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630好看的玄幻小說 特種奶爸俏老婆 二斗-第四千七百七十五章:倔強與堅強看書-ai9rd

特種奶爸俏老婆
小說推薦特種奶爸俏老婆
(第6更)
办公室里。
江作权接到了葛大通的电话,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什么?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江作权大声地道。
“好了,现在说这么多也没什么用了,葛大通,只不过是一个女人,你想要追查出来,没困难吧?”
砰!
江作权敲了一把桌子,怒道:“我给你提供的线索,名和利都是你赚的,你现在说这话什么意思,我可警告你,那些狗屁文章都是你写的,别按在我的头上,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和我没有关系!”
江作权挂断了电话,气呼呼地站了起来,走到窗边。
他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不多时陈雨丽走了进来。
“我记得,你有过一个姘头,是城西那边道上的吧。”
江作权直接问道。
“哎呀,领导,瞧你这说的,人家那是男朋友,姘头是形容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不太光明正大的。”
陈雨丽笑着说。
“和他还有联系么?”
“哼,早断了,他就是一个王八蛋,遇到了一个富婆,就和我分手了,那女人又老又丑,怎么有我……”
“联系他。”
江作权皱着眉头打断,他没心情听这些烂八卦。
“啊?”
陈雨丽一脸惊讶,走过来摇着江作权的胳膊,发嗲道:“哎呀,领导,你就不要怀疑人家了嘛,人家……”
“马上联系他!”
江作权脸色阴冷,“上个星期,你们刚在城西的凯尔宾馆见过面,我不追究,有件事需要他去办。”
“领导,我……”
“二十万,帮我找到一个人,拿到她手里的东西。”
“领导,我和阿熊偶尔也就喝喝茶,其实没什么交情,二十万……好像不太能请得动他,所以这……”
“三十万。”
江作权抽出一张银行卡,丢在了陈雨丽的面前。
……
“五万,不,十万!”
胖姐包子铺里,那芃芃用纸巾擦了擦嘴,冲林昆狮子大开口。
“成交。”
林昆很淡定,笑着说:“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我,我凭什么相信你!”那芃芃道。
“你家住在荷花胡同32号,有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弟弟,你们姐弟俩和奶奶一起生活,弟弟最近查出了病情,急需十万块的医药费,所以……”
林昆嘴角深邃地一笑,“你没有选择,只能相信我。”(一零)
“可,可万一你要是……”
嘀嗒!
那芃芃的手机响了一下,林昆示意她看手机。
——您的银行卡已到账……
“好吧。”
那芃芃依旧一脸倔强的小模样,“算你爽快,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零一)
“这可不像是邮件里沟通好价钱的样子啊。”
林昆笑着说。
“你放心,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我只是想,录音笔里的这份内容,能够曝光出来,揭露大通传媒的丑恶嘴脸,他们一直都是这个行业里的耻辱!”
“你就不觉得我眼熟?”
林昆笑着说。
“眼熟?你可别臭美了,我们只是第一次见到。”
那芃芃俏脸一扬,“算了算了,我说那些也是多管闲事,东西给你,我们之间两清了,江湖不见!”
“慢着,包子钱你还没付呢。”林昆笑着叫住她,“一屉的牛肉包子,两盘小菜,我可是一口都没吃。”
“小气鬼。”
那芃芃掏出了一百块钱,拍在了餐桌上,本来想很潇洒的转身离开,但还是冲服务员喊道:“找钱!”
“不好意思小姐,您一共消费了115元,5块钱抹零,所以您还差10块钱。”服务员一脸微笑地道。
那芃芃嘴角抽动了一下,又掏出了10块钱,不小心证件掉在了地上——川市第一人民报社实习记者。
林昆重新点了一屉包子,又多添了两个小菜。
“噎死你……”
走到门口的那芃芃,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那嘉良的姐姐,在这儿了!”门外突然有人喊道。
那芃芃的脸色突然一变,赶紧转过身又走了回来了。
三个染了头发的小流氓,紧跟着进来,反正那芃芃无路可逃,这三个人倒也不着急,晃晃悠悠。
包子铺有后门,但需要穿过后厨。
后厨的门帘上,写着‘禁止通过’的四个红色大字。
“抱歉小姐,您不能从这里过去。”
服务员拦住了,想要挤进去的那芃芃,不让进是规矩,再说了,三个小流氓已经进来了,他要是把那芃芃给放过去了,小流氓肯定会找他的麻烦。
“那芃芃,你弟弟之前在我们东哥那儿借了钱,早到了该还的日子,现在他住院了,你又到处躲着,怎么个意思,是想要坑了我们东哥的钱么?”
三个小流氓把那芃芃围住,其中一个伸出手向她摸了过来。
“你们走开!”
那芃芃往后退了一步,拍掉了眼前小流氓的手。
“哎哟,你踩到我的鞋了,我可这是AJ的限量款,今天要是没有两千块钱,这事儿不算完。”
身后的小流氓叫唤了一声,他刚刚故意把脚伸到那芃芃的脚下。
“你们……”
“也别说我们欺负你一个女人家,我们东哥早就说过了,只要你去丽人会所里,陪我们东哥玩一天,就你弟弟借的那点钱,我们东哥根本不在乎。”
“你们滚开,再不让开,我……我报警了!”
啪!
眼前的小流氓,直接将那芃芃的手机给拍掉在了地上。
那芃芃弯腰想要去捡,又被另外一个小流氓给踢开了。
“小伙子,别欺人太甚,现在是法制社……”
见义勇为的老大爷,话不等说完,就被一个小流氓,抓起了一个包子塞进了嘴里,堵的喘不过气来。
周围本来还有想要站起来的人,这时全都不敢动了。
“告诉你们,我们是东哥的人,今天谁要是想多管闲事,呵呵,没问题,但要做好被打断腿的准备。”
周围顿时一片死寂。
“走吧,那芃芃,别让东哥等太久了,我们已经找到你弟弟住院的医院了,你要是不想你弟弟出事,最好跟我们走一趟,东哥的钱可不是谁都能欠的。”
小流氓冷笑着道。
那芃芃瞬间泪如雨下,所有的坚强与倔强,在这一刻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