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bvd人氣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笔趣-第五章 停運研發中心鑒賞-r80s4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所有人都很不解地看着我,我看着高进说道:“你马上停止手头上的工作,所有研发中心的工作都给我听了,清查,整顿!”
高进不忿地说道:“陈总,你这样做会不会太武断了,总不能就听一个小孩的片面之词,就停了我们全部的工作吧?那我们前面做的工作,不都是白费了!”
陆萍也劝阻道:“陈总,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啊,他们研究的还是有一定的成果的,现在停了,那咱们之前的投入,就全部化为乌有了!”
我哼了一声道:“我一会儿再找你算账!黄总,安排下高总的工作,调回到车间去,还有这位刘总的采购清单,你好好保管,给我好好地查,要是她多吞了一分钱,你都得叫她给我吐出来!”
高进这下坐不住了,率先发飙道:“姓陈的,你什么意思啊?就来这儿一个多小时,就把我们的工作全盘否定了!你懂什么啊?我告诉你,停了,是你自己的损失,没了我们,你的研发中心就是个空壳,我肯定是不会回车间的,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我还没说话,老黄太太说话了:“我先不说你到底有多专业,毕竟我不懂!但我知道,一个严谨的技术人员,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个连自己上下班时间,都控制不好的人,怎么可能对工作认真负责!你一天才上几个小时班啊?你自己不清楚吗?如果,你是真的做出成绩来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你现在,至少是令老板非常的不满意,别再用你那蹩脚的专业技能,来糊弄我们了!高总,现在交出你的工作证和门卡,等待人事部调配!”
高进狠狠地把工作证和门卡,向老黄太太扔了过来,被我手上的文件夹给打掉了。
我死死地盯着高进说道:“连最后的风度都失去了,看来你是很难有颜面地走出万众了,你自己辞职吧,趁我还没发脾气前,自己滚蛋,不然你被辞退的原因,我就让整个行业都知道!你就是个酒囊饭袋!”
高进压抑住自己愤怒的情绪,点着头道:“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这边高进刚走,刘丽丽当着我们就几个人的面,咣当一下,直接跪下了,哀求道:“陈总,你放过我吧,都是高进他让我进什么,我就进什么的!当时国外培训的时候,他就和那边的供货商谈好了,进货价的20%是给他个人的,他答应给我5%,我可是一分钱还没收到过啊!我知道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吧!”
我厌烦地看着刘丽丽,老黄太太急忙拉着她起来,说道:“你啊,糊涂,大好前程,为了个贪字把自己给毁了!你手头上有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怎么证明这采购吃回扣的事,和你无关啊”
刘丽丽抹着眼泪说道:“我有!我有汇款和收货清单对比,每一笔都是在原价的基础上多付20%的,高进为了能准确地划分那20%的数值,每次都做记号的,而且让那边厂家确认的!”
我哼了一声道:“就这智商,还拿回扣呢!等着坐牢吧!”
刘丽丽以为我在说她,再次要跪下来,老黄太太拉住她说道:“你把证据给我,证明这事和你无关,我们就内部处理你,我保证可以保住你的工作,而且不告你!”
刘丽丽疑惑地看向我,似乎是向我要个保证。
我没理会她,陆萍一旁说道:“我向你保证!”
刘丽丽这才肯相信,走时还一直喃喃自语道:“我都说了,早晚要被发现的,我就说我不干的!”
会议室里就剩下我和陆萍,老黄太太了,老黄太太问我道:“真的要全部停下来啊?”
我嗯了一声道:“停?怎么停啊?现在咱们要争分夺秒啊!向外宣称,研发中心全部停掉,把消息放出去!”
老黄太太笑了笑道:“不用放,很快全行业就会知道的!高进怎么办?我怕把他逼急了,他狗急跳墙啊!他知道的事可不少啊!”
我嗯了一声道:“所以啊,我才没让王鹤同那傻子,再说话了,你去把他叫进来吧!”
剩下我和陆萍了,陆萍低着头道:“这次我又搞砸了!”
我微笑着说道:“没有,没有!你啊,太容易相信人了,我就奇了怪了,你说你和我斗智斗勇那会儿,你可是谁都不信的,可现在咱们合作起来,你怎么变得缺心眼了!”
陆萍瞪了我一眼道:“你才却心眼呢!他们都是你们万众的人,又都是技术人员,哪知道他们那么多心眼啊?技术的东西,我又不懂,不好参与进去。再说,这里面大多数人都是唐杰和袁志远推荐的,我怎么反对呢!你也知道,技术人员都是有小脾气的,我心想只要有本事,惯着点,就惯着点呗,谁知道惯成这样了!”
我哎了一声道:“别给自己找借口了!还是嫩啊!”
说这话,王鹤同和老黄太太走了进来,王鹤同一脸的不高兴。
我笑着说道:“撅着个嘴,能挂酱油瓶子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
王鹤同埋怨地说道:“你叫我去查的,查完了,你又不让我说!我没错!”
我笑道:“没说你错啊,就是不让你说了而已,现在可以说了,你说话得分场合,和什么人!”
王鹤同哦了一声,说道:“我看过了,其实他们的大多数得研发成果,还是有效的,而且的确突破了不少技术难关,但用这么长的时间,才做出这么点东西来,我觉得是垃圾!”
我好奇地问道:“如果,我给你研发,你有信心能比他们做的更好更快吗?”
王鹤同自信地回答道:“当然了,这对我来说,很简单!”
陆萍看着王鹤同道:“那我之前送那么多人出国培训,钱不是白花了吗?还不如你一个人了!”
王鹤同切了一声道:“读点洋墨水,就一定成才,就一定会专研了,国内现在很多技术已经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了,不过呢,他们学的东西肯定是有用的!”
说完,再次拿出一堆文件说道:“这里面的几个人,我想用,我觉得他们可以用,我可以要他们吗?”
我点头道:“可以,现在开始研发中心就交给你了!”
王鹤同高兴地拍起手来,我警告他道:“不过说好啊,一是要听陆总的话,二是一定要低调做事,最好是秘密进行,一定不能让其他知道你的研发进度!你能保证不?”
王鹤同像是一个得到自己亲爱玩具的小朋友一样,满口答应道:“没问题,不过,我研发上面的事,可不能干预我啊,她不行!你也不行!”
我笑嘻嘻地说道:“可以,还是那句话,你得做出成绩来啊!陆总呢,帮你协调,你需要什么,要人给你,要钱给钱!”
王鹤同秘密地接管了研发中心,我对他还是有信心的,他也总能给到我惊喜。
可外界却不知道,研发中心停止运作的事情,很快就被传了出去,这下对于本来就摇曳在风雨中的万众,雪上加霜了。坏消息还在不断传出来,东莞的地皮也出现了问题。
兰毛爸爸打电话来说道:“刚刚接到我大舅哥的电话,说水上乐园那块地因为水位太高,无法施工,可能要无限期的搁置,这次咱们买的地,全部完蛋了!”
我平淡地说道:“不用那么紧张,不是前期都勘察过了吗,现在才说水位高,无法施工?肯定是有办法的,我去打听打听再说。就算是不做水上乐园,这么大块地,他们总要建东西的,除非是建垃圾回填场,不然建什么,咱们都不会亏的!”
我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也想过了如果那里建不成水上乐园,怎么样?但听到了这个,还是心里一沉,还真让我猜中了,我那一点侥幸心里彻底破灭了。
心里事情多,就怕自己乱中出错,所以,我没第一时间赶往东莞现场,而是坐在办公室喝茶,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袁志远进来,看到我还在悠哉悠哉地喝茶,有点沉不住气了,急躁地说道:“你怎么还坐在这儿喝茶呢?都火烧眉毛了!”
我笑着招呼道:“来,来,来,坐下喝茶,你急个啥啊?万事都有解决的方法。”
袁志远狐疑地坐下,看了看我说道:“放弃了啊?不会吧?我看你怎么好像认命了呢?”
我笑了笑道:“认什么命啊?人穷才认命,有钱才任性!我还没穷到认命的份儿呢。你现在这么不淡定呢,每临大事需静气,咱们一件事一件事的想好,考虑清楚在决定怎么做,这样才不会做错事。”
袁志远嗯了一声道:“说得也是,着急也没用!现在代理商的电话都打到我这儿了,都担心款打了过来,货能不能及时发给他们。还有的要求货到付款!”
我哼了一声道:“咱们什么时候耽误过他们的货,什么时候打钱没发货过啊?谁担心,就叫他们来找我,看我把不把他们骂回去。你啊,有时候爷们点,硬气点行不?告诉他们,谁要求货到付款的,就叫他们自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免费的运输都不要,惯的他们!”
袁志远看了看我道:“这样好吗?”
我瞪了他一眼道:“有什么不好的?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硬气点,这样才能让代理商有信心!还有这个时候,是咱们最需要资金的时候,一定不能让代理商压着咱们的款,还有你一定要控制好大项目的资金,绝不能让他们拖咱们一分钱,钱你一定要帮我看好!”
袁志远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
我喝了一口茶,给袁志远倒了一杯,苦口婆心地说道:“志远,你知道吗?云曼妮走了,贺洁也走了,本来我要扶你上去的,可以你现在这状态,你觉得你可以胜任吗?”
袁志远低着头,不说话。
我继续说道:“我也担心,真是铁打的董事长,流水的总经理啊!这个总经理的位置,还真是不好坐!历届的总经理,也就只有我和董总是顺利上位的,你自己有信心吗?我知道你不喜欢争,可你不争,我就觉得你没有野心,没有野心,也就是意味着,你只能中规中矩,墨守成规,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是有开拓精神的领导者,我们还不是守天下的时候,还需要不断地打天下。”
袁志远突然抬起头道:“让我试试吧!这些年,我也是太安于现状了,是该搏一搏了,我太缺少斗志了,我觉得我可以的,让我试试吧!”
我笑了笑道:“好!我还需要你,要有独立处理事务的能力,独立思考的能力,还要有很好的大局观!你能做到吗?”
袁志远下定了决心道:“我能!”
我笑道:“好,很好!你等通知吧!你现在要做的是,把代理商给我稳住,和陆萍合作好,尽快把芯片给我拿下来!另外,你今天就去找供货商谈话,一个一个地谈,看看有没哪个供货商会看碟下菜,别到时真断了咱们的货。做好后备供货商的准备!”
袁志远走了,我给老黄太太打电话,通知她,把袁志远升到总经理。
老黄太太倒是一点都不惊讶,只是问道:“贺洁还没过来交接啊?离职手续还没办啊!”
我哦了一声道:“通知她,不然年底的所有奖励都停止发放,如果她的离职对公司造成了什么损失,这后果都得要她来承担!”
老黄太太回答道:“我知道了陈总,另外贺洁是签了保密协议的,如果知道她在盈科上班,是不是还可以告她呢?”
我想了想道:“这个就很难了,毕竟我们也没证据,她到底在哪里上班?我看算了,人各有志,我也没有要为难的意思,我估计她也不会在乎这个,我只是想表明一个态度!”
老黄太太嗯了一声道:“那我明白了!”
接着,我叫阿廖开车带我去东莞,看看工地那边到底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