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gnl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第九星門》-第二百四十二章 兇險熱推-yb1s3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真的不过如此吗?
凌逸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迅速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擦干净之后,那张浸满鲜血的纸巾在他手中燃烧起来。
很快烧成了灰。
此时那道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对,只有这一击。
正常情况下,绝大多数进来的人应该是扛不住这一击的。
面对这样凶狠的一掌,这群三十岁之下的年轻修士多半会感到绝望。
对于外面观战的人们来说,凌逸这举动分明就是在掩饰!
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受伤很重!
尤其是外面那群追兵!
随后,幻阵破碎,凌逸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车阳泓等人的视线中。
不过这时候,车阳泓这些人已经无暇顾及凌逸了。
因为他们也同样遭遇了恐怖的险境!
但并非幻阵,而是一条筷子长的银色小蛇。
小蛇轻而易举的干掉一名太初古教弟子,如同一根银色的箭矢,快到不可思议!
从那名太初古教弟子胸前穿过,背后穿出。
然后在须臾间,重复这个动作几十次!
硬生生将一名入道巅峰的太初古教弟子穿成了筛子!
入道级的防御和品质不低的战衣在这条银色小蛇面前脆弱如纸。
这等死法,当真无比惨烈。
等车阳泓等人费尽力气干掉这条银色小蛇的时候,他们的同伴已经死透了。
连元神都没有,肉身死亡就是彻底死亡。
一群人很伤心,也很愤怒,认为这一切都是凌逸造成的。
若不是为了追他,怎么会遇到这种凶物?
“看,凌逸出现了!”有人指着前方大声说道。
车阳泓看了一眼,咬牙道:“跟上去!”
此时此刻,整个绝境关卡所在的小世界里,到处都在发生着各种惨烈的、令人绝望的惨剧。
即便是古教弟子,面对各种残酷的、出人预料的袭击,也都应接不暇。
分成十组的一万多人,很快就有几百人陨落在这里。
再怎么喜欢看热闹的观众,面对此情此景,也都有种浑身冰冷的感觉。
太可怕了!
这应该是历届修行界大会最残酷的一届了!
在此之前,虽说也会有伤亡出现,但绝对没有如此惨烈过。
培养人才没问题,但这么培养……真的好吗?
一些质疑的声音,之前就已经开始出现,随着绝境关里发生的种种,这种声音开始变大了。
对此,八大古教这边,始终保持着沉默。
没有任何人站出来解释一句这是为什么。
这让人们疑惑不解的同时,也很愤怒。
尤其是那些死去之人的亲朋好友,更是接受不了这种现实。
他们开始在传音玉社区里接连质问八大古教,将十关赛设置得如此凶残,目的究竟是什么?
“是为了彰显设置出题者水平高?还是狠起来连自己人都坑?”
“见不得年轻晚辈崛起吗?弄这么凶残的关卡,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发现一件事,那些身份地位极高的年轻人虽然也会遇到危险,但他们身上的装备太好了!”
“不错,那些人都被保护得很好,比如太初的车阳泓,那条银色小蛇最初是朝他发起攻击的,结果被他身上的战衣挡住,这才转而攻向别人。”
“其他古教那些身份地位尊崇的年轻人也是一样,一个个都武装到了牙齿!”
“看看之前的五冠王凌逸就知道了,他为了抗住那一掌,当场吐血,却还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想让人看见他的虚弱,真是叫人心疼。相同的攻击,却被那些有来头的人身上法器轻易挡住……所以我想问一句,这绝境关,是给小人物的绝境吗?”
类似的声音,在社区中开始多起来。
虽然之前曾有无数人嘲笑凌逸,可到此刻,却有更多人站出来,抨击这种关卡的各种不公平。
对此,八大古教这边,依旧保持着沉默。
但有人却有点坐不住了。
还是之前问心关那三个青年。
他们这会儿,同样也在观察着第六关中的种种。
“这样下去,这把火迟早会烧到我们身上。”其中一名青年沉声说道。
“不错,我们的存在并非绝密,当八大古教这边撑不住的时候,一定会有人把我们供述出来。”另一个人青年说道。
“谁敢说,就杀了谁。”最后一个青年,也是三人当中的为首者,他并不在意,淡淡说道:“修行界资源是有限的,八大古教不是不清楚。”
“如果不能经常这样清理一下,最终整个修行界都会因此而衰落。”
“无尽岁月以来,这样废掉的修行界还少吗?所以,我们虽然有私心,可同样也是在帮他们!他们能有何话说?”
面对如此强势的老大,另外这两人也没啥可说的。
所以还是说点别的好了。
“为什么一点痕迹都没有?”
“圣器也没有任何意动。”
“之前的推演之中,明明是指向此地的……”
三人不再讨论之前的问题,转向了他们的任务。
他们来到这里已经很久了,可却始终没能找到任何线索。
按照概率来说,如今只剩下一万多人的第六关应该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了。
可事实上,除了那个“野生”妖孽凌逸依旧表现抢眼之外,他们没发现任何指向任务的线索。
“你说问题会不会就是出在那个凌逸身上?”一个青年皱眉问道。
“他的确是有点问题,来自人间,从前是个散修,如此年纪修炼到这种境界,关键还非常全能,跟我们要找的人非常像!”另一个青年沉声说道:“但我们已经试探过好几次,在他身上,什么都发现不了!”
最后那个三人中的为首者,缓缓说道:“我想下场去试试他。”
另外两个顿时阻止:“这种比赛……是对着整个修行界公开的!你下场,难道就不怕出问题吗?”
为首的青年眯着眼,说道:“可除了这个凌逸之外,整个修行界大会,我已经找不出任何可能存在问题的人了。”
另外两人中的一个劝道:“再等等,切莫冲动,这件事非同小可,临来之前,圣主不是说过,宁可这次没有收获,也不能打草惊蛇?”
“是啊,一旦那个凌逸真有问题,你亲自下场,岂不是要惊动了对方?”
为首的青年挑了挑眉梢,有些不屑的道:“你们俩不觉得……圣主有点过于谨慎么?”
两人顿时禁声,评价圣主……这种事情他们真的不敢,所以这话没法接。
为首的青年也没有让两人接话的意思,淡淡说道:“在我看来,那位既然已经消失,就没必要像现在这样折腾了,那位活着时候都不行,难道死了之后,还能卷土重来不成?就算那位真能卷土重来,还能比从前更厉害?”
其中一个青年犹豫着,还是忍不住说道:“其实……圣主应该也没怎么太当回事吧?”
为首的青年愣了一下,脸色随即有些难看起来,看了一眼说话这位,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说话的青年苦笑道:“虽然您不爱听,但我的确就是这样认为的,不然怎么会就派出我们这几个人?”
为首的青年冰冷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愠怒,淡淡道:“那是你这样认为,我却觉得,上面对这件事非常重视!之所以没有派出大量的人下来,是不想打草惊蛇。”
说着,他看着两人说道:“一会我就要下场试探,最后一关,我还要亲自出手!”
刚刚没说话的青年劝道:“这件事,还是得三思啊,修行界跟星门之间是有着紧密联系的,您出手……是想一巴掌一个,全都给人拍死吗?”
为首的青年冷笑道:“全都拍死又能如何?”
这下,身边两人都不说话了。
还能说什么?
反正为首的是这位,他们只是辅助。
既然他想下场,想在最后一关亲自出手,那就随他好了。
到时候八大古教真要跑去星门告状,也是这位在前面顶着。
小世界中。
凌逸已接连遭遇数次恐怖攻击。
身上也挂了彩。
至于跟在他们后面的车阳泓那些人,也没能好多少。
除了车阳泓等少数几人之外,其他人几乎都受了或轻或重的伤。
说这地方是一步一险一点都不夸张。
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块石头,凌逸走过去什么都没发生,但到了车阳泓这群人走过的时候,却突然化成一头狰狞巨兽,张嘴就咬……
这就非常令人感到郁闷了。
在这种情况下,每一步都需要提心吊胆小心翼翼。
身上的战衣也必须随时保持激活状态。
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不但是能量上,还有精神上的。
尤其对这群大多数阅历浅薄的年轻人来说,更是如此。
所以他们虽然对凌逸痛恨依旧,但也不得不生出几分佩服。
虽然凌逸看上去也受了伤,可他却只有一个人啊!
数次面临险境,在他们以为可以上去补刀的时候,人家都从容应对下来。
不仅如此,甚至还越走越快!
跟他们之间的距离在一点点拉开!
“不行,一定得追上他!”
车阳泓眼中闪烁着愤怒而又冰冷的光芒,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很多场外的观众看见这一幕,都忍不住叹息起来。
这位还真是执着。
能理解他对凌逸的痛恨和试图报复的心思,可年轻人啊,你就不能好好看看这是在什么地方吗?
是不是真以为自己那一身顶级装备可以扛住这里所有一切攻击?
事实上,车阳泓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迄今为止,他一点伤都没受,连点油皮都没破!
他那身装备太强大了!
且不说各种攻防兼备的法器,各种顶级的丹药带了无数。
只说他身上的那件战衣,如果拿出来拍卖,绝对是寻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天价!
如果真要换取极品灵石,怕是至少也得上千亿!
关键是这种级别的战衣,就算你有钱,也根本买不到!
拥有这种级别战衣的人,根本就不差钱。
是不可能用来换灵石的。
所以对车阳泓来说,他的确有足够的信心和底气去追杀凌逸。
因为这些好东西,凌逸统统没有!
迄今为止,凌逸最好的一件法器,还是他在炼器关上炼制的那个小镜子!
五行平衡,攻守兼备。
的确是个好东西,但说穿了,也就那么回事。
能够成长又如何?
你总得有时间去成长吧?
就目前来说,那五行平衡的镜子法器,在车阳泓眼里,着实普通的很,不值一提。
他身上随便一件,都比那个好!
……
廉众带着一群鸿蒙古教的人,在不断寻找着终点之门。
他们同样也经历了无数的危险。
这种危险,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相当严苛的考验。
即便他和身边这群人身上都穿着顶级的战衣,身上带着无数强大的法器。
但依然不容易。
能跟在他身边的,自然是愿意追随他的鸿蒙弟子。
有人问起,为什么不跟车阳泓联手,先把那个凌逸给做掉再说。
廉众看了一眼提问之人,淡淡说道:“那位凌公子是董副教主和蔡副教主的贵客,虽然跟我之间有些误会,但这误会已经解除,我跟他没有任何恩怨,为何要针对他?这关考验的是团队协作能力,是智慧,又不是争头彩,也非战关,犯不着在这种时候跟别人对立。”
“还是咱们廉公子大气!”
“不错,咱们公子格局完全不同!”
身边一群人顿时拍起马屁,廉众却在心里冷笑:一群白痴!
这特么能公开说吗?
真以为外面那些观战的人听不见具体的声音就不知道你在说啥?
那无数的观众当中,有的是懂唇语的!
你这边嘴一动,不需要发出声音,人家就知道你在说什么了。
尤其现在传音玉那么发达,你这边说点什么,那边瞬间就给你传遍整个鸿蒙!
真想要算计一个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吗?
我可不想像车阳泓那样,牛逼吹出去之后却无法实现。
车阳泓这次为什么这么上头?
还不是之前跟凌逸冲突发生得太明显,被当众羞辱之后下不来台了?
觉得不将凌逸淘汰出去,会从此抬不起头?
不过堂堂教主弟子,身边也没一群好的幕僚团跟着,都是些酒囊饭袋,也不知给出的什么主意。
反正廉众是不看好车阳泓能对付得了凌逸。
在他看来,就连车阳泓那位师兄周莫寒……也不行!
古教弟子,如果背后那层光环唬不住人的话,也就那么回事,未必比教门、大宗门顶级弟子强哪儿去。
真要针对凌逸,要么出其不意在暗中狠狠算计他一次,要么……就是去请同门中的真正强者出手。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彻底镇压了他!
不然的话,就老老实实的……装怂!
最好能装成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直到弄死对方,都不亮牙齿……这才叫高明!
人吃了亏,得学会成长。
不然不就成傻逼了么?
……
随着时间的推移,第六关绝境的伤亡人数,已经超过两千。
超过六分之一的年轻天骄死在这里。
无数人的愤怒已经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
随着新一批的传音玉投放到市场,鸿蒙古教这届修行界大会上,新型传音玉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三千万!
传音玉的拥有者,也从古教延伸到教门、宗门当中。
所以,这种来自“下面”的愤怒情绪,更加直接,也更加强烈!
“这是在干什么?之前的法阵关就已经存在这种问题,机关那一关情况更是严重,如今到了绝境关……彻底疯了!到底是谁设置的这种考验?难道你们心都是铁做的?没有一丝同情和怜悯?这还是考验吗?这是丧心病狂了吧?”
“绝境关……呵呵,这是真正的杀人关!”
“看见了吗?死的那些绝大多数都是教门、宗门弟子……培养一个这样的人才有多难?需要多少资源?你们就这样轻易给弄死了?”
“不用说了,以后的修行界大会,我xx教不会参加了!”
“我们xxxxx宗也不会再参加了。”
“我们培养弟子是来长见识的,不是来送命的!”
群情激奋!
真正的群情激奋。
并非所有人都拥有传音玉,所以,传音玉社区里面的愤怒声音,其实远远不能代表这届修行界大会参与者们的愤怒。
对此,八大古教这边,依然没给出任何的回应。
仿佛这件事情没发生过一般。
凌逸身上的伤越来越多了。
以至于他需要经常停下来给自己疗伤。
那面五行平衡的镜子法器也是坏了又补,补了又坏。
他本就受人关注,无数人都默默看着那道孤独的身影坐在角落。
一个人闯关,一个人舔舐伤口,给人的感觉非常可怜。
不过之前还担心得要死,甚至不敢给姐妹们直播现场情况的秦玖月,这会儿反倒有些平静下来。
她终究是了解凌逸的。
如果说一开始凌逸受伤的确把她给吓到,但后面那些,虽然她一点都看不出问题。
但她却知道,凌逸这绝对是在示弱!
主动示弱给外界看!
明摆着是不想将全部实力展露出来。
在秦玖月看来,凌逸甚至想要放弃争夺这一关的冠军!
从他的行动轨迹上也能看出来,虽然始终跟车阳泓那些人保持着距离,但实际上,他并没在这小世界中走出多远。
那不断变换位置的终点之门,观众是可以看见的!
不管怎么变换,距离凌逸都很远。
凌逸孤独的坐在一座荒山顶的大石头上,吃着干粮喝着酒。
屁股底下这块“大石头”其实是一头机关兽。
刚刚被他给干掉。
过程惊险而又刺激,差一点就被这机关兽锋利如刀的利爪削掉脑袋。
贴着凌逸头皮过去的!
将头发都削去一绺!
但最终被凌逸找到了机关核心所在,直接拆掉。
绝境关,可以说是集合了修行界中各种攻击手段。
法阵、凶兽、机关、毒物……
关键各种攻击还十分出人意料!
比如说凌逸屁股下面这座几百米高的荒山。
在他喝酒的时候,突然就动了。
与此同时,还有一道剑气,从距离遥远的车阳泓方向斩来。
快若闪电!
更凶的是,一道顶盔掼甲手持武器的元神,霍地出现在凌逸背后,暗戳戳的……一剑刺向凌逸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