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6ep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數據修仙-第兩千一百八十三章 沒完沒了閲讀-3zphb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灵木道的元婴中阶瞬间就来到了冯君面前,相伴而来的,还有他的神识攻击!
不过神识攻击这种事,有大佬在,冯君是完全不在意的,大佬只是一缕残魂,应该不具备反击的能力,但是保护住他不受神识攻击,确实绰绰有余的。
所以在元婴中阶到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冯君划开手机,身形在瞬间消失。
不过冯君的声音没有消失,留下了重重的嘲讽,“哈哈,我还当灵木道副山门戒备森严,现在看起来,也就是个筛子一般……有胆子追过来的只有一个真仙,真是可笑复可怜。”
“卧槽!”这位气得跳脚大骂,“有种你别走啊,说完风凉话走人……能要点脸吗?”
下一刻,又有三名真仙赶到了,其中还有一个长老东来真仙,他铁青着脸发话,“耻辱啊,真的是耻辱,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怎么就没人留住此獠?”
东来真仙两千岁出头,却已然是元婴巅峰了,很有可能迈入出窍期。
他是真正的副山门负责人,只不过铁骨长老资历比他老得多,所以对于铁骨前辈的行为,他也不好指手画脚——本质上说,他属于对灵植道相对友好的阵营。
不过不管他是什么立场,冯君这次的行动,是彻底地触怒了他。
所以东来长老宣布,首先是提高板块的防御力度,这其中就包括了对空间波动的反应,其次组成机动猎杀小队,一共五支小队,每支小队由两名元婴和五十名金丹组成。
光是这猎杀小队,就征调了十名真仙和二百五十名金丹,哪怕对于整个灵木道来说,这也是一支不小的战力了,可见他对冯君有多么看重。
事实上,五支小队根本不可能对整个板块做出及时的反应,但是这并不要紧,因为东来长老也清楚,冯君的报复是针对铁骨真仙去的。
禁地周遭才是冯君的目标,而杉城传送阵之所以被针对,那是因为杉城是距离禁地最近的大城市,灵木道的援兵也最可能出现在此处。
从道理上讲,冯君没有去其他城市的动机,如果他真的那么做,就证明人已经彻底疯了。
至于其他,就是加快跟灵植道的沟通——搞清楚颐玦长老的态度,是重中之重。
这一次破岩真仙是被一名坤修真仙掳走的,她的气息遮蔽得比较好,大家一时也搞不清此女的身份,但是他们拿颐玦的气息对比过,可以肯定,两者的气息并不匹配。
所以灵木道倾向于认为,颐玦现在真的回到了灵植道,双方尽快消除误会才是正经。
东来长老知道铁骨到底做了些什么,所以他估计,短期内想要获得颐玦的原谅,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不过他的想法是,至不济也要拖住灵植道,不能让他们有所动作,
还有就是去昆浩界的白砾滩——冯君你走得了,白砾滩可是没有长腿。
他甚至悄悄地向灵木道本部申请了两株灵木,那是号称空间杀手的穿空藤,这种灵木对空间波动异常敏感,缠绕能力极强,根系也发达,一株灵木基本就能护住杉城。
至于说对杉城的修者大排查,暂时就顾不上了,灵木道高阶修者多,也不是这么用的。
还有就是悬赏了,灵木道悬赏五百上灵猎杀冯君,活捉的话是一千上灵。
东来长老受了刺激,强手迭出,然而很快的,他就发现自己失算了:冯君在下一刻,出现在了松城,在众人上前捉拿他的时候,他通过空间神通离开了。
但是在离开之前,他说了一句话,很耐人寻味,“铁骨长老,你有胆子从禁地出来吗?”
一天之后,冯君又出现在了主城的城郊,有两名金丹冲上去想抓住他,结果被他直接带走,估计是活不成了。
东来长老对此有点无奈,他原本的打算是,只在杉城和禁地捉拿冯君,冯君若是敢在其他城市滥杀无辜的话,他甚至可以考虑请出窍真尊出来,诛杀这丧心病狂的家伙。
但是发生在主城城郊的失踪案,却又赖不到冯君头上,那是有人想挣悬赏被反杀,这种情况,是无法请出出窍真尊的。
到了出窍真尊这一步,行事非常看重因果,正是因为自身强大了,才更懂得敬畏了,谁敢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请真尊出手,真尊推演一下,很可能转身一巴掌拍死邀请者。
面对这种情况,东来真仙也没有办法了,只能通知大家,说冯君那厮危险度极高,身边还可能有真仙,没有必胜把握的话,见到此人尽快远遁,同时发出警讯。
又过了一天,联系白砾滩的人发来了消息,说白砾滩有三名真仙护持,分别来自金乌、太虚和玄黄,灵木道没办法下手。
更要命的是,灵木道这时才知道,合着白砾滩还有抱丹的同道气场。
白砾滩肯定动不得了,那么该怎么跟冯君沟通呢?
事实上直到现在为止,冯君在灵木道都没有露出本来面目,大家都猜到他是冯君了,但是还真没谁能拿出确凿的证据——要知道,冰原板块那里,还有一个冯君。
于是灵木道又派了人到冰原板块,想要接触一下那个“冯君”。
然而,金乌门的两名真仙明显是知道了点什么,态度非常不好,几乎是吼叫着撵走了人。
玄水门的态度稍微好一点,但是很显然,他们很重视自家地盘内里“客人”的感受,所以拒绝居中调解。
对东来长老来说,哪方面都没有好消息,真的是糟糕透了,他甚至再次考虑请真尊出面。
然而事实证明,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这一天夜里,禁地旁又是一阵波动,冯君悄然地出现了。
他的这次出现,没有多少空间波动,那波动主要是虚空气息,没错,他是从虚空进来的。
这段时间里,他一次又一次出现在这个板块,可并不仅仅是想要激怒灵木道的人,同时他也在测试,哪里是空间的薄弱点,以及预警系统对虚空的感应如何。
多次实验证明,虚空虽然也是空间,但又不完全是空间,他从虚空进入灵木道,有很大可能不会触发预警。
尤其奇妙的是,大佬还能帮他适度地遮蔽虚空气息,理由则是它“非常理解天魔的行事”。
从虚空进入现实空间,是天魔最喜欢的入侵途径,人族修者对这种行为,其实也有专门的防范手段,不过通常来说,防范虚空难于防范空间挪移。
虚空连接现实,通常是空间不够稳定造成的,破坏容易建设难,所以虚空难以防范。
事实上,灵木道压根儿也没有想过,要防范冯君从虚空入侵。
不过冯君出现的地方,终究是禁地周边,尤其附近还有一棵化形的元婴灵木,在他出现的一瞬间,那元婴灵木就发现了他,在示警的同时,壮硕的枝杈以排山倒海之势卷向了冯君。
冯君一个瞬闪,正正地撞向那棵大树——我这次还就是为你来的!
在大树死死卷住他的那一瞬间,他也抓住了一根枝杈,心里默念“退出”!
“不!”这棵元婴灵木发现了不妥,庞大的空间之力已经降临,它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冯君是要把自己拽走。
它当然不想被对方拽走,但是非常遗憾,虽然在面临空间之力的时候,树木能比人坚持得更久一点,但它终究迟了那么一点点。
真要说起来,在这次突发事件中,它自身的应对是有问题的,如果它能够使出类似于“大地深耕”的手段,冯君想要拽走它,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棵元婴树妖,它的根系相当发达,笼罩了数十万里方圆的地下,若是一定要跟冯君抗衡,后果真的很难预料,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冯君最多也就拽走它一截身体。
只要它舍得及时断开,将主意识留在灵木道,还是很有可能的,毕竟它的本体相当庞大。
然而糟糕的是,当它发现来的是冯君,它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主意识全涌向地面,那些正在树根感知消息的意识,暂时放弃它们的工作,全力以赴抓捕冯君。
为什么它会有这种反应?因为冯君擅长跑路,它不想让他跑掉。
这种反应听起来有点不对劲儿,毕竟是那些真仙见了冯君,都要先给自己加个“大地深耕”的状态,而这元婴树妖却是从地下收回了意识。
其实这还真不奇怪,元婴树妖从来没有以为,冯君能把自己拽走——你能拽走其他真仙,是因为他们没根儿,我在地下的根须不知道有多少,还怕你拽走?
正经是它担心自己扎根地下,冯君若是想逃的话,它脱身追击未必能追得上,若是使用根须攻击,一来也有点慢,二来容易造成重大损失。
总而言之,它想来想去考虑得很多,偏偏没有想到冯君的目标正是自己,当它发现情况不对,想要将意识回缩到地下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元神突然间出现了一丝凝滞。
就这么一丝极不起眼的凝滞,导致整棵大树带着主根,硬生生地被冯君拽走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