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杀啊!莫叫周访那厮逃啦!杀啊…”中牟城外,周访痛定思痛,回顾此前乱局,颇觉冤比窦娥,可不待他下定决心回身聚兵,再战来敌,喊杀声、马蹄声乃至劲弩声,复又在身后城门,以及北方旷野间汹汹响起。
周访一惊,但旋即,凭借已然清醒了的头脑,他却察觉来者人数好似并不算多,合起也就小几百而已,当是小股的游骑探哨之类,绝非自家手边三四千人之敌。定定心神,他大声喝道:“儿郎们…”
“逃啊!敌军又追来啦…”然而,没给周访鼓舞士气的机会,恰有不知是谁的一声凄吼,划破夜空,高亢入云,听来与周访的断喝连贯圆融,好似就是出自周访口中一般。而随同周访出城的晋兵们,惊魂未定如惊弓之鸟,已经伴着喝喊,同步延续起了方才的逃跑节奏,那架势,必须要比队友跑得快才行。
周访连连呼喝阻止,却是几无效果,尤其在黑夜中,更是难以控制场面,甚至,连他的几名意欲奉命阻拦逃卒的亲兵,也被人下了黑刀子。无可奈何的周访,急怒攻心下,头脑一热,索性拔剑引颈,仰天长叹道:“唉,兵败如山倒!徒姑奈何?徒姑奈何?徒…”
重生山水人家 天青地白
“将军不可,此乃血旗狗贼阴谋诡计,卑鄙下作,于夜间骤施新型军械,我军这才猝不及防,非战之罪,还望将军留下有用之身,率领我等杀出去,也好将敌情转奏陛下啊!”一声凄怆的大喝响起,却是周丛,他一把夺过周访的宝剑,继而压低声音道,“叔父,敌军就要追上来啦,您意思一下差不多就好,甭太投入,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純情花嫁

“呃,浑小子,叔父我这一次是认真的诶!”周访大怒,沉声斥道,可没说两句,却被周丛一把拽过马缰,拖着转投随众就跑。周访起初还有所抗拒,但很快便成了半推半就,继而则是可劲挥鞭催马,赶往后方奏明敌情去也。而在他的身后,中牟城惊乱依旧,更已火光渐起…
“传令各部,莫给敌军太多反应时间,即刻多放火矢,将敌方乱军驱离既有驻地,可驱往四方城外,但决不可任其汇聚。”同一时刻,中牟城内,血旗军步九军团主将兼荥阳守将李矩,正站在某段西城墙上,不无讥嘲的扫视着城中,尤其是那些因为血旗军的冲杀而愈显混乱的晋军,吩咐旗牌道。
随着命令下达,一支支蘸有神火油的箭矢弩矢,被杀入城中的血旗军兵们团团射出,点燃营房,点燃民舍,尤其点燃了那些爆炸过后的满地狼藉,继而在夜风吹拂下,迅速蔓延全城,倒令原本一片昏暗的晋军驻地,愈显清晰,也愈显混乱。
可怜那些爆炸过后的幸存晋军,犹在血旗死士的挑唆下自相营啸,眼瞅着有了点恢复秩序的希望,可还没能搞清来敌究竟多少,立即又被这场大火烧了个豕突狼奔,各求多福,再加上入城血旗军兵对集结敌军的重点打击,得,想活命的便赶紧逃吧,都这光景了还管他的谁兵谁将。
“将军,敌军已然全面溃逃了,呵呵,咱们此战仅仅出动五千步骑,便轻松大破敌方三万精锐。有此战果,将军之名,及我步十军团之名,必将盛传天下啦。”追随经年的亲兵屯长,手指城中晋兵的一片乱象,对李矩凑趣赞道。
“哈哈,非某之功,实乃青卫军的地雷太过凶残,我等顺风搭车,想不以少胜多都不行呀。”李矩嘴上谦虚,可一脸自得的笑容早已出卖了他。要知为了今夜此局,且不说对晋军这一路的虚实迷惑,他李矩可是足足准备了月余时间,才能好生在中牟城挖了这么个大坑,又有什么能比猎物跳入辛苦挖掘的陷阱还要舒爽的呢?
“禀将军,卑下属于骑七军团左军左曲右屯,适才我等在城东巡弋,发现了敌军主将周访,卑下特奉屯长之命前来通禀。”这时,一名传令信兵在李矩亲兵引导下上前,对他行礼道,“其人带着三千多步骑残卒,此刻正欲南逃,我方已有四百骑卒就近衔尾追击,然对方有着千五骑兵,夜间再有步卒添乱阻挡,一时却是奈何那周访不得。”
花都少帅 大国宝
“哦,那周访倒是命大,却不知如何逃过的此劫。也罢,其既命不该绝,便随他去吧,左右没有留下组织反抗,便无碍大局。回令你家屯长,追击十里而返,能捉多少便是多少,勿得妄自贪功,免得夜间反遭不测!”淡然打发了传令信兵,李矩再看一眼城中情形,遂令道,“告诉弟兄们,现在,我等已可背后撵兔子了,哈哈!”
随着城内大火的蔓延,步卒为主的晋军越来越多的逃出城外,而乱哄哄的他们堪称自行化整为零,根本没有机会再行组织建制,便被成建制的血旗军狠狠扑上,惊弓之鸟下被轻松击溃逼降,以至于数倍兵力的优势荡然无存,反如一群群主动出城投降的绵羊,再被分开送入一片片羊圈。
————
EXO的甜甜未婚妻 夢汐醬
可怜东晋三万金瑞之师,骤遇一通组合拳之下,稀里糊涂便散了架,待得天明之后被押往官渡,俘虏们这才发现,偷袭他们的血旗军仅是沿河绕避探哨前来的五千官渡步骑,其捶胸顿足不想可知。而战果统计下来,三万晋军半数沦为俘虏,周访等趁夜亡散者约有五千,而战死者则有近万,其中的八九成却为炸死烧死乃至自相残杀而死…
再说落荒而逃的周访,摆脱血旗骑军追杀之后,天色也已放亮,大伙儿惊魂稍定,一清点兵马,所剩者仅有千五骑兵。得,留下周丛尽量收集自家的亡散逃兵,周访只得哭丧着脸,亲自前往虎牢关下的王敦大营请罪。
“叔父,我等身为故吴士族,那王敦素与您面和心不合,此间中牟大败,您若亲身前往,只怕遭遇不测。”临行之前,侄儿周丛却是单独劝道,“若不然,叔父索性诈以重伤,直接返回江东吴郡,只需到了自家地盘,谅连陛下也无法再难为叔父。”
龍武劍神
冰川之聖 雲傑球長
“休得胡言,叔父身为大晋重将,战败了便须有所担当,焉能做那缩头乌龟,岂非坏了我周氏声望?”周访摇摇头,叹口气道,“此去虎牢,倘若那王敦攻城顺利,某性命堪忧,待你收集亡散,便自行返回江东;但若其同样受挫,某自会无虞,你便前往与某会合吧!”
“轰轰轰…”将至虎牢已是下午时分,远方关城方向传来的火炮雷鸣,顿令周访等人一个哆嗦,昨夜的噩梦再现心头。继而,某种同仇敌忾兼而幸灾乐祸的复杂神情隐现于众人脸上,至少,大家一块儿倒霉,自个所受责罚也好轻些嘛。
果然,王敦大帅对于周访与中牟败绩的到来,尽管表面上大发雷霆加以斥责,却未如何实质性的严惩周访,连作势推出去斩首的戏码都没导演上一把,甚至,周访好似还从王敦的眼中,发现了一份名为轻松释然的东西。
跟着,王敦便以中牟突发战情为由,提前结束了今日攻城。而接下的军情汇总则不出预料的糟糕,王敦十倍大军整整大半天的攻城,可面对城中守卒的犀利炮火,搭上了六千多条性命,居然连对方的城墙都没能摸着。相比之下,周访所部的大败亏输虽然更惨,可将之归结为血旗军火气犀利,却也绝对说得过去。
中军大帐,将佐济济,却是落针可闻,整一片压抑颓败的气氛。偶尔发出的叹息声中,不乏早知如此何必发兵的懊丧。良久,沈充作为王敦的心腹,率先开脱道:“早闻华国火炮犀利,却觉仅是奇技营巧,血旗军过往只是凭借一应诡计方才得胜,孰料今日面对面一战方知,那火气果非浪得虚名。我方攻城不利,实非将士不力呀。”
“也正是如此,华国才愈加危险,我等也愈该尽早对华国动兵,否则,倘若任其灭了匈奴,必然愈加势大难制。届时,不光中原,江南都将危如累卵。而以华国对待士族之恶,你我家族皆将难逃崩散之忧。”强调了自己的路线正确,王敦转向周访道,“大敌当前,我等还应同舟共济,周将军虽惜败中牟,却对血旗军了解最多,不知可有教我?”
我能制造副本
从王敦处真切感受到了同绳蚂蚱的情谊,周访释然兼而肃然,遂收起各种小心思,沉吟道:“大帅既然开口,罪将便抛砖引玉了。一方面,我等当共同敦促后方尽发大军,以优势兵力来对冲敌方兵械之利;另一方面,则须在前线打开局面,以鼓舞后方,尤其是鼓舞周边各方,尽早同讨华国。是以,罪将以为,我方大军当留下少许牵制兵力,主力则弃虎牢而转攻官渡!敌方火气虽厉,但多加防护,多拼些兵力损耗,终归没有不克之地!”
“还请将军细言之。”王敦面露欣然道,颇有正中下怀之感。
“虎牢关城高墙厚,兼有火气之利,我军别说一时难克,便是不计代价强行攻取,也将损失数万之众。更重要的是,虎牢关仅是华国牵制我方的一处侧翼威胁,即便我方将之夺取,对华国仍无实质损害。”面露决绝,周访沉声道,“倒是官渡,敌方守卒更少,一旦夺下,渡河便可威胁河北,足可影响战局大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