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s8i优美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線上看-第六百零八章 明教聖女相伴-ekuze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水乡花船靠岸。
放下跳板。
这是一艘很普通的花船,上下两层,下层是吃饭聊天喝酒听曲儿的地方,上层是睡觉的地方,是以下层雅致,色调比较清淡,又多挂梅兰竹菊图,更有一些样式典雅的青花瓷瓶,其中就有几个元青花瓶。
黄昏知道元青花瓶的大名。
可是来到大明后发现元青花貌似也不是很贵,久了,也就没有囤积元青花瓶给后人谋福祉的想法。
上层则比较温馨。
如那女子闺房。
黄昏带着乌尔莎登船之后,以为会看见一位英雄好汉。
毕竟明教高层嘛,怎么着也该像唐青山那种。
哪知整个花船上只有一个少妇船娘。
或者说……
很难确定这是一个船娘。
三十二三的年纪,虽然身材不错风韵犹存,五官也尚可,但身上却找不见那种风尘气,眉宇之间颇有几分英姿。
少妇船娘坐在榻上抚琴,眉眼也不抬,轻声道了句大官人自便。
黄昏于是落座。
安静的听这少妇船娘抚琴。
其实弹得一般。
琴声骤停,少妇船娘这才抬头看着黄昏,声音略有犀利,显然是那种雷厉风行的女子,“你是如何说服孙隽告知你此处的?”
黄昏回了两个字:“家国。”
孙隽毕竟是大明的臣子,不论他如何包庇你们明教,他始终是以家国为先,包庇你们明教,也是不愿意看见浙江境内出现百姓流离四所的动乱。
从这点来说,就算是朱棣知道了这件事,也不会责罚孙隽。
而且大家心知肚明,这种事很正常。
元末明教造反,怎么可能少了士族权贵的支持,孙隽这样的人,如果将来大明出现昏君,导致山河动乱,那么他为国为民,就会选择支持明教造反。
当然,如果一直国泰民安,孙隽就是制衡明教和官府之间关系的人。
少妇船娘挑了挑眉,“唐青山说起过你。”
黄昏起身,郑重其事的行礼,“黄昏,神机营中军指挥,从仕郎。”
少妇船娘也起身回礼,“未亡人方娇。”
黄昏暗暗好笑,知道方娇还在提防自己,如果双方彼此信任,方娇就应该说她在明教的职务,此际却只说未亡人的身份,显然是怕黄昏作为官府力量,在今后甚至在今夜就针对她。
笑道:“于家埭的事情,你们明教应该知晓的罢。”
方娇嗯了声,“没办法。”
黄昏讶然,“你们就这么放弃唐青山了?”
方娇神情宁静,只是言辞之中颇有些无奈的凄凉,“杭州锦衣卫缇骑尽出,围杀唐青山,若是我等聚众而去,不正好如了锦衣卫的意。”
自大明太祖章国,再到永乐治政,明教的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小。
哪敢公然兴风作浪。
唯有暗中保存实力。
黄昏颔首,“确实,你们现在是要担心锦衣卫在围点打援,用唐青山来引蛇出洞,不过你们也该清楚当下的局势,我率领的南镇抚司已经和唐青山汇合,目前双方在于家埭于族的宗祠内外对峙,那么你们就更应该清楚,这件事不仅仅是牵扯到你们明教,还有官场倾轧。”
方娇越发悲戚,“所以呢?”
明明是你们官场的倾轧,结果我明教却成了池鱼之殃,就因为我们是“邪教”?
邪教?
不也是太祖朱元璋的一口之词而已。
黄昏不想绕圈子,他历来也没有绕圈子的习惯,直奔主题,“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你们明教以后的处境,不外乎就是渐渐消沉,最终成为历史洪流中一朵不起眼的浪花,甚至可能被白莲社等其他教派吞并、融合。”
方娇不屑的笑了:“只要明教教众能安居顺康,被白莲社吞并融合也无不可,再者,区区白莲社,凭什么吞并我明教。”
今时的白莲社,确实还很弱。
又道:“你区区一个指挥,又凭什么能以一己之力改变我明教百万教众的命运。”
黄昏忍不住笑了。
德行。
就你明教那几万人,也敢号意思自称百万。
好像自古以来都是这德行。
曹孟德出兵赤壁号称八十万,有么?
没有。
道:“既然你一心为了明教教众谋福祉,那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且先问一下,方大家在明教可有一言九鼎之地位?”
方娇沉默了许久,才道了句:“先祖公宋时方腊。”
方腊?
黄昏甚是吃惊且意外。
方腊可不是一般的明教起义领袖,他还有个比较冷门的身份:明教教主。
元末的彭和尚、陈友谅等人,其实都不在明教最顶层,大多是借明教行事,至于太祖朱元璋是否也是如此,历史记载朱元璋曾是小明王的部下,相关传说野史一大堆。
反正国号“明”的由来,你要说和明教没关系,真不太好说。
方娇是方腊的后代,意味着眼前这个少妇,在明教的地位恐怕还在唐青山之上,搞不好就是那什么明教圣女什么的。
唔,这个年纪,应该叫明教圣母。
既然是这个层次的领导,那接下来就好谈了,于是眯缝起眼,浮起笑意,“如此的话,方大家在明教之中应该有极大的话柄权,那我就敞开天窗说亮话。此次于家埭事件,起因是我打算找唐青山,招募你们明教教众担任我商行的护卫,按照我的计划,前期只需要五十人,等后期发展起来,大概会是几百几千甚至上万人,一言蔽之,我会让明教所有人都有正当的工作,可以在阳光下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而不是像老鼠一样生活在暗影之中,当然,他们也需要付出,也许是时间也许是武力,甚至也可能是生命,因为那时候的他们不止是护卫,也是士兵。”
方娇愣住,旋即摇头,“你是不是把永乐想得太仁慈了?”
他怎么可能容忍你一个臣子将明教教徒转化成你私人的武装力量。
黄昏笑道:“永乐陛下当然不是太仁慈的人,所以这个操作,其实最后你们明教虽然是士卒,但却是永乐陛下和我的士卒,没有大明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的军籍,但却是真正的军伍。”
雇佣兵的意思。
方娇摇头,哂笑,“那我等岂非只有等死?”
当你们掌控了明教教众,那么明教这些高层就无用了,不杀留着过年?
黄昏摇头,“不,你们的存在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