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3g2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愛下-第五百二十八章 此而不誅,兵則奚用?讀書-yo5ue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在书房落座,朱棣喝了口茶,问黄昏,“那个粉笔和黑板是用什么制造的?”
黄昏不加隐瞒,直说。
朱棣听后点头,“那你确实不能卖贵了,成本也不高,制作方法也不难,比如那黑板,不过是用石膏刷一个平板出来,再刷上一层黑漆而已。”
朱棣明白,话是说的简单,实际上的操作肯定有难度,要不然黄昏也不会在水泥工坊那边折腾了一个月左右才初见样品。
黄昏嗯嗯颔首,“遵陛下的旨,黑板和粉笔的出售,绝对是按最低价,争取在两三年之内,凡大明疆域之内的学堂,无论是官学还是私塾,先生都以粉笔和黑板教学。”
这能极大的提高教学效率,节省时间。
朱棣想了想,“扶摇会馆交给张尧、林振东和蒋楠三人,稳妥否,是否需要朕从国子监调一个大才之人过来主持?”
黄昏摇头,“别,高高在上的大才,可我扶摇会馆的人才们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阶层存在鸿沟。
朱棣颔首,“行吧,你接下来还要做什么事?”
黄昏一脸轻松,“没事可做了。”
至于说改进钢铁锻造工艺,这个不急,等扶摇会馆有相关的人才了,自己再和他好好商讨几天,拿出一个具体可行的反感之后,再想办法进入钢铁行业。
这可不是件容易事。
钢铁的冶炼筑造都是国家掌控着在,要让朱棣同意自己的时代商行去染指,还有很多功课要做,按照黄昏的预算,大概要等征服安南之后才有希望。
而黄昏一开始也没奢望拿下大明境内的钢铁冶炼,所以可以考虑安南投资矿产和钢铁行业,做大做强后,再说服朱棣让时代商行在国内的钢铁行业里投资入股。
还是一个原则。
朱棣是老总,自己当个助理什么的。
毕竟皇权社会。
朱棣想了想,“那你早些滚回应天罢。”
这小子呆在顺天总是找事情,还不如让他回应天去,让老大头疼,何况他还是神机营中军指挥,得开始神机营的实战训练了。
黄昏唔了声,“微臣想等扶摇会馆正常运转后再回应天。”
朱棣没否决。
狗儿忽然急匆匆从外面进来,手上拿着一封八百里加急的军情章折,还没进门就大声道:“陛下,安南那边出事了!”
朱棣和黄昏对视一眼。
皆不动声色。
朱棣问狗儿:“先别说,让咱们的黄指挥猜一猜,安南那边出了什么事。”
黄昏毫无压力。
明朝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但是安南的得失过程,大部分明粉都知道,安南的得,是因为胡汉苍父子的作死,安南的失,很多人怪罪到朱瞻基头上,其实真不能太过于怪罪朱瞻基,实在是因为安南距离大明中枢太远,统战工作做得不好。
简而言之,没有完美的做到文化同化。
说道:“敢问陛下,是让何人护送陈天平回安南的,又派了多少大明雄师?”
朱棣答道:“黄中和吕毅,共五千兵马。”
在来顺天前,广西左副将军都督佥事黄中、右副将军都督佥事吕毅等人就统兵五千护送陈天平回国,考虑到胡信用度严重不足,陈天平回安南前,朱棣还特敕广西总兵征南将军都督同知韩观及黄中、吕毅等:“待天平至,送之还国,尤宜审度事机,以为进退,不可轻忽。”
黄昏暗暗松了口气。
在历史洪流之中,并没有流入岔道。
思忖半晌,“如果我是胡汉苍,本已坐稳王位,家国宗主国大明送回了陈朝旧人,我能怎么办?我难道还要将屁股已经坐热了的王位还给陈天平?不可能!所以我若是胡汉苍,那么我就只能制造一个意外,让陈天平到不了王都清化!”
朱棣颔首,这确实是胡汉苍唯一的出路
问狗儿,“可是如此?”
狗儿摇头,颇为恚怒,“陈天平我在大明雄师拱卫下,胡汉苍父子丧心病狂,竟然趁着连日大雨,着令十万大军埋伏,偷袭之下俘虏了陈天平,斩首之后又对黄中吕毅两位将军说,此乃安南内事,带胡汉苍处置好诸多事情,必遣使臣来大明请罪!”
朱棣愕然,“不加掩饰?这么嚣张?”
这是毫无诚信毫无底线,在我大明雄师的眼皮子底下杀人,感情胡汉苍父子真没把我朱棣放在眼里,真以为我防备着北方就不敢在南方起兵锋?
如此小看我?
简直是……甚得朕心啊。
朱棣腹黑的笑了。
黄昏也笑了。
他看见朱棣那腹黑的笑容,就知道这件事是朱棣故意营造成这个结局的,毕竟有太祖遗训,安南属于大明永不征讨的十四国之一。
没有绝对的理由,真不好对安南出兵。
但是现在有了。
大概今日,起居郎的册子上就要出现那句“此而不诛兵则奚用”的千古壮哉话语了。
狗儿继续道:“和广西军情章折一起送过来的,还有应天太子殿下的章折,他在章折中询问陛下,应该如何处置此事。”
说完将章折全部递给朱棣。
朱棣接过来往书桌上一丢,沉吟半晌,“拟旨!”
按照老规矩把圣旨内容说完,历数完胡汉苍胡子的种种罪行后,一句“此而不诛兵则奚用”横空出世,让整个圣旨瞬间彰显出大明作为天朝上国的强大霸气。
杀意熊熊。
然后对朱高炽说,太子听朕旨意,着令成国公朱能为征夷总兵官,新城候张辅为右副将军,待寒冬过去,择日帅兵从广西出击讨伐胡汉苍父子,令西平侯沐晟为左副将军,勤加练兵,寒冬过后帅兵从云南出击安南。
朱棣还是冷静。
毕竟这本来就是他一手促成的局面,早就谋算好了何时出兵,所以并不急着立即发兵攻打安南,得开春之后再出兵为妙。
出兵之前,总还是需要先派谍子细作去安南做点前期工作。
圣旨很快送递去往应天。
朱棣坐回椅子,看向黄昏,君臣对视一眼,都笑了。
皆是一脸腹黑。
胡汉苍父子做的一手好死,那就怪不得我大明将你那片疆域纳入版图了,然后再以安南为跳板,整个中南半岛,都在我大明野望之中!
狗儿看着这一幕,起了一声的鸡皮疙瘩。
这对君臣……
简直就是一个尿壶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