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oip笔下生花的小說 《玄渾道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暗潮自涌流閲讀-g3a77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清穹云海,守正宫中,张御收到了琼英递上来的文书,这已是在他分身寄出金书的三日之后了。
琼英在书信中对他解释了一下,说颜子全只是一个依附于璃玉天宫的门人罢了,并非是她的弟子,并且此人能隐蔽这许久,不让她有所察觉,应该是有上乘手段为其遮掩的缘故。
她言自己已然赐下了法器,并派遣弟子孟嬛真前去追拿颜子全,但她并不保证能够寻到。
书信之中言语不多,但张御在看完之后,却也明白了琼英所想表达的意思。
这位认为虽然自己有责任,但也不能将此事全怪到自己头上,因为她每日都要留意天中存在的裂隙,防备随时可能杀入内层的外层修士和邪神,又哪里有暇去管这些琐碎之事呢?更别说这事背后极可能还有同层次的大能插手,那她更难察觉了。
张御思考了一下,虽然琼英在试图为自己开脱,但道理也不算完全说错。
三位镇守玄尊的主要职责是为了对抗三道天穹之中裂隙,只是因为玉京朝府的存在,所以不设玄府,所以玉京周围的修道人也是靠他们三人来调配的。
有不少修道人立下了足够大的功劳之后,三名镇守就会让依附到了自己门下,并参与管辖其余修士。
这般这些人以后不论出外行走,还是交流道法都是方便,地位也有了明显抬升,也算是一种奖赏。
不过也正是这样的漏洞,才使得此间被人钻了空子。
要知道玉京上方就是三道裂隙,这里出现任何意外都是有可能引发巨大后患的,而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必须设法加大监察,并在玉京设立一个类似守正的职位。
他虽不是廷执,但他可以以守正的身份向玄廷递书,以此契机要求设立这么一个职位。
而另一个,自要想办法避免下次再有类似事情的发生。
他看得出来,恐怕是因为三位镇守都是真修的缘故,所以玉京对于护持修士的选择,都是偏向于真修。而这一次随行的那名玄修弟子,也只是纯粹被拿来当一个传讯工具罢了,舟队从上到下对其并不太重视。
可事实上,若没有这名玄修弟子,被袭之事许要很久之后才会被发现,可要是当时有数个玄修同行,恐怕对方就不敢这么轻易动手了。
他下来会要求每回跨海而来的舟队,必须要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玄修的随行,以确保沟通顺畅,同时他还会派遣玄修在半途之中巡查,便是遇到危险,也能及时施援。
在把这些思定之后,他拿过纸笔,提笔过来,须臾写就了一封文书,而后唤了一声,“明周道友。”
明周道人出现在阶下,道:“守正,不知有何吩咐?”
张御起袖一拂,那呈书飘落了下去,他道:“明周道友代我将这书信呈至廷上。”
明周道人郑重将呈书接过,稽首道:“明周稍候便会把呈书送至。”
张御点了下头,待明周离去后,他意念一转,落至自家观想图那里,如今玄浑蝉仍在荒原上搜寻毕明的下落。
毕明似也在找寻什么,其行程可谓是飘忽不定,而且过去时光久远,有时候已然痕迹消失了,还需要搜寻一段时日才能接上,追寻起来并不容易。
只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发现,不过此人如今到底落在何处,是生是死,这终究是需要确认清楚的,只要线索还没有完全断绝,他就会继续找下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训天道章之中,却是一阵议论纷纷,往东庭的天工部的大匠遭受袭击,死伤五十余人,这件事本来是一桩隐秘,可现在不知如何流传了出来,并很快传播的到处都是。
现在一十三洲正抽调大批的本土人口去填充四大都护府,同时还有诸多修道人要去往四方玄府,除此外,四大都护府不约而同选择建立新的洲治,这里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毫不夸张的说,这背后有亿万人牵涉其中,所以一出现这样的事情,自然就容易吸引人的目光。
岳萝做完功课,方才进入训天道章之中,却听得丁盈大呼小叫之声,道:“小萝,小萝,你快看那个最近的那个留语,大家听说了,这一次去往东庭的天工部大匠出事了。
数艘飞舟,四百多人,包括三百多名护卫还有十几名修士都是下落不明,疑似坠亡在汪洋之中,你不是说有可能要去往东庭么?感觉那里好危险啊。”
岳萝也是顺着她的指引看去那留语,待看下来后,她也是心中一片震动,“怎么会这样?”
丁盈有些担忧的劝说她道:“小萝,东庭那边这般危险,还是不要去了吧。”
岳萝一瞬间有些犹豫,但很快又坚定起来,道:“不,我还是要去。”
这时一个男修士的声音冒了出来,他道:“岳道友,你要去东庭么?那还是缓一缓吧,看看风色再说,我听几个熟识的道友说起,这等事情如果有一,那便会有二,现在过去,很可能会被那些袭击之人盯上。”
又一个男修士附和道:“对,其实照我说,最好不去,那地方离得又远,又那么危险,反正也没人强迫你,何必与自家过不去呢,万事都有那些本事大的修士先顶着,我们就先护好自己就好。”
岳萝忽然有些生气,道:“我们天夏修士,怎么能够临阵退缩呢,越是危险,不就越是需要我们么?要是哪里安稳就躲在哪里,那还要我们干什么?”
丁盈忙是安抚她道:“小萝,我们不劝你退缩,而是我们的修为太低,老师曾说,修为不够不要去强做事,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师长,现在这样子,不是你能应付的啊,你还晚些再去吧。”
他们在这里议论,也是引得别人加入进来,不过都是劝她不要去的,便算要去,也要再等等,因为下来一定会出现更多类似的事。
岳萝咬下了嘴唇,现在这个“玄奇”章印之中,她与几个人也是一同建立了一个相互联系的光幕,除了安染、丁盈、潇潇这几个好姐妹外,剩下许多都是丁盈在班岚听道会上认识的同道,男女皆有,只是现在大多数都不支持她的看法,她一时感到很无助。
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边角之上那个桃实符印也在那里亮着,她眼前一亮,忙道:“前辈,你说这件事下来会怎么样?”
甘柏冷笑一声,道:“此辈自寻死路。”
岳萝想了一下才明白甘柏说得那些袭击之人,她好奇问道:“前辈,为什么啊?”
甘柏道:“这新立的东庭府洲是有玄首镇守的,在玄首眼皮底下动手,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两人说话并未瞒着其他人,丁盈有些不服气道:“就算是玄尊,面对无边汪洋,也是没有办法吧?”
又有一名男修也是冒了出来,道:“我感觉丁道友说得对,玄尊也不是什么都能知道的,要是玄尊真那么厉害,早在飞舟舟队出事的时候便发现了,还用得着回头再去找?”
甘柏嗤了一声,道:“小辈无知,整个天夏内外层界大事何其之多,区区天工部的几驾飞舟,也值得玄尊去随时随地去关注么?自己多带几个玄修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他懒得几个小辈去争,在他看来,议论这些格局太低,讨论的又不是道法,吵赢了也没有意义,故是他一语说完,就转去了别处。
岳萝却是得到了鼓舞,她感谢道:“多谢前辈!”她像自我鼓劲,也像宣布一样对着所有人说道:“我决定了,原定计划不变,下月启程去东庭!”
与此同时,外海之上。
孟嬛真自出了本土之后,已在海上兜转了数天,并根据浑素抄的指引追踪颜子全的下落,而这法器之上每一次显现的,都是一片无边汪洋。
虽然凭此找人很渺茫,但好歹是一个线索,只是浑素抄上面的图案一开始很清晰,到了后面就慢慢淡了下来,并越来越是模糊。
以此物寻人,必须双方要有缘法牵连,比如颜子全曾经拜入过璃玉天宫门下,那么彼此就是有牵扯的,便能够以此照显出其人大概所在,便是蔽绝天机也不能全部遮去。
只是这等牵扯若是有一方有意回避,那么缘法就越来越少,越来越薄,直至化为无有。
接下来她在海上又是转了十余天,却仍是一无所获,而浑素抄上画面至此已是完全消失,最后她只是看见对方似在一个洞窟之中,可这线索实在令人无有头绪,她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否已经回到了地陆之上。
可要她就这么回去,心中却是十分不甘。
她想了想,虽然璃玉天宫与此人的诸多缘分牵系已然耗尽,但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一试,
现在不难猜出,米海和闻奇二人就是被颜子全下得手段,这三人之间有着明显的牵系,米海虽然身死,可闻奇据说至今还在东庭,若是能借着这一位的牵连,说不定还能再试着找一下。
主意一定,她一催小云舟,往东庭府洲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