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gb6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市井之徒 起點-第1321章 簡單粗暴推薦-myz65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你疯了?”
客厅内,陈语童站在茶几前,激动质问,她是打心底里着急:“尚丸很明显故意引诱你上钩,黄金市场就是一个诱饵,你同意就上钩了!光阴会反击的强度远远超过预料,更可以预见,接下来的黄金市场将会是重点打击区域,力度投入势必空前,更何况你对黄金一点也不了解,怎么应对?想没想过假如节节败退怎么办?到时候老爷子绝对不会放过你!”
说着说着,凝脂般肌肤变的通红,非常着急,宛若看到尚扬在一步步走进万丈深渊,再向前就掉下去,会摔的粉身碎骨。
尚扬眉头紧皱,说实话,他对自己同意并不后悔,做事情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为了达成最终目标循序渐进,另一种是得到最终结果填充框架,目前是后一种而已。
答应了,有可能会失败。
不答应,一定会后悔。
陈语童见他不开口,迈着两条长腿绕过茶几做到旁边,又焦虑道:“尚扬,你再仔细想想,老爷子虽说让你回来,并且把金融市场划分,可他对任何人从来都是不留情面,更不要说是你,咱们暂且相信在外地当前需要谋求内部团结,可事情过去之后呢?之前你的不尊敬在他心里始终是根刺,没机会爆发而已,要是这次黄金市场失利很有可能新账老账一起算,还有,华夏账户已经交出来,尚家掌握了新尚氏国际的命脉,即使你再回去,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了新尚氏国际,国内根本没办法提供庇护,这些都要想想…”
即使说的很激动、表情很忐忑,可她的样子像极了贤内助。
尚扬转过头露出一抹苦笑,缓缓抬起手捏在她脸上:“丫头,我不想证明我行,但也要证明我不行!你刚刚说的那些都能懂,可诱惑太大了,怎么把持的住?如果现在不抓住,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了,有句话说的好,人这辈子,总得不计后果的冲动一次…”
尚扬说的肤浅,实则想的更多。
陈语童感觉脸部被捏住的一瞬间,像是触电一般,整个脸都麻掉,不是力度太大,甚至不是因为捏的动作,而是更能认真关注他眼神,这一刻丝毫不复杂,很单纯,如同小孩子想要糖果一般单纯。
心里原本打定主意要让他否定,突然之间,也想陪他疯一次。
“叮铃铃”
电话声打破两人对视。
尚扬松开手,看到电话上的备注,顿时变得严肃,是沈叔打过来的,电话内容不言而喻。
“沈叔…”
尚扬波澜不惊,两人在特殊时期通过话,通过过程并不愉快。
“老爷子问你,是不是想好?”沈叔声音一如既往浑厚,不掺杂任何感情。
陈语童坐在旁边,内心五味杂陈。
“想好了!”
尚扬坚定道:“我会尽最大努力,维持黄金价格平稳,在此基础上,努力把价格抬高,做对尚家最有利的决策!”
“既然已经想好,老爷子这边也没什么问题,好自为之”沈叔说完,挂断电话,如果沟通的是尚丸或者尚垠,他一定会多嘱咐几句,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奈何他是尚扬,没什么感情,而且从心底里认为尚扬不合适,能把金融市场给他,已经是对之前事情最大的补偿,黄金市场就过分了…
奈何尚丸一再恳求,罗列许多尚扬的成功案例,很清楚,老爷子之所以会把黄金市场给他,也有对尚丸不中用的气…
就在挂断电话一分钟后。
由沈叔通知尚家所有成员尚丸和尚扬的对调,如此策略一出,所有人都懵了,沈凤天、曾国强、钱进他们的想法与沈叔如出一辙,尚扬的能力和底蕴,最多适合金融市场,根本不配主导尚家主营业务的黄金市场,是老爷子糊涂了?还是这其中有逆天变故?
尚垠第一时间把电话打过来,情绪激动程度相比较陈语童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他的视野中,只要风波完美度过,接下来的事情就会顺理成章,毕竟尚扬恢复地位,就是多了一票,掌控金融市场,又相当多一分话语权,在支持率上,已经占据优势。
可尚扬掌控黄金,如果失利,老爷子会不会前仇旧恨一起算?
一旦一起算了,尚扬的失利会不会影响到自己?
明明可以平稳渡过的事情,非得叠加风险,简直是…智障。
“啪”
尚扬受不了电话里尚垠的咆哮,出于“逆反心理”直接把电话挂断。
“尚叔叔不高兴了…”陈语童情绪变的低落,刚刚不过是被尚扬眼神刺激的一时情绪激动,现在想想,自己应该坚决反对的。
“他高不高兴有什么用?结果注定还能改么?”尚扬很无所谓,从沙发上站起,走进酒店配备的书房,里面有电脑,打开之后找出黄金价格走势…
还在向下,惨不忍睹!
陈语童跟在旁边走进来,紧随其后,也知道事实无法改变,只好提醒道:“影响黄金价格的走势有很多,美元、国际局势、通货膨胀等等,不过目前影响走势的都不是这些,很简单:供需关系!”
“光阴会采用的策略是增加供给,通过技术勘探出几大金矿,未来预期会有大量黄金投入市场,当下问题的难题在与,尚家可以放出消息减产,黄金价格也会应声上涨,但这么做,会打乱尚家一直以来的战略部署,简单的说,尚家通过减产来提高价格,势必会让一部分需求方投入光阴会怀抱,这是万万不可取的…”
“而通过在市场上抬高价格,当下又都是利空消息,所以我们要付出的成本是光阴会的倍数,也不是良策…”
她之前就觉得这个局不好破,唯一能寻求突破的其实是原油,也就是尚垠手中掌握的领地。
“唰”
他们正说话间,屏幕上显示的走势图又开始掉头向下,眨眼间,掉了零点五个百分点,意味着尚家黄金资产,又掉了一个天文数字。
陈语童鼻尖上冒出细密汗珠,以前是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而现在,一分一毫都在胆战心惊。
凝重道:“你打算怎么做?”
尚扬沉吟片刻,从牙缝中挤出一个:“买!”
既然影响价格走势的只剩下供需关系,光阴会用提供给能来打压价格,那么就只能用加大购买来提升价格。
陈语童顿时惊愕道:“你疯了,要正面硬抗?”
“对…”
尚扬又说出一个字,迅速拿出电话打给下面黄金的一线操作人员,命令道:“加多单,把黄金价格拉到开盘水平!”
电话那边的操作人员同样懵逼,这位新主子,好像是…傻逼!
奈何命令已下,只能服众。
大约五分钟之后,黄金被直线拉升,一举拉升两个百分点,达到今日最初水平,收复今日所有失地…
国际社会上一片哗然!
同时。
尚家内部更懵。
“哎…这么做是不对的,太冲动了…”曾国强在摇头。
“他不是没有脑子的人?怎么会这么做?”沈凤天百思不得其解:“没有任何消息辅助、没有任何人配合,单纯靠自己力量,不思考一旦损失会损失多少?”
“老爷子为什么会把黄金市场给他?难道老爷子糊涂了?”钱进极其费解。
“老爷子…您是不是再想想?照这么下去,一旦光阴会开始反击,损失难以估量”沈叔被吓的胆战心惊,以为尚扬最少会稳定一段时间,或者说寻求其他办法,如此简单粗暴的拉升,遭遇反抗会撞得头破血流。
又道:“光阴会气势汹汹,很快会反击,如果尚扬没有其他手段,接下来的损失…”
尚泰山阴沉打断道:“能接受多大损失?”
“十…十五个点!”沈叔回道。
尚泰山缓缓抬头看向天空:“以十三个点为止损线,如果他损失到十三个点,立即卸下位置,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逆子…逆子…逆子!”
尚垠连续播了几次电话,都被挂断,气的暴跳如雷,他本想大不了自己受苦受累,也掌控黄金市场,总不能让尚扬败的太惨,毕竟面对光阴会的全力攻击,即使一直掌控黄金的尚丸也不可能尽善尽美,哪成想,自己还在思考该如何破局,他就动手了,还是如此蛮横,一支孤军杀入敌军阵地,战术呢?战略呢?什么都不思考?
咆哮道:“青山,备车…去找他!”
无论如何,必须让尚扬停手。
“哈哈…”
竖起大拇指,微笑道:“高…有些人穿上龙袍也当不成皇帝,还可能摔死,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