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8ab爱不释手的小說 最強狂兵-第4798章 可惜不是阿波羅!讀書-xvqyo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这个男人虽然左拥右抱,可看起来却瑟瑟发抖,而且,在看到了黄梓曜冲出了卧室之后,他脸上战战兢兢的神态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嘲讽。
“呵呵,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局而已,就能请君入瓮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招我也会玩呢。”他冷笑了两声,并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把身边的两个女人搂得更紧了一些:“太阳神座下的双子星?呵呵,我今天就斩落一颗星,看看阿波罗会不会感觉到心痛。”
旁边的女人娇羞的说道:“哎呀,太阳神会不会心痛,我不知道,倒是你,把人家的胸口捏的好痛。”
“快点给我干活去吧,现在想必黄梓曜已经被困住了。”这个男人在女人的屁股上拍了拍,随后笑呵呵地站起身来,开始穿衣服了。
他穿上的是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看起来挺休闲的,而……在床底下,还丢着一件临时脱下来的黑袍。
…………
黄梓曜是真的上当了。
某些斗争经验,他还远远不够丰富。
这个大男孩,更习惯于直来直去的打法,在阴谋诡计方面,是真的不擅长。
那个逃跑的黑衣人,已经接二连三的把黄梓曜给坑了!
眼前的情况,是黄梓曜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他追着那个黑衣人来到了这幢房子里,随后那家伙就失踪了。
“人呢?”黄梓曜皱着眉头,他隐隐地感觉到有点不太对,但是一时间又说不清楚这不对的地方在哪里。
似乎周围并没有任何的脚步声,如果那个黑衣人已经离开了的话,怎么能无声无息呢?
黄梓曜一时间并没有答案。
在出了卧室之后,黄梓曜穿过了走廊和客厅,来到了院子里。
确切的说,这并不是个院子,而是像个空间不大的天井,只有几平方而已。
前方的大门上着锁,并没有打开的迹象,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黑衣人绝对不可能从大门离开。
而且,黄梓曜压根也没听到门开的声音。
当黄梓曜抬起头后,却发现,头顶上方的天井……竟是被钢化玻璃封起来的!
除了原路返回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离开的路线!
所以,那个黑衣人去了哪里?
难道他正隐藏在这幢房子的其他房间之中吗?
深深地皱了皱眉头,心里面涌出了一股不太妙的感觉,黄梓曜扭头想要往客厅走。
他准备检查一下其他的房间。
然而,这个时候,客厅那厚重的大门忽然间关上了!
很突兀的关门,那砰然的闷响,给人的感官形成了极恐怖的刺激,就像是忽然来到了惊悚片的拍摄现场。
黄梓曜知道,这里面必然有鬼!
他猛然抬起脚,狠狠地踹在了客厅大门之上!
然而,大门虽然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却并没有被踹开!
以黄梓曜的力量,哪怕对面是一堵水泥墙,他也能给踹塌了!可是,这门却并没有出现多少形变,甚至,连门的合页都没有任何松动!
这怎么可能?
黄梓曜没有多说,又踹了几脚,还是一样的结果!
此刻,黄梓曜忽然觉得,这门的材料有点熟悉!
踹都踹不动,上面甚至不会留下多少痕迹,那么这玩意儿……不就和太阳神殿的外置动力骨骼一模一样吗?
竟然是镭金!
这扇门里,竟然掺了镭金材料!
黄梓曜绝对相信自己的推断!
只是,这个推断确实是有些耸人听闻了!
一扇镭金之门,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这个房子绝对不简单,甚至极有可能是敌人的秘密据点!
黄梓曜的右脚都已经踹得快麻掉了,却还是没能撼动这扇门,再待下去,恐怕会出现极大的危险!
于是,他猛然发力,一记重拳轰出,朝着上方的钢化玻璃轰去!
砰!
一声脆响!
钢化玻璃被轰碎了!
不,确切的说,钢化玻璃只是碎了一层而已!
至于上面,还有十几层!至少一米多厚!
黄梓曜的眼睛里面瞬间绽放出了极为危险的光芒!想要从这里突破出去,至少得用重拳连续轰上十几下!
这太消耗时间了!
此时,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房间的不正常!
黄梓曜自然也没有再耽搁,猛然跳起,再度轰了一拳!
钢化玻璃又碎了一层!
然而,当他落地之后,却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头晕目眩!
似乎身体的力量都已经无法提起来了!
连手指都已经变得软绵绵!
这绝对不是黄梓曜所愿意看到的情况,然而,这种感觉却是无法抵抗!
那一股绵软之力,已经沿着四肢百骸扩散开来!
黄梓曜越是想要调集力量对抗这一股绵软,身体越是软的快!
就连他的眼皮都开始发沉了!
黄梓曜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头,血腥味儿瞬间在口腔里弥漫开来!
这让他的头脑勉强清醒了一些,但是绵软的四肢还是挥之不去!
靠着墙根,黄梓曜缓缓坐倒在了地上。
他大口地喘着粗气,努力保持着意识的清醒。
黄梓曜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昏死过去,那么一切就都完了!
这个密闭的天井里,有着无色无味却浓度极高的麻醉气体!如果再不通风的话,哪怕黄梓曜的意志力再强,也扛不住的!
终于,似乎是气体的浓度到达了一定程度,黄梓曜彻底抵抗不住了,眼睛一闭,脑袋一耷拉,便昏死了过去。
这时候,客厅的大门打开了。
天井上方那厚厚的钢化玻璃也开始朝着一侧缓缓移动。
那无色无味的麻醉气体开始朝着外面扩散,这天井里的气体浓度也在迅速降低。
“可惜的是,被迷倒在这里的不是阿波罗。”这个男人摇了摇头:“以阿波罗那喜欢冲在第一线的风格,困在此地的,应该是他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