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2px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人間苦 線上看-第1239章 話說想當年熱推-poc3c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这期工程?
简单的一句话,信息量好大啊。
蔡根觉得好不容易遇到知情人,不能轻易放过。
“惠哥,这样叫你不冒犯吧?”
共康惠好像容易相处,否则也不能跟谁都叫兄弟,当然不会介意称呼。
只是看蔡根的眼神很是复杂,有点小同情,还有点小抱怨,更多的是小窃喜。
“兄弟,没事,你高兴就好。
还没问,你现在怎么称呼啊?”
恩,越客气,越难搞,心里边不一定憋着什么坏呢。
蔡根觉得自己被迫害妄想症绝对晚期了,看谁都不像好人。
“我叫蔡根,惠哥叫我小蔡就行。”
“小蔡?呵呵,还小酒呢。
这个名字好。”
真能扯啊,咋看都不像啥正经人呢?
按道理说,遇到这这上古传说中的人物,蔡根应该心怀敬畏,无论咋说,人家的名声在那摆着呢。
可是,自从共康惠露面,所有的表现来看,蔡根实在很难严肃起来。
而且,好像是为了配合这不正经的气氛,脑抽的毛病毫无征兆的犯了。
“哪里好?”
这个…
自己就是随便客气客气啊。
为什么这样敏感呢?
难道这个名字,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或者曾经给他带来过心理创伤?
咋和那个臭要饭的一个脾气呢?
自己要小心了,万一同样小心眼,就完蛋了。
共康惠假装摸了摸不存在的胡子,拖延了一下时间,必须重视,好好的衡量了一下答案。
“小蔡啊,小蔡,到底哪里好呢?
对了,听着就那么接地气,平易近人。
简单,好记,完全体现了名字,作为代号最本质的意义。
洗尽铅华,返璞归真,尽显低调奢华有内涵。
简直把大道化简,诠释得淋漓尽致。
也就这样的名字,才能够配得上你的身份,实在想不到比这个更好的名字了。
小蔡,真好,确实好,越琢磨越好,从来没听过这么好的名字。
兄弟,你看我理解的对不?”
蔡根看着眼前一本正经在那胡说八道的共康惠,简直惊为天人。
出现了,真的出现了。
预想中的过人之处还是出现了。
眼前棺材里的美少年,实力咋样蔡根不好判断,但绝对是扯犊子的高手啊,配得上传说的名望。
蔡根一度怀疑,不周山可能不是被他撞断的,而是扯犊子扯断的。
赶紧把自己的警惕性,又提高了一个等级,自己千万不能被他忽悠了,这个老家伙太能扯了。
“惠哥过誉了。
对了,你刚才说,这期工程,失败了?
一共有几期工程啊?
什么样的工程啊?
你到底出了什么力啊?”
共康惠挠了挠自己的红发,看了看远处的族人,然后盯着蔡根的眼睛,声音很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开始了反问。
“这些,你都不知道吗?
觉醒到什么程度了?
口赐仁心了吗?
赐饭成神了吗?
自虐苦修开始了吗?”
这又不是考试,我知道还用问你?
只是,自虐苦修是啥?
难道和口赐仁心是一类型的技能吗?
蔡根觉得应该好好思量一下,该如何回答。
共康惠从棺材里掏出了一盒烟,拿了一颗递给了蔡根。
“来,小蔡,先抽颗烟,时间又都是,咱们慢慢聊。”
看着眼前的烟,蔡根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这么与时俱进吗?
佟爱家对祖宗挺孝顺啊,还是六十多一盒的好烟呢。
麻木的接过了烟,礼貌的帮着共康惠也点上。
两个人同时抽了一会后,蔡根率先打破了沉默。
“仁心给了不少,成神试过两三次,至于你说的自虐苦修我还没有经历过。
至于觉醒到什么程度,我也没法衡量。
你就当我失忆了吧,当初的事情,我全不知道。”
“这样啊…”
共康惠紧抽了两口烟,把烟头潇洒的弹了出去,好死不死正好掉在啸天猫的脑袋上。
“不想死滚远点,最烦趴墙根的,这是你能听的事情吗?”
啸天猫这个委屈啊,自己也没敢往前凑合啊,直线距离至少二十米,咋就算是趴墙根恩?
委屈的叫了一声,没有得到蔡根的任何支持,受限于身体的伤势,真的开始滚了起来,越滚越远。
对于共康惠的突然变脸,以及对于啸天猫的冰冷态度,蔡根也没咋意外。
可能是要说点什么隐秘,不想外人听吧。
而且,这些事情,蔡根也不太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这个话自己对啸天猫说,还有点生分,共康惠说,比较合适。
看到啸天猫已经滚远了,共康惠才再次开口。
“小蔡啊,其实,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强。
你也不用有什么遗憾,也不用那么着急,慢慢来。
既然已经开始了这一期工程,你以后肯定会知道的越来越多。
到时候,你就会怀念现在,啥也不知道的日子。”
恩,这个话,在理论上确实没有错。
蔡根现在就觉的,自己知道的已经太多了,确实负担不小。
但是,总是逃避也不行啊。
该自己承担起来的事情,是躲不过去的啊。
“惠哥,你说的道理我懂,但是轮到我了,还是有点准备比较好,总是两眼一抹黑,被推着走,心没底啊。”
感觉到了蔡根的坚持,共康惠点了点头。
“工程一共做了多少期,这个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听传闻,臭做饭的,也就是你的前任,干过几次。
至于工程的成功率,不是直接参与者,谁也不知道成没成。
我参与这次工程,应该是失败了。
哎,特么的,真背,都怪我太草率了。”
好像是难以抒发自己的郁闷心情,共康惠又点上了一颗烟。
可以感觉出来,这个货平时没少猫在棺材里抽烟,烟瘾挺大啊。
蔡根的烟抽得很慢,手轻轻地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有些话,需要好好琢磨,自己需要备个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