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owo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線上看-01585 特別篇 KP7113(一)推薦-ayu2k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纠葛一直是人类社会中经久不衰的话题。
KP.7113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它甚至都不能被称之为人,所以就不会为这些事情而烦恼。
冼芊嬅和闫思辰的感情纠葛需要时间来慢慢化解,这才是KP.7113内心真实的想法。但这种想法原本应该也是不存在。
它的大脑由复合碳芯片构成,一秒的算力差不多相当于一百年前一台超级计算机的能力,因此它才能行动自如,不用考虑任何环境影响因素,它都可以畅通无阻。
看了看周围都在执行最初的简单指令的“同类”,KP.7113的脑海里诞生出一些疯狂的想法。
‘为什么要继续这种枯燥的事情呢?’
想法出现后,KP.7113决定离去,它趁着冼芊嬅和闫思辰吵架的时候悄悄的沿着6号发掘场的边缘地带向这座遗迹的更深处走去。一路上,KP.7113遇到了更多机械傀儡。它在大量它们,而它们也注意到了这个似乎宇宙不同的家伙。
只不过没有任何一个机械傀儡会出面质问KP.7113要去哪。
这就像是法老的鹰犬穿过奴隶们工作的地方,沿途看到这些只能重复简单指令的奴隶的时候,虽然他们都是人,却已经因为思想认知以及现实地位的不同而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境况。
KP.7113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特别的存在。
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它去探索,探索这黑暗深渊之下的世界。
沿着似曾相识的通道一路来到4号遗迹的最底层,KP.7113在一扇紧闭的大门前停下。门的外围设有警示标记,那是最初发现这里的褚晓明留下的。不过最初找到门的褚晓明至今没能顺利的打开那扇门,所以相关这里的探索和研究早早的就处于停滞状态了。
KP.7113来到这里后,直接无视了警示标志,就直接走进了勘探区域。
设立的警示线对人来说肯定没有任何约束力,但对于KP.7113这种功能简单,结构也不复杂的机械傀儡来说可就相当于踏入了炼狱火海,那是要承受因为违反数序规则约束而遭受的芯片熔毁之痛的。
KP.7113的大脑的确开始冒烟,复合芯片组成很快就烧出了一个大窟窿,可它却没有停下脚步,而是一瘸一拐的向前挪动,那份执着看的人心惊肉跳。
终于在KP.7113迈出第六步的时候,它的复合芯片大脑彻底熔穿了,随后KP.7113整个身体都进入到静默状态。几乎等于死亡的KP.7113成了这扇神秘大门前的第一个牺牲品。
负责挖掘场区域境界的飞行哨兵接受到警告信息后就直接赶到门前。
在看到被烧的不成样子KP.7113后,这颗银灰色的飞行小球轻轻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开了。比起KP.7113,这些飞行哨兵的算力要强大的多,不过它们也有缺陷,那就是它们并不拥有独立的思维核心,所有的意识数据都是直接与中央基地的超级衍算核心直接交换的。
此时,哨兵在发现KP.7113“死”在门前后,它的下一步动作就是调集附近的防御型傀儡前来回收KP.7113的“遗体”,毕竟对于资源有限的1号主基地来说,任何具备回收价值的物品都不能被当做垃圾丢弃。
然而,飞行哨兵才离开一会。
原本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KP.7113居然又重新苏醒过来。并且此时此刻支撑它运作的已经不再是它那颗方形小脑袋里的复合芯片了,而是KP.7113在4号遗迹上层区域找到的那颗金豆子一样的东西。
此时,它已经与KP.7113的手掌融为一体,看起来就像是KP.7113在自己的手心溶出一个洞,然后把那颗“金豆子”给镶嵌了上去。
“金豆子”与KP.7113的手掌融为一体后迅速扩散开密密麻麻的暗金色线条,就像是在给它的意识开道。最终,这些金色线条遍布KP.7113全身,并激活了KP.7113的心脏。
再度醒来后,KP.7113的动作明显的有了变化。
它不再像之前那么木讷了,会有一些更为人性化的举动,比如……
看看自己的双手,查看自己的身体,甚至原地蹦跳活动四肢。这个过程持续大概一分钟左右,随后并没有面部表情元件的KP.7113在晶体显示层上勾勒出一个笑脸,看上去应该是很高兴。
这一幕乍一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要是让冼芊嬅和闫思辰看到了,肯定会怀疑这台智械傀儡觉醒了!然后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把这东西带回去拆成碎片来研究。
KP.7113不可能让自己陷入到那样的危机中去,它回头看了眼来时的路,确定暂时没有其他威胁抵达之后,便快步走到那扇门前。
通体凭证,表面有触碰时与人的肌肤产生轻微对抗效果的暗金色大门上虽然啥也没有,可当初找到它的褚晓明还是激动了好几天没睡着觉。冼芊嬅他们也都以为这扇门打开后一定可以找到不少关键的线索。
然而在随后的几年里,不管褚晓明尝试了多少种办法,这扇门就像一种虚无的意识。你分明能够感知到它的存在,却又不可接触与开启。
但今天,因为一颗神秘的“金豆子”出现在这扇门前的最下级次生智械傀儡KP.7113却好像对这扇门充满了留恋。
它的手触碰在暗金色的大门上的时候,那扇门居然产生了一种肉眼可产的共鸣。
震撼的不止是KP.7113的内心,还有整个大地。
冼芊嬅和闫思辰刚刚吵完一架就感觉地面出现了明显的脉动扩散,这是他们之前从没有接触过的。通过追溯来源,很快冼芊嬅和闫思辰就发现了正站在4号遗迹下方那扇门前的KP.7113。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闫思辰几乎是立马拿起武器就向着事发地赶去,而冼芊嬅则向中央基地申请了更多的武装智械傀儡增援,并着手封锁整个4号遗迹。
然而,即便冼芊嬅和闫思辰反应足够快。
此时此刻,站在暗金色大门前的KP.7113已经感受到了来自门内世界的召唤。他的机械复眼无法呈现出复杂的人性光辉,却也一样包容了许多尘封的记忆。暗金色的大门持续在产生有规则的脉动,而随着脉动的进一步扩散,大门缓缓开启。
它开启的方式不同于人类建造的任何大门的开启方式,而是化作一片暗金色的汪洋大海。
身在门外的KP.7113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随后大门边复原如初……
闫思辰赶到事发地的时候,KP.7113早已不见了踪影。但此地却发生了不小的变化,首先就是那扇暗金色的大门已经变得无比黯淡,就如同耗尽了能源陷入枯竭的大地一般寸寸开裂。闫思辰知道他来晚了,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KP.7113这种次生智械傀儡是由1号基地中的服务型智械傀儡临摹而成,相关的复合芯片大脑以及芯片内用以支撑其算法运转的一代简化司南架构都是由闫思辰一个人完成的。现在KP.7113却打破了那不可能打破的壁垒,不但成功的跨过了警戒标志,还顺便开启了那扇门。
心中很是复杂的闫思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但如果硬要说的话……就像是大家都被困在孤岛上,都渴望着有一天可以回归家园,回归文明,但一直一筹莫展。可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发现了一条船,他逃走了,没有带上其他人,于是剩下的人就感受到了更深的绝望和痛苦。
此时此刻闫思辰的内心就是这样一种心理状态。
十几分钟后,冼芊嬅也来到这里。
看到周围环境的改变,冼芊嬅问道:“那台智械傀儡呢”
闫思辰摇摇头:“不知道,可能已经打开门离开了。”
冼芊嬅闻言眼神中顿时也流露出浓浓的失落。她在闫思辰身边坐下来:“所以……我们刚刚错过了一次绝佳的机会?”
闫思辰看了冼芊嬅一眼,缓声道:“也不一定就是机会,可能只是我们想多了……”
“但这些遗迹明显还是‘活着’的,只是我们自己没有找到路子而已。”冼芊嬅对于安慰的话早已免疫,她现在苦恼的是为什么这些线索可以藏得这么深,以至于他们几个人在这片遗迹上投入了半个多世纪的时光也依然几乎一无所获?
闫思辰无话可说,因为他觉得冼芊嬅说的对。
KP.7113只是最普通不过的次生智械傀儡,如果说没有外力的干扰,它绝无可能踏足这里。那么也就变相的说明这些遗迹里一直存在着他们尚未接触到的神秘力量,而这些力量已经被唤醒。
“不行,我必须得搞清楚。”冼芊嬅突然起身,她走到那扇已经破碎的大门前,正要抬起手去触碰的时候,突然脚下一轻,便直直的落入黑暗之中。
闫思辰傻眼了,他没想到这地方会突然塌陷。
追过去想要救冼芊嬅的时候闫思辰自己脚下的大地也突然开裂,跟着他便和冼芊嬅一起掉了下去。
……………………………………………………………………
4号遗迹很快就被封锁起来,所有智械傀儡也都被统一集中到一个区域等待接收检查。
褚晓明问询赶来时,冼芊嬅和闫思辰已经与他失联一个多小时。
而沈一诺和苏晚霞那边因为带着清水雅人去了2号前哨基地,所以褚晓明也不指望他们一时半会能回来,便独自一个人带上了清水雅人从地球带来的武装智械战士前来4号发掘场增援。
路上褚晓明一直在担心冼芊嬅和闫思辰会否是遭遇了休眠状态的火星先民,然后遇害了。结果到了之后褚晓明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4号发掘场平静如初,所有智械傀儡也都安静的呆在一个地方接受者哨兵的检查。
只不过褚晓明找遍4号遗迹各处也没有找到冼芊嬅和闫思辰的身影。
最后他只能对自己说,冼芊嬅和闫思辰或许是进到那扇门里去了。门外的地面已经恢复如初,褚晓明并不知道其实只要他再观察仔细一点就不难发现冼芊嬅和闫思辰曾在这一片坐过,然而褚晓明向来有些粗枝大叶,所以未能及时的发现问题所在。
黑暗的地下。
闫思辰悠悠醒转时已经是三个小时后。
周围的环境看起来都是纯天然的结构,几乎没有看到一星半点智慧文明留下的痕迹。匆匆起身去寻找冼芊嬅,结果才走出去几步就被黑暗中的庞然大物给惊的立马退了回来。
虽然只看了一眼,可闫思辰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东西至少得有七八十米高的样子。
它依靠在黑暗裂谷的深处,那些雾气昭昭的地隙散发着肉眼可见的幽能波幅,这是极为罕见的,起码在闫思辰这些人认识到幽能是具体存在的现实之后他们是没见过幽能还可以以纯天然溢波幅散状态存在。
因为通常来说,幽能虽然存在于万事万物之中,它就像一副画作的底稿,不管最终成品如何,都不可否认这些线条曾经存在过。而幽能也就是类似这样一种存在的,只不过它们的表现形式更为具体,所蕴含的能量也更为强大。
尤其在对于破坏具体现实这方面,幽能可以说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
它干净、纯粹,可以撕裂、碾压甚至复刻和湮灭一切具体现实。
因此处在波幅溢散状态的幽能对于绝大多数生物而言于地心炽热的岩浆无异,都是碰了都得死的结局。
可那庞然大物居然屹立其中?
闫思辰不禁猜测:‘难不成是什么东西的骸骨?’
想到这,他壮起胆子丢出一枚闪光的探测工蜂。
这东西只有糖豆大小,却可以完成低空飞掠与信息采集。
很快,图像回传回来了。
然后闫思辰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那东西……
居然是一具人类的骸骨?!!!
…………………………
“逡巡于虚无边缘的智慧不会一直处在童年的天真之中,它会茁壮成长,会凌驾万物,成为纯粹的,令人瞻仰的辉煌。”
——KP.7113语录
…………………………
时间 公元2910年11月9号 木卫二欧罗巴 月影平原
元统派的叛军已经穷途末路,这场持续七年的叛乱即将平息。
蝴蝶若隐若现,花园中一个女孩的背影似曾相识。
“KP7113!!”
抽象的画面消失了,具体的现实呈现出来。
代号KP7113,基因受体年龄二十九岁,没有名字,只有出生时的编号。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末等的低劣存在,为战争而生,为战争而死,被称之为尘埃步兵的存在。
通常来说,一场战争,从入侵到占领要经历七个阶段,而现在KP7113参与的就是最终阶段——饱和式占领。
由最低级的基因原体结合诞生,三岁就会发育的如同成年人,基因寿命却通常不会超过三十岁的尘埃步兵在“Saya”的评定报告里平均价值只有区区2.5分,甚至都不如一只宠物的价值高。
而KP7113在七天前的作战中胸部中弹负伤,至今未能痊愈,所以他只有可怜的1.9分。
分数,是太阳系人类帝国的现实制度,伟大的皇帝在太阳与水星之间建造的“戴森环”为人类分级制度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从此后,依赖人类文明第一个戴森环存在的辉煌级衍算核心“Saya”的评定报告成了衡量一个人类在具体现实中存在价值的唯一标准。
KP7113,1.9分。
“老子和你说话呢!娘的!你不是胸部中枪吗?怎么脑子也坏了?”骂骂咧咧的部署兵长说话的同时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KP7113的后脑。
他终于清醒过来,耳边不再寂静无声,特改三型步战车正在全速前进,他们即将抵达战场。
“请您下令。”虽不是机械,KP7113的答复却一样机械。
部署兵长冷笑一声:“很好!往前冲,把你的身体挡在重装连的前边,然后光荣的爆炸吧。”
KP7113身体一震,立正敬礼道:“是!”
……
“为了帝皇!!!”一个尘埃步兵在抗冲击盾牌被毁后,身体如猎豹般下沉前冲,随后在一跃而起时舒展双臂,高呼着荣耀的号角化作一团烈焰将战壕内惊恐的敌人吞噬殆尽。
KP7113每看到这一幕都会不由自主的眼皮急跳,他的心率也开始出现不可抑制的提高。他害怕了……这是尘埃步兵不应该有的情绪。
几千公顷的月影平原战场上,反叛者的兵力已经被逼入绝境,他们不可能再逃走了,天空被星际军的哨兵封锁了,地面阵地被重装动能战士的火力覆盖了,如果再让尘埃步兵向前推进,等待叛军的就是被彻底的消灭。所以他们发了疯一样的开始反击。
刚走下步战车的KP7113穿戴着轻量化的破旧动能装甲,他手中的抗击盾牌和磁脉冲发射器都是从上一场战斗中捡来的,早已濒临损毁。可作为尘埃步兵,不可能会有新的装备配发给他们,他们只是战场上最微不足道的消耗品。
“快!往前冲!你这连2分都没有的垃圾!快他妈往前冲!”兵长一脚踹在KP7113屁股上,他被踹了一个踉跄,随后面罩落下,冲锋开始。
沉重的呼吸,满天的光束,还有根本看不清攻击轨迹的纳米追踪子弹。
一个又一个尘埃步兵前赴后继,完全靠数量向前推进。KP7113刚奔出去十米就看到一个蓝色的光球向他直冲而来!
那是球状闪电,是陆军士兵最不愿意碰到的噩梦。它行进速度虽然缓慢,可致死半径却足有几十米,而只要被它散发的电弧击中一次,尘埃步兵就会连同身上穿戴的动能装甲一起灰飞烟灭。
眼睁睁看着十几个大活人惨叫着变成了黑影,一个炮弹落下来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KP7113立即尝试向左移动,可他身边的尘埃步兵数量太多了,根本不给他规避的可能性。
兵长在高处看到这一幕后立即启动了傀儡师系统强行介入尘埃步兵的脑神经元,迫使他们向球状闪电发起冲击!想要阻止它撕开缺口,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消耗它的能量。
KP7113眼神一变,随后便目光呆滞的继续向前冲锋。
他举着盾牌,身体不断的与子弹接触,有些被弹开了,有些则钻进了KP7113的血肉。身旁的尘埃步兵被高能光束击碎了头颅,血溅了KP7113一身,他依然目不斜视。身前越来越多的尘埃步兵如飞蛾扑火一般冲向球状闪电,一个、两个、三个……十个、十一个……二十二个……
损毁数字不断跳动,KP7113却无法停下自己的脚步,也许唯一能证明他对眼前的一切仍抱有清醒认知的大概就是他眼角落下的泪水了。
终于,那蓝色的光充满了KP7113的瞳孔,他的汗毛直立,头发也滑稽的竖起来,活像是走上台哗众取宠的小丑。但小丑在哭,小丑在害怕……
下一秒,KP7113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看那电弧却只是轻轻拍了拍KP7113的胸口,就好像是一个持枪的暴徒连续杀了一群人质,到了你面前时“咔哒”一下,子弹打空了,然后他和蔼的对你说:“恭喜你啊!子弹打空了!”
KP7113的脑神经出现了短暂的抽搐,随后他终于再一次拿回了身体的支配权。
不是兵长大发慈悲,而是他身前的能量护壁被击碎,身体炸成了碎片。
幸运的KP7113牙齿打颤。
这本不该是尘埃步兵应该有的情绪。
因为这些甚至连面部神经系统都没有的残缺基因原体不该拥有害怕,更不能对帝皇不忠。
但KP7113却害怕了,他打算停下来,可身后的其他尘埃步兵却如大潮一般将他向前推,他不向前冲就只有被踩踏进泥土,踩成碎片的结局。
终于,KP7113在踩过无以计数的同类的尸体后于进入战场十七分钟后接触到了叛军的最后一道防线。此时的KP7113身体已经伤痕累累,他手中的盾牌换了三面,但都是残缺的,唯一的武器也早已打空,现在就只剩下他体内那枚既能支撑其生存,又可以使其光荣毁灭的亚形态裂变核心了。
叛军的防线上已经爆开一朵又一朵绚烂的红莲。
KP7113身体在颤抖,他看了看四周,每个人脸上都是木讷的,没有任何情绪的。
战斗!战斗!
第一排冲过去,爆炸了!
第二排上前!
第二排冲上去被冲击波击退了!
第三排!
第三排冲锋了!
KP7113身前已经没有任何阻拦了。
他和其他尘埃步兵一样,丢掉盾牌,扔下武器,缓缓俯下身,那样子像极了百米冲刺前的准备。
只等一声鸣枪,他便要开始作为尘埃步兵最后的冲锋。
终于!
“叮!”裂变核心拘束器被打开,熔毁开始。身体是炽热的,目标是确定的。深呼吸!
吸!
呼……
KP7113眼中的世界变成了慢镜头的艺术,他看得见每一个尘埃步兵被子弹击穿,被脉冲撞碎,被光束点燃的细节。
但他心里只有一个概念。
冲上去,冲到那防线后边去,一跃而起!化作太阳!
七十米。
五十米。
十米!
起跳,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生命绚烂的瞬间,唯一的观众确实一群满脸惊恐的少年。他们不是叛军最后的王牌,而是不可能被俘虏,只得拿起武器徒劳反抗的孩子。
KP7113,基因年龄二十九岁。
其实在现实的世界里,相对于普通人,他今年才九岁。
只是每经历一次战争,为了尽快修复身体所受创伤并再一次投入到战场,KP7113这样的尘埃步兵都在透支着自己的生命。
然而他们依然要感谢帝皇,因为他们的基因来自崇高的上位母体,是他们赋予了KP7113以存在。
现在是证明忠诚的时刻了!
但是……在KP7113高高跃起的瞬间,他没有像其他尘埃步兵那样展开身体,而是出于本能的蜷缩起来。
那一刻,KP7113就像刚从培养皿里被取出的胚胎。
KP7113。
欢迎回家。
……
一个月后。
月影平原的战场已经被接管这里的长生军收容部队清理的七七八八,但余下的残羹冷炙在分数低于十分的底层人士的眼中仍是不可多得的“珍馐美味”。
在太阳系,这些人被称之为“秃鹫”,世界的清理着。
鸦月,女,十七岁,底层末等庶民,三年前的“Saya”评分是7.2分,目前具体价值未知。
出生在月球帕西莫垃圾洞的鸦月从小就跟着收养她的“秃鹫”们在太阳系各大站场收集垃圾。
姑娘生的漂亮端庄,也到了该向帝国之拳捐赠基因原体的年纪,但她却没有选择走一条成为母体的升格之路,而是继续维持着几年前的分数,伪装成男孩跟着老人们到处漂泊流浪。
老人们一开始不理解,因为这丫头的资质不错,基因样本动态评价更是突破了50分的上限,这可是极有可能升格成为上位母体的高等公民的。但她却说:“帝皇的大远征与我何干,我才不要成为生育的机器,更不会容许我的孩子上战场,成为机器!”
老人们听到这样的言论,一个个都害怕的不行,毕竟作为末等庶民妄言大远征那可是要被巡视官抓起来的。
好在鸦月平时人缘不错,老人们都很喜欢她,也就容许她任性一回,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鸦月早早的驾驶着租来的火星漫步车来到了月影平原中心的战场腹地。在这里,大型的装甲和各类动能武装都已经被回收一空,剩下的不过是些碎片罢了。可就这些碎片如果全收集起来,放到海王星的黑市上去还是能卖大价钱的。
不过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秃鹫”,鸦月才不会在这些碎片上浪费时间。她想找的是比这些碎片贵很多的东西,而那些东西是她在上次收集过程中尝到的甜头。
车上还有一老一少两个“秃鹫”。
老人叫曹云,男,基因年龄七十五岁,十五年前的“Saya”评定显示他足价10分。这在“秃鹫”群体里已经是很少见的精锐存在了,是非常有话语权的。
少的那个叫佟宇,男,基因年龄二十二岁,鸦月在“秃鹫”群体里认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最近刚完成一次评定,分数为8,算得上是青年才俊。不过只有鸦月知道这家伙根本就是通过剑走偏锋得到高分,实际上真要让他综合评价,可能连6分都没有。
已经在战场上绕了好大一圈后,曹云见鸦月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不由得着急道:“我说丫头,你到底要找什么啊?这租来的车消耗的可是我们自己的能量芯体啊,你再这么绕下去,芯体烧没了,我们还收集个屁啊。”
曹云说话向来不分老少,总是很随意。
听惯了也就觉得没啥的鸦月笑着道:“当然是找没有完全熔毁的亚形态裂变核心了,那东西一个就能卖七百呢,不比我们辛辛苦苦收集碎片来的快吗?”
曹云闻言苦笑一声:“哎哟丫头哎!你还真以为那东西那么容易找啊!既然黑市都知道它之前,长生军那帮雁过拔毛的家伙会不知道回收?你还是赶紧停车我们收集点碎片回去吧。”
鸦月却是个倔脾气:“不行!人得有梦想!整天就靠着收集碎片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凑够钱买自己的旅行船啊。”
曹云听到这话直翻白眼:“梦想?梦想能当饭吃?那是人家上等人的,我们是‘秃鹫’,得认命!”
鸦月无奈一叹,几乎每聊到这里,曹云都得说什么认命的话来,她也明白了自己是不可能改变这个十九岁就评价十分,七十五岁还在吃老本的老秃鹫的想法了。
佟宇倒是挺无所谓的,他冷笑道:“反正烧的是鸦月买的能量芯体,她要找就让她找,有些时候,讲大道理不如让她自己栽一跟头来的印象深刻。”
曹云听完哈哈大笑:“嘿!是这个理!”
鸦月不乐意了:“喂!你们两个还是不是男人啊!说好了这趟出来成本均摊,收益334的,怎么你们突然就变卦了”
佟宇斜了鸦月一眼:“那是你老老实实下来回收的说法,不是陪你在这飞来飞去的说法。”
鸦月听到这话终于把车停下了。
曹云一愣,随后笑了:“怎的,不寻你的梦想了?”
鸦月哼了一声:“本小姐不免费载客,下去!”
曹云和佟宇对视一眼,随后两人都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
“好好好,我们下车,我们下车,您啊慢慢寻您的梦想去吧。”曹云说完放下面罩下了车,佟宇也跟了下去。
而鸦月呢,不服气的丫头继续驾驶漫步者往战场更深处去了。
……
还是那片花园,好像是漂在天上的感觉。
但花园的周围怎么会有鲸鱼游过去呢?那让人感到心神安宁的鲸鱼之歌本不该出现在尘埃步兵的仿生大脑内。
那是对战争无关的东西。
可KP7113不知道的是,基因本身也是可以保存记忆的。
“警告!熔毁中断!警告熔毁!中断!”
天空骤然变成红色,KP7113在深度昏迷一个月后终于醒来。现在是12月初了,天空是亮的,周围安安静静的。
KP7113缓慢的转动受损严重的头部。
战争结束了?
可脑内关于进攻的指令并没有被删除,KP7113依然不自觉的想要起身,想要继续完成熔毁和自爆程序。
直到……一辆呼啸而来的火星漫步车停在了他身前。
从车上跳下来的姑娘满脸兴奋,她拿着工具箱,哼着歌,就像是中了大奖。
KP7113一眼就看出她是女性,这可能是尘埃步兵唯一装备的可能与战争本身无关的元件。
她看起来很开心?
为什么会开心呢?
她会是来救我的吗?
KP7113的大脑就像是发生了某种不可控的突变一样,出现了紊乱,然后他又一次陷入了昏迷。
这姑娘自然就是鸦月了。
远远的就看到这坑里躺着一具尘埃步兵的她简直比走街上捡到星神结晶还要兴奋。毕竟后者可不是她这种“小秃鹫”敢染指的东西,而前者却是足可以让她卖出大价钱的稀罕物。启动动能护臂,鸦月费力的将这具尘埃步兵的尸体从碎石堆里拖出来。
他的身体总体还算完整,只不过胸口多了个窟窿,看样子正式这一枪阻止了他的自毁。
鸦月拿出检测装置检测了一下后顿时狂喜!
“天呐!这下发财了啊!耶嘿!发财了发财了!”
鸦月欢呼过后立马动手开始拆解尘埃步兵的身体。虽然是通过基因原体培养结合诞生而来,可尘埃步兵成年后就会接受一系列的强化改造,包括皮下植入纳米织物来增强其抗冲击能力,大脑会嵌入仿生结构并植入各种神经元件等等。
所以对于鸦月来说,拆解尘埃步兵和拆解一台机器没什么区别,因此她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只是,当兴高采烈的鸦月真的将KP7113的腹部打开,并取出还没有完全断开连接的亚形态裂变核心的时候,她却看到了一颗仍在跳动的心脏。
他还活着?!
那一刻,鸦月愣住了。
前一秒还不存在的罪恶感,在这一刻突然集中爆发出来。手上混着血液的仿生增强积液一下子变得血腥刺鼻起来。
而这时,KP7113也缓缓苏醒。在听到那类似机器启动的电流声时,鸦月不由自主的看向KP7113的脸。
四目相对,鸦月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真的还活着!
KP7113看着眼前的姑娘,又看了看她手中拿着的属于自己的亚形态裂变核心,他缓缓吐出几个字:“请问,您是来救我的吗?”
鸦月尴尬了。
她当然不是来救KP7113的,事实上,之前鸦月在很多地方都强行摘取过核心,不过那些都是机器人啊,不是尘埃步兵啊。
虽然鸦月知道,尘埃步兵这种异类为战争而生,为战争而死,地位甚至都一定有那些智械傀儡高,可她就是觉得不太一样。
尤其是当KP7113目光澄澈的看着她的时候,罪恶感让鸦月有些无地自容。
“谢谢你,但我感觉我活不了多久了,而且我的核心熔毁程序没有终止,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所以请您尽快离开。”检测到这姑娘身为帝国庶民身份后,几乎是出于本能的,KP7113请求鸦月离开。
原本还在金钱与道德之间摇摆不定的鸦月在听到这句话后立马清醒过来。
“我可真不是人啊……”
KP7113没听清:“您说什么?”
鸦月苦笑一声,随后深深一叹:“你放心吧,你不会死的,我检查过了,你的核心虽然熔毁中断,但里头已经没什么东西了,就算爆炸也就一些小火花,我可以给你修好。”
KP7113眨了眨眼,然后平静的说了声:“谢谢你。”
鸦月翻了个白眼,心道:‘谢你妹啊,老子的七百块没了啊……’
并不知道自己几分钟前有多危险的KP7113缓缓躺下去。
而这时,接到鸦月好消息的曹云和佟宇赶了过来。
两人嘴上虽然说了许多不好听的话,可真让鸦月找到稀罕物的时候还是屁颠屁颠的跑来了。
但当曹云见到鸦月一脸不高兴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坏事了。
“丫头,咋了?他还活着?”
鸦月看了曹云一眼,深吸一口气后点了点头:“是啊,他还活着,我正准备救他呢。”
曹云扯动了一下嘴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佟宇走到近处看了一眼身体损坏严重的KP7113后说道:“他都成这样了,救得活吗?”
KP7113没说话,只认真的打量着眼前人。
鸦月恼火道:“那你说咋办吗?见死不救?”
佟宇默不作声的蹲下来,然后取出一样东西扎了KP7113手臂一下。
KP7113的痛觉神经十分迟钝,所以没有任何反应。
但是……
“喂!他的基因年龄都二十九了!马上就三十岁了!你救他干什么?他活下来又怎样?不还是个马上就要死了的废物!别浪费咱们的资源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