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jta4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討論-第二十一章 菩提再拈,天下再驚! 【補昨晚】相伴-ebb13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现实令李楚有些失望。
任老太爷并没有一个叫婷婷的孙女。
任家集也没有一个叫九叔的老道士,更遑论他的两个小徒弟。
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些什么……
当即他便收拾行囊,和谢瑞麟一起奔任家集去了。
殷砀山离余杭镇还是有些路程的,谢瑞麟是去杭州府开例会之后直接转过来的。若是专程过来,清晨出发,快马加鞭,恐怕也得晌午才能到。
他们这一路倒是没有着急,上午离开德云观,到任家集时,正悠悠下午。
任家集虽然是县治,但人口稀少,且多是同姓,倒像是个大村落。
之所以有县治,可能还是因为此间是地理要塞,算是两洲交界的兵家必争之地。镇上倒有一半的商户,是祖祖辈辈靠着隔壁军镇为生。
这样的镇子,自然是有些荒僻的。但是镇上百姓人人相熟,人情味倒是很足。
镇里路不好,谢瑞麟的车马缓行过去,许多百姓都热情地打招呼,“谢捕头!”
谢瑞麟干脆掀开车帘,坐在车辕上,一一和老乡们挥手示意,不时问些家常。看得出来,这位年轻捕头很享受镇上百姓的爱戴。
他真心实意地为百姓们做事,也收获了真心实意的热情,这感觉自然很好。
李楚看的微微一笑。
他在起初受到十里坡周围的百姓们认可时,也是这般开心的。只是后来多了一批狂热的粉丝,这开心才渐渐转为苦恼……
不过看谢瑞麟的长相,倒是应该不担心会有后续的苦恼。
李楚看他的眼神,不禁有了一丝羡慕。
任家集的县衙也没有余杭镇的那么气派,门面略显破旧,里面的院子也小了点,不过里面的人来来往往倒是很匆忙。
谢瑞麟刚回来,没等给众人介绍李楚,就听得门外一阵呼号。
他忙问道:“怎么了?”
就见一群人抬着两个捕快回来,吆喝道:“谢头儿!有两个兄弟巡察镇子,遇见了任老太爷,被挠了!”
“啊?”谢瑞麟眉峰一聚,目光陡然沉下。
“糯米!糯米拔毒!快!”
“红绳捆上!上次留下的符纸呢?贴眉心!”
“放血!先放血!”
李楚在旁观看,两个捕快的伤,其实说不得重。
一名捕快的右肩有两个指洞,应该是被指甲生生洞穿了,并没有鲜血淋漓,而是一块黑色的血肉凝固在那里。
另一名捕快的左臂有三道抓痕,深可及骨,也是没有鲜血留下,伤痕处同是一片漆黑。
奇怪的是,两人受的都是外伤,也没有大出血,却都是一副意识模糊的样子。
听周围人描绘当时情形。
是一位捕快被突然出现的僵尸一爪洞穿,另一位捕快第一反应没有丝毫怯懦,而是出手想要逼退僵尸救下同伴,结果反被僵尸抓伤了手臂。
不过他也确实救下了同伴,若是他不出手,那僵尸洞穿了人的肩头之后,下一步就是要拉过来吸食颈血。
若被僵尸咬了脖颈,那就真是神仙难救了。
任家集的僵尸闹了这么多年,捕快们也早熟悉了这些应对流程。
先拿小刀割掉伤口处漆黑的血肉,直到鲜血流出来。
然后将糯米敷在伤口处,将创口残留的尸毒拔出。
最后……
他们用大捆开过光的红绳将两名伤者绑在了柱子上,绑得严严实实。并且在两人眉心贴上了朱砂符箓,意识尚且在模糊的两位伤者,这下看上去颇为凄惨。
李楚略有些奇怪,问道:“这也是疗伤?”
“唉——”
谢瑞麟叹口气道:“小李道长,你有所不知。这人被僵尸破体见血,必然沾染尸毒。哪怕放血拔毒,依然不能确定尸毒是否有所残留。必须得挺过了十二个时辰,没有变成僵尸,才算是彻底安全了。”
“如若不然……那今晚,多半就会尸变。到那时,他们就不再是我们的同袍兄弟,而是……当杀的邪祟。”
李楚默然。
僵尸这种邪祟,属实有些诡异。
它虽然算是鬼物,却有实体。由人死后所化,却又带着离奇的尸毒。
以前的乱世之中,不乏一只跳僵就将一整个村落化为尸村的惨案。
任家集的这班捕快,多是年轻人,明知这里年年闹僵尸,却凭着一腔义勇驻守此地,着实令人敬佩。
想了想,他说道:“不如让我试试?”
“嗯?”谢瑞麟眼睛一亮:“你有办法解尸毒?”
“我近日习得了一招佛门疗伤的法门,功效颇多,对于尸毒有没有作用……我也不敢保证。只是忍不住想尝试一下,若是能添一份力,也是好的。”李楚道。
“小李道长快请!”谢瑞麟忙道。
堂中众人兀自围着那两人悲戚,谢瑞麟屏退众人道:“都让开,让小李道长施法。”
李楚上前,凝神静气,心中观想。
手拈小菩提。
口颂菩提咒。
神意念菩提。
菩提在我心。
他的指尖,一轮小太阳缓缓发出光芒……亮彻中天!
“哇——”一众捕快发出惊呼。
纵使年年都有修者前来斩杀邪祟,又哪里有人见过这样的场面?
李楚捏着这一轮让人睁不开眼的小太阳,推进到左边那人的伤口处。
咻——
只见万丈光芒之下,那捕快的伤口处瞬间蒸腾起一蓬黑色的雾气!
不仅如此,那年轻捕快整个人突然醒了,双目湛亮!满面红光!
“诶?醒了!醒了!”
一片哗然声中,李楚又将小太阳推向右边那位伤者。
同样,一蓬黑色雾气蒸腾而起。
“吼——”右边的捕快瞬间发出一声嘶吼。
“哈!”左边的捕快似乎是被他的嘶吼感染了,也喝了一声。
啪!啪!
随着两声嘶吼,这两位捕快竟然齐齐胸膛一鼓,将缠绕着自己的红绳全部震断了!
“这……”
周围众人连忙一起退后。
这两人是被治愈了还是提前尸变了?
他们不确定了。
若不是尸变成为力大如牛的跳僵,如何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看见他们的状态,李楚也有些惊疑,后退了两步。
内心不禁担忧,小菩提咒也能照出问题?那不相当于板蓝根也能喝出毛病来?
谢瑞麟大声喝问道:“你二人感觉如何?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吗?是尸变还是治愈了?”
“我不知道!”左边那捕快大吼一声,“但我现在感觉!好热!”
“我要打十个!”
右边捕快大喝一声,猛地向上一窜!
嘭的一声,他一跺脚,竟然跳上了县衙房顶!
“飞僵!飞僵!”有人不由得惊呼道。
“飞僵你个头!”旁边人拍了他一把,“任老太爷也不是飞僵,怎么就能挠出个飞僵来?”
“那他这是怎么回事?”
“你爹也想知道!”
“……”
正说着,左边那捕快也道:“我感觉自己力气好大!雄起!”
说罢,他猛一挥拳!
嘭——
竟一拳将那两人合围的粗大立柱打穿了!
谢瑞麟眼皮一跳。
这二人可没什么武艺,体力一向也就是普普通通。
这……算怎么回事?
又听哗啦啦一声,那房顶的捕快一跺脚,直接又跳了下来,给县衙房顶踩出一个大窟窿。
“呼——”
他这才长舒一口气。
见他脸上的红光褪去了一些,才有人敢靠近问道:“小宋,你还好吗?”
“我好极了!”那年轻捕快一捶自己的胸膛,“我感觉我浑身都是用不完的力气!现在哪怕让我打老虎,我也敢打!”
“我也是!”另一名捕快也吐出口气,恢复理智道:“我现在感觉自己,又大、又硬、又威猛!”
谢瑞麟这才看向李楚,惊叹道:“小李道长,真乃神人呐——”
李楚眨了眨眼。
嗯……
效果还行吧。
……
天南净土云浮寺。
铛——
铛——
当法钟又连鸣两声。
月白僧人再次从那冥冥难测的状态中睁开眼睛,霍然起身,来到佛堂。
“百年难遇的法钟,几日内连鸣五声,这……”长眉老僧面色阴晴不定,“容易,这到底是福是祸啊。”
“当然是福。”月白僧人温声答道,“定然是世间有真菩萨证果,菩萨施法,拯救世人。”
“不知这位菩萨是何方神圣?又是在哪里施法啊。”长眉老僧道。
月白僧人笃定地说道:“菩萨施法,定然是在做一些极为不凡的事情,斩世间大邪祟!行世间大慈悲!除世间大因果!”
话音未落,就听法钟再次发出一声……
铛——
然后又是一声。
铛——
再一声。
铛——
许多声……
铛铛铛铛铛铛铛——
长眉老僧的眉毛抖了抖。
“容易,这世上有那么多大邪祟、大慈悲、大因果吗?”
月白僧人眨了眨眼。
“我不知道……我又不是菩萨。”
……
“排好队,一个一个来。”
谢瑞麟吆吆喝喝,指挥着院内的捕快排队。
一班捕快不敢争抢,乖乖地排着长队,却又个个急不可耐。
长队最前方,李楚手拈一轮小太阳,正依次给任家集的捕快们开光……
“给我也整一个!”
陆续有在外的捕快回来轮班,听说了这消息,赶紧补了上来,是以队伍始终不见短。
李楚的小菩提咒,不止能让伤者瞬间痊愈,而且能将体内隐疾一扫而空。这还不止,还能让普通人瞬间变得力大如牛,不知能持续多少日。
最重要的,还能重振男人雄风!
也不知能持续多少日,但有几日算几日!
李楚也乐得通过自己的力量,为这些守卫地方的捕快们提供一丝助力。
一旦有人遭遇僵尸,这些增加的力量,说不定就能救下一条乃至几条性命。
而且……
一次小菩提咒,所消耗的只不过是一丝灵力而已。
又不值钱。
何乐而不为呢?
……
这一日,神洛城中的花街柳巷,简直苦不堪言。
有青楼老鸨望着白龙寺的方向,一脸委屈。
“你们这些老和尚,是自己吃不着肉,就打算掀桌子了呗?”
“整天敲那破钟,敲敲敲,敲的整个神洛城的男人都清心寡欲。”
“你们知道全神洛城的青楼关门半天,值多少钱吗?”
“真是敲里马了!”
铛——
铛——
铛——
其实她骂的人有些冤枉。
神洛寺中的一众僧众此时也颇为奇怪。
二十余名大德高僧围坐在法钟之下,齐齐诵经念咒。
可是法钟始终不见停歇。
良久,经声沉寂,钟声依旧。
一位高僧望着最上方的住持,说出了一句心里话。
“住持师兄,这法钟……”
“该不会是他娘的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