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kjnc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都市之最強狂兵》-第5193章 廢!!!鑒賞-hif0f

都市之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
刑揽月的话还没说完,刑宿海就大手一摆,打断道:“此子必死无疑,他今日不死,将来定成大患!今天既然结下不死不休之仇,那必定斩草除根!”
“可是……”刑揽月双眉紧皱。
“正因为那是我孙儿,所以我就更不能放陈六合走了!我刑宿海的孙儿,应当无惧生死,应当要有着为了家族荣耀能奉献一切的决心,包括生命!”刑宿海扬声喝道。
陈六合面色大惊,瞳孔都收缩了几下,骇然道:“老狗,你特么的还算是个人吗?你孙儿的命都不顾了?”
“哼,想用我孙儿来掣肘我?你太天真了!”刑宿海狠声说道,跨步向陈六合迈去。
陈六合心脏抽蓄,面色惊惧的后退几步,手掌死死的捏着小男孩的脖颈。
“看样子我还真是高看你了,你当真没有人性。”陈六合沉声说道。
“我这叫大义凛然。”刑宿海目光汹汹。
陈六合心脏打鼓,神经紧绷到了极点:“去泥大爷的,别把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就是不敢让我活下去,你害怕佬子有朝一日会回来把你给剁了。”
“还是那句话,你敢动我孙儿一根毫毛,我就会让你做鬼都不得安宁,我一定会宰了一切跟你有关联的人,让他们都随你去陪葬!我对你的情况有过一些听闻,你有妹妹,名为沈清舞。”
刑宿海一步步迈向陈六合,道:“你还有好朋友,并且不少,你还有红颜知己,我都能一一找出来!”
“我孙儿要是因你而死,我就会让很多人下去为他陪葬!”刑宿海声音森寒,字字如针,扎在陈六合心脏之上。
陈六合的瞳孔收缩,表情惊疑变换,说实话,这些话对他的杀伤力简直太大了,击中了他的软肋。
“放了我孙儿,今天就只死你一人,一切到此结束!”刑宿海逼视着陈六合,大步跨前,绝对的气势死死压制陈六合,不给陈六合任何喘息的机会,咄咄相逼。
陈六合面色惊惧,一步步的后退。
这一刻,他是真的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鲜有的恐惧。
那种惊恐与无力感,是他很少出现过的,可是在这里,这种感觉非常清晰。
“你别吓唬我,我手一抖,他就要死。”陈六合咬着牙关说道。
谁知道,刑宿海却无动于衷了。
他没有废话,足下一点,速度瞬间提起,朝着陈六合冲杀而来。
那架势,凶猛难当,杀机冲天,压根就不在乎小男孩的死活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铁了心的要在这里杀了陈六合,为此,他愿意不惜一切代价。
陈六合浑身汗毛都炸了开来,只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这真的验证了那句话,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极度冷血的。
电光火石之间,陈六合根本就没有太多思考的机会。
情急之下,他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关,或许是刑宿海刚才那一翻话刺激到他,让他心中的恐惧作祟,或许是陈六合压根就不是一个愿意滥刹无辜的人。
直到最后关口,他终究还是没有对小男孩下死手,而是把小男孩甩了出去,砸向了刑宿海。
刑宿海接住了小男孩,直接放到了一边,继续朝着陈六合冲杀而去。
没了小男孩的要挟,陈六合的处境可想而知。
在愤怒的刑宿海面前,他就像是狂风暴雨中无助摇曳的一片孤叶。
陈六合也根本不可能是刑宿海的对手,巅峰的时候不是,此刻的状态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陈六合的下场,几乎是可以预见以及肯定的。
一定会很惨,非常凄惨,乃至惨绝人寰。
事实也正是如此,刑宿海很快就追上了陈六合。
在交锋中,陈六合搏命抵抗,可却也是力不从心于事无补。
很快,陈六合就被刑宿海给轰倒在地。
他斗志无穷,宁折不弯,死不认输。
他挣扎着还要起身再战,一副不惧生死也不肯低头的架势。
这状态,委实让人禁不住的肃然起敬。
可这并没有什么作用,陈六合刚爬起,就被刑宿海再次无情的击倒在地。
鲜血像是不要钱一般,从陈六合的口中一次一次的喷涌而出。
他的模样,凄惨到连邢家人,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而不远处被邢家人踩在脚下的刑天,一直在那里嘶声咆哮着,他面目狰狞,双目血红。
可他再怎么嘶吼,也注定了不可能改变什么的,也不会有人回应他什么。
“砰!”陈六合刚撑起上半个身子,就被刑宿海一脚踩踏在了胸口上,狠狠的砸在地面。
刑宿海抬起脚掌,踩在了陈六合的头颅上,居高临下面带凶狞,无比轻蔑是活到:“蝼蚁,你就是一只蝼蚁,当蝼蚁挑战巨人的时候,是必死无疑的,任蝼蚁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陈六合喉咙中发出了一阵阵*,他不甘不服,他还想挣扎,可他却无能为力。
这样的屈辱,他难以承受。
“还想要反抗吗?你没有那个资本。”刑宿海毫无怜悯的说道。
“我说过,今天会让你生不如死,我就一定会说到做到。”刑宿海狞笑一声。
他弯下腰,抓起了陈六合的右臂,拉直,旋即,左掌照着陈六合那拉直的手臂,狠狠的斩了下去。
“咔嚓”一声巨响,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一声凄惨到极点的哀嚎声,从陈六合的口中响起,陈六合面孔扭曲,撕心裂肺。
而他的整条右臂,则是呈现出了一个恐怖的扭曲弧度,毫无疑问,他的手臂骨头被直接斩断了,从肘部,整个断开,彻底废了。
这一幕,让邢家人心惊肉跳,有人不忍心看下去,微微转过了头。
“陈六合,你知道吗?你是一个天才,一个不可多得的天才,这么年轻的妖化境,虽然不是没有,但你与别人不同,发生在别人身上,还不是那么可怕,但发生在你身上,就太可怕了一点。”刑宿海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