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47h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萬道劍尊 線上看-第4924章 帝君真影蒞臨閲讀-x381j

萬道劍尊
小說推薦萬道劍尊
一个纵使能够斩杀大衍仙,甚至让所有衍仙都低眉的家伙。
此刻被围困受苦,并不可挽回的走向陨落,实在没有比这种事情更加令人愉悦的了。
公子羽甚至懒得在观望下去了,这沧羽钟的可怕甚至连九转大衍仙都无法逃脱,更何况是一个小小衍仙?
不死不灭仙体在崩溃着,仙体如同星辰瓦解,一去不返。
此时此刻,在那暗青色的天道围困下,剑无双的意识都已经模糊了。
仙体正不可避免的走向衰灭,纵使他依旧不死,恐怕也要沉寂到无尽的岁月了。
剑无双想要抗衡那天道,却发现一切都于事无补,那是完全超越了境界的制压,无法想象。
纵使他拼尽全力,也没有丝毫机会破灭沧羽钟。
“难道,我就这样陨落了吗?但我不甘,不甘啊!”剑无双猛然睁开眼睛,双目赤红。
他身上流淌的神血在快速的修补着破败的仙体,似乎在抗衡着天道。
“嗯?”公子羽的目光一凝,他看到那身形竟然是在抗衡天道!
“这,这怎么可能?!”他大惊,要知道这沧羽钟即便是九转大衍仙都能慑服的啊!
但很快,他又放松了下来,同时有些心悸。
因为剑无双仅仅只是抵抗了一瞬,便又不可抗拒的走向衰灭了。
而令公子羽有些心悸的时,区区一个衍仙居然能够抗衡沧羽钟,简直是无法想象。
就在公子羽准备提前了解了剑无双时,两道摇摇欲坠的身形从远方的虚空中走来。
为首者正是小帝君,他身上的奢服已经破损不堪,裸露在外的肌肤满是创口。
但此刻,他的双目却满是帝子的威仪。
他看了公子羽一眼,而后走向了正迅速缩小的沧羽钟。
公子羽见状,大喜,他万万没有想到小帝君居然自投罗网,省去了他寻找的麻烦。
“殿下,要不要我们?”有衍仙请命。
公子羽却摆了摆手,神态狂妄,“我倒要看看他这个废物还回来干什么,待会再将他拿下。”
所有衍仙应诺,全都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幕。
沾满神血的纤长手掌贴在了沧羽钟的外壁,看着在钟内受难的剑无双,小帝君又叩指轻轻的敲了敲外壁,“无双,无双。”
浑身浴血,即将陨落的剑无双艰难睁开双目,看着沧羽钟外的身形,他暗自叹息一声。
“听我说,”小帝君贴在沧羽钟外,清声道,“将我先前送你的那枚金玉指环取出,然后打开。”
剑无双能够听到他的话音,但是此时想要动一根手指都无异于登天之难,更不要说取出怀中的那枚金玉指环了。
沧羽钟外的小帝君,似乎也知道了他的难处,开始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而远在一旁的公子羽听出几分不对劲来,他急忙发号施令,“快,快合力捉住公子衍,别让他说话!”
所有衍仙急忙动身,朝小帝君捉去。
看到这一幕,即将陨灭的剑无双,拼着仙体破碎,全力将手掌伸进了怀中。
连那种古老的未知天道都不由得动摇了。
金玉指环被取出,在剑无双化为白骨的掌心中,泛出一种独特的色泽。
“呀!”
他震天怒吼,手指推开了金玉指环中央的玉环。
刹那间,一种更加荒古未知的天道气息从其中迸现,化作亿万流苏降临。
那种气息的出现,让剑无双为之一松,束缚在他周身的暗青色天道直接溃散了。
紧接着,一道身穿白衫,目若朗星的无上真影从金玉指环中走出。
沧羽钟内的所有望古天道在这一刻,都匍匐在地,并且颤栗了起来。
他就好像是一个没有任何衍力的普通人,但双目中却带有某种上位者的威仪。
而所有看到这一道真影的衍仙,都被惊得魂飞魄散,险些都站立不稳了,急忙全都跪倒在虚空,仙体都抖作了一团。
包括剑无双,都震惊无比,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小帝君送给他的那枚金玉指环内,居然有着一道真武阳帝君的真影!
而且,这道真影,竟还是属于真武阳帝君最巅峰时期的真影,充满了纵横睥睨之意!
已经呆傻的公子羽也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小小衍仙手中居然会握着他帝父的一道真影。
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无法想象的事情。
要知道,连他的手中都没有帝父的真影啊!
伴随着这道真武阳帝君最巅峰强盛时期的真影出现,沧羽钟开始哀鸣了,它根本承受不住帝君的威压!
中年时期的真武阳真影,此刻仿佛囊括万域的眼中带有淡淡的疑惑,他看着沧羽钟的结界,而后随手一拂。
这蕴含了无上天道的沧羽钟,就此直接破碎!
残渣散落于虚空,很快便消逝不见。
然后,真武阳真影看向了奄奄一息的剑无双,眉目间闪过几分满意与不确定。
最终,他开口道,“你是,衍儿吗?”
已经连说话都没有力气的剑无双,甚至连摇头都做不到,只能定定的看着他。
而那真武阳真影则是哈哈一笑,“不错,我儿衍儿果然有着帝君之姿,虽然如此狼狈,但无妨,有为父在,谁也别想伤你分毫!”
“……”
剑无双已经彻底无语了,不过是一面之缘,这真武阳的真影居然将他当成了公子衍,难道他们父子之间互不相认?
就在剑无双神念放空之际,满脸怒容的真武阳,已然将目光看向了全都跪倒在虚空中的衍仙们。
“一群蝼蚁,安敢伤我衍儿!”
公子羽“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虚空之中,惊声道,“帝父,是我,我是羽儿,是您的第三子啊!”
“嗯?第三子?”真武阳的真影直接疑惑,“我不是只有衍儿一子吗,怎么又多出来第三子了?”
公子羽深知这是要命的事情,一个解释不清,恐怕自己就根本没有机会离开这里了。
所以他当机立断,直接将手腕割破,将经络中的神血抛洒出来,“如若帝父不信,一查孩儿的神血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