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kimx好看的都市异能 《皇兄萬歲》-41.魔夏極VS秦辰天(第二更-3335字)看書-hym1z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夏极锯桥的速度自然没有远处往南跑的人快。
他便把冥地刀往地上一插,双手一拍这桥身。
斑斓炫炽的火焰就流淌覆盖过了桥身,如潮水般奔腾往前。
在这种绝对性碾压的力量之前,混乱奔逃、没有纪律、无法凝聚为一体的士兵们完全就是待宰的羔羊们。
然而,火焰的速度还是没有最前的那些人快,毕竟桥长百里。
甚至夏极也只是隐约感到还有许多人逃向了南方。
若是任由他们往南,又是大患。
于是,他右手重抓冥地刀,极多力量爆发,加上刀本身的力量开始锯桥,而左手却是捏着拳一下又一下地轰击着桥。
嘭!
嘭!
嘭!!
桥上下晃荡,如波涛起伏,而其中的力量却绝不轻,而桥上奔跑的人则如是铁豆子般弹跳不已。
在这种又轰又锯的方式下,天龙背终于被斩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
这横跨弱水,连接着南北之地的桥梁崩塌了。
绷紧的桥梁往下甩去,这百里之地,一眼看去,还未来得及上岸的二十余万人便是惨叫着,往弱水落去了。
而夏极做着这些的时候,他背后的攻击却没有半点中断。
强大的能量一波接着一波往他攻来,即便无法杀了他,却也在推着他,要让他跌入弱水。
这诸多修士的攻击不可谓不奏效,夏极几次便差点被推下去。
防御力强不是说无法被人攻破。
恢复力强不是说被人攻击了不会疼。
夏极很疼。
他身后的敌人极多。
而且越来越多的高手从后排往前来了。
攻击极多。
越来越强。
而他默默承受着。
直到桥梁断时,他背后已经鲜血淋漓,黑甲被轰开了,其后几乎一片焦烂。
但此时,桥既然已经断了。
夏极便是转身。
这一转身,只见视线完全被各色力量充斥了。
有法相,法身,神通,甚至还有人动用恶业在进行攻击,有的恶业竟已上了黑膜。
夏极有一种“怪兽初次登场,被各种武器攻击,或是对方在组团打副本”的感觉,而且对方还是与他同一境界,甚至更高境界的“玩家”。
只不过,他就是这怪兽。
他左手护脸,右手抓住冥地刀。
只是刹那的功夫,他的身体便被一道又一道狂暴的能量,轰击地时不时肩膀抖动一下,腿脚滑一下,甚至还会传来骨折声,爆裂声。
因为力量太多了,他在这里固然恢复了实力,对别人也是。
夏极仰头向天,喊了声:“刀。”
言出法随的力量并没有产生,甚至半点迹象都没出现。
他一愣。
心思转动之间,却已明白。
他现在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
简而言之…
善业夫子状态下的自己才可以动用“天宪”,以及天地之力。
恶业魔化状态下,不可以,但似乎却获得了其他许多能力。

他未继续思索,而是沉浸于此时的状态中,开始熟悉这力量。
九丈体型迅速缩小。
恢复成原本体型。
冥地刀散发着黑色死亡气息,如外衣将他包裹。
他身体小了,力量弱了些,然速度却提升到了极致。
一个踏步,身形如是瞬移般,在空间里闪烁不定,飘逸而动,死气拉长,在空间如不详的黑绸带。
前一秒还有一道能量轰砸面前,下一秒,他已经穿过了这能量,而能量却击空了。
这不是吴家老祖的暂时进入小世界的能力,因为他的小世界和人间没连接。
而是他速度快到极致的一种表现。
他抓着刀,身形若在狂风暴雨里摇摆,前冲后突,速度都是极快,每一次出刀,刀光掠过都必定带出极多的血花。
血花流入春雨里,顺着石崖崩碎的裂痕,在大地勾勒出绯红的涂鸦。
人群里,各色各样的力量都覆笼而来。
但夏极速度太快了。
他能在同一时间完成前冲,出刀,杀人,后退的动作,以至于给人一种无比魔幻的感觉。
境界稍稍差一点的,只觉得他没动,他面前的对手就死了。
但玄奇的是,夏极出手的动作并不快,甚至有一种悠闲的感觉。


夏极自己也在这攻防之中,压抑着心头的疯狂,而冷静地适应着魔化的自己。
“法相可用。”
“法身变强。”
“善业均等地转化为了恶业,且与夫子祠暂时斩断了联系,无法接受祠堂的香火。
然而,凡我杀戮,却为我带来无穷的恶业。”
“神通之力变化极大,无法动用天地之力。
然而,却依然可以动用十三境的力量,只不过这力量源头变成了…我自己的劫源。”
刷!
刷!
他身形如飘零在骤雨里的落叶,如怒涛里的小舟,
然叶不沾雨,舟不覆水。
“劫源的力量通过夹层心脏传到心脏,再通过心脏传到我眉心的紫府,再通过紫府开辟的九重天而使我获得力量。”
“严格来说,弱了。”
“但是,对应的,我可以通过吞噬来增强本体,而让本体发挥更多力量,也许这一点加上魔化,便是我无法动用天地之力的原因了。”
“虽然天地之力弱了,但我本体与我联系却更深了,从而我自身的力量变得极强。”
夏极闭着眼,一个移动,身形就如光芒在狂风暴雨的能量里,闲庭信步。
“所以,速度快了。”
他一个停顿,通过紫府,斩出神通之力,恰好对上一道混杂在诸多攻击里的强大攻击。
轰。
他的刀光被粉碎。
而对方的天地之力却依然轰落在了他身上,与他体表产生了一重黑色涟漪。
他刻意停下,站立了一刹那。
这一刹那,无数攻击落在他身上,在前一批攻击破防后,后面的则是毫无间断地轰入。
嘭嘭嘭!
嘭!!
无数力量攻击,在伤口上不停攻击,他被打的如同筛子似的,血液狂射。
然而…
他一个挪移,那破烂的躯体就又挪开了。
在挪开的过程里,他的血全部飞回,他的肉全部愈合,完好如初。
“防御力提升,恢复力可谓恐怖,不死不灭,但痛感还在。”
忽然之间…
诸多天地之力从四方压来。
好像一个囚笼要困住他。
这囚笼上的力量极大。
夏极因为无法控制天地之力,一瞬间竟然被定住了,就如很久之前他定住吴家老祖一般。
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他眉心,那明明是紫府的地方开始产生变化。
皮肤裂开一道红色的竖缝。
好似有一股极强的力量要从紫府里迸发而出,因而在死死地扒着那竖缝。
哧!!
竖缝张开。
露出了一只火瞳。
第三瞳。
瞳孔里,充斥着暗红混乱,让人根本无法直视,否则便会焚烧,刺瞎双目。
而这眼睛才显出,
一道卵状的红光从夏极周身往外震开,
天地之力的束缚揭开了。
夏极身形一闪,闪开后续的攻击。
“如此,便彻底明确了。十二境的神通境,对别人而言是天地之力,但对我却是劫源之力。”
他闭上双眼,第三眼却依然睁着。
而只要睁着,他的神通之力便完全足以在自身防御力,恢复力,之外形成额外的一层防御罩。
当然,也可以攻击。
夏极猛然睁开眼。
瞳孔深黑。
“分析结束。”
他低低地笑着,再也无法压抑心底那奇异的欢乐感,暴躁感。
他侧头看向了恶。
刷!
他身形在众目睽睽里飘开了,在虚空里如是定格般呈现了几下,便是出现在了远处的凉亭里,他看到了秦辰天。
秦辰天也看到了他。
他正要准备说话,夏极却不准备说,他身形一飘,刀已经架在了秦辰天脖子上,并且斩了下去。
嘭!!!
秦辰天被刀斩的切口处,乍现出一团神秘光华。
那光华好似具备着“格挡一切攻击”的效果。
所以夏极的攻击被格挡住了。
秦辰天想说话,夏极再一飘,如同普通的江湖人一般,没有任何特效的,出刀。
但这样的刀,你明明看似平平无奇,但其速不堪言,其力无意说。
圣人无名。
何以无名?
因为圣人已经收敛了所有的力量泄露,所以外人看来,他们的攻击就如小孩子挥出的一样,甚至连尘埃都没激起。
所以,那三个女人看得目瞪口呆,明明看起来好像不强的力量,但为何秦神主在躲得这么狼狈呢?
夏极带着有些病态优雅的微笑,问了声:“有趣吗?”
说“有”的时候,他斩出了一刀,秦辰天又用了一次“格挡”。
说“趣”和“吗”的时候,他已经斩出了十多刀,秦辰天震惊地发现,自己只要不用系统赐予的“格挡”,就会立刻死。
之前自己积累的力量,在这个人面前,就是个屁。
他疯了。
却也庆幸,幸好自己存了许多积分。
如今这些积分如同流水一般在疯狂地花出去。
于是,秦辰天一边消耗积分,兑换这种“格挡”的力量,一边开始酝酿属于他的攻击。
他本凡血,但从系统里兑换到了“亲王级吸血鬼血脉”,所以以此为基,他双翅猛然绚丽地展开,他的身形也开始变化…
他记得,每到这个时候,别人就会震惊,而他就会微微停顿。
这次他没准备怎么停顿,因为他甚至没有时间去反应,本能地就准备变身完之后,就放大招。
但这一刹那…
那疯子已经又砍出了五十刀,他直接被消耗掉了一万积分。
秦辰天大惊失色,卧槽,原本还能放的大招,积分不够了。
一旁的女人还不明所以,只觉得秦神主好厉害…
那人都砍了这么多刀了,也没伤到秦神主…
夏极的出刀速度很慢,慢的就如一颗星球在围绕着恒星旋转,也许每秒它能跨越数十公里,但还是很慢。
夏极的刀就是这么慢。
慢到,一秒钟只能轻飘飘地砍出上百刀而已。
蜗牛无法明白兔子的速度,兔子无法明白风的速度,风无法明白声音的速度,声音无法明白光的速度…
众人怎么会明白夏极的速度?

PS :强行吐存稿…不说了,熬夜码字了,之后几天还挺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