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n14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趙氏虎子-第423章:追擊開始!鑒賞-slycr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时间回溯到十月二十日上午,即赵虞与曹戊约定十个时辰期间的前后,这会儿关朔、陈勖、刘德三人已各自率领麾下的兵卒,向南撤出了昆阳地界,回到了沙河南岸的大营,与翟尚、田绪所率领的近两万兵卒汇合。
期间与关朔、陈勖二人同时撤退的,自然还有张泰、向虎的总共数千名绿林贼——这些狡猾的家伙,肯定不会为义师断后,而义师也不信任他们。
然而,即便撤到了沙河南岸的军营,但义师所面对的威胁却仍未解除。
就当关朔、陈勖等人撤回沙河南岸军营的同时,远处出现了骑兵的踪迹。
只见那一名名骑兵,勒马驻足于远处的高坡,远远地看着他们。
“是叶县的南阳骑兵。”
关朔当即就猜到了那些骑兵的身份,毕竟这方圆几百里,就只有叶县有大约五百名骑兵。
而这些南阳骑兵的大量出现,就意味着叶县加大了对义师沙河南岸军营的监视。
这背后透露出什么讯息,不言而喻。
在下达全军歇整的命令后,关朔与陈勖在充当中军帐的营内草棚里商议。
陈勖明确指出道:“倘若说昆阳还只是想要落井下石,那么叶县,绝对不止是趁火打劫……”
“唔。”关朔深以为然。
他相信他义师与昆阳已有了某种‘默契’——简单地说,就是义师已经见识到了昆阳的顽强,轻易不想再招惹,而昆阳那边,那周虎也应该明白他义师仍有相当强大的力量,轻易不会有试图趁机‘击溃’他义师的想法。
换而言之,义师与昆阳相互忌惮,日后还是有‘停战’可能的,毕竟两者本身并没有本质上的冲突。
说白了,叛军打不打昆阳其实都可以:打下更好,打不下也不会影响整个战略。
但叶县不同。
为了完成‘与荆楚义师会师于南阳’的战略,关朔必须打下叶县,而叶县显然也知道这一点,这就意味着双方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倘若说昆阳的追击只是想要扩大战果,那么叶县,它显然就恨不得义师去死了。
因此,陈勖建议在昆阳发动追击前,尽快撤离,免得义师同时遭到叶县与昆阳两方的追击。
正如二人所叛乱的,作为叶县的县令,杨定非常重视这次对叛军的追击。
因此,在派出南阳骑兵监视沙河南岸军营一举一动时,杨定这位贵公子也带着家将魏栋出现在这一侧,亲自观察叛军的状况。
“周虎没有骗我们……”
勒马驻足于一片高坡上,老家将魏栋略带惊讶地说道:“昆阳当真迫使叛军撤退了,难以置信……”
对此,杨定淡淡说道:“寒冬将至,且叛军又被我叶县袭占了定陵,失了后方,除了撤兵,那关朔又有什么办法?”
说着,他询问身边一名南阳骑兵道:“可曾发现昆阳的追兵?”
“还未。”
那名南阳骑兵抱拳摇头说道:“据斥候来报,叛军在撤至这边军营的途中,并未遭到昆阳人的追击,且沙河以北,也未发现昆阳人的追兵……”
“唔?”
杨定皱了皱眉,狐疑说道:“那周虎在搞什么鬼?告知我等叛军将要撤退,他自己却不动,难道他要我叶县单独追击叛军么?”
从旁,叶县县尉高纯狐疑说道:“莫非周虎与叛军达成了什么协议?”
“那不至于。”
老家将魏栋轻笑着说道:“倘若周虎果真与叛军达成了什么协议,他不提醒咱们叛军将要撤退不就完了?可见,不管昆阳与叛军是否有什么暗下的协议,周虎还是希望趁机削弱叛军……至于他是否连咱们都一起算计了,那就不得而知了。”
杨定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摇头说道:“那周虎应该不会如此愚蠢。……这次昆阳能够保全,我叶县也出力不小,没有先前我叶县派遣军队、运输物资,他凭什么守住城池?没有我叶县出兵偷袭定陵,他凭什么能让叛军仓皇撤退?以他的狡猾,他应该明白,他这次能守住昆阳,纵使我叶县袖手旁观,实际上也是帮他分担了许多压力,更何况我叶县给予了他多次关键的援助。……若他觉得,他昆阳可以就此抽身,不必再牵扯其中,那他周虎在我心中的评价,就要降低许多了……”
尽管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对两名南阳骑兵做出了吩咐:“你二人立刻前往昆阳,看看昆阳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另外再问问那周虎,为何不派兵追击叛军。”
“是!”
两名南阳骑兵应声而去。
大概一个半时辰后,这两名南阳骑兵回来禀告。
他们对杨定说道:“昆阳人表示,他们正在清剿城内残余的叛军,只有等剿灭城内的叛军后,才能施行追击……”
杨定皱了皱眉,问道:“还要多久?”
一名骑兵抱拳说道:“昆阳人说,要等到明日天明,才能追击。”
“什么?”
杨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难以置信地说道:“明日天明?他昆阳需要近十个时辰才能剿清城内的叛军?……他周虎当我是三岁小儿么?若他昆阳的兵卒虚弱到需要十个时辰才能剿清城内的残余叛军,那关朔还会撤兵?”
从旁,老家将魏栋轻笑着说道:“原来如此,那周虎是希望咱们打头阵……”
所谓打头阵,即率先追击叛军,想想也知道,率先追击叛军的一方军队,势必会遭到叛军有力的反击。
从旁,或有士卒建议道:“县令可以派人与周虎交涉,告诉他,若他不派追兵,大不了一拍两散,任由叛军撤退。”
“……”
杨定默然不语。
而魏栋却笑着开口道:“不可。……虽说昆阳此番能守住,我叶县亦出力不小,但其中根本原因,终归还是昆阳人坚守住了城池。我相信这场仗之后,叛军绝不敢轻易再招惹昆阳,除非他们有必胜的把握。……换而言之,昆阳是否派兵追击,能否趁机重创叛军,对于昆阳本身而言利害不大,但我叶县不同,只要叛军仍未放弃来年进犯我叶县,我叶县今日都必须重创叛军……是故,倘若那周虎一定要我叶县打头阵,他才肯派兵,咱们也只能接受。”
仿佛是验证了魏栋的话,杨定吩咐那两名南阳骑兵道:“你二人再去昆阳,告诉那周虎,倘若周虎可以提早派兵追击叛军,我叶县可以交付一笔钱粮,助昆阳重建。”
“是!”两名南阳骑兵应声而去。
而与此同时,关朔与陈勖已商量好了撤退的具体章程。
出于面子问题,关朔自然会将陈勖麾下的近万江夏义师放在率先撤离的位置,毕竟人家江夏义师是‘客军’,是来帮忙的,怎么能让人家断后呢?
哪怕是陈勖主动提出来,关朔也不好舔着脸答应,更何况,陈勖也并没有提。
而继近万江夏义师之后,黄康与刘德二人的军队也需要尽快撤退。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二人的军队,在这场仗的伤亡接近、甚至超过一半,编制都快打没了,军卒的士气更是糟糕到难以再战的地步,留下来断后纯粹就是叫他们白白牺牲。
当前唯一留下断后的,便是关朔亲掌的万余军队,以及翟尚、田绪那完整的两支军队。
至于绿林贼,尽管关朔不认为这帮人能顶上什么用,但也不希望这帮人率先撤退——毕竟必要之时,他可以拿这些人拖延追兵。
在关朔的命令下,朱峁、黄康、刘德率先撤退,率领着大约两万余名义师士卒,缓缓朝东面而去。
下午未时前后,关朔带着陈勖,率领麾下直属的军队,向东撤离,只剩下田绪、翟尚二军。——按照他的命令,田绪、翟尚二军将与明日清晨撤离。
眼睁睁看着叛军撤了两拨,叶县县令杨定竟不敢追,原因就在于叛军留守沙河南岸军营的兵卒还有远远超过叶县。
而此时,他派往昆阳的骑兵也再次回到了他身边。
“周虎表示,他昆阳只能在明日天亮后派兵追击,不止是因为要清剿城内的叛军残余,他还要做其他准备。……但他承诺,明日他会携襄城、汝南二县的县军一同追击叛军,请县令莫要忘了钱粮方面的承诺……”
『这个周虎……』
杨定气乐了。
他心说,你唤来襄城、汝南二县的县军,这是你早就想好的,凭什么拿这件事向我索要钱粮方面的援助?
他皱着眉头问道:“那周虎可曾说过,他明日可以出动多少兵卒?”
“说过。”
其中一名骑兵抱拳说道:“他表示,他昆阳可以出五千人,再加襄城、汝南二县不低于三千人的县卒……”
『……八千人么?』
杨定思忖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答应周虎的条件。
毕竟对于他来说,给予昆阳钱粮方面的援助只是小问题,能否趁这次叛军撤兵将其重创,以减轻他叶县来年的压力,这才是他当前唯一考虑的事。
因此他当然不会拒绝周虎的八千士卒。
他对魏栋说道:“那周虎死活不肯立刻派兵,那咱们就只能尽可能地拖延叛军了……”
待魏栋点头后,杨定吩咐高纯道:“高县尉,你立刻返回县城,叫士卒们准备好数日的干粮,待明日天亮之前,待沙河南岸军营最后留守的叛军撤退之前,我军将率先展开攻势,尽可能地拖住叛军,以待昆阳、汝南、襄城三县的兵卒……”
“是!”高纯抱拳应道。
次日,就像杨定所判断的那样,大概寅时前后,在沙河南岸军营驻守的翟尚、田绪二人,果然趁着黎明向东撤离。
好在杨定早就准备,立刻率领整装待发的叶县军队前往追击。
天明时分,就当赵虞在昆阳接受了曹戊的投降,站在收复的南城墙上高呼胜利之时,在沙河以南那片白皑皑的雪地上,杨定、魏栋、高纯等人率领数千士气高昂的叶县军队,与翟尚所率领的叛军展开了厮杀……
『天已大亮,那周虎人呢?!』
目睹着翟尚军且战且退,杨定心下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