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c5y人氣玄幻小說 《頭狼》-3900 同夥!相伴-r1vhi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结束通话后,我仰头朝着疗养中心的方向扫视一眼,随即发动着车子。
此刻,疗养中心的两扇大门敞开,里面隐约传来嘈杂的叫喊声。
思索片刻,我又拨通谢鸿勇的号码。
“放心吧朗哥,我这会儿就在公司附近,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谢鸿勇先我一步出声。
我长舒一口浊气:“费心了勇哥。”
谢鸿勇接着道:“不过咱说实在的啊朗哥,你们公司安保方面确实太差劲,连个门禁都不设置,电梯可以直接通往你们这些老总的寝室,如果真有人想搞事,一窝蜂冲上去,后果不堪设想呐,真心建议你回头搞个指纹密码之类的身份识别。”
“成,明天就安排。”我认同的回应一句。
“还有个事儿。”谢鸿勇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今晚上四五台巡逻车总在你们公司附近转来转去,我看看从上京来的那个张佩和杜红旗也在车里,不是啥好兆头啊。”
“现在还在吗?”我心口一紧,忙不迭发问。
“等我看看啊!”
半分钟左右后,谢鸿勇回答道:“不在了,不过你们公司的路口停了两台巡逻车,我估计最少得有八九个巡捕,那帮人也不知道要干嘛,就在车里呆着,也不下来!”
我沉声叮嘱一句:“行,你多帮我操心,有啥事随时联系我。”
今天晚上怪怪的,一切都变得特别不同寻常,张佩和杜红旗不会好端端跑到我们公司附近溜达,一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他俩来鹏城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找陈晓,可陈晓一直呆在高利松他们公司的货仓里,除了我们有数的几个人以外,谁都不知情。
难不成我们公司内部有什么让张佩、杜红旗感兴趣的东西?
仔仔细细的回忆一遍,我确信公司里绝对没任何纰漏,又朝疗养中心瞄了一眼,接着又拨通车勇的号码,直接询问:“你那边有什么异动没?”
“逼事没有,我们几个刚涮完火锅。”车勇嬉皮笑脸道:“要不是怕你担心,我都打算带着他们几个找地方捏捏脚去。”
“别骚情!”我打断他道:“有啥事赶紧跟我联系,千万别托大,我总感觉今晚上的事情,处处透着诡异。”
“安了,你勇哥属道士的,什么魑魅魍魉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车勇没正经的应声。
正说话时候,疗养中心里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跟着就看到那群“伪警”急冲冲的跑出来,其中有俩人还夹着个青年,那青年竟是刘祥飞。
“妈的!”见到这番情景,我咬牙小声骂了一句,又将帽檐往下压了一点。
带队的中年汉子距离我还有四五米时候,火急火燎的吆喝:“大川,打火掉头!”
我没回应,照着他的吩咐,慢慢拨动方向盘。
“别特么墨迹,都快点的!”中年汉子粗暴的“呼啦”一下拽开车门,回头朝两个架着刘祥飞的同伴催促:“赶紧特么把人塞车里!”
十几秒钟后,他们一帮人全都上车,带头汉子一屁股坐在副驾驶上,冲我招呼:“回家,脚丫子给我踩油箱里,快机八点!”
我点点脑袋,猛的轰了一脚油门,然后迅速松开离合,整个车子顿时间猛往前蹿了几米,接着被憋灭了火。
“哎我操,咋开的车!”
“撞死老子了…”
车里的其他人纷纷咒骂叫喊。
趁着这个时间段,我迅速拔掉车钥匙,一脚踹开车门跳了下去,同时张嘴大叫:“给我把他们圈起来!”
“昂!昂!”
两道粗犷的排气筒声音泛起,对面八九米处一台黑色的老款“捷达”猛然冲过来。
“咣当!”
“咣当!”
车子还没停稳,五六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就拎刀将商务车包围,一句对白没有,上去就“噼里啪啦”的猛砍狠砸,雪亮的刀尖抻进窗户里“咔咔”一阵狠戳。
惨叫声、喝骂声、家伙式剁在车身上的叮当声连成一片,在这个午夜的街头显得尤为响亮。
“玛德,抄家伙…”
“保护好那小子!”
商务车内的“伪警”们在懵逼几秒后,也立即做出反应,带队的中年汉子更是利索的从副驾驶处跳下来,手持一根甩棍跟一个小伙打斗在一起。
高利松替我找的这几个刀手生猛归生猛,但是格斗经验很一般,除了最开始时候仗着突然袭击的优势
唯恐刘祥飞受到伤害,我吐了口唾沫,弯腰从地上捡起来半拉砖头,三步并作两步冲奔上前,照那个带队的中年汉子后脑勺玩命拍了一砖头。
那家伙猝不及防,身体向前趔趄两步,脑袋上的大盖帽一下甩飞。
“曹尼玛得!”没给狗日的反应机会,我左手薅住他脖领子往我怀里一拽,右手紧握砖头,跳起来朝他的大脸蛋子又补了一下。
另外一边,眼见自家带头大哥吃瘪,几个“伪警”顿时间有点慌,着急忙慌的想要从车里往外爬。
干群架就是这样,只要有一方军心涣散,那结果基本已定,伪警们萌生退意,我们这头的几个刀手愈发更加凶猛,车窗玻璃噼里啪啦让干稀碎,拳头大小的血点子随处可见。
二分钟不到,战斗结束,几个伪装成巡捕的狗篮子浑身挂彩的抱头蹲成一排。
我忙不迭把刘祥飞从车里搀扶出来。
看他脸色惨白,呼吸极为不顺畅,我关切的询问:“你没事吧?”
“我不要紧,大外甥刚刚顺墙头跑了,朗哥你快联系他。”刘祥飞喘着重气出声。
“我这就给他打电话。”我点点脑袋,扶着刘祥飞往我车里走,路过几个伪装巡的家伙跟前时,我冲一个刀手道:“兄弟,受累把他们带队的送老高那里,我晚点联系他。”

一根烟的功夫后,我载着刘祥飞驱车离开。
路口处空无一人,只余下一台闪着警灯的道路抢险车,瞟了一眼后,我一手握方向盘,一手拨通苏伟康的号码。
电话是通着的,可那头却没人接听。
连续打了好几个,仍旧没有动静,我这才扭头问向刘祥飞:“大外甥翻的墙头,另外一边是哪?”
刘祥飞想了想后,伸手指向前方:“好像是吉祥街,沿着马路一直走,有一个岔路口,下拐就是…”
“迪呜迪呜…”
就在这时候,一阵响亮的警报声突兀炸响。
两台巡逻车从黑暗中现身,一前一后将我们的车子别在当中间。
“熄火,下车!”
“接到群众举报,车里有网上在逃犯,快点停车!”
八九个身穿防弹背心,荷枪实弹的巡捕呈半圆形直接将我们车子团团包围,几只黑洞洞的枪口瞄向我们。
“刘祥飞是么!你涉及多起故意伤害罪和一起凶杀案,现在正式被我们缉捕!”
一名虎背熊腰的巡捕,左手持枪,右手握着工作证,走到驾驶位方向,瞪眼呵斥我一句:“你是刘祥飞的同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