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回到松阳草场的时候,是在几天后的深夜。
黑山匪前番袭击兵营,秦逍以火雷阵杀伤众多黑山匪,但营地旧址却也因此而废弃,向东二十里地重新建营。
一切都是井然有序,营地围了木栅栏,四角也都搭建了箭塔,日夜都有人在塔上守卫。
虽然是半夜而归,却很快就被箭塔上的守卫发现,秦逍单人独马到了营门外,守卫正要喝问,秦逍却已经抬起帽檐,守卫们见得是秦逍,正要行礼,秦逍摇摇头,吩咐道:“你们几个没有见过我。”
守兵们也都聪明,早有人打开营门,秦逍催马而入。
兵营除了几队巡逻兵,大都已经睡下。
秦逍却直接骑马到了顾白衣的大帐外,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马蹄声,帐门很快就掀开,顾白衣探出头来,秦逍下了马,快步上前,顾白衣让秦逍进了帐内,等秦逍一屁股在岸边坐下,这才亲手给秦逍倒了杯热水,放在秦逍面前,上下打量一番,叹道:“先说你的情况,然后我再告诉你离开之后发生的几件大事。”
“大事?”秦逍一怔,心想难不成出了什么变故?不过兵营看起来井然有序,一切如常,似乎没什么太大改变。
“我杀了他!”秦逍低声道:“我追到了平湖驿,趁夜割断了他的喉咙。”
顾白衣凝视秦逍道:“你口中的他,是汪东骏?”
魔尊的戰妃 小說
“是。”
“你可考虑过一旦失手的后果?”顾白衣缓缓道:“辽东军盘踞东北多少年,汪兴朝掌权也有近二十年了,他们在东北的根基深厚,安东大将军的门下,有几个四品高手不足为奇。这一次汪东骏前往草原,他们自然以为用不着四品高手出阵,可是万一汪东骏身边真的藏有四品高手,你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全身而退?”
秦逍叹道:“也许我冲动了。只是他派人袭击队伍,死伤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为了护送马匹战刀前来,都是因为我才会走这一趟。半道上被杀,留下孤儿寡母,就算真羽部和贺骨部知道一切都是汪东骏在背后,以他们的实力,也根本无法向汪东骏讨还这笔血债。”
“所以你来要回这笔债?”
“那几个人为我护送物资而来,对我就是有恩。”秦逍看着顾白衣,平静道:“汪东骏的人杀了他们,就是与我有仇。人生在世,恩仇必报,没什么好含糊的。”
顾白衣淡然一笑,道:“你天生这个性子,无法改变。依我看,你更适合做一个快意恩仇的江湖侠客,而不是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军。”
“顾大哥,你…..你是不是在怪我?”
“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钦佩你的勇气,赞赏你的品行。”顾白衣道:“可是作为龙锐军的游骑将军,你的部下,我觉得你这次冲动行事,十分不妥。一旦你失手,甚至落入辽东军的手里,你能不能活下来先不说,龙锐军就彻底毁了。你一心想要收复西陵的壮志,也会戛然而止,再也无法达成。”
秦逍点点头,惭愧道:“这次确实是我太冲动。”
“杀人之后,可留下证据?”
秦逍立刻道:“放心,他们就算怀疑是我所为,也拿不到任何证据。”
“今天是冬月初九,小楼他们是在冬月初七半夜赶回驻地。”顾白衣道:“我也故意放出风,让大家知道你是在初九半夜和小楼他们一起回来。此前你的行踪大家都不知道,不过现在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你是去了草原。”
秦逍聪慧过人,知道顾白衣的意思。
队伍遇袭之后,秦逍与队伍分开,孤身去追沈浩等人,甚至一直跑到平湖驿去刺杀了汪东骏。
兵分两路之后,陆小楼带人按照正常时间回到了兵营,自己则是迟了两天。
如果以陆小楼回营的时间算,自己当然就没有时间赶到几百里地之外的平湖驿,可是如果被人知道自己比陆小楼迟到两天回营,这迟到的两天时间,就等于是有了作案的时间。
现在顾白衣让大家都以为秦逍在初七半夜就赶回来,也就没有了作案的时间。
“那群刺客的头领我已经将尸首处理干净。”秦逍道:“他手下的人我也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将尸首都埋了,这两天一直在下雪,等冬雪消融之后,埋葬尸首的地方平实起来,他们根本找不到。为此在途中耽搁了一些时间。”
顾白衣点头道:“小楼他们回来的时候,将几名草原兄弟的遗体都带了回来,至于那些刺客的时候,丢在那里没有理会,辽东军也不敢承认那些尸首是他们的人。”顿了顿,才道:“他们率先袭击,杀死他们多少人,辽东军既不敢承认也不敢以此事找麻烦。汪东骏的事情……!”微一沉吟,才道:“我已经嘱咐小楼和西门浩,大家都咬死你是初期半夜回来,如此没有作案时间,汪兴朝也抓不到任何把柄。”
秦逍感激道:“辛苦大哥了。”
“先不说这事儿。”顾白衣道:“我有几件大事要告诉你。”抬手道:“先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秦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顾白衣这才道:“黑山那边,白木寨的人都已经归降,杜子通撇下他们逃往真羽部,群匪无首,无奈之下,只能向轩辕冲乞降。眼下轩辕冲已经控制了整个黑山,杜子通被射杀的事情,小楼也告诉了我,如今黑山匪首周鸿基和老四杜子通都已经身亡。轩辕冲和沈玄感一同起事,五当家周元宝也投向了轩辕冲,黑山部众暂时都各安其寨,只等朝廷的招安旨意下来,便可以前去黑山宣旨。”
设立黑山贸易场,前提自然是黑山必须在龙锐军的控制下,对黑山军的归附,秦逍自然是期望越快越好。
黑山军毕竟是被安东都护府确定的叛匪,只有接受朝廷的招安之后,才能真正归附于龙锐军,也只有在那之后,秦逍才能真正掌控黑山。
秦逍虽然派人将折子快马加鞭送往京都,但途中来回,没有两个月朝廷的招安钦差也不可能赶到。
“不过还有一桩事情,暂时没有弄清楚。”顾白衣道:“杜子通领兵袭击龙锐军兵营之前,咱们接到一封告密信,那封信不是轩辕冲派人送来,现在可以断定,那封信应该是沈玄感派人送来。据我所知,黑山几位头领之中,轩辕冲确实一直存有受招安之心,但其他人对此都十分反对,沈玄感和杜子通一直都劝说周鸿基绝不能受招安。但这次沈玄感先是派人送来密信,尔后又全力支持轩辕冲夺取黑山控制权,继而与轩辕冲一起向我们投诚,前后反差极大,是因何而改变,这其中恐怕有蹊跷。”
秦逍道:“暂时不着急,等招安过后,咱们再查清楚这其中的究竟。”
“白木寨向轩辕冲投降之后,宇文朗将也领兵撤回兵营。”顾白衣凝视秦逍道:“不过他现在不在兵营,就在昨天中午,去了辽西郡。”
秦逍诧异道:“辽西郡?”
“我接下来要告诉你一件坏事,不过你不用太着急。”顾白衣道:“前天晚上小楼他们回来之前,军备司副主事费辛费大人从顺锦府城赶来,告知了一件大事。”
军备司是圣人下旨专门为龙锐军设立,衙署设在营平郡的顺锦府城,距离松阳草场有二百多里地,宇文怀谦和费辛在秦逍的举荐下,一个是军备司主事,一个是军备司副主事,两人主持的军备司最大的职责就是保障龙锐军的后勤。
费辛突然从顺锦府城赶来,事情肯定不简单。
“宇文大人和费大人出关之前,已经在江南林宏的协助下,筹措了一笔现银运到了顺锦府城。”顾白衣缓缓道:“最近这些时日的花销,便是用这笔银子支出。你也知道,之前你从江南世家手里筹措了几百万两送到京都内库,江南世家手中的现银并不足。林宏不敢耽误龙锐军这边的事情,军中将士的吃喝用度以及军饷都要开销,每天都要不少银子,所以江南世家这次紧急筹措了二十五万两现银,派人运出关来。”
“我离京之前,和户部商谈过,龙锐军现有官兵七千多人,苦寒之地,大家每个月的饷银按照四两银子来算,再加上其他的消耗支出,初到东北的龙锐军每个月至少需要六七万两银子的军费。”秦逍道:“最后和户部确定,每个月保证至少有六万两银子进入军备司的账上,杭州户部清吏司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监督江南世家每年至少有七十二万两银子送到东北军备司。这次送来二十五万两,也就是四个月的军费了。”
顾白衣摇头道:“不是和你算军费需要多少,我是告诉你,运送军费的队伍被袭击,江南世家筹措送来的二十五万两银子,已经被抢夺一空,那笔银子现在在什么地方,军备司那边一无所知。”
———————————————————
ps:大家应该看到了年终盘点活动,每天都有免费票,辛苦一年,最后咱们来个漂亮的收尾,大家统一投【最佳作者】,放弃最佳作品,集中火力【最佳作者】,千万千万别弄错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