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w42r有口皆碑的小說 《人魔之路》-第941章 操控靈蟲展示-9zkxz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除了中年男子之外,另外三人的反应亦是奇快无比。
这时那手持大钟法器的老者,还有同时激发一颗珠子的两个女子,分别向着另外两个方向急遁。三人的脸上,同样满是惊恐之色。
“嗡!”
蓦然间,从后方那只十余丈的巨型伽陀魔蝗身上,散发出一股惊人的威压波动。
下一息,此虫双翅一振,庞大的体积在诸多虫潮中,宛如瞬移一般,眨眼就出现在了那两个女子的头顶。
接着它就张开了遍布利齿锋牙的大口,向着下方被结界罩住的二女一咬。
“嘭!”
在这一咬之下,罩住二女的结界顷刻间支离破碎,一时间二女的身形便暴露了出来。
此刻的她们,被一大片黑色的阴影给笼罩,同时一股死亡的危机,更是瞬间降临。
下一息,就见十余丈的巨型伽陀魔蝗大嘴闭合。
从远处看,巨型伽陀魔蝗的大口在左右摩擦切合。
“啊!”
而后就听它口中,传来了一声女子凄厉的惨叫。
可只是数个呼吸的功夫,此兽上下颚左右咀嚼的动作一顿,同时只听“嘭”的一声闷响。
它的大口竟然爆开了一个大洞,一时间一只只拳头大小的伽陀魔蝗,在唰唰声中四处飞洒。
“咻!”
紧接着,那身着长裙的九蛇族女子,浑身遍布一道道撕裂般的伤口,从巨型伽陀魔蝗头颅上爆开的大洞内激射了出来。
而今的她,手持那颗拳头大小的珠子,浑身血如泉涌,脸上满是恐惧。
若非刚才她手中这颗隔元珠,正好是由她在操控,死的就不是那盔甲女子,而是她了。
方一现身,此女将遁术全力施展,向着远处爆射而去,同时她还不忘将手中的隔元珠再次催发,形成一层结界将她给笼罩。
再看后方的那只巨型伽陀魔蝗,虽然大口被盔甲女子临死前激发的一击给炸开,但是下一息,诸多的拳头大小的伽陀魔蝗就激射而至,将它大嘴上的洞口给重新填满弥合。
不消片刻,此兽就再次恢复成形了。
这时它目光分别看了看中年男子三人逃遁的三个方向。
“嗡!”
而后从它的身上,传来了一股针对灵虫的奇异波动。
“嗡嗡嗡……”
霎时,它周围无数的伽陀魔蝗,分成了三个方向,宛如三股呼啸的红色狂风,分别向着中年男子三人追去。
半空的此虫目光一转,向着之前逃走的九蛇族女子追去。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半空震动双翅疾驰的它,原本速度并不快,就跟寻常的无尘期修士相差无几。
可是当它的身形融入了铺天盖地的虫潮后,速度得到了一种惊人的加持,飞快向着前方的九蛇族女子靠近。照此下去,九蛇族女子根本就逃不出此虫的魔爪,只有死路一条。
……
再看这时的北河,他可不知道在前方发生了什么。
在他周围被他以禁念盘暂时禁锢的诸多伽陀魔蝗,此刻被后方的虫潮,给冲击的七零八落,不少更是掉在了地上。
眼看无数的虫潮涌来,他只能将手中的三尺长棍再次挥舞。他正一心二用,一边要斩杀诸多扑来的虫潮,一边还要分心继续将神识融入两万余只伽陀魔蝗体内。
这时他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神识之力几乎快被消耗干净。
北河颇为心惊,他一次性只能炼化两万余只伽陀魔蝗,而当年他可是看到沙蝎族青年,曾操控数十万只蝎潮。
想来对方用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才能一部分一部分炼化,最终达到操控数十万只蝎潮的壮举。
好在眼下的他,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要不了多久,就能够将这些伽陀魔蝗给掌控。
就这样,只是小半盏茶的时间过去,北河轻颤的身躯就一个踉跄。
“呼!”
只见他长长吐了口气,而后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神情。
虽然他海中的神识之力几乎耗尽,但是北河的脸上,却浮现了一抹喜色。
他第一时间从腰间摘下了一只玉瓶,扒开瓶塞后,从中倒出了一粒恢复神识的丹药咽入腹中。
这种恢复神识的丹药价格不菲,是他当初在天海城补给自身所需时购买的。就是为了将来有一日,或许会用上禁念盘这件消耗神识的法器所准备。
随着丹药被他炼化,北河感受到了一股清流直冲而上,没入了他的识海,让他疲惫还有紧绷的神经,都得到了释放。
当神识之力恢复了一些后,北河看向了坠落在地上的诸多伽陀魔蝗。
下一息,他恢复了些许的神识之力,再次滚滚注入了手中的禁念盘。
“嗡!”
仅此一瞬,此物灵光大涨,镜面上更是浮现了一片淡红色的光芒。
与此同时,栽倒在地上的两万余只伽陀魔蝗,双翅震动之下翻身而起,发出了一阵嗡嗡之声,尽数悬浮在了北河的面前。
北河脸上一喜,而后对着禁念盘打出了数道法决。
霎时,两万余只伽陀魔蝗在他的操控之下,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将他给包围在了其中。
这使得北河压力骤减,因为诸多虫潮被他操控的两万余只伽陀魔蝗,给阻挡在外。
不过他身上散发出的魔修气息,依然吸引着诸多的伽陀魔蝗,使得外围的虫潮不断向内挤压。
两股不同频率的嗡鸣声,开始大作。
北河眉头微皱,而后对着手中的禁念盘继续打出了数道法决。
“嗡嗡嗡……”
被他操控的两万余只伽陀魔蝗,罩住他后立刻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北河眼中精光闪烁,处在这群灵虫的中间,毫无压力的向前赶路。
不过随即他就发现,被他操控的伽陀魔蝗,在跟外围的虫潮冲击后,两股虫潮当即发生了冲突,双方竟然开始撕咬起来。
而伽陀魔蝗单体的实力相当,双方损失的数量,便相差无几。
只是北河炼化的伽陀魔蝗,总共就两万余只,而周围的虫潮,数量却是数之不尽。每一只的损失,都让他颇为心痛。
仅仅小片刻过去,北河就一把摘下了腰间一只葫芦,将塞子扒开后,他对着禁念盘打出的法决一变。
霎时,被他操控的两万余只伽陀魔蝗,尽数向着他手中的葫芦涌来,最终全部钻入了其中。
至此,北河周围一空,他再次取出了金色长棍搅动起来,一路向着前方杀去。
他的速度并不快,而是不急不缓。
因为他打算尽快恢复神识之力,以便继续以禁念盘,重新掌控一波伽陀魔蝗。
这些灵虫的威力其实极为不弱,就连无尘期修士稍有不慎,都有陨落的可能。他只是仗着手中的金色长棍犀利,才能够将其宛如砍瓜切菜一般斩杀。
所以只要数量足够,那么将大群灵虫放出去,绝对是一件大杀器。
接下来,北河用了两日的时间,就将神识给全部恢复,而后他便驻足在原地,以禁念盘再次禁锢了两万余只伽陀魔蝗,并将其炼化操控。
就这样,数日过去后,北河手中的伽陀魔蝗已经有十余万只之多,放出去后可谓声势惊人。
“嗡嗡嗡嗡……”
这一日,就在北河驻足而立,准备再炼化一波伽陀魔蝗之际,突然间他听到了远处传来了一阵缭乱的虫鸣,同时还伴随着一股股法力波动。
“嗯?”
北河动作一顿,心中微微警惕了起来。
若是他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在他不远处,有其他人正在跟他一样,抵挡着无穷无尽的虫潮。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之际,远处的虫鸣声,竟然在向着他靠近。
北河一愣之下,脸色就沉了下来,明显对方也发现了他,并冲着他过来了。
而他可不想跟那位有什么交集,对方多半是有麻烦,才会找到他。
于是北河身形一动,向着相反的方向行去。
“这位道友,且慢!”
就在他刚刚迈开脚步,只听一道女子的声音响起。
闻言北河动作一顿,没想到对方还是一个熟人,正是当日那笼罩在银光当中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