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0hu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1982 愛下-第兩千兩百九十七章溝通閲讀-j2hcq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我是不是人?我有些太不要脸了?!
于雷听完张奇的话以后,他顿时就炸了,他大声地对张奇质问道:“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啥叫我太不要脸了。你要是要脸的话,你一瓶酒也别要,就好像我当罪犯,你当圣人一样,在那里装什么装?
忠信这家伙好容易出一次血,我多要出来的酒,你小子一瓶也不要,我算你牛逼。”
于雷气呼呼地对张奇大声说了起来,对于张奇说他有些不要脸的事情,于雷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事情有什么好吵的,等你们走的时候,我多送你们几瓶就是了,这种东西我这边也不差,要不是怕你们拿多了这样的好酒,以后喝不到这种好酒了不知道怎么办,我还能差你们那点酒。不是爷的崽不心疼,就按于雷说的办吧!要是你们喝多了,到时候我让我三舅安排人给你们送过去。”李忠信看到于雷要和张奇吵起来了,他立刻打起了圆场。
对于这些酒什么的,李忠信真的没有什么可在意的,王波和洪斌以及封半山他们,现在喝的都是这些个好酒,他存的这些酒,基本上就是给大家喝了,多给张奇于雷他们一些也没有什么的,他主要是怕于雷张奇他们上纲上线,嘚瑟得太欢了,那样的话,对于他们的成长并不是很好。
李忠信一直觉得,他这些从小长到大的朋友,尽量不让他们往忠信公司当中发展,省得到那个时候,他们在一起回出现尴尬。
“算了,我不和你小子计较了。”于雷听完李忠信的话以后,算是把那个气平息了下来。
对于他们几个人来讲,生气的时候是真生气,但是,气消下来的也快,毕竟他们是从小长到大的朋友,大家互相之间都相当了解。
特别是张奇和于雷两个人现在都在搞手机商店的这个生意,两个人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坐在一起沟通。
“开酒吃饭,我们边吃边聊,这过年好容易大家聚会到了一起,别弄那么多不开心的事情,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必须要开开心心的。”李忠信看到于雷那边不追究了,他向着张奇使了一个眼色,让张奇开酒。
李忠信他们几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互相之间都十分了解,喝酒能喝多少大家大致也都有数,再加上茅台酒算是度数稍微高一些,他们就喝的稍微慢了下来。
喝了有一会儿以后,李忠信看到张奇和于雷两个人又因为一个琐事犟起来了,他转头问向王传智说道:“我说传智,上次的时候,我让张奇和于雷跟你进行了一下沟通,我想问一下,你那边是怎么想的,是想在京城那边当翻译,在外面发展,还是想要回江城这边搞一些实体的东西呢?”
李忠信对于王传智很坚持去京城那边的事情,他真就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毕竟王传智的哥哥考学的时候考到了京城的邮电大学,也是分配到了邮电部那边,王传智借着这样的一个机会过去那边,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情。
“忠信啊!你说的那个事情,张奇和于雷他们和我转达了,我也是看到他们几个人现在在江城这边的好,但是,我个人觉得,我还应该在京城那边闯荡闯荡。
我觉得,在江城这种小地方,发挥不出来我的长处,如果搞一些实体的东西,是能够赚到钱,但是,这个事情却不是我想要的。
我到俄罗斯那边留学的时候,我就有了一种想法,今后我要在这个方面做出来一定的成绩来。”王传智一脸正色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王传智真就是这么想的,对于张奇于雷他们在江城这边大赚特赚的这个事情,他虽然很是羡慕,但是,他却总觉得,这不是他想要的那种生活。
他向往的是大城市的繁华,向往的是能够在大城市当中发展壮大自己。
“那你现在在京城那边做什么呢?给什么人当翻译,还是做其他的,在那边有没有什么住的地方呀?”李忠信并没有继续劝说什么,而是转头问起了王传智在京城那边的一些情形。
李忠信没有重生的时候,他可是知道王传智在京城那边的一些大概的历史的,只不过呢!现在他重生了,他身边很多人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不知道,王传智那边的变化有多大,他怎么能够帮助到王传智。
“我在京城那边的雅宝路,在那边给一个卖貂皮的老板当翻译,是工资加提成的,每卖出一件貂皮大衣,老板给我提多少钱。
貂皮大衣这种东西,主要针对的是俄罗斯那边。别看俄罗斯那边因为苏联解体了,很多老百姓都没有什么钱,但是,有钱的还是相当多的。
他们那边很多地方比我们江城这边都要寒冷,所以,他们那边的有钱人都喜欢穿貂皮大衣。
我在俄罗斯那边留学的时候,学的专业就俄语,还算是专业对口,现在虽然销售方面并不怎么太好,但是,我对这个还是比较有信心的。”王传智对李忠信正色地说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是信心十足。
对于在京城那边有大发展的想法,王传智一直深信不疑,他在刚刚过去京城雅宝路那边的时候,第一天就卖出去了两件貂皮大衣,得到了五十美元的提成,在那个时候,他就坚信自己能够在这个方面发展起来。
“我问你现在在京城那边住什么地方呢?住的地方怎么样,吃的又怎么样?我是相信你能够在京城那边闯出一番天地的,但是,我不希望你在那边受太大的罪。”李忠信肃然地对王传智说了起来。
李忠信还依稀记得,他没有重生之前,王传智去北京那边住的是一间很狭小的地下室,上班骑着一脸不知道几手的自行车,一日三餐基本上就是对付,算是吃得苦中苦成为人上人的那种很励志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