己又忘记开始,就知道之前你可能没有真的忘。”方欣雨收起了笑容,坐直看了看他,“那时候才知道,你自己对回来不怎么抱指望……”
顾言看着她的眼睛,手上轻轻抚了抚:“现在回来了就行了,总算没有让你等太久。”
“等会想吃什么?”
“下面吧。”顾言贼兮兮地说。
“……别闹!”
“炒饭吧。”顾言笑道,“第一次碰到你,第二天早上那种炒饭。”
“行。”方欣雨说完,然后就到处瞄了瞄,“骆姐她们呢?”
“她们你就别管了,我要求的。”顾言说道,“大家先保持一点距离,慢慢再熟悉。”
方欣雨看着他问道:“你这样,元老们不会……猜忌你吗?”
“这样才是正常的。”顾言说道,“对他们来说,我有所保留才是正常的。态度是一方面,主动友善。有所保留是另一方面,反而让他们不至于太疑心。这个意思我已经暗示过了,慢慢增进理解,这些保留还会让他们有所期待,希望把关系更加推进。现在我们也像是在互刷声望等级啊,只不过说最开始时候就是友善而不是中立敌对,够好的了。”
方欣雨翻了个白眼:“能这样比喻吗?”
“这比喻多好!”顾言站了起来,“我去看看,爸应该回来了,聊会天。”
方欣雨看着他推开篱笆门出去了,笑了笑也转身回到房间里去准备做蛋炒饭。
他就是出去晃晃,还会回来。
燕京那边,唐远峰也听到了汇报。
“……仓库?”唐远峰若有所思,然后就笑道,“谈情说爱,悠哉游哉啊。跟安排过去的人一起吃了个饭?”
“是,态度很放松。喝了酒,酒量不错。但没有喝得太过火。”
唐远峰摆了摆手:“那样就着相了。”
“仓库做什么用的,里面有什么,要不要……”
唐远峰想了想就说:“不必,按之前安排的,保护好他们就行。江北省那边去那边投资的事进行到哪一步了?”
“正在紧急做材料补程序。”汇报的人迟疑了一下,“但地方上……似乎不太理解。”
“安排一下吧,我过去走一圈。”
整个江北省,接到这个安排迅速从上到下动员了起来。
尤其是作为专门点名的恩西!
李城毅和乔荣盛,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问题。
元老为什么要专门去恩西陈家湾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