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lm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討論-七百六十章 三年五載相伴-pl8kv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吴聘高声道,“神了,当真是神了,某今日方知世上真有起死回生的妙手。你得经过多少段感情,才能有这么多体悟啊,你的一生如果用笔写下来,一定是厚厚的一本书吧。”
不待许易接茬,吴聘的令牌跳了起来,他欢喜莫名,“是冰薇,是冰薇,多少年了,她第一次主动联系我,好个许易,说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他仿佛久病之人,才得成效,便觉长命百岁有望。
许易指了指他手中的令牌,示意他赶紧接起,吴聘才反应过来,催开禁制,果然传来了易冰薇的声音,“吴兄,我祝你鹏程万里,一路顺风。”说完,那边关闭了令牌,信道就此消失。
吴聘呆呆立着,恍若化作了石雕,只觉听到了仙乐,久久难以忘怀。许易也不扰他,任凭他去回味,足足等了数十息,吴聘才沉沉一叹,“得此一句,吴某知足矣。”
许易道,“这才哪儿到哪儿,既然教授心满意足,学生先告退了。”说着,冲吴聘一拱手,便要离开。吴聘一把抓住他肩膀,“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许兄渡我。”终于成“许兄”了,许易松了口气。
“此事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教授以为我今日能说动易教谕,根源在何处?”许易顺势在堂间坐了下来,吴聘大手一挥,一枚烟气腾腾的香茗落在许易座前。
吴聘道,“这还说什么呢,你那惊天口才,便我是女子,也当被你说得动心。”许易摇头,“非也,这是表象,问题的关键不在,而在于退一步,设若我不先和易教谕致歉,恐怕连说后面的话的机会也没有。”
吴聘点头,认可了这番分析,许易接道,“其实问题的症结,还在于教授追得太紧,迫得太近,令易教谕紧张,既生紧张,何来的情爱呢?所以,我先代表教授退开一大步,有了这退开的一大步,才有后面交涉的余地。”
他这番话倒非是胡诌,而是早就算定好的,他敢壮着胆子冒充吴聘去勾搭易冰薇,绝不是因为他有多么了不得的撩闲功力,而是分析人性后,才做出的选择。
当彼之时,他不显露用处,吴聘定然是要下黑手的,而要短时间内助吴聘勾搭上易冰薇,简直是天方夜谭,但这并不妨碍,他从中上下其手。
他很清楚,吴聘要的也不是一蹴而就,只要易冰薇的态度有所改观,吴聘便能满意。这一点,太容易办到了,许易只要送上易冰薇想要的就足够了。
易冰薇最想要什么?恐怕无过于吴聘以后不来打扰她。只要许易用这个做话头,就一定能让易冰薇陪着把天儿聊下去。
至于其中穿插的那些貌似深情的话术,便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他没想到,易冰薇还没怎么有反应,吴聘自己先被那些话术感动得一塌糊涂,好似多年憋屈的老处男,终于能畅快一泄心中块垒。
到后来,易冰薇的态度有所缓和,自然也算是意外收获。吴聘道,“许兄神技,我是服了,只是下一步我要怎么做呢,总不能我真的远离道宫么?”
“废话,你不远离道宫,老子怎么得清净,费这么大气力,真帮你泡妞儿?”
许易心中大骂,面上却一脸正色,“教授若不愿暂退,前面的努力只能是功亏一篑了。教授当知道,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稍稍扭转教授在易教谕心中的形象,并在易教谕心里播下了教授一片深情的种子。若教授不离开道宫,前面所言,岂不成了谎言?再说,时间能冲淡一切,时间也能沉淀一切。”
“只要有充足的时间。教授曾经在教谕心中不好的印象,将会冲淡。而教谕今日临别赠言,将会让易教谕时时想起,迟早能沉淀出一份情感的结晶。何去何从,教谕自决。”
吴聘万万不想才打开的局面,彻底崩坏,深觉许易所言有理,“按你所言,我离开多久为妙呢?”许易心道,“非要加个期限的话,老子希望是一万年。”口上却道,“总要三年五载吧。”
“这么久?届时冰薇忘了怎么办?”吴聘怔怔盯着许易,“那时你也早就离了道宫,不会撒手不管吧?”许易沉沉一叹,“教授是想和易教谕永结同心,还是只想一亲芳泽。”
吴聘横眉道,“你把吴某当什么人?我对冰薇自然是真心,当然是希望和她结为道侣。”
许易道,“既如此,教授还能指望我一生一世不成?我只能领教授进情感的大门,至于后面怎么发展,还得靠教授自己。何况,以教授的天分才情,以前是一叶障目,如今,有我从旁辅助,还不能堪破这区区情关么?唯有教授自己掌握了本领,今后才能在易教谕面前进退自如啊。”
吴聘思虑良久,深以为然,他总不能时刻把许易拴在腰带上,若是许易的这撩闲的本事能靠噬魂夺来,说不得他也想动手了,关键这是机变之才,经验总结,没办法硬夺的,只能自己参悟了。
许易道,“教授离开这段时间,也不是说就不能和易教谕联系了。前面不是和易教谕说了么,教授此去,乃是去看柔丽的山,清冽的水,可以时不时给给易教谕发些游记文章,只要是从心而发,想必易教谕必定会体会教授一番苦心的。除此外,我建议教授不如去凡俗的书院住上一阵。“
“当今之世,最符合女子心中完美伴侣意象的无过于衣袂飘飘的书生。教授可以稍微改变一下形象气质,比照书院里最落拓单薄的书生即可,只要学得有八九分像了何愁不得天下女子芳心,况呼一个易教谕。”
吴聘微微颔首,继而摇头,“吴某绝非滥情之人。罢了罢了,便依你所言,要想采摘最娇艳的花朵,总是要付出一些辛苦的,不过三年五载光景,我等得起。但有一点,我要说在头喽,你不要以为出了这道宫,你便不受我的管束,便天高海阔了。三年五载你还成不得上仙,吴某随时能把你弄进道宫来进修,若吴某有需要,你不得推诿,否则,后果你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