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1sg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 ptt-81 君在遠方看書-wydxz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国王不记得这些——这些记忆被此前的国王剥离出去了,他当然不记得。
而事到如今,他也终于开始困惑,太多记忆的丢失让他无法去真的成为那个曾经的国王。
【我们没有责备您的意图。】“伊莎贝尔”用轻柔的声音说道,【毕竟究其原因,并不是您没有理解我们,而是我们过早地丢下了您离去了。如果真的需要有所追责,也应当是那个拥有完全记忆的国王,而不是残缺的您来承受。】
“不要再用她的声音说这种话了。”国王叹息了一声,“是的,我的残缺使得很多对原来的我只是生命中一部分的事物变成了我无法舍弃的重中之重。你们……说得对。但是这不能改变——我是国王,我将接管这个国家,如果我连这份使命感都丢失了,我的记忆将再也不是我。”
火焰在国王手中化为了投枪。
“即便是我的错,也是之后再去弥补。现在,你们给我一个回答。”
【我们永远会等候真正的国王。】
投枪呼啸而出,在空中张开火焰的巨伞,宛如陨石撞击一般破开了整条街道,地面和房屋一同化为了熔岩的一部分。而就在这一瞬间,另一团金色的火如同炽日一般撞了过来,虽然以体积而论比那火伞小了许多背,却在一声轰然爆炸中将所有火焰的威力全部撞向了两侧,护住了背后。
国王眉头一挑,火海渐渐散去,晏融用金焰燃烧的枪指着国王,嘴角上扬:“我回来了,国王,刚才没打完的架我们也许还得再继续。”
“如果你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来挑衅我,我不能保证我还能像之前那样大度。”国王敛去笑容,将火焰化为了白色镰刀,“你的翼已经折断了半边,你的实力甚至不如之前,你根本没有和我交手的资格。”
“啊,我不这么认为。”晏融甩了甩长枪,“说到底这种内心具现化是依靠人内心的强大所支持的不是吗?如果我觉得我能赢,那么我的力量就无穷无尽。”
“冥顽不化……你的翼至今没能修复,你认为还能再接住我几招?”
“试试看咯。”
=
“喂!蓝荼!”陆凝捧着白色火苗一路狂吼。
“我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火苗里终于传来了回答。
“王宫那边情况如何?我跟你说……”
“国王命令臣子的手段是吗?知道知道,多萝西没事,我说过我不会让我的团队成员出事。”蓝荼打断了陆凝,“王宫是丹生炸的,我们找到他的时候稍微晚了一些,也不得不让他受了点伤,不过这都是小问题,你们不用担心这边还有人会去支援国王。”
“你怎么不早说?”
“我可不知道国王到底怎么标记臣子的,只是提前预防了一些而已。说正事。”
“我们已经凑齐了葬礼仪式需要的东西,晏融已经去引国王了,我需要一片地区展开记忆网,你知不知道哪里合适?”
“那就王宫吧,刚被全次元同位炮炸过的地方很适合,那里什么都没有。”
“……蓝荼,我记得你好像只是个普通的团队队长而已。”
“没错,我只是比较喜欢考虑各种事情,以及更加关心我的团队成员。你们还有什么要做的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离开那里,我们不知道国王的葬礼仪式执行会有什么后果。”
“这样啊,那么就祝你们好运了。”蓝荼笑着说了一句。
陆凝将火苗收了起来,看了眼身后的久住平真,他带着最大主教紧随后方,身上的影子在头顶上凝聚成了一个指针,这就是他那件财宝“寻血而至”原本的力量了,追踪战斗的痕迹和破坏性的评估,在这件财宝化为心灵外壳之后则可以评估更加广阔的范围,例如……
“就是前面了。”
久住平真指了指漆黑空间之外不远的一个位置,陆凝向那个方向迅速降落。
“这里?”
这个位置在一个地势略高的地方,原本位于这里的一条街道被之前摧毁空间散发的余波震得只剩下了断壁残垣。
“嗯,这里应该就属于埋葬国王的风水宝地了。”久住平真观看了一下四周,“距离空间裂缝也不远,我们很容易就能把二者相联系起来,我们在这里将记忆网展开吧。”
陆凝点点头,将透明的盒子捧了起来,慢慢松开了双手。
盒子浮在了空中,已经被维拉启动的核心很快便开始聚集更加闪耀的光,透明的外壳慢慢消失不见,所有人都感觉到那里沉睡的意识正在慢慢苏醒。
一道白色的光柱冲上了天空,云层被这道光柱所打开,陆凝也终于看到了云之上的世界——没有光芒,只有无法辨识的空洞灰色笼罩在这片世界之上。
这个世界是混沌的……直到曼登开辟了通往其余世界的道路,那些不同世界的知识才开始流入这里,但也正因为是这样的混沌,这个世界内并没有固定的规则可言,一切都可以在这里生长。
也许国王曾经想过要切开那个混沌的外壳吧,但是他没有做到过。
“陆凝?”久住平真喊了她一声。
“怎么了?”陆凝回过神,发现久住平真已经将一些用小布袋装好的东西很有规律地摆放到了周围的废墟上,还捡了一些石头来分隔和调整高低。这些应该就是祭品了。
“我们应该给晏融发一个信号了。”久住平真看了一眼旁边一栋半倒塌的建筑,最大主教就坐在一块原本是屋顶的大石头上,双手捧着极音彩乐,向二人微笑。
“好。”
陆凝将手举向了天空,脚下开始翻涌出黑色的墨,迅速泼溅在周围的岩石上,展开了一副纯粹用深浅不一的黑色所描绘的图景。随着墨色渐渐扩大,这张巨大的图片慢慢成形,那正是在此之前陆凝从暗黑贤者那里见到的那张照片。
最后一缕墨色沿着陆凝的手指向天空飞去,她拔出时光手枪,向着天空倾吐了全部的力量,一个巨大的时间裂缝打开,裂缝中放出的雷霆很快便和不远处的王宫裂缝产生了一定的感应。
准备完成,晏融也应该已经看到了这个信号。
远方升起了金色的火光,两侧展开圣洁的翅膀向这个方向冲了过来,在火焰前方尖锐的枪正在推着一个用镰刀格挡的人迅速向这个方向靠近,但是只是推进到了接近上空的地方,被晏融推过来的国王就化为一道流光脱离了长枪的控制,跃上了更高的空中。
“我以为你给我准备了什么了不起的惊喜。”国王抬手下按,棋盘形状的线快速蔓延向了陆凝所处的位置,“一张照片?一个仪式?当我见过那些贵族和他们准备的东西之后,你以为这些还能影响到我吗?”
线已经没入了地表,随着虚空经纬的拖拽,空间再一次被均匀切分开来。晏融冲向了国王,而密集的线条同样在国王的手中形成了一把长棍的模样。国王一记下劈当中将整条路径的空间全都砸得粉碎,晏融用枪很勉强地拦住了第一击,但紧随而至的第二下将周围的空间也全部砸出了蛛网状的裂纹,裂缝从天空向地面,陆凝耳中能听到嘈杂的响声,周围的空间已经不堪重负。
“离开这里!”久住平真拽着最大主教起飞,与此同时,国王也甩出了第三棍。就像是敲碎了一面水泥墙那样,结构破碎的声音伴随着周围一切的震动和粉碎,晏融被第三击直接砸落到了地面,而国王下方的空间也全部随着这一记攻击寸寸碎裂,开始叠压下降,陆凝险之又险地飞出了被压碎的空间,目光再次看向那片已经分不清形态的区域。
“真是脆弱。”国王冷哼了一声。
“啊,这正是我们需要的,要是让我们自己毁掉那片空间可能还没那么容易呢。”久住平真忽然出现在了国王的背后,手中已经握紧了紫色化为虚影的长刀,“这下,那里已经彻底安宁了。”
寻血而至的力量绽放了出来。可国王只是微一侧身,让开了刀影:“偷袭就不必说出来了!”
虚空经纬的空间线顺势洞穿了久住平真的腹部,影子状态的外壳开始被空间的力量绞开,国王五指一扯,从久住平真体内扯出了一些暗紫色的碎块。
就在这一瞬间,黑色的楔悄无声息地命中了国王的腿部。
国王有些惊讶,即便只是一瞬间,他确实没有察觉楔的靠近。微一低头,他也明白了究竟为何——紫色的刀影在后方和下方的位置生成了如同镜面一样的幕墙,寻血而至既然能够辨认踪迹,同样也可以对踪迹进行一定的掩藏。而在这个遮蔽之下,下方的陆凝投出了自己用短刀形成的黑楔。
“咳,三个人……都必须动用全力……”久住平真咧嘴发出一声惨笑,“换来这一击……最后一击。”
“最后一击?你以为心灵外壳凝聚的武器对我有多少杀伤力?”国王不以为意,“只能说这是你们对我造成的最后一击罢了……呃?”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脖子有些不自然地向旁边歪了一下,一种古怪的失控感出现在了国王的身上。他没有惊慌,先伸手触碰了一下脖子的地方,一个非常坚硬的物体正在努力从那里钻出来。
“什么——”
周围的光慢慢变淡,只有一条稍显明亮的小径出现在了国王的面前。
“你可能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了。”陆凝在国王旁边解除了隐形,“提醒一下,这是你的另外一位臣子的财宝。”
“我——”国王脖子上的东西正在更加剧烈地向外面钻出,与此同时,他的动作也越发不受控制。
“你使用的身体是祝沁源的。你不知道的事情是,在来到这里之前,祝沁源从暗黑贤者那里接到了一个使命……面君。”陆凝平静地说,“即使被你的记忆所替代,这个使命也依然没有改变,只是缺乏一个正确的触发契机。而晏融注意到,你体内的灵魂依然是祝沁源,记忆和灵魂并不是同样的事物。”
“财宝……什么财宝?”
此时,光芒的尽头,再次出现了暗黑贤者的身影。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能够有机会触发这个暗黑密令。国王陛下,老臣真的是很久很久没有见过您了。”
“总管?你——”
“国王陛下,暗黑密令的交付还是要本人来进行,无论祝沁源本身的记忆还剩下多少,还请你……把我的同伴先还回来!”陆凝忽然提高了声音,手指一张,包裹在楔的表面那些墨色忽然散去,在国王的身后染出了一团灵魂的颜色。
祝沁源的灵魂在国王的身后,伸出一根手指,碰到了国王——自己身体上正在钻出的那块黑石,得到了这一丝响应,黑色的石头终于钻了出来,被祝沁源握在了手中。
“真是复杂的情况……但是陛下,请告诉我,老臣应当往何处去?您将带领我们去往何处?我等了太久,而终究没有等来您给我们的答案。”暗黑贤者踏上了那条光的小径。
“别在这种时候……”国王现在只能张嘴说话,由于激发暗黑密令而取回了一部分身体控制权的祝沁源正在用自己的手从腰间拔出她那把已经变成指针形的刀。
【世事洞明。】灵魂回响从祝沁源身上发出,胸口的证件仿佛回应融合的灵魂一眼散发出了时间的蓝色光芒,晕染到了指针到上。
“抱歉,祝沁源,我们想过能不能救你,但是……恐怕我们做不到。”
祝沁源只是冷冰冰地给陆凝投来了一个目光,并无责备,却也没有原谅。
【藏器待时,只等今朝。】
闪耀的拔刀斩,仿佛要破开周围的黑暗,国王闷哼了一声,身躯被时光瞬间切成了十几块,但是没有任何血液流出,每一个截面上都充盈着时间的力量,维持着生机。
“陛下……您还是不肯回答?难道非要老臣前往对面,您才愿意告知我您的想法?”暗黑贤者又走出了几步,“您一定没有事的,对吗?”
“很遗憾……总管。”国王开始下坠,坠向那片破碎的空间,“我去了很远的地方,无论是时间上还是空间上,远到我或许再也不会回来。”
“陛下?”
“我没有给你任何命令,因为那是我仅存的一些私心,我希望老友们按照他们的选择生活,而不是我所安排的。你的愿望,问你自己,前路漫漫,无人回首。”
他落入了那片空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